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9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小苗开房
    第二百四十二章 小苗开房

    你踢我干嘛?姜绅眼睛一瞪,瞪了小苗一下。

    小苗气死了,很委屈,我好心叫你少喝点,你就用眼瞪我。

    死流氓臭混混,要没有我打电话你能转正,你去死吧,喝死最好。

    她气的不理姜绅了,而且开始主动帮姜绅倒酒,姜绅的杯子一空,她马上就在边上倒了起来。

    对面王所看了很生气,他对小苗有点一见钟情,但是竟然帮这臭小子倒酒服务,于是他把火力集中到姜绅身上。

    一杯,两杯,五杯,十杯。

    姜绅喝到第十杯的时候就有点醉了,双眼通红,眼光迷离。

    对面锦阳人一看,姜绅要倒了,大家集中火力攻啊,先放倒一个。

    喝到十八杯的时候,差不多有四斤多,就听“呕”的一声,姜绅干呕着狂奔到边上的厕所,然后就见他在里面不停的吐,不停的吐。

    “哈哈哈,小姜果然好酒量。”锦阳那边很得意啊,终于先放倒了一个,叫你嚣张。

    谢亚东站起来进卫生间看了看姜绅,然后才出来,今天的团战,姜绅做为mt,拉了对方不少仇恨,而且先后帮他们挡了几杯酒,谢亚东对他的态度也转变不少。

    贺局也是暗暗点头,小姜做人说话不行,做事还是可以,喝起酒来,敢打敢冲,又会替领导挡酒,不错,不错。

    只有许涛不爽,不过现在把姜绅放倒了,他心情也好多了。

    然后就是锦阳四人和东宁三人的大战。

    双方前面都喝了不少,尤其是姜绅一人喝了十八杯,相当于对出租车人比这边多喝了九杯,东宁人虽然少,但是还占了点上风。

    喝了半小时后,锦阳终于抵不住了。

    先是王所坐在原桌低头不出声,接着是莫主任一屁股坐到地上,然后是房队长往沙发上一躺,最后李局也趴在了桌上。

    锦阳人终于全倒了,东宁获的大胜。

    不过胜的也很惨。

    贺局直接就在桌上吐了,吐过之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舌头还打着结:“走,我们----回宿---舍”

    “锦阳人不行,喝酒----不行----呕----”谢主任也酒后失态,说的话有点没水准。

    他和贺局勾肩搭背,相互扶着就要回宿舍。

    许涛就睡在地上,呼呼大睡,和锦阳人一样被干翻了。

    “贺局,他们这怎么办?”场上唯一还清醒的就是小苗。

    不过小苗今天也被灌了半瓶红酒,脸上有点红红的,但她没醉,看到一地的人,心中又急又担心。

    “没事---天这么热---睡地上也没事---”贺局和谢主任才不管他们,自己都顾不来自己,两人摇摇晃晃先走出包厢了。

    “喂,喂,贺局、谢主任----”小苗那个郁闷啊,想去扶许涛起来,又觉的自己扶不动。

    许涛一米七出头,足足有一百七十斤,身高和体重是成正比的,她一个女孩子怎么扶的动。

    眼睁睁看贺局和谢主任走后,小苗看了看一屋子人,个个醉的和狗一样。

    看样子,他们今天真的要在这里睡一夜了。

    咦,那小流氓呢,小流氓进了卫生间半小时还没出来?不会醉死在里面吧。

    小苗本想不管他的,想来想去,咬了咬牙,慢慢走到卫生间里。

    进去一看,我晕。

    姜绅就坐在马桶上面,脸上脖子上全是通红,睡的和猪一样。

    坐着都能睡,醉酒的男人真不是男人。

    “姜绅,你醒一醒,起来了。”小苗走过去,拍了拍姜绅的脸。

    王八蛋,你打我耳光的哇,今天我打回来了。

    她打的不是很重,但是也不轻,有点报仇的爽快。

    “叭叭,你醒醒啊。”小苗一边打,一边开心,今天终于把仇报了,他醉成这样肯定不记得我打过他。

    可她当然没想到,姜绅根本没醉。

    姜绅又不是白痴,刚才看出贺局、谢主任他们都想让自己冲在前面,替他们代酒,他代了几次就索性装醉。

    而喝了四斤也要醉了,再不醉,那就是酒神,有点惊世骇俗。

    即然装醉,他就一直坐在卫生间,等外面分出胜负再说。

    没想到,这小苗竟然敢进来打我耳光。

    “唔?---谁叫我---”姜绅慢慢睁开眼睛,眼光还是一片迷惘。

    “回宿舍了,你能走不?”

    “能啊,那回吧。”姜绅还朝小苗微微一笑。

    小苗又咬咬牙,走上去搂住姜绅的腰,用力一拉,慢慢把姜绅拉了起来。

    姜绅很清瘦,现在一米七八,接近一米八的个子,估计不到一百四十斤。

    “真是猪,不会喝就别喝这么多。猪,猪,猪。”小苗骂骂咧咧,扶着姜绅往包厢外走去。

    她想追上贺局两人,到时可以给他们带到男生宿舍,必竟他们在学校,住的地方不同。

    但是一路追出去,正好见到贺局和谢亚东打了一个出租车走掉了。

    “贺局,贺局。”小苗急的挥手都来不及,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路过来来往往的人,看的个个目瞪口呆。

    一个大男人喝醉了,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在扶着他,还有天理不?

    小苗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没办法,又不能扔下姜绅。

    而姜绅就有点爽歪歪了。

    今天小苗穿的是一件紧身连衣裙,非常素雅,有点大一学女生的小清新,他手放在小苗肩上,时不时的随着手臂的晃动融碰一下小苗的胸前,甚至有时还会借机搂一下小苗的小蛮腰。

    偏偏小苗又不能发作,姜绅醉了嘛,无意的。

    “出租车,出租车。”小苗只好拦出租车,但出租车也是不好拦的,两人站在路边近五分钟才拦到第一辆车。

    但第一辆出租车往他们面前一停,“呕”姜绅就蹲了下去,对着地上干呕,虽然他没有吐出来,但是却吓了司机一跳。

    “啊呀,不好意思,我下班了。”司机车子都没停稳,一个油门踩下去,转眼间就跑的没影了。

    我草,小苗对汽车背影竖起一个中指。

    然后又过了几分钟,第二辆车又来了。

    “呕”车子还没到面前,姜绅就吐了,那司机一看,掉头到一半,轰,一个油门打了个方向盘往别处狂奔。

    两人足足在路边二十多分钟,一辆出租车都没拦下。

    “你别吐了,又吐不出东西,把出租车都吓走了。”小苗那个怒啊,把姜绅往路边的花坛上一放,让姜绅坐在那里。

    “可我难受嘛,再给我喝一斤我就不难受了。”姜绅胡言乱语,听上去就是醉的神智不清的样子。

    小苗听的更气,凭什么呀,这个王八蛋打过我的耳光,欺负过我,我理他干嘛,让他睡在这里算了。

    看看手机,现在都八点半了,再不回去,九点后就进不了宿舍了。

    “你自己睡这吧。”小苗转身而去,准备自己打的。

    别管他,天气热,冻不死的,别管他,别管他,他是小流氓,混混头。

    小苗嘴里念念有词,走出去三十多米了,听到后面‘呕’的一声,姜绅好像一头栽倒在地。

    “王八蛋。”小苗终究狠不下心,骂骂咧咧重新回头。

    她走上去,再次扶起姜绅。

    “都怪你,不能喝就别喝,现在打的回去,九点前就进不了宿舍了。”

    她们来时坐了半小时,现在回去,没来时堵车,但是也未必能在九点前赶到。

    小苗早知这样,就把姜绅扔饭店不管他了。

    “开房,开房---我头好痛---我要睡觉---帮我开房。”姜绅指了指边上。

    饭店边上就是一家宾馆。

    开房间?

    我和他开房间?

    小苗脸上红红的,她犹豫了一下,今天肯定来不及回宿舍,只有住外面了。

    没办法,只能开房间。

    她把姜绅扶到宾馆。

    “麻烦,帮我们开两间标准间。”

    “不好意思,我们只有一间标准间了。”

    “--------”不是吧,你这么大宾馆只有一间?

    小苗不甘心,扶着姜绅就走了出去。

    安州这么大,宾馆多如牛毛,我就不信了。

    她也很有耐性,硬是扶着姜绅走了一百多米,又找到一家宾馆。

    “不好意思,我们只有一间标准间了。”

    “----”

    小苗的性子是很倔的,从她不停的和姜绅斗争上就能看出,她决定的一件事,可以坚持很久。

    于是她又走。

    一口气走了五百多米,换了七家宾馆,小苗累的和狗一样,每家宾馆就是‘不好意思,我们只有一间标准间了。’

    尼玛的,我草你安州,你们宾馆都是吃屎的。小苗警官大暴粗口。

    好像所有宾馆都约好了一样,见到小苗就说只有一间。

    她再也没想到,其实每个宾馆都有好多房,但是姜绅用神念控制服务员,见到小苗都只说只有一间。

    “好吧,就开一间。”小苗走到第八家时,已经完全无力再扶着姜绅继续走了。

    她终于妥协,就开一间房。

    办好手续之后,她扶着姜绅进房,先把姜绅往床上一扔,然后自己往另一个床上一躺,真舒服啊,扶着这只猪走了半天,我累死了。

    小苗休息了一会,在床上翻个身,看着边上的姜绅,姜绅睡的和猪一样,还打着呼鲁。

    而姜绅的床离她的床不到一米,过往的各种恩怨一点一点涌上她的心头。

    从认识姜绅那天开始,小苗次次都要被他气死。

    还好我胸大气量大,心胸小的早被你活活气死了,你好好说话会死吗?

    “还是醉了好。”小苗轻轻嘀咕一声,醉了的姜绅,不乱说话,看上去长的还蛮清秀可爱的。

    她看了会姜绅,就起来到浴室去洗澡了。

    八月的天本来就热,她一个女孩子扶着姜绅走了一里多路,早就全身是汗。

    小苗走进卫生间后,先把门锁上,然后脱光了衣服,开始洗澡。

    因为姜绅在外面,她洗的也很快,稍微冲了一下,就把内衣内裤给洗了,以这样的天气,明天早上就会干掉。

    想了一想,今天裙子上全是汗水,又有姜绅的酒味,好像还有呕吐的东西,太恶心了,裙子也洗掉,后正明天会干的。

    她包着一条浴巾,把身上三件衣服都洗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