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3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何被开除
    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何被开除

    这个郑嘉儿比较年轻,二十岁出头,应该是大学毕业没多久。

    这么年轻能当上律师,证明她还是有点实力的。

    不过,年轻人就是要多干活,本来到这里来上课,是吃力不讨好的事,金叶律师事务所得到这个差使后,没有人肯来,于是就让她来了。

    她也知道,今天这里坐的人,大多都各地方副科级干部,尤其都是警察这种实权部门,所以她很温柔的一笑,搏得班上不少赞赏的目光。

    然后就是开始上课了。

    这种法律课本来是很无聊的,不过老师漂亮美艳,加上郑嘉儿也的确有点本事,经常用案件举例来律知识,而且她举的案件例子很奇怪,不是婚外恋,就是奸杀案,各种重口味,引的班上好多男女学员都津津有味的听她上课。

    姜绅本来在下面还是昏昏欲睡的,这几天他玩命似的在女人身上,虽然是神仙,也有点吃不消,但是郑嘉儿一上课,还是马上就吸引了他。

    有点本事啊?姜绅觉的这郑嘉儿很聪明,她虽然年轻,但是知道用什么来吸引目光,别说她讲的案例,就是今天的穿着,都很引人注目。

    她穿的有点办公室制服的风格,亮点在她的裙子,包臀灰色裙,裙子颜色很普通,也不是很短,但是紧紧的包臀,勾勒出屁股上面的所有弧线,甚至都隐约能看见里面的内裤边纹。

    这种裙子在从后面看时,非常的性感。

    尤其走起来的时候,后面观看的人,能感觉到裙下的小屁股一扭一扭,让人忍不住要伸手摸一把的冲动。

    姜绅所有的女人中,只有叶茜喜欢穿这种裙子,姜绅和她做的时候,也最喜欢伸手从裙下抄进去,然后剥掉内裤,不脱裙子,直接就后入,有非常好的感觉。

    郑嘉儿也是聪明人,所以懂的运用自己的优点。

    她的屁股很翘,穿着这种裙子很好看,并且上课的时候,不停的走到中间,然后又走回去。

    在她走回去的时候,一大半男学员的目光都盯着她的屁股在看。

    “姜绅---这屁股不错。”许涛现在也努力想和姜绅拉好关系,小姜都不叫了,直接叫名字,他就坐在姜绅边上,用肘碰了碰姜绅。

    姜绅手托着下巴,在想事情呢。

    被许涛撞了下,看了一眼,笑道:“是自己的才好,要是别人用的,再不错也没用。”

    “那是。”许涛这贱货,发出淫荡的声音。

    “许所,你要注意身份啊?”姜绅调笑他。

    “我先是男人,然后才是所长。”许涛阴笑着,然后和姜绅对视一眼,两个贱人同时淫荡的笑了起来。

    这么一笑,两人都觉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却在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叫道。

    “这位同学,你从刚才我讲的案例中说一下,嫌犯刘某,够不够刑事拘留。”

    刷,全班目光看向姜绅这边。

    姜绅顿时觉的不妙,他看看许涛,许涛连忙低下头。

    开玩笑,刚才两人都在讨论郑嘉儿的屁股,他连什么案例都没听到。

    他好歹也是堂堂所长,要是在课上被一个小女孩难住,太丢人了。

    没义气啊,许所,你好说也是所长,比我清楚一点吧。姜绅也没听见什么案例,也低下了头。

    众同学都笑了,你们两低头就有用了?

    “这位同学-----?”姜绅感觉到鼻尖一阵香气涌来,余光扫到一双白嫩的小腿。

    尼玛,走到我面前来了。

    他只好抬起头,装腔作势:“啊,郑老师叫我?”

    “是啊,刚才那案例你觉的适合用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郑嘉儿也是为了杀鸡儆猴,班上听的人多,不听的人也有,有资格老的,比如副局长什么的,在睡觉,还有的在悄悄聊天。

    偏偏她又不好发作。

    她一个小女生知道有些人惹不得,谁知道会不会得罪安州本地的官员。

    但是她在教室里走了几个来回,终于发现了姜绅。

    年轻,位置在角落。

    年轻,证明他现在可能还没做官,位置在角落,证明他在班上威望资历比较浅。

    她锁定了姜绅,就等着姜绅犯错误,果然没一会,姜绅和许涛开始说话。

    她这么突然一发问,其他说话的人都吓的不出声。

    有些睡觉的也被人摇醒。

    大家在各自的地方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要是被这小女生在课上难住,太没面子了。

    然后全班人都在看姜绅的笑话。

    倒霉了吧,谁叫你最年轻,不问你问谁。

    姜绅愣了几秒,脑海中刷刷刷,回忆刚才她说的案例。

    可惜,他刚才真在想其他事情,那里听她讲的什么案例。

    “这个---这个案例么---”姜绅左看右看,有点着急。

    却见前面的小苗,突然伸出自己的右手,往自己的左手手腕上面用力一抓。

    铐起来了?这么用力?刑事拘留?

    姜绅心领神会:“以我个人的看法,这个刘某,应该可以刑事拘留。”

    “哦,为什么?”郑嘉儿继续为难姜绅。

    “这个----”姜绅那个恨啊,老问我干嘛,我不就是讲了几句话,为什么不问许涛。

    他根本没听过个案例,又怎么知道为什么。

    “因为----”

    “这个---”

    姜绅因为这个了半响,看着郑嘉儿充满得意的目光,心中真是那个怒啊,别逼我泡了你,三八。

    就在姜绅尴尬万分的时候,叮铃铃,下课铃声响了。

    呼,真是及时雨啊,姜绅长舒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脸都红了。

    一向厚脸皮的姜绅,也终于被郑嘉儿逼的脸红脖子粗。

    “好吧,这堂课就到这里,下课。”郑嘉儿看到姜绅的窘态,愉快的笑了。

    尼玛,姜绅看着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出教室,心中涌起一股无名之火。

    等到上午的课结束,他们中午都是在学校食堂吃饭。

    姜绅接到了何柳叶的电话。

    她真被开除了。

    做为一个合同工,相当于临时工那种,随时都可以解聘的,不用经过校长,唐礼德找到组织部。

    人事处长和他一样都是大校长的亲信,听说是开除一个临时工,查了一下后告诉他:“好像是孟校长刚安排进来的?”

    “我问过孟校长了,他没意见。”唐礼德笑笑:“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人事处长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个电话,孟校长,唐主任说起何柳叶的事?

    让他做主,这件事现在我不管,孟校长那边很干脆。

    好吧,于是小何同学被开除了。

    “他很有种啊。”姜绅哈哈大笑:“你可以向你大伯哭鼻子去了。”

    “我不会让他好过的,竟然敢开除我。”何柳叶咬牙切齿挂了电话。

    她也坏的,打个电话去唐礼德那里。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安排来的,你敢开除我?”那语气不是一般的嚣张啊。

    去你爷爷的,不就是孟副校长安排进来的,我就开除了,你咬我。“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唐礼德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心中那个爽啊。

    然后何柳叶才打电话回家。

    我被开除了,我问开除的人知不知道我是谁安排进来的,他说不认识我,还骂了我一顿。

    小何同学说的是声泪俱下,不知受了多大的委屈。

    她大伯叫何铁农。

    华国警察部常务副部长,比她爸大一岁,五十四岁的副部。

    这个年纪,将来做两任正部还是没什么问题,如果何家实力够,做上三任都有可能。

    不过,比起何柳叶老爸五十三岁的中将,她大伯还是差了一点点。

    接着小何同学的电话,何副部长先是愣了下,接着有点恼火。

    孟安群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人开除你?是谁开除的?宗伟国?

    是我叫孟校长别说的,怕别人说我是关系户,到时影响大伯你,但是孟校长也是副校长啊,那姓唐的就是偏要开除我,我觉的这个人有点不尊重领导。

    小何年轻小,说话也很有水平,听起来是为孟安群抱不平,不是为了自己。

    想想也是,小何本来就是去做着玩的,她以前天天就知道玩,何铁农知道她想上班,也替她高兴,虽然是合同工,但是,也可以让她定定心,学习一下不是。

    现在上班还没几天就被开除了。

    开除的原因何铁农也知道,不就是小何送了瓶水给一个学员么。

    小何这年纪谈恋爱也是正常的,尼玛送瓶水你就给开除了,你很厉害么。

    不过到了副部这个级别,大多数都能喜怒不形于色。

    “行了,我知道了,我来处理吧。”何铁农很忙的,为这种小事还要处理一下,他心中非常恼火。

    于是他打了一个电话给宗伟国校长。

    “何部你好,有什么指示?”宗伟国接到电话也很小心。

    何铁农虽然没有分管他们学校,但是也是部里很强势的副部长,将来十有要当部长的。

    “是这样,你们学校的有个合同工,叫何柳叶,她最近身体有点不好,我想问一下,能不能帮她调整一下岗位。”

    要说部里的领导说话就是有水平,换成是乡镇县城的,就会直接一点,我侄女啊,何柳叶,被你们开除了,你怎么会事?马上去查一查,谁开除的。

    “何柳叶?行,我知道,我马上去安排。”宗伟国一听,尼玛,姓何的?肯定是何部长的亲戚。

    不是亲戚,何部长有这么空亲自打电话过来?

    何部长的意思,就是换一个轻松一点的岗位,他是领导么,不好说的太明显。

    宗伟国马上开始盘旋,要把小何放到学校的什么地方才轻松一点?

    他一边考虑,一边打电话给人事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