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7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抓住了
    第二百三十六章 抓住了

    离他们近的都是武警。

    这队武警这几天和姜绅一起,都很爽,也都喜欢姜绅。

    “救命啊,打死人,这小子造反了---”常威在那里鬼叫,众武警当没听见。

    因为这队领导是常威,他这几天做威作福,经常瞎指挥。

    人家武警那吃你这一套,又不是一个系统的,你客气一点么大家还好,偏偏还不客气。

    而姜绅完全相反,和武警年纪相似又很热情。

    所以现在姜绅痛打常威,所有人都在边上看着。

    一口气打了近两分钟,常威被打成一个大猪头后,姜绅站起来拍拍手。

    “尼玛的,没见过这么贱的,老是叫我打他。”

    “哈哈。”许多武警都笑了。

    “常威,我下山啦,我要去医院看病了,拉肚子。”

    “你去吧,你不听指挥,殴打领导,不脱了你这身皮,我不叫常威。”

    “你脱不了我的皮,你就是狗日的。”姜绅才不怕他。

    “你等着被开除公职吧。”常威还不服气。

    “切”姜绅懒得理他,直接下山。

    常威那个怒啊,顾不得武警们在笑他,也跟着跑下山。

    半小时不到,他找到了指挥部。

    看见一个猪头一样的警察往指挥部来,门口站岗的武警很奇怪。

    “站住,你谁啊。”

    “我是派出所的副所长,我要上访,我要举报。”常威都想哭了。

    堂堂副所长,被手下民警打成猪头。

    他这次铁了心要把事情搞大,不把姜绅开除了,他这副所长都不想当了。

    “尼玛上访?”现在上访?武警一脸黑线。

    “单位,姓名,手上的枪先交出来。”

    报了单位和姓名后,武警收了他的枪,进去不到五分钟,一个三级警监黑着脸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二级警督。

    常威抬头一看,尼玛,市局陈局长。

    陈局长后面,跟的是区局郑文则。

    两位局长都黑沉着脸。

    “常威,你干什么?你像什么话?”郑文则是认识他的,常威是在他手上调到东湾派出所。

    “怎么这样?被谁打的?”

    “姜绅,我们所里的姜绅,他吵着要进城,不听指挥部的命令,我拦他,说前面已经有同事遇到犯人了,他不服,就打我,呜呜呜,郑局、陈局你们为我作主啊。”

    姜绅?一听这名字,陈局和郑文则都愣了下。

    陈局知道这人的,女儿陈小苗专门为他让自己打了个电话给郑文则。

    郑文则更明白了,很多领导给自己打招呼的。

    但是,尼玛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你打领导?

    郑文则吓的话也说不出了,要是其他人,他马上厉声喝叱,这种败类,一定要开除公职。

    不过这是陈局提的人啊,我怎么开口。

    他转过头看看陈局,陈局也正在看他。

    两人都犹豫了一下。

    “打的重不重?”陈局这话问也是白问,常威脸上看的出来的。

    不过郑文则马上听出其他意思,打的不重就算了,现在什么时候,你还上访,访你妹的。

    “我们知道了,你先回去继续工作,我们会找小姜谈的。”郑文则猜出领导的心意,准备大事化小。

    尼玛,不带这样的啊。常威也听出来了,两位领导都不想把事情搞大。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偏帮姜绅?

    这一刻,常威也怒了。

    反正我也是副所长到头,就算撤了我副所长,我也要整倒姜绅。

    “都打成这样了,无组织无纪律啊,我要见方厅长。”

    混蛋,陈局脸色一沉。

    他不是帮姜绅掩盖,是因为现在方厅正在怒火中,一万多人,四天没抓到犯人,我东宁市警局出这种事,不是让其他省市的同事看笑话。

    常威你有没有大局观?

    我们东宁的事,关上门将来自己说,就算事后开除姜绅也可以,现在你跑去找方厅上访,至我这局长于何地?

    若是平时,常威一定能明白领导的心意,不过今天他怒火攻心,顾不得顶撞领导,拼了命也要把姜绅拉下马。

    “这种关键之时候,他殴打领导,这种败类怎么能做警察---”常威怒叫着。

    尼玛,这下郑文则和陈局都怒了。

    你什么意思?这人是我们两提拔起来的,你这话是我们有眼无珠?

    “吵什么吵,方厅找你们,倒底什么事。”这时,指挥部里有人走了出来。

    这是警察厅的一个三级警监,和陈局平级的。

    嘶,陈局脸色大变,这事要见方厅,那就惨了。

    “没事,没事---”郑文则走上来要拖常威走。

    “我要见方厅,我有重要情况。”常威这斯也拼了,今天铁了心要搞姜绅。

    他这一叫,那警监就走了过来:“什么情况,走,进去见方厅。”

    这下陈局和郑文则傻眼了。

    王八蛋,两人齐齐瞪了常威一眼,心中又恨,又怒。

    众人走进指挥部,指挥部里,不但有警察厅的领导,还有武警的领导,还有东宁市政府的领导,还有其他省的警察系统领导。

    各种副省,正厅级干部好多人齐聚一堂,到了这里,郑文则这种科级小局长连话的权利都没有。

    要不是东华山在城东区,他这局长都没资格进来。

    “怎么回事,你怎么被打成这样?那个局的?”

    方厅长虽然贵为副省长,不过警察系统的都叫他方厅,其他系统的都叫他方省长。

    这副省的威严也不是一般人能见识的,说话之间自有一股震人的气势。

    常威也吓的小腿一软,努力定了定神,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他没说姜绅肚子痛要去医院,就说姜绅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城进医院,自己不许要他来指挥部报告,然后他不服,就骂自己,自己接着劝说,最后被他打了。

    尼玛,一群省厅级干部听的只想笑。

    还有这种奇葩的人?

    如果常威没说慌,姜绅这人真算是奇葩了,关键时候竟然要进城看病?还敢打领导?胆大包天啊。

    “你说的句句是实?”

    “句句是实,我们有一队武警都看到他打我,可以问他们。”

    常威才不怕武警偏帮,这种事,也没什么好帮的,打了就是打了,那些小武警也不可能为这几天的友宜胡说一气。

    “这姜绅有神经病吗?”一个副厅长发话了:“前面都找到犯人了?还吵着要进城?”

    “郑文则,这是你们城区局的,这件事你处理。”难得方厅记得郑文则的名字。

    叫到郑文则时,他也激动了半天。

    “是,方厅,我一定严肃处理。”

    “什么严肃处理。殴打领导,目无纪律,这种人,一定要开除公职。”刚才那副厅又发话了。

    这副厅是谁啊?

    他也是姓唐,唐建成。

    唐海蓉的堂哥。

    唐家一系的。

    前面说过,唐家在东宁经营几十年,三代为官,过年吃饭的时候,各种厅处级干部可以坐一桌。

    唐建成也是听过姜绅的名字的,一听是他,当然要往死里搞了。

    “真是笑话。”方厅长听的也是冷笑不断,现在什么时候,还有这种事发生,开除了吧。

    他正要说‘开除了吧’这四个字。

    突然后面一个通信员急急跑了过来。

    “抓住了,抓住了,白德先抓住了。”

    “什么?”所有人大喜过望。

    “在那抓住了,确认是白德先?”

    “太好了,哈哈哈,终于结束了。”

    今天是多省联合行动,还有好几省的厅官们在现场呢,闻言之下都是兴奋不已,这下可以回去休息了。

    这事都折磨人啊。

    “确认了,是白德先,不会错的。”通信号还没说完,唐建成大喜打断:“好,快押下山,方厅,还是你英明,果然围山围住了。”

    先拍了一记马屁。

    “方省长指挥有功,这下破釜沉舟有古之项羽之风。”邻省一个厅长也在说好话。

    方玄军面有得意,你们这群王八蛋,我叫调武警的时候个个不支持,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哼。

    但见那通信号结结巴巴的道:“不是的,现在正把白德先秘密押到山上来。”

    “-------”全场一片安静。

    “你说什么?你怎么说话说一半,快说。”方玄军大怒,瞪了一眼唐建成,你打断他说话干嘛。

    小通信员吓了一跳,定了定神道:“刚接到下面电话,有人在城东区抓到了白德先,是秘密抓捕,没有一个百姓看到,现在正放在车上,押到山上来。”

    寂静。全场继续寂静。

    方玄军脸上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

    唐建成的脸也红的和猪一样。

    刚刚拍了方玄军马屁一记,现在等于被人闪一耳光。

    大家都听明白了。

    有人秘密捉的,没惊动百姓,然后押上山,那是生怕这个消息被外面知道,媒体就会说方省长动用一万多人都没有尽功。

    这个抓捕的人,很聪明,很会拍领导马屁。

    只是这样一来,就是欺负外界了。

    方玄军脸色变了几个来回,沉默了好久,终于长叹一声:“不用押上来了,就在城东区吧,我们都下去。”

    他一声长叹,脸上无尽苍老。

    心中也很失望。

    自己终究还是错了。

    但是他还是很感谢这个抓到白德先的人,如果今天没有其他省的人在,他真的可以把白德先押到山上,然后说是在山上抓到的。

    但是今天,好多外省的人在,这个假是做不得的。

    众人也都明白,方省不敢作这个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