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2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敢说我十三秒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敢说我十三秒

    何柳叶被姜绅一喝,果然不出声了。

    她其实是有点怕姜绅的,当初在法国,姜绅把法国黑帮的人用铁棍钉在车上的凶残,到现在还在她脑海中。

    她就在那时,深深的爱上了姜绅,觉的这小子非常勇猛,非常男人。

    “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这时,一个看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

    “马经理,是这样的。”服务员和马经理又说了一遍。

    马经理听完,点点头看向姜绅:“我们的服务员没错,二千四百三十块,这是你们应该赔的,损坏东西,照价赔偿,你们小学就应该学过的。”

    “我们要是不赔呢?”何柳叶冷笑。

    “那我们会报警。”马经理同时一挥手,像是早有埋伏一样,十几个保安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同时也会先从你们身上,找出二千四百三十块。”

    言外之意,即要报警,还要叫保安来收身,拿到这二千多块再说。

    欺人太堪,何柳叶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这是真正的店大欺客啊。

    “你们这店是黑社会开的?”姜绅左右看看:“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我管你是谁,我们就是黑社会,你咬我,给不给爽快一点,别逼我打人。”马经理身边一个保安,差不多有二百斤,壮的和一头牛一样,吱着嘴上下不停的打量何柳叶。

    “不给。”

    “给。”

    何柳叶和姜绅同时出口。

    何柳叶看了看姜绅。

    姜绅摇头示意她别出声,然后掏了二千五百块钱出来。

    “行了没有?”

    服务员找了钱给姜绅,然后又道:“你们好像有几个喝醉的朋友还睡我们房间,明天如果发现还有什么损失,我们会再联系你们。”

    “没事,损失多少,我们赔就是了。”姜绅笑嘻嘻,拉着何柳叶就走了。

    何柳叶一出大堂就发火了:“你干嘛挡着我,干嘛赔钱,你不像你的作风?”

    “你也知道不像我的作风?”姜绅笑道:“他们有人指挥的,故意搞我。”

    “什么?”何柳叶很意外。

    “明天你和你哥说,这事交给你哥处理,我现在,公务员,体制中,不能乱来知道不?”姜绅牛逼哄哄的。

    “叫我哥处理?”何柳叶兴奋了:“好,砸了这酒店。”

    “砸酒店?”不错的注意。姜绅听了也是眼前一亮,之前他的想法只是搞这酒店经理,不过现在听何柳叶一说,比搞酒店经理强多了。

    “明天你哥要是打电话给你,叫他打给我。”姜绅今天很不爽啊,吃了暗亏,明天一定要扳回来。

    两人本来是要在这开房的,现在被这事一搞,都觉的兴致少了许多,不过何柳叶还是想上姜绅。

    这个贱女人,无时无刻不想着搞定姜绅。

    “我们换个地方开房吧。”她一点都没有女孩子的矜持,动不动就想和姜绅开房。

    姜绅翻翻白眼,有点无语。

    “你在学校不是也有宿舍?”

    “九点了,不能回去了。”

    何柳叶娇笑着,你今天晚上跑不了的,还是开个房吧。

    “你妹的---”你真是贱啊,姜绅不是很想推何柳叶,但是看何柳叶的表情,实在是贱贱的。

    我就是贱,何柳叶那样子,口水都快掉了出来了,好像要一口把姜绅吃掉。

    “快走,我们去开房。”何柳叶主动牵起姜绅的手,准备找别的宾馆。

    “开房可以,你别乱来啊,我不是随便的人。”姜绅这斯还装腔作势的。

    “我也不是随便的女人。”何柳叶笑着,心中又道,但是我随便起来,就不是人。

    姜绅要知道何柳叶这想法,恐怕也要直接晕倒。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到了何柳叶的手机上面。

    她低头一看,脸色大变。

    “金芷青?”竟然是金芷青的电话。

    “接啊,干嘛不接,告诉她,你和我在一起了。”姜绅就是断金芷青的念头,为金仲林找回一个正常的女儿。

    “喂,芷青什么事?”何柳叶接电话,语气很是不耐烦。

    “你是不是和姜绅在一起?我知道你到了安州,我也到了安州。”金芷青在那边哭。

    “你神经病啊,我和他定婚了,定婚了你知道不?”何柳叶崩溃中。

    “我不管,我现在在‘滨河大酒店408’房半小时你不到的话,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我草你,你爱跳就跳,关我屁事,神经病。”何柳叶没想到金芷青这么疯,也从东宁追到了安州。

    “好啊,你有了男人就不要我了,我就等你半小时,半小时。”叭,金芷青挂了电话。

    “疯子,疯婆子。”何柳叶气急败坏。

    “快走。”姜绅连忙拉着她去打的。

    “干嘛,她说说的,以前我们吵架每次都这样吓我,她不会真跳的,你以为她傻啊。”何柳叶才不相信。

    金芷青就是人来疯,你越理她,她越带劲,你不理她,她就安静了。

    “闭嘴,她要真跳呢?”姜绅听金芷青的语气非常的绝望,怕她真的跳楼,不由分说拉了何柳叶打了一个出租车就往金芷青酒店去。

    一路上何柳叶自然是骂骂咧咧。

    十分钟不到,赶到了滨河大酒店408。

    “砰,砰,砰。”姜绅敲门。

    大门很快打开了。

    “好啊,你把这贱男人也带来了,向我示威是不是?”金芷青一见姜绅破口大骂先。

    “草你吗的。”姜绅怒骂着和何柳叶直接冲了进去,然后关上大门。

    “干嘛,姜绅你干嘛。”金芷青好像刚洗了澡,身上就披着一件浴袍,雪白的肌肤有一大半露在外面。

    她看到姜绅发火冲进来,脸色也吓的雪白。

    “金芷青,你是不是一定要和何柳叶在一起?”姜绅手指指着她。

    “是,柳叶是我的,是我的。”金芷青人来疯。

    “何柳叶,你要不要和金芷青在一起?”姜绅问何柳叶。

    “叫她去跳楼,神经病,我是女人,我要男人。”何柳叶怒目而视金芷青,看向姜绅时,故意眼光变的柔情似水。

    这是摆明剌激金芷青了。

    “男人有什么好,不是你说的,男人个个十三秒,那有我们两人一起爽。”金芷青发疯了一样:“你看他瘦不拉机的,十三秒都未必有。”

    “我草你。”这下真是屎可忍,尿不能忍。

    姜绅还从来没有强上过女人,但是这次真是怒了。

    竟然说哥没有十三秒?只要哥愿意,十三个小时都可以。

    他伸手一撕,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裤子几乎在一秒之内出现秒脱。

    嘶,一地的残破吓的两女也目瞪口呆。

    还没见过男人这么脱衣服的。

    “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男人。”姜绅一步冲了上去。

    何柳叶呆呆的站在那里,这怎么会回事?你是我男人啊,现在要上金芷青。

    “呆着干嘛,压住她,让她尝尝男人的滋味,我看她还想着你不。”

    也对,何柳叶牙齿一咬:“金芷青,老娘男人借你用一下,你给我好好享受。”

    一男一女冲了上去,金芷青吓的面无人色。

    “何柳叶,你混蛋,我只要你,不要他,唔----”她话没说完,嘴巴就被姜绅的嘴堵住,然后就的身子一仰被两人按倒在床上。

    身上的浴袍也刹那间被何柳叶脱掉了。

    “是借的,只借一次。”何柳叶一边按着金芷青,一边提醒姜绅和金芷青。

    “借你吗的---啊-----”金芷青说到三个字,一声惨叫。

    姜绅的巨大直接杀进了她的要害。

    从来没有尝过男人的金芷青顿时觉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下身有种撕裂的痛,但下一刻,一种淡淡的酥麻和舒服就从下面漫延到全身。

    她和何柳叶在一起的时候,早就把那一层膜也玩没了,而且经常用到道具,本来是不会有多痛苦的,但是姜绅的家伙,比她们的道具还要大,这下进去,真是又充实又满足。

    这时,别说首当其冲的金芷青,就是何柳叶在边上看了,也是觉的全身发软,某处骚痒,姜绅那东西,真是大啊。

    “臭男人---”金芷青嘴上还在不服,姜绅已经开始动了。

    啪,啪,啪,整个房间开始只听到这种啪啪声。

    金芷青咬紧牙关,不肯屈服,明明很舒服,却不肯叫出声来。

    但是,精神的抵抗再强,也不能抵抗的欢快,姜绅在一口气三百多下之后,金芷青的意识终于越来越迷糊了。

    到后面已经完全神智不清,先是开始低声呻吟,接着叫声越来越大,最后已经语无论次。

    第一波攻击结束,金芷青已经彻底沉沦。

    到了这时,她才明白男女的,原来比女女之间强了不知要有多少倍。

    她已经完全沉醉在其中,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紧抱着姜绅,好像生怕他突然离去。

    这时,姜绅猛的起身。

    “不要---”金芷青从满满的充实中一下子感觉到无尽的空虚,情不自禁的叫起了‘不要’。

    她说‘不要’的意思,就是让姜绅不要走。

    这是姜绅在对付小苗时也用过的招数,在她们享受的时候突然离开,看看她们的反应。

    然后,再用一招试试她们有没有沉沦。

    “转个身,趴着。”姜绅再试,重重拍拍金芷青的屁股。

    如果她还神智清楚,就会抗拒姜绅的命令。

    但是这时,果然如姜绅所料,她老老实实翻了个身,四肢伏地,趴在床上。

    “吗的,敢说我十三秒?”姜绅大怒着,再次攻了进去。

    “王八蛋,够了没有,轮到我了吧。”何柳叶不知何时也脱的精光,直接就扑到了姜绅身上。

    姜绅措手不及,被她一下子推倒在床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