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1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摸枪
    第二百五十三章 摸枪

    姜绅不管身后两白痴兄妹,打开门一看,咦,教员舒珏还站在外面。

    舒珏离大门不远,看到姜绅出微微一笑:“结束了?”

    “我可以回教室没?”

    “教室还在上课,你等这节课完了再去吧。”舒珏四下看了看,他们现在是在走廊上,只有两排长凳。

    “坐一会吧,还有半小时呢。”

    “妹夫,妹夫。”何胜天追了出来,然后见到舒珏,笑了笑:“舒主任,谢谢你啦。”

    “不客气,何队办完了。”舒珏有点晕晕的,妹夫都叫起来了,这小子这么快搭上何副部长这条线了?以后在警察系统,前途无量啊。

    看来,以后还要和他拉拉关系。

    “完了,完了。”何胜天难为情笑笑,然后用肩膀撞撞姜绅:“妹夫,我们去找宗校长办事,晚上一起吃个饭?”说着不停的向姜绅眨眼睛,再看看妹妹。

    你好贱啊,是要把妹妹送上门给我吃?

    送上门的不吃不是白痴?姜绅点点头:“行,晚上一起吃饭。”

    何柳叶大喜,欢天喜地的和何胜天去找宗校长了。

    “定婚了?”舒珏等他走运了,很三八的问了下。

    “没有,我女朋友很多,要看她表现。”

    “---”你不吹牛会死啊,舒珏娇羞的白了姜绅一眼,顿了顿道:“我们宗校长,就是何部长的爱将,你应该找找何部长,让那处分别进你的档案。”

    “无所谓,一个处分而已。”姜绅牛逼哄哄的,其实他真是无所谓,但是舒珏感觉姜绅喜欢吹牛。

    究竟是年轻人,有点浮夸。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差不到半小时的时候,舒珏站了起来:“快下课了,你回去吧。”

    “谢谢舒主任。”

    “别,我没帮你什么。”

    “再见。”“再见。”

    第一次聊天,两人都没擦出火花。

    舒珏觉的姜绅有点浮夸,喜欢吹牛,姜绅觉的舒珏有点一本正经,好像努力在姜绅面前摆老师的架子,两人都谈不上对对方有什么好感。

    分手之后,姜绅飞快赶向班级,走到半路的时候,听到了下课声。

    下午最后一节课一般都是室外的。

    有时候会是队列,有时候会是枪械,有时候还会去某警局参观调研,今天最后一节课,实弹射击。

    这也算是到学校以后的一次小考核,看看大家的手枪射击成绩怎么样。

    姜绅还没到教室,教室里的人已经蜂涌而出,对他们而言,所有的课程里,也就这节课好玩一点。

    国内的警察和国外的不一样,开枪的机会没有国外的多,培训学习是很好的一次机会。

    整个培训三个月中,他们最少要实弹五次以上,是大家最欢迎的课程。

    姜绅先回教室,是要拿自己的课本,然后放在储物空间,这样一会下课的时候,就不用再回教室拿了。

    谁知一回教室,教室里只有三四个人了,大家纷纷往靶场上去,还有几个人也在收拾东西,其中一个赫然是昨晚与他大战一场的苏绾。

    苏绾本来已经起身准备走了,看到姜绅进来,又慢慢吞吞磨蹭了一会。

    她坐的位置离姜绅不远,磨了几下,教室里的人几乎走光了,就只有姜绅和她两人在。

    “刚才又逃课了你。”苏绾刚说话了,说话的时候,她那一双眼睛春光流动,非常诱惑。

    苏绾经过昨天的一夜,气质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所以说女人被男人滋润过,完全会不一样。

    “舒主任找我有点事,你不去实弹?”姜绅在抽屉里,把自己的东西收到储物空间。

    “去啊。”苏绾又想把昨晚的事明说,又不好意思说。

    姜绅明白她的心思:“走吧。”他挥挥手,两人向教室外走去。

    “我们外地来的,都一定要睡在学校?”姜绅突然问了一句。

    苏绾心跳加快,不动声色的道:“也不一定,有的同学老家在这里,有的同学有亲戚,还有同学直接在外租了房子住,学校里必竟比较严,九点就要关灯,很多人不习惯的。”

    是啊,大家都在地方上算是不小的干部,副科级的一大堆,谁受的了这规矩。

    “我要想住在外面,怎么申请?”姜绅再问。

    “找舒珏,先和舒主任说,让她帮你申请,一般都会批的。”

    “明白了。”姜绅眼珠转了转:“苏主任你家离学校比较近,有空帮我看看有没有房子租。”

    “没人的时候,叫我苏姐就行了。”两个狗男女,都明白对方的想法,说话藏来藏去。“我帮你留意一下吧。”

    “谢谢苏姐。”

    两人相视一笑,苏绾心中也在狂跳。

    差点就想说,我家也可以租的,太丢人了,这个可不能说。

    两人都藏着心情,一边聊一边到了靶场。

    今天的课程是手枪射击,距离三十米。

    这也算是入学以后的一次小考核,成绩都会进入档案,与毕业时积分有关系。

    他们到了靶场,一班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各自议论纷纷。

    此时有个‘青峰省’的学员,正笑眯眯的东宁的贺局说话。

    “贺局,你们喝酒现在大家都服了,今天打枪,很多人可不服?”

    “怎么样,比射击?小子,你知道不,我们贺局,当年在警校可是第一名毕业的。”谢亚东清楚的不得了。

    “切,那就赌一把,谁输今天晚上谁吃晚饭。”

    “现在又不能喝酒,吃屁饭啊。”原来发生姜绅打人的事后,现在学校不准学员到外喝酒了。

    “不喝酒就不能吃饭,福安的海鲜很有名,吃一顿,价值可不菲。”

    “那好,输了请海鲜。”贺局也来劲了,当了副局长后,他都很少玩枪,除了局里每年组织的射击,他平时那有空去玩。

    “小姜,你比不比。”这时,安州的王斌王所走了过来。

    他对小苗一直是念念不忘,但是小苗这两天在学校和姜绅越走越近,一下课就到姜绅那去聊天。

    王斌看的那个火啊。

    刚刚姜绅和班上另个美人苏绾又一起走了过来,然后小苗又凑了上去,两个美女站在姜绅边上,看的班上许多男生暗暗骂娘。

    尼玛的,你年轻最少,职务没有,竟然泡两个美女。

    虽然说进来培训的女警员个顶个的漂亮好看,不过要论数一数二的,还算是小苗和苏绾,现在最漂亮的两个跟着姜绅团团转,让其他男人情何以堪。

    当然了,他们要是知道两人都和姜绅上过床,恐怕个个都要发狂。

    “小姜才上班几天?他还没摸过枪呢。”边上许涛出乎意外的站出来帮姜绅说话。

    是的,之前他对姜绅有意见,姜绅说话也很冲,但是经过这几天的事后,他对姜绅的好感也越来越多,打算和姜绅拉好关系。

    “开什么玩笑,当警察,没摸过枪?”王斌笑道:“上次你们不是那千人大追捕么,我们省都调去好多人,小姜不是还立了功,那时每个人都发了枪啊。”

    “就是,就是,我们班的女同学们,都摸过枪了哇,现在还有谁没摸过枪的,哈哈哈。”边上另一个安州警察也笑了起来。

    这人叫任达仁,是赵志诚送进来培训的,对姜绅意见不小,当天喝酒的时候他也在场,就是他打的电话报的警。

    其实还有一秘密别人不知道,当天就是他短信给了赵志诚,赵志诚才知道他们和东宁的拼酒,然后就过来敬酒了。

    他那段话有点荤段子在其中了,众男生听的都大笑,几个听懂的女学员也在笑。

    小苗却呆呆的来一句:“我好久没摸了。”她就在警校摸过,出来后一直没摸过。

    “哈哈哈。”众人都是大笑。

    “怎么样,小姜,比不比嘛,男人痛快一点。”任达仁起劲了,他知道王斌,全市手枪第一名,也是个高手。

    苏绾向姜绅使眼色,意思叫他不要比。

    同是安州的,他知道王斌有点厉害。

    “我才当警察几天。”姜绅语气有点弱弱的,好像有点害怕。

    “王斌,你欺负人不,全市第一的,和一个新警察比。”苏绾无奈,只好把王斌的底细报了出来。

    王斌脸色微变,也不脸红:“小姜年轻嘛,我们年轻大了,眼光不好使了。”

    “全市第一?”姜绅作势脸色一变,眼光有点躲闪。

    “是全市第一,你要怕了,就算。”任达仁挤兑姜绅,他看姜绅越来越害,怕他不接招:“也省的几位美女失望。”

    “我会怕?”姜绅的表情好像有点怕,又有点不服,怕在美女面前丢人,咬了咬牙:“好,比就比。”

    “那谁要输了,请全班到‘天福海鲜楼’吃一顿海鲜。”任达仁马上眼珠一转想到一个好地方,然后加了一句:“还要吃最贵的。”

    我草,王斌倒吸一口冷气。

    尼玛,这是要我的小命啊。

    吃最贵的海鲜,别说全班吃一顿,就算吃一桌,他这所长也受不了啊。

    这可是吃自己的钱,不是在单位吃单位的钱。

    而且现在单位也不能吃这么好,上头严查这种铺张浪费。

    “这个比的有点大了吧。”苏绾还是为姜绅着想的,一个小警察才多少钱一个月。

    “不贵不贵,”任达仁摇头笑道:“哪里吃最贵,一桌也就一两千块钱,王所,和他赌了。”任达仁向他眨眼。

    你怕什么,我们是主场,他要赢了,我自然有办法让那海鲜楼拿不出最贵的,他要输了,一二十万的一桌也有。

    任达仁也是所长,姜绅所说的那个海鲜楼就在他的地盘上,他当然可以玩手段。

    “一二千啊,那到是不贵。”姜绅装的好像不懂的样子,点点头。

    “好,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双方一拍即合,决定比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