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2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要不要男人
    第二百五十七章 要不要男人

    第二天早上六点不到,姜绅就睁开了眼睛。

    他一般很少睡觉的,闭着眼睛修练到现在,打算要起床。

    昨晚的两女,战斗力明显不在一个层次上,金芷青半小时不倒就彻底被击溃,倒是何柳叶很能战斗,和姜绅足足激战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缴械投降。

    此刻两女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一个躺在姜绅左右,一个躺在姜绅右边,姜绅刚坐起来,金芷青也睁开了眼。

    她昨天睡的早,今天也醒的早,姜绅在床上一动,她也醒了。

    金芷青醒来之后,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事情,猛的一下坐了起来。

    “姜绅,你个王八蛋,你还是我叔呢。”金芷青又羞又怒,看到自己全身,气的只想拿东西砸姜绅。

    左看右看,只有拿起枕头扔向姜绅。

    “王八蛋,死流氓,臭男人---”她昨天爽是爽,今天回过神来,又开始发疯了。

    “谁是你叔,神经病。”姜绅和金近山都是兄弟相称的。

    “你别发神经啊,以后老老实实做我的女人,别再找何柳叶了。”姜绅手指着她。

    “你去死好了,我就是喜欢何柳叶,你别以为你上过我了,我就会喜欢你,我就不喜欢男人--”金芷青嘴巴还硬。

    “你敢再说一次。”姜绅眼睛一瞪,算算时间,离上课还有二个半小时,还能晨练一下。

    “我就不喜欢男人,男人那东西恶心---”金芷青话没说完,姜绅就冲了过去。

    再次把金芷青往身上一按。

    “流氓---滚开----去死----咛---”

    姜绅的巨大往里一塞,前后动了几下,金芷青立刻就软掉了。

    她还是和昨天一样,前面还能不断的破口大骂,几分钟不到,除了叫娇吟声,就是声。

    开始还装模作样的推姜绅,打姜绅,但是拳拳无力,小手没劲,到了后面,更是死死的抱着姜绅,双腿拼命的勾住姜绅的腰。

    姜绅一番攻击之后,又是老规矩抽身而起。

    “转个身,趴着。”

    金芷青屁股上被他狠狠打了几下。

    你轻点会死啊,金芷青屁股被打痛了,但是仍然默不作声的转个身,趴在床上。

    “要男人不?”姜绅顶在外面,没有进去。

    金芷青双眼迷离,咬着牙不出声。

    “要男人不?”姜绅塞进去一点点,只进了一个头,然后就想往后退。

    “她不要就算,给我。”边上何柳叶也醒了,两人就在床上这么练,她能不醒么。

    听到何柳叶这么说,金芷青再也忍不住了,自己把屁股往后一挺,扑哧,终于又找到那种满足感了。

    “再敢和我发脾气试试---啪啪啪”姜绅开始运动,金芷青也终于不顶嘴了。

    半小时不到,金芷青又是几次死去活来,最后惨叫连连的软瘫在床,除了喘气,连话都说不出口。

    “我说---”何柳叶有点怒了:“金芷青,我男人借你用一下而已,你别用上瘾了,过了今天,你给我滚蛋,自己找男人去。”

    何柳叶也迫不急待的抢过小姜绅。

    金芷青在床上使劲缓气,足足半分钟才能说话:“什么你男人我男人,柳叶,你泡我的时候就说过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小姜绅是大家的,你别想吃独食。”原来她终于肯承认现实了。

    刚才的嘴凶,其实就是想激姜绅再来一次。

    “呵,你现在也知道男人的好处了?”何柳叶又好气又好笑,此时她刚刚坐到姜绅身上。

    她和金芷青不同,她喜欢主动,姜绅也乐的轻松,就躺在那里,让何柳叶坐上去。

    “哦----好大。”何柳叶一边坐,一边皱眉:“姜绅,你说,要不要让金芷青滚蛋?”

    “滚什么蛋?都是好姐妹,有男人就要一起分享,过来。”姜绅把金芷青一拽,拉到自己面前,大手顺势就摸上了她的胸前。

    “王八蛋,竟然想双飞?”何柳叶气的拼命的上下起伏,好像要把姜绅压扁掉才好。

    “现在就是双飞。”姜绅哈哈大笑,床间里又是一片混乱。

    到了八点钟姜绅走的时候,两女又再次累的沉沉熟睡。

    八点二十姜绅赶回学校。

    刚到校门口正好看见苏绾和小苗肩并肩的走了过来。

    “咦。”双方都是一愣。

    “你们昨天也没回去?”姜绅奇怪的看着苏绾。

    苏绾捂着嘴笑:“昨天小苗也是睡我的家的,而且她决定了,以后就睡我家。”

    你这家伙,姜绅又惊又喜,转眼去看小苗,小苗阴冷着脸不理他。

    昨天姜绅一夜未归,天知道姜绅去和美女干了什么?

    “那我能不住?我也出钱租你家的。”姜绅笑嘻嘻的。

    “这个可不行。”苏绾轻笑:“你是男人,怎么可以跟我们两女人住一起。”

    看到姜绅脸色郁闷,又道:“不过我为你找到一家了,就我楼下,有个人正在租房子,二千块一真月,贵是贵了点。”

    “不贵不贵。”姜绅大喜:“好,替我租了,我就住楼下。”

    爽歪歪啊爽歪歪,又可以双飞警花了。

    小苗仍然不出声,似乎还在生气。

    三人走进学校,经过一片草地时,姜绅用手一拉,拉住了小苗。

    苏绾见状,轻笑着加快脚步离开,同时心中又有一点落。

    “你干嘛,这是学校,注意影响。”小苗大怒,想甩开姜绅的手。

    “你干嘛,给脸色谁看呢?”姜绅不由不分说把小苗往边上的一棵树上一顶,使劲的抱住了小苗。

    大白天的就在学校公共场所抱住了她,小苗又惊又慌,又觉的身体发软。

    “你先放手,别这样。”小苗也怕了。

    “你有什么就说出来,别这表情,我看了不喜欢。”

    “我一向就这表情,不喜欢就算。”

    “你信不信我就在这里干你。”姜绅直接暴出粗口。

    小苗被他说的心神微荡,然后牙齿一咬:“你敢么,有种来啊。”

    “-----”姜绅嘻嘻一笑:“算你狠,好了,别生气,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我没空---咛----”小苗才开口,嘴巴就被姜绅堵住了。

    一顿热吻,吻的她晕头转向,全身发热。

    这是学校啊,小苗用劲全力,把姜绅往外一推。

    “行了,行了,晚上再说吧。”小苗被姜绅缠的受不了,终于服软。

    当然了,其实她早就想服软,只不是没有台阶下,女人要面子。

    现在苏绾不在了,她也就借势下台。

    “那女人怎么回事?昨天你和她去那里了?”小苗是真把姜绅当男朋友了,开始调查跟踪他的行径。

    “她叫何柳叶,她爸是个中将,她大伯是警察部常务副部长,她昨天是来逼婚的,逼着我定婚,我没答应,她就找了人把她安排到我们学校上班----”姜绅的话把小苗震惊了。

    老爸中将,大伯副部长?

    别说何柳叶的相貌身材不输于小苗,就是家世那是完全碾压啊。

    我们小苗警官有点担心了。

    “这么好的条件,你从了就是。”她咬牙切齿的恨啊。

    “那我听你的,你叫我从,我就从。”

    “你敢。”小苗眼睛一瞪。

    真想不通,这流氓,怎么有那么多人喜欢。

    记的我以前在医院也看到一个女的,好像和他有一腿。

    小苗有点担心自己的未来。

    “晚上和她一起吃饭,宣示一下你的地位。”姜绅嘻嘻笑着。

    女人多没事,总要按大小顺序排好才行。

    小苗听到这话,心中还是有点得意,那是,我才是正牌女友,那些狂蜂浪蝶叫她滚蛋。

    她以为姜绅晚上是要向何柳叶摊牌去的,心中不免有点窃喜。

    到了中午的时候,姜绅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何胜天打来的。

    他们从昨天醒到现在,中午才一个个醒过来,到柜台结帐的时候,被告之房间里又有东西被打破了,而且吐的地上到处都是。

    何胜天问几个大兵,大兵们昨晚都醉了,那里知道什么时候打破过东西。

    其中一个房间,居然连电视机都被打碎了。

    三个房间一共要赔三万八千六百块。

    何胜天当时就火冒八丈,差点就想在酒店里打人,好在何柳叶这时正好打电话给他,说了昨晚已经赔钱的事,最后道:“姜绅说了,叫你醒来打电话给他,别冲动。”

    以何胜天的性格,除了老爸和部队一个首长,其他人的话根本是不听的。

    不过昨天姜绅无论打架还是喝酒都完胜他,他现在也很服这个妹夫。

    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姜绅。

    “妹夫,你说怎么办?我妹妹叫我听你的,我就听你的。”

    “别急,我就知道他们今天还会敲诈你,你这样,先把钱赔了。”

    “什么?”何胜天一听,头发都差点竖了起来。

    不是他赔不起这点钱,这点钱算什么,但是他丢不起这个人,这摆明是敲诈么。

    “叫什么叫,我还没说完了。”姜绅声音也是突然的升了几部,把何胜天吓一跳。

    “嘻嘻,妹夫别生气,你说,你说。”他发现自己还是有点怕姜绅的。

    “然后你找部队的人来,砸了他的酒店,全砸了。”姜绅的目的说了出来。

    “找部队的砸酒店?”何胜天又吓一跳,摸摸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要说部队里的人做事吧,果然直接多了,何胜天也是这么想的。

    然后他又道:“但是,这个不好吧,不合规矩啊。”他试探着问姜绅。

    不是他不敢,实在是现在这社会上网暴光太容易,一不小心捅到网上,就会闹大。

    “怕什么?你就这点胆子?还中将儿子?”姜绅道:“你不就是怕被爆光么,找人先封锁酒店,以捉人为名,把所有顾客赶走,然后关掉监控,没收手机,开始砸店,再找人和警察厅说下,网上一有这新闻,第一时间删掉,这么点小事,还要我教你?”

    何胜天嘿嘿笑道:“妹夫,你将来要不做信访局长,浪费人才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