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0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副厅照打
    第二百四十七章 副厅照打

    全场再一次震惊了。

    谁也没想到赵厅长、赵局长会当众打人,还是打的美女小苗。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边上姜绅勃然大怒。

    敢打我女人,我草你。

    他拎起边上赵志诚叫他吹的那瓶酒,砰,一下子砸在赵志诚的头上。

    “啊---”赵志诚更没想到姜绅敢打他。

    这满满一酒瓶砸下去,砸的他头破血流,当场倒地。

    乱了,乱了,包厢里一片大乱,所有人目瞪口呆。

    “你敢打我们赵局。”赵志诚身边跟过来两个人,一看赵局被打,眼睛都红了,一涌而上就要把姜绅先抓起来了。

    “去你吗的。”姜绅左右开弓,三拳两脚,砰砰,两人全被姜绅打倒在地。

    “别打了。”

    “小姜,别乱来。”

    贺局等人吓的半死。

    他们是为进步所以来培训的,你现在好了,培训期间,醉酒打架,这个消息传回去,我们个个都要倒霉,别说进步,能不能保住现在的职位都有问题啊。

    他和谢亚东冲上去,抱住姜绅,叫他别打了。

    那边更是鸡飞狗跳。

    被姜绅打倒的两人,一个扶着赵志诚起来,一个对着那喝酒的七人大叫:“打电话啊,报警,把他们抓起来,竟然袭警,袭警啊。”

    那安州七人面面相觑,人家也是警察好吧,而且是赵局先打人家的。

    不过他们都算是赵志诚的手下,就算磨磨蹭蹭,这个命令也要执行。

    包厢里乱成一团,有劝说的,有打电话的,有拉架的。

    却就在这时,小苗从后面冲了上去。

    “你敢打我。”砰,她手上也是一个酒瓶,不过是空酒瓶,称众人手忙脚乱之际,又是一下砸在赵志诚的头上。

    场上的人都在关注姜绅和赵志态,谁也没想到小苗又冲上来了。

    这下打击,比刚才还重。

    因为刚才姜绅是留了手的,不想把赵志诚打的太惨,但是小苗被他打了一耳光,气的半死,冲上去对着他脑门就是一下。

    “啊---”赵志诚又是一声惨叫,直接晕了过去。

    “小苗”苏绾一看,场上只有她是女人,冲过去抱住小苗,把小苗往后拖:“算了,算了,别打了。”

    安州人都是目瞪口呆,没想到东宁人这么凶猛,一男一女,全和混混一样。

    “快走,你们快走。”苏绾把小苗拉到贺局这边,低声道:“你们进学校,他们就抓不了你们了,不然的话,被抓进去肯定倒霉。”

    贺局一听,快走,拉着姜绅和小苗就往外逃。

    “别让他们跑了,堵住门口。”赵局身边一个人指着姜绅他们叫。

    不过那七个安州人,怎么好意思堵他们,本来吃饭吃的好好的话,你们一来搞成这样,他们装腔作势拦了几下,还是让姜绅他们逃出酒店。

    东宁五人逃出酒店,拦了一部面的就往学校赶去。

    许涛在车上又惊又怒:“姜绅,你怎么可以打人,还打的赵副厅长,这下你要连累我们了。”

    培训期间打架,他们搞不好也要受到处分,轻则降职,重则撒职,甚至开除公职啊。

    “闭嘴,我被打了,你也不帮忙。”小苗也大怒,终于第一次帮姜绅说话了。

    说真的,这一刻,她心里真是又激动又开心。

    姜绅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以前不是警察就敢顶自己这个警察,现在当了警员敢为了自己打副厅长,这才是真男人,这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她抬头看了一眼姜绅,眼中多了许多温柔。

    “小许闭嘴啊。”贺局也从来没叫过小许,以前都是叫许所的。

    他也很生气,麻烦你搞清楚,我们是东宁的,小苗老爸是我们的头。

    这事传回去,就算省厅要处分他们也没事,但万一陈大局长听了不开心,那才叫倒霉。

    “别吵了,先回学校在说,到了学校,他们就抓不了我们了。”谢亚东还是比较冷静的。

    学校归警察部直管,除非福安省警察厅长亲自带队,一般人谁敢来学校抓人。

    赵志诚今天的事也做的不好,谅他也不敢过来,最多就是派人到学校告状。

    不过他们明显小看了福安警察的能力,的士还没开到学校,姜绅脸色大变。

    “停车,停车。”

    “干嘛。”众人皆是不解。

    “学校门口全是警车,我们下车,下车。”姜绅神念已经扫倒了,安州警察已经严阵以待。

    “什么?这么远你都能看到?”许涛不信了。

    小苗却信。

    “下车,我们下车,走后门看看。”

    小苗一说,众人只好全下车。

    现在谁也不想被警察抓走。

    虽然他们也是警察,但可以想像,一旦被安州警察抓进去,在救兵没来之后,肯定没好果子吃,没必要进去吃这个苦。

    “小苗,你快打个电话给你爸爸吧。”谢亚东提醒小苗,这事最好叫你爸出面。

    “现在打?”

    “等会,进了学校再打。”姜绅带着众人往边上绕去。

    这些人里,姜绅年纪最轻,但是不知为什么,贺局和谢亚东在惊慌中,都有点六神无主,主动跟着姜绅。

    他们在绕学校的围墙,果然看到有好多警车,这次安州警察也疯了,最少有十几辆警察赶到现场,不但把大门外封锁了,还有车在学校的围墙巡逻,明显是怕他们翻墙而过。

    借着夜色,他们转了一圈,学校几个门全被警察包围,除了找机会翻墙,基本是进不去的。

    就在这时,贺局长的电话也响了。

    是学校的一位杨副校长,东宁出身的,让次他们送特产就是送给他。

    他语气很严厉:“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回事,在外面醉酒打人,打的还是赵副厅长,现在福安省厅给学校压力,要我们把你们交出来,为什么会这样?”

    贺局只好把事情解说一遍,最后道:“谁叫他先欺负小苗的,又先打小苗一个耳光,副厅长也不能乱来啊,人家小苗爸爸也是副厅级呢。”

    东宁是省会城市,小苗爸爸虽然不是副厅长,也有副厅级的待遇。

    杨校长一听,原来还有这种前因。

    他沉吟了一会:“现在你们想办法进来,只要进来了,就抓不住你们,被他们抓住的话,就算我们去救你们,你们肯定要受很多苦的。”

    不用杨校长说,贺局他们也知道,进了警局还有好果子吃,待一分钟都可能倒霉。

    “我们在想办法,外面警察太多了。”

    “翻墙吧,学校墙不是很高,不过上面有电压,我叫人断电。”

    还好这杨校长说一声,合着这学校的围墙上还有电压。

    搞的和集中营一样,姜绅听了滴咕了一下。

    原来学校的围墙不是很高,才二米出头,怕有人动不动翻墙,所以就搞了一点电压,只是电压,不是高压,电不死人,但是也能防范一点。

    “叫我们翻进去,等五分钟,里面断电。”

    众人等了一会,里面打来电话,围墙的电断了。

    于是就称没有巡逻车的机会,跑到一堵适翻爬的墙下。

    “这么高啊,怎么上啊?”众人看看,虽然才二米多,但是一般人也跳不上啊。

    而且他们个个平时养尊处优,怎么爬上去?除非有人在下面做梯子。

    “对面是操场,来,你们一个个上去,踩到我手上来。”姜绅一脚向前跨蹲,双手放在膝盖上。

    “这---”他们是警察,年轻时在警察训练时看到过,特种部队和特警都用这种方式上墙,一个人用双手一托,另一个人借着这力量就能上墙。

    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年轻时候啊。

    “贺局,信不信我?我能把你送上去,你抓牢就好。”

    贺局犹豫了一下,不是很相信,他不是不相信姜绅,是不相信自己能抓牢,终究有点怕啊,当了局长,不是以前的小警员了。

    “我先来。”谢亚东向姜绅一点头,一只脚踩在姜绅双手上。

    “准备好,一,二,三。”姜绅双手往上一提。

    谢亚东一百六十多斤的身体像炮弹一样飞了起来,整个人的腰部趴在墙上。

    这样的话,他几次不需要用力,双脚一抬就过去了。

    “这大的力量。”贺局惊叹道,他也看出来了,姜绅这力量用的太大,直接把人送到墙上,省去了别人手抓住之后,再往上爬的辛苦。

    “好,我来,我来。”贺局大喜,又对姜绅高看了几分。

    贺局比谢亚东还胖,不过姜绅力量依久,嗖,双手一抬贺局也上去了。

    就在两人先后上了墙头的时候,不远处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刷”警车大灯直接照到姜绅和小苗。

    “这里,人在这里。”有人还认出他们了。

    “快,你们快上来啊。”贺局之时身体已经过去了,露过头在外面,双手扒在墙上,只要松手就到了学校操场。

    “来不及了,你们先进去。”姜绅转过头:“你们两人谁先上。”

    他问的是许涛和小苗,看警车开来的速度,最多只能上一个人。

    按理说是要小苗上的,但是许涛也怕被抓。

    “我上,我上。”他慌乱踩到姜绅双手上。

    没等他站稳,姜绅直接一抬。

    “啊--”许涛吓的魂飞天外,整个人飞到半空,然后叭的一声,重重的撞在墙头。

    他连忙用双手抱住墙头,终于上来了。

    尼玛叫个一二三会死啊,我都没准备好。

    许涛骂骂咧咧的爬了过去,回过头的同时,看到警车停下,姜绅拉着小苗掉头逃进夜色中,几个警察也追了过去。

    “希望你们别被抓倒啊。”这一刻,许涛也替他们担心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