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8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姜绅又上学
    第二百三十九章 姜绅又上学

    他才上班几天啊。

    虽然这是一个‘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但是参加的人大都是各种领导的亲信贴心人,将来十有都是要提的。

    而且福安省的警官学校非常有名,是全国排名第二的警官院校,各省厅的一把手,警察部的高官们,至少有一半来自福安省警官学校。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般的警察能当到处级局长就算到顶了,要再升一个台阶,必需要进入福安警官学院深造一下。

    福安警官学院,相当于京城的国防大学。

    部队团以上干部,只有上过国防大学的,才能继续往上升,没上过国防大学的,终此一生也就到团为止了。

    郑文则到现在,都没进过福安省警官学校呢。

    眼泪哗啦啦的啊,郑文则含泪点头:“我知道了,我马上安排。”

    他没想到上面会这么安排,原本以他的估计,提姜绅一个副所长就顶天了,搞不好职务提一下,职位未必会提。

    以姜绅的年纪资历,可以提个股级待遇,未必要给副所长的实职。

    但是,但是,但是,尼玛也不能让直接按排他上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啊。

    郑文则今年四十六岁了,干了多少年才干到一个正科实职,照这趋势,小姜同志用不到五年就可能达到他的地步。

    人比人气死人啊,郑文则可以肯定,要不是姜绅最后关头救了方厅和陈局,绝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他猜的没错,本来方厅和陈局的心里,撑到天,就是安排一个股级待遇。

    姜绅太年轻了,上班才一个月不到,以他的资历,就算再大的功,提个副所长都有点勉强。

    给个股级待遇,相当于副所和所长的待遇也算是提了。

    但是姜绅后来又救了方厅和陈局,两人的心思又起了变化。

    正好警察部要在福安省警官学校举办两期培训班。

    一是‘局处级后备干部’培训班,一是‘科级后备干部’,方厅想了想,小姜同志不错,成绩又好,又没机会上大学,正好可以给他提提文凭,将来可以加加担子。

    他和陈建明一说,两人不谋而合,于是就给城东区一个名额。

    本来这个名额,一个区(县)级市也就一个。

    但是,虽然这是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名额也不是区县能定的,市里、省里的领导不要安排吗?领导的手下亲信不要安排吗?所以虽然这个名额归县区,但基本都是给省、省直接借用了。

    郑文则已经科级了,要参加也只能参加局处级的干部培训班,但是这个名额给他,他可以给自己的亲信。

    不过现在却只能按上头的意思给姜绅。当然了,其实他现在对姜绅的感觉还是很不错,这个名额给姜绅,他真是没有一点意见,有的只是淡淡的忌妒。

    八月一日,华国建军节。

    在众女的依依惜别中,姜绅再次踏上了上学的道路。

    不过这次是集中学习,时间只有三个月。

    这也是姜绅又一次到外省呆这么长时间。

    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整个东宁市,只有五个名额,其中有一个竟然是小苗警官。

    福安的‘科级后备干部’,每年只办一期,每期有五个班,大概二百五六十人,因为每个县(区)只有一个名额,所以有的县区,好几年才轮到一次。

    像东宁这种省会城市,机会就多一点,这次东宁八区,有五个名额。

    有人会说了,城东区不是占了两个名额?姜绅和小苗。

    错,因为小苗在之前被调到了城西区。

    于是小苗用了城西区的名额,和姜绅一起赶赴福安。

    这一次,连小苗也很震惊。

    尼玛的,曾经的小流氓姜绅,一转眼,就和自己平起平坐了?

    老娘我警校毕业二三年,才熬到这个机会,你个小流氓上班一个月不到也混进来了。

    不过她现在对姜绅没以前那么恨了,到也没和姜绅过不去,只是一路上,不搭理姜绅。

    他们五人,都是有省厅政治处派人派车送去的,五人坐在一辆中巴上,姜绅一个人坐在最后面。

    不是他独,是因没有人理他。

    他太年轻了,年轻就会惹人忌妒。

    这些天姜绅的事被传的东宁警界人人知晓。

    警察们个个对他是各种羡慕忌妒恨。

    尤其是这车里的三个姜绅男同学。

    和姜绅一起培训的人,个个来头不小。

    小苗就不说了,父亲是副省级省会城市东宁市的警察局长、政法委副书记,实权部门的一把手。

    另外三人,一个叫谢亚东,来自大宁区,是大宁区警察局办公室主任,培训过后,就准备提副局长。

    一个叫许涛,来自业兴区,是业兴区最大的派出所长,本身就享受副科待遇。

    还有一个最牛逼,叫贺强,是丰乐区的副局长,也是东宁市八区警察系统里最年轻的副局长,经过这一培训,将来更是前途无量。

    五人虽然是同学,但是姜绅与前面四个差距实在太大了。

    小苗好歹也是副科级单位特巡警大队副大队长,本身就是股级,再往上就是副科了。

    而姜绅现在还是办事员呢。

    加上姜绅年纪又小,资历又浅,所以这三位老警察路上都是不是停的向小苗美女献殷勤,小苗不但有长的漂亮,又有一个他们共同的领导陈大局长做爸爸,三人要不是都结了婚,估计个个都想娶小苗这种老婆的。

    四人一路谈笑风生,没有人理姜绅。

    而姜绅也乐得清静,一个人坐在后面闭目养神。

    他之前已经了解过了,这次进警官学校,培训的同时还可以提高学历。

    像小苗就报的研究生,姜绅报的是大专。

    姜绅学的大专,一共要三年,在学校的三个月会上一些课目,后面基本就不上了,三年中会来考几个试,然后就可以得到一个大专文凭。

    听起来很简单,但这种文凭和以前的党校有点类似,基本只在政府部门认同,出了政府部门,没有企业认同这种文凭的。

    福安省虽然与东宁相连,不过他们有一面靠海比较多,算是沿海城市,比较发达,上次姜绅来的是福安第二大城市福平。

    这次是去福安的省会‘安州市。’

    去安州有两条路,坐车,或者飞机。

    不过很显然,他们这些学员是没有资格享受飞机的,硬是坐了七个多小时的车子,才进入安州。

    进入安州,与东宁市又完全不同。

    这里比东宁还要发达,高楼林立,四处花园。

    安州被称为花园城市,城市绿化做的非常之好,远远超过姜绅所在的东宁市。

    连续坐了七小时的车,众人都有点累了,后半程也没什么人说话,基本就是在车上闭目养神。

    车子进入市中心后,又开了半小时,最后来到一座院校门口。

    福安省警官学校学校。

    华国人民公安大学福安分校。

    两块不同的牌子挂在学校门口。

    华国人民公安大学在京城,是警察的最高学府,这里相当于第二学府了。

    姜绅将来能做到厅级以上,还要去公安大学继续培训的。

    “终于到啦,下车了下车了。”车上有人叫了。

    接着车门打开,众人都站了起来,但没有人先走,都在等省厅送他们的一名阮主任。

    阮姓主任,虽然警衔不高,级别也就相当于正科,但是他不但最大,而且来自省厅的,当然要让他先下车。

    阮主任笑眯眯的,看上去很亲切:“下车,大家下车。”

    他率先第一个下车。

    然后理论上,应该是轮到贺强了。

    “贺局先请。”许涛笑嘻嘻的站在位置上,做个请姿。

    “你先走,你先走。”贺强表面客气,脚步已经动了起来。

    五名学员,就自己最大,我当然就是老大了。

    他还没从座位上跨出来,人影一闪,姜绅已经抢在他前面,从后面插上,快速跟着阮主任下了车。

    尼玛,体制内就是麻烦,下个车还你让我让的,姜绅那里受的了。

    他这一动,后面都变了脸色。

    我草,许涛基层出来,立刻就在心里草了一下姜绅。

    你小子牛逼的么,我们几个前辈都没下车,你到下去了。

    众人都觉的小姜不懂规矩。

    下了车后,每个人还要拿行李,这次除了自己带的衣服,外,洗涮物品都有学校提供,市局和区局赞助了一点东宁特产还有茶叶等东西,都是打算送给警校的老师和校长的。

    这是历年形成的规矩,各市送学员到这里,都会带点东西送给学校的领导老师,以示敬意。

    五人下了车,阮主任在和小苗说话,贺局长背负双手看着学校,谢亚东低着头,看自己手机。

    许涛左看右看,五人里面也只有自己和姜绅资格浅了一点。

    谢亚东办公室出身,八面玲珑,不做恶人,贺局是局长,不屑开口,那只有我来说了。

    “姜绅,过来拿下东西。”许涛自己左右双手各提了两个大袋子,然后对着姜绅大叫了一声。

    但正好这地,阮主任也在叫姜绅。

    “小姜。”

    “阮主任好。”姜绅对他还是很客气的,因为阮主任路上也对他比较客气。

    “我把你们送到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方厅让我交待你一句,年轻气盛是好事,但是也要懂的收敛。”阮主任眼中全是羡慕。

    没错,他这正科在省厅,其实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角色,平时方厅那里能看他一眼,这次为了姜绅的事,方厅特意找他交待一下,可见方厅的关怀之意。

    当然了,这也是方厅在向姜绅表示,是我送你来上学的,以后你就算是我方系的一脉了。

    体制里派系站队,都很重要,跟什么人,站什么队,都是要三思而行。

    方厅主动收人,阮主任各种羡慕忌妒恨。

    “多谢阮主任,多谢方厅的关心,姜绅一定好好学习,不负领导的期望。”

    阮主任笑笑,用手拍拍姜绅的肩膀:“别在打架啦。”

    说完转身就走往学校走去,他还要去送学校领导东西呢。

    他这动作和说话,有点向姜绅示好的意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