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2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砸一遍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砸一遍

    王庭国际酒店内,六楼的总经理办公室中。

    一个矮矮的小平头,大概有四十出头,正在和人打电话,这个小平头是就是王庭国际酒店的总经理王庭。

    “庄局,那小子认怂啊,叫他赔多少他就赔多少,我下面怎么办?”

    电话的那头,赫然是个身穿警服的警察。

    这人是安州市警察局副局长,赵志诚的爱将,庄大龙。

    原来是赵志诚到现在并没有死心,还想着报仇,所以指挥了手下爱将庄大龙。

    也是,堂堂一个副厅长,还是实权局长,被人用酒瓶砸破了头,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

    但他不好出面,所以找了手下人来整姜绅。

    “他朋友赔了三万多?”

    “是啊,他朋友好有钱啊,我叫赔三万多,眼也不眨就赔了三万,现在他们要走了,怎么办?”

    “算了,放他们走。”庄大龙想了想,本来昨天想找几个小姐进他们房中,然后抓他们嫖娼,后来想想,姜绅不在,光抓他朋友,也最多拘留罚款,没意思。

    要搞,就要搞姜绅。

    “你注意看着,要是姜绅再来吃饭和住宿,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知道了庄局。”王庭挂完电话,心中也有点得意。

    帮副局长帮了一件事,又敲诈到了对方的钱,真是爽呆了。

    至于对方会找事,他根本不怕,别说王庭自己就是本地有名的混混,加上有安州警察局副局长在后面撑腰,黑白两道,谁敢动我?

    王庭正在牛逼哄哄的,突然有人一下子推了他的房门。

    “王总,王总,不好了。”

    “干什么?什么事大惊小怪的,你不会敲门?”王庭也被吓了一跳。

    “军人,军人,外面有好多军人。”这人就是马经理,前面当着姜绅面敲诈过他的。

    “军人?军人怎么了?”王庭奇怪道:“吃饭还是订房?”

    “不是---不是---”马经理气喘吁吁:“来了好多,十卡车,有二三百人,还带着枪,包围了酒店,说来捉个逃兵,他们有逃兵住进我们酒店。”

    “尼玛,什么时候有逃兵到我们这里了?你找人调一下资料看看。”

    “不是啊,王总,我看他们是找事的,我们这那有逃兵。”再说现在这社会怎么可能有逃兵。

    马经理话没说完,又有一个人跑了进来。

    “王总,王总,军队把客人都赶走了,还收我们的员工的手机。”

    “叮铃铃---”王庭办公桌上电话又响了:“王总,他们带了好多包,包里都是带的铁锤、铁镐?---喂喂,抢我手机干嘛----啊---”嘟,嘟-----

    王总脸色大变,也终于觉的有点不对劲。

    “快,你打电话报警,给警察局庄局,我下去看看。”

    “别下去了,我来了。”

    他话音刚落,两个两毛三肩并肩的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赫然就是何胜天。

    何胜天左边是姜绅,右边是另一个两毛三。

    三人身后跟了七个个荷枪实弹的大兵,每是这些大兵,每人身上除了背着一把自动步枪,还拎着一个铁锺。

    “我说老何,这次我要出事了,你记得给我转业一个好位置,不是局长,我不干的。”那两毛三年轻比何胜天还大差不多五六岁,张口闭口却是叫老何。

    “你怕什么,天大的事,有我帮你扛着,真的要让你转业,最少副处实职。”何胜天也是牛逼哄哄的。

    政府其他部门他不敢夸口,把这战友转到警察系统还是没问题的。

    他的人不在这里,都是找这战友借来的兵。

    “我说,几位长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王庭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妙,连忙赔着笑脸。

    “我草你吗的。”何胜天一步冲过去,叭叭叭,三个耳光打的王庭晕头转身。

    “嘶---”马经理也变了脸色,终于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报仇来了。

    “你们别乱来---”马经理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姜绅的笑脸。

    “黑社会啊,知道我不敢咬你是吧?”姜绅笑嘻嘻,你前面不是很凶么。

    “别,哥们,我错了。”马经理哭丧着脸:“我也是混口饭吃,听领导的。”

    “砰”姜绅拿起桌上的电话机,一下就砸在马经理的头上:“我也就知道你是混饭吃的,即然是做小的,何必这么嚣张,我就可怜你,给你一条活路。”

    说罢抓住马经理一只手,卡察一声。

    “啊---”马经理一声惨叫,手臂断了。

    嘶,王庭的脸都吓绿掉。

    “别,别,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

    “胜天,通知外面,有人在砸房的时候,不小心给房柱压到,倒了一只腿。”姜绅看看王庭。

    “吗的,连老子的钱也敢讹?”何胜天劈手从身边一个大兵手上拿过一根铁锤,追上去对着王庭腿上就是一下。

    “卡察”

    “啊----”王庭一声惨叫,几乎晕倒。

    何胜天这将二代果然也是胆大包天之辈。

    “都砸了,把这酒店,从上到下,不许有一寸好的。”另一个两毛三,看到姜绅和何胜天的凶猛也是震惊的不得了,不过他怕什么,出了事有何家顶在前面,富贵险中求,大不了提前转业,还有何家安排好。

    “是。”大兵们也最喜欢做这种事了。

    大家一哄而散,开始砸了起来。

    墙壁,地板,家具,电器,不管什么东西,见到完整的就砸,整个酒店被砸成粉碎。

    “别,别砸啊---我们错了----”王庭在地上,拖着断腿,惨叫连连。

    此时在酒店外面,十几辆卡车把四周围成一套,几十名士兵保持距离竖起警戒线,不让人过来拍照,也不许人进酒店。

    没多时,呜呜呜,四面八方的警车开到这里。

    安州警察局长,省厅副厅长赵志诚也来了。

    “当兵的,你们领导呢,这是什么情况?”赵志诚和庄大龙率先走了过去,庄大龙走到一个士兵面前,敢敢开口,那士兵卡察,拉了一下枪栓:“滚开,我们在执行任务。”

    尼玛,你个吊兵,你什么态度,老子好歹也是正处。庄大龙气的半死,但一看当兵的个个凶猛的样子,倒也不敢上前。

    警察再牛,牛的过当兵的。

    “小宋呢,问过省军区没有,什么情况?这么多军人进闹市?”赵志诚心中有数的,这酒店刚刚帮自己敲诈了姜绅,没想到现在就出事了。

    过了一会,有人跑了过来。

    “赵厅,问过省军区了,说不知道,好像是某支野战部队出来拉练,中途逃了一个兵,所然追到这里来?”

    “逃兵?找逃兵他们砸酒店?”赵志诚又不是白痴,别说用望远镜,他们站的近了,都可以看到里面有人在砸酒店。

    “欺人太堪。”庄大龙也估计出了事了:“找报社来了,报报这支部队,我看他怎么交待。”

    “庄厅---”这时,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众人一看,原来省厅宗伟国大厅长的秘书:“宗厅接到指示,这次逃兵事件影响不好,各部门不许接受采访,网上有一切关于这个的新闻,也要进行严格审格,防止以讹传讹。”

    “什么?”我们还要帮他们擦屁股?赵志诚和庄大龙简直要活活气死。

    “谁的指示?”赵志诚不服。

    “部里领导的指示。”

    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赵志成,一下子萎掉了。

    他抗宗伟国都抗不动,别说部里的领导。

    赵志诚还不服气,又打了几个电话给市里、省里的某些领导。

    他能做到副厅,上面自然还是有些人的。

    但是,这一刻,那些人的电话要么不通,要么有人还没开始就摇头长叹。

    “小赵啊,你这事,我也帮不了你,你好像得罪什么大人物了。”

    “小赵啊,你要当心一点,你做事怎么这么粗糙?”

    几个电话一打,赵志诚脸色越来越白。

    这时宗伟国的秘书,左右看了看,让几个不相干的警察退了下去。

    “赵厅,其实宗厅好像听说了,有人敲诈军队干部,住一晚就要几万块,这种事情,让部队的领导非常震怒。”

    “----”果然是为了这事,赵志诚又惊又怒,没想到姜绅来头这么大,竟然可以动用到军队和部里的领导。

    太可怕了,那小年轻真是太可怕了,第一次,赵志诚有点后悔的感觉。

    “王庭招了,说是受了某人指示。”秘书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庄大龙一听,顿时哭丧着脸看着赵志诚。

    赵局,我是帮你办事的,你要顶我啊。

    “对方可能要秋后算帐,你们那个?那个那个?”秘书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最好最近出去小心一点,反一被军人打了,人家往军营一跑,我们地方也拿他们没办法的。”

    尼玛,这是裸的威胁啊。

    赵志诚也第一次生出无力的感觉。

    他死死的盯着王庭国际酒店,足足好几十秒后,咬牙道:“他们想怎么样?说吧,我会叫王庭把钱都退给他们,再赔一百万怎么样?”

    赵志诚也是个大人物,一开口就舍得拿一百万出来。

    当然了,这钱肯定是不要他出的,现在花钱消灾,也是逼不得已。

    “你等等,你帮你问下。”秘书到边上打了个电话。

    然后神情古怪的走了过来。

    “怎么说?”庄大龙和赵志诚都很急切。

    “对方说不要钱。”

    “不要钱?”那要什么?赵志诚大怒,不是要我当面向他道歉吧?

    “他们说,等这次砸完了,让王庭按照样再装修好,然后,他们会过来再砸一遍,而且一定要按原样装修。”

    我草,太欺负人了。赵志诚气的七窍生烟,但是却不敢说什么。

    再砸一遍。

    姜绅,你真是太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