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9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章 信不信我打你
    第二百四十章 信不信我打你

    吗的,许涛心中大怒啊。

    他们带了四包东西,现在自己除了自己的包还提了两包,姜绅借和阮主任说话,不理自己,还有两包东西怎么办?

    看到阮主任走,许涛只好提着东西和阮主任一起走。

    “还有两包东西。”他对着姜绅又叫了一次。

    “我来拿吧。”小苗警官走了过去。

    “咦,怎么好叫美女干这种活,我来,我来。”一直低头看手机的谢亚东连忙抢先一步,提起另外两个包,同时眼光扫了下姜绅。

    小伙子,你看到没有,不知道过来帮提一下。

    姜绅没看他们,正拿着手机在拍学校的大门,一边拍还一边赞叹:“景色不错啊,真是个学习的好地方。”

    我了个去,许涛和谢亚东差点没一口血吐死。

    没等姜绅说完,一队穿着警服的警花从外面走了过来。

    他们的警服没有警衔,因为已经是八月,天气比较热,清一色的短裙白大腿,看的姜绅眼睛一亮。

    “死流氓。”小苗看姜绅那眼光,心中就来气。

    阮主任送过东西之后就走了。

    等到许涛和谢亚东累的半死的到了宿舍,姜绅和贺强一人一张下铺已经躺上去了。

    一个宿舍四个人,两下铺,两上铺,只住四个人。

    一般来说,领导们都喜欢睡下铺,你叫他们一个所长,一个主任,天天爬上爬下的难受吧。

    许涛恨的咬牙切齿,我没的睡也罢了,把你的仇恨拉到谢主任那里去。

    “小姜,你睡上面吧,下铺给谢主任,省的谢主任老是爬上爬下的。”他们四个都是三十多岁,所以不好说谢主任年纪大。

    “没事,没事,我睡那都一样。”谢亚东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但他嘴上这么说,眼睛可盯着姜绅的床铺呢,小子认像一点啊,让让。

    “哦,那就这样吧,谢主任都说没事了。”姜绅躺在床上玩手机,随口应了一句。

    尼玛,许涛那个怒啊,咬着牙道:“我腰不怎么好,让我睡上面吧。”

    “许所你真会开玩笑,你年纪轻轻还会腰不好,我倒是腰有点痛,要不你问问贺局?”

    我草你吗的。许涛差点暴跳如雷。

    你怎么说话的,说我年轻,说你自己腰痛,合着你比我还老?

    这个年轻人不好搞啊,另一边的贺局也看出来了,大家路上对他有点冷漠,现在他也不给众人面子,连我都敢说进去。

    “许涛,来,你睡下面,我睡上面。”贺强假巴意思表示一下。

    “贺局你开我玩笑呢,我就睡他上面了。”许涛连忙陪笑。

    尼玛,一个个真虚伪。姜绅鄙视这些人。

    他选择进体制,当然想和同事搞好关系,不过几个人,明显有点看不起自己,这就属于人品差的,真正人品好的人,眼中是没有高下区分的。对于这种人品较差的人,姜绅当然不屑与他们相交。

    四人刚刚安顿好,就有人来窜门了。

    这期有五个班,每班五十人左右,共二百多人参加培训,全国各地的都有。

    基本上,相邻省市的,都住的近,有的还会遇到熟人。

    像他们东宁边上,住的就是锦阳市的人。

    锦阳和东宁相接,姜绅还专门去锦阳逼死了疯狂威。

    这次锦阳来了四个人,全是男的。

    一进来就有人和贺局打招呼。

    “贺局。”

    “李局。”

    “谢主任。”

    “王所。”

    双方都有熟人,尤其是贺局和锦阳的李局还是以前警校的同学,大家相互介绍,这是我们锦阳市是什么什么科,什么所的领导,这是什么什么人。

    贺局也站了起来为自己这边介绍,介绍到姜绅的时候,姜绅还躺在床上玩手机。

    “那是我们城东区的小姜。”

    小姜这两个字报了来,大家就知道没什么领导职务。

    “晚上,我们两市的一起吃个饭?我们两宿舍这么近,又是隔壁市。”对出租车李副局长提议。

    “好啊,我作东。”贺局当然赞同,体制内就是要请来请去,联络感情。

    “我提议的,当然我作东,明天你来。”

    “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

    那李局明显就比贺局会做人多了,临走时,叫了一下姜绅:“小姜,晚上一起吃饭。”

    “好的,谢谢李局。”姜绅见人家客气,也马上站了起来,笑眯眯的回了他一句。

    这个人也去啊,真是扫兴。许涛冷眼看了看姜绅,有点不服气。

    他马上就发现姜绅有多扫兴。

    别的宿舍都是四人一起,正好可以打打牌,打发一下时间。

    他们这里四个人,叫打牌,姜绅说不会,搞的贺局、谢亚东都很郁闷,只好跑到别的宿舍看别人打牌去了。

    见他们一走,许涛来劲了。

    他坐在上铺,用力踢了踢床板。

    “姜绅。”

    “干嘛,许所有什么指示?”

    “我说,这里你年纪最轻,你知趣一点,混体制就是混人脉,你摆着那臭脸给谁看呢?”

    “信不信我打你?”姜绅直接回了一句。

    你,你说什么?许涛差点听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再罗叽叭索的,什么玩意,业兴区的管到我城东区了,破所长吊什么吊,三十多了才来这里培训,老子今年十八周岁就来了,我告诉你,以后别到我手下来,弄死你个比。”

    “-------”许涛直接给姜绅说的无语。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他也差点气爆,老子会到你手下去,你做梦吧。

    不过他马上也反应过来,这王八蛋还真有嚣张的本钱,十八周岁来培训,全国也就他一个,这批二百多人,基本全是三十岁以上的,三十岁以下的只有四个,他们东宁就占了两个,也就是姜绅和小苗。

    而二十岁以下的只有姜绅一个。

    警察系统不比其他单位,流动性比较大,真有可能自己将来到他手下去。

    你个王八蛋,这么嚣张,你以后别到我手下来。许涛气的咬牙切齿,也终于知道姜绅是个疯狗,见谁咬谁,行,我不理你。

    他不再出声了。

    真是贱,姜绅在下面暗暗鄙视,老子不骂你,你老找我的事,骂你一下老实多了。

    他们早上六点出发,下面一点多到学校,四点多的时候,所有人来齐了,到学校的大会堂开个短会。

    校长、副校长等领导出席了会议,国家警察部一位领导也出席了会议。

    会议是老一套,大概半小时不到就结束了,然后各班点名,开始分班。

    分班基本以省为单位,相邻的省分在一起,因为这样有利于大家熟悉,将来搞好工作。

    警界的案子,经常要越省查办,相邻省份的在一起熟悉一下,将来做事也好做。

    姜绅他们都在一班。

    班长是一名三十五岁的副局长,正是锦阳市的李局。

    副班长让人大出意外,竟然是美女小苗。

    正副班长都是东宁省的,让人大贴眼镜。

    后来姜绅了解到,合着这学校的校长是东宁警察系统出来的。

    别小看这班长副班长,没什么权力,也没什么级别,不过将来档案里一放,在参加科级后备干部学习班中是班长,那就是政治资本。

    全期二百五十六人,有七十八个副科,一百多个股级,办事员只有三个。姜绅就是其中之一。

    三十岁以下的四个,姜绅又是其中之一。

    二十岁以下的一个,姜绅马上出名了。

    一班的人都知道,东宁有个姜绅,才十八岁就来参加培训班了,不过,他也就是个小科员。

    有忌妒的,有不以为然的,有奇怪的,有没当回事的,各人各有各的想法。

    他们不像是学校,有班主任看着,老师点完名后就走了,有人带头起哄,让班长请客。

    “李班长,晚上请客了吧。”

    “李局,这次是一把手了,要庆祝一下吧。”

    不得不承认,学校选李局当班长还是很有眼光,他人脉很好,多省都有人认识他,而且还有敢和他开玩笑的。

    这就是做人的差距,姜绅之前就对他有点好感,一比之下,他宿舍的贺局就差了很多。

    “今天没空,又不是周未,到了周五,我请大家,不醉不归。”李局很大气,全班五十多人,说请就请了,笑眯眯的一挥手,得到满堂喝彩。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东宁锦阳两个市的九个人,一起外出吃饭。

    那个李局很厉害,一路谈笑风生,不时还与姜绅说两句,身边八个人,每个人都不冷落,一看就是天生当官的好料子。

    众人也都隐隐以为他头。

    人群中,最惹眼的除了李局之外就是小苗警官了。

    小苗今年才二十多岁,未婚美女警花,父亲又是大局长,锦阳有一个派出所长叫王斌,刚三十出头,也没结婚,一直对着小苗献殷勤,而其他男子也是很喜欢和小苗说话。

    必竟美女到那里都是受欢迎的。

    反而是姜绅很不起眼,除了李局,基本大家很少和他说话,他也几乎不乱插嘴,李局问他他就说几句。

    姜绅真心感觉体制内很累,那些人说话都有点三思而行,人人都怕说错了话。

    我和胸毛他们在一起时,胸毛他们也都是畅所欲言,想到什么说什么,那里会像体制内这些人,生怕说错话会得罪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