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1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偷看
    第二百四十九章 偷看

    苏绾一进入楼梯,突然就一弯腰。

    “呕---”她也低着头吐了。

    不过好像之前已经吐过,扶着楼梯呕了半天,没有呕出来,但是胃里却翻天覆地的难受。

    就在这时,有人叫她了:“苏主任。”

    “啊?”苏绾抬头,看到了姜绅和小苗。

    “是你们?”虽然楼道里没开灯,但是外面的灯关透过大门还是照了进来。

    她看出是姜绅和小苗,有点意外,然后指了指外面:“他们,是在抓你们的?”

    “是的,这里十几栋楼,他们可能不知道我们在那栋,在外面堵着。”

    “快上去。”果然苏绾二话不说,推着两人就往上走。

    “你们怎么没进学校?”

    “贺局他们逃进去了,我们没来的及,不认识这里路,跑到这里被堵住了,所以就进来了。”

    苏绾还想说什么:“呕”她又胃里翻天覆地的开始了。

    她继续低下来,仍然没吐出什么。

    这次她低下来的时候正好对着姜绅,借着夜光和外面的微弱灯光,姜绅看见她胸前有一抹雪白的乳沟。

    有沟必火,没想到苏主任的身材也这么好。

    姜绅暗暗咽了一口口水,伸手出来轻轻拍拍苏绾的背部。

    “回去多喝点茶,听说浓茶能减酒。”

    “没事,我都习惯了。”苏绾干呕了几下就站起来:“做这个破主任,天天要喝酒,哎---”她幽幽的长叹,让姜绅和小苗对视一眼。

    有时候人在体制,身不由已,像苏绾这样的美女,酒量又好,肯定是领导们最喜欢带着喝酒的人。

    “苏姐,我们没地方住,能不能借住一晚?”小苗是女人,自然由她提议比较好。

    苏绾笑了:“我不是正带你们回家么。”说话的时候,三人已经走到五楼,苏绾家就在五楼。

    “你们两胆子不小,不怕我通知下面的警察?”苏绾开门,请他们进来,然后回头一笑,笑的姜绅眼前一亮。

    真看不出是三十出头的人,比徐姐保养的好多了。

    徐丽没认识他之前,过的日子较苦,所以保养的没有苏绾好。

    “苏姐不是这种人。”小苗故意道。

    “你嘴巴倒甜的。”苏绾脱鞋子,换鞋子,又给他们一人拿了一双拖鞋。

    “说实话,我看的比你们还爽,这个老东西,平时在局里就对我喝来喝去,一有人来,就叫我去陪酒,酒喝多了,就动手动脚,我忍了他好久了。”

    果然如姜绅所料,苏绾这办公室副主任当的也很辛苦,早就想揍赵志城一顿了。

    “小姜啊,你应该踢他的jj,踢的他阳萎才好,贱男人。”

    苏绾这话一说,姜绅和小苗一头黑线。

    这时他们已经看清苏绾的家了。

    竟然是两层的,五楼六楼全部都是,每层都有一百五六十个平方。

    “我要上楼洗澡了,全身都是酒味,你们要洗澡的话,楼下也可以,但是我没男人的衣服,小苗身材倒是和我差不多。”

    顿了顿道:“你们自己找房间吧,我是楼上左边第一次,除了这间,还有四个房间你们都能睡,你们是一人一间,还是两人一间?”

    苏绾轻笑着,挑逗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姜绅和小苗。

    小苗被她看的脸一红:“苏姐----”娇羞之意跃然在她脸上。

    咦,有问题哦,苏绾是过来人,一看小苗这表情和语气,就觉的两人有问题。

    不科学啊,听说小姜才十岁,小苗二十多岁了,不过现在这社会,女大三抱金砖,也是正常的。

    “你们随意啊,小姜等会别走错到我房间就行了。”苏绾真是什么话都敢说,说吧转身去拿衣服洗澡去了。

    姜绅也算脸皮厚的了,也被她说的有点不好意思。

    他和小苗对一眼:“我睡楼下。”

    “我睡楼下。”

    两人同时开口,小苗又脸红了:“那我睡楼上吧。”

    “你是客人,要睡楼下。”姜绅轻声来了一句。

    “有这说法?”小苗不是很懂,看看姜绅,姜绅一本正经的,她没说什么,低着头转身就走。

    楼下有两间卧室,小苗随便选一间,然后去找苏绾要了件裙子先穿穿。

    接下来三人各自洗澡,睡觉,也没有人提出要聊天什么的。

    姜绅也洗了个澡,从储物空间里拿出新的内裤换上。

    大家忙了会,转眼就到九点半了,三人各自回房。

    姜绅的神念有作用了,神念一扫,哇,一口口水又咽了下。

    苏绾就穿了一条短裙,大半个屁股都在外面,胸前更是风光无限,里面全部真空,她以很夸张的姿势,张着腿,躺在床上看电视。

    看了一会电视,又拿出手机看看,看了一会又拿出手机看看,看上去有点心事,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小苗穿的是苏绾的裙子,和苏绾身上的差不多。

    上面是低胸,下面超级短。

    小苗大概没穿过这种裙子,自己在房间里不停的拉来拉去,胸上羞红一片。

    拉了一会,小苗看没有用,只好就躺到床上去,也没看电视,拿着手机在翻来翻去。

    姜绅神念看见她,手机上面,姜绅的名字就在那里。

    她是想给姜绅打电话,又不敢打。

    这个小丫头。姜绅暗暗好笑。

    话说,今天是苏主任的家里哦。

    要是在这里和小苗做一场,一定很爽。

    姜绅也不急,闭目养神。

    十点。

    十一点。

    一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

    整个房屋变的静悄悄的。

    姜绅神念一扫,苏绾竟然还没睡,不过她房间灯光了,电视也关了,在床上用手机看书。

    而小苗好像睡着了。

    她的睡姿很好看,床上的背子被她踢到了地上,整个人就趴在床上,短裙都到了腰间,屁股全露在外面。

    姜绅看到这屁股,一下子就蠢蠢欲动。

    下手了,他也不管苏绾没有睡着。

    轻轻走出房门,然后到了小苗的房间,用手一拧,咦,小苗的房间没锁。

    不过开门总有一点声音的,姜绅清楚的感觉到小苗身体一颤。

    小丫头,也没睡着啊?

    姜绅大喜,本来想关上门了,突然眼珠一转,硬是留了一条缝隙,然后就摸到了床上。

    这时的小苗还在假睡,她听到开门声,估计是姜绅摸过来了。

    心中那是又惊又喜,这小流氓胆子真这么大,敢在人家家里乱来?

    她吓的也不敢动,继续装睡。

    然后就感觉到一只很热很热的大手,一把摸到自己屁股上。

    她的身体再次一颤。

    没等她有反应姜绅这大手,在她屁股上摸了几下,从腰部一路往上,最后伸入裙中,一下子摸住了她胸前的一座玉峰。

    到了这时,她已经不能再装睡了。

    她猛的转头:“你干嘛---唔--”

    才说几个字,小嘴就被姜绅嘴巴堵住了。

    小苗想挣扎,她喜欢这种挣扎,男女紧紧的在一起,与相接触,越是挣扎,觉的自己越兴奋。

    苏绾家的床很大,足够两人在上面翻来翻去。

    两人一边翻滚,两条舌头也缠在一起,小苗动作有点生疏,但是小舌头躲来躲去,老是被姜绅吸了出来。

    这个吻,吻的她娇喘不息,全身软瘫。

    姜绅又摸又吻,足足两分钟前戏之后,发现小苗下面已经湿成一片,到了进攻的时候了。

    他熟练的分开小苗的双腿,小姜绅奋起一击,扑哧一声,小苗几乎就惨叫起来。

    “你等等,慢点慢点。”小苗两条光滑的长腿死死的夹住身上的男人,说话都在哆索着。

    姜绅这才想起来,她才是人生第二次,自己有点猛了。

    不过,这才进去一个头呢。

    他低下身,开始轻轻亲吻小苗的胸前,缓解着她的紧张。

    随着姜绅的动作,小苗的身体也越来越软。

    然后姜绅来回挺动了几下,终于全部进去了。

    这一刻,小苗也身体也猛的一抖:“好大,好长---”她的花径要害已经被姜绅死死的顶住。

    “行了吧。”姜绅慢慢动了几下,感觉到小苗下面越来越湿,听着小苗开始的轻轻呻吟,就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我来了。”他提醒了下小苗,就开始大力的动作起来。

    两具再次剧烈的交锋,每次都撞的叭叭作响。

    小苗开始反应还有点激烈,不停的想用手推姜绅,但是到了后面,渐渐适应了这种有力的撞击,开始双手死死的抱着姜绅,还不断的想挺着下身,用力的迎合他。

    她的嘴里又开始无间识的乱叫:“哦----啊----天啊----要死了----”

    朦胧的小苗,终于也被姜绅慢慢开发起来。

    就在两人进行激烈的盘肠大战,楼上苏绾也出来了。

    姜绅进入小苗的那一刻,小苗一声惨叫,直接传到了楼上。

    虽然到了楼上这叫声已经很小很小,但是敏锐的第六感,让苏绾开始感觉到什么。

    她今天也喝了很多酒,她也很多年没有过男人了。

    自从离婚后,她就没有碰过男人,别人看她很风骚,却不知道她也是为了生存下去,其实她真的算是很能忍了。

    这下面干什么呢?他们不会这么没礼貌吧?一般夫妻住别人家里,都不好意思在别人家里做这种事。

    她想到这事,又感觉到自己很口渴。

    酒多的人,总是很想喝水。

    她在床上纠结了很久,打算起来喝水,但是突然发现房间里的水都给自己喝光了,终于找到一个下楼的理由。

    苏绾拿了杯子,轻手轻脚的走下楼去。

    越接近楼下,那熟悉的声音越大。

    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娇吟,还有那熟悉而动听的啪啪声。

    苏绾知道发生什么了,听着这些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她都一下子觉的身体在发软。

    这两个小混蛋,在我家里就搞起来了。

    她努力不想去看,倒杯水就走,但是终究经不起诱惑,没想到对方的声音会这么大,扭过头一看,尼玛,房门竟然没关上。

    苏绾连忙倒了杯冷开水,一口气喝了下去,却仍然感觉到心头好像有一股火一样在烧,而且仍然有口干舌澡的感觉。

    要不要去提醒他们一下,注意影响?

    她在为自己找借口,鬼使神差的,慢慢走向那个房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