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3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唐礼德吓尿了
    第二百六十六章 唐礼德吓尿了

    “那个段处长,我问你一个事,我们学校有个合同工,叫何柳叶的,现在在什么部门?”

    “何柳叶?”段处长愣了下,要是前一天打,他还真不知道,不过最近先是孟校长把她安排进来,接着又被唐礼德开除,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这才开除多久?校长来问了?不对劲。

    人事处长眼珠一转:“她原来在学生处的,最近因为作风问题,被唐礼德唐主任开除了。”他先把自己给撇清,说明是唐礼德开的。

    “什么?你再说一次?你说什么?”宗伟国听到,声音一下子高了数倍。

    “唐----唐主任今天说她作风不好,要我开除她----我以为----宗校你是知道的。”人事处长一听这声音就知道大事不妙,连忙撇的干干净净,全部推到唐礼德身上。

    “作风不好?她怎么作风不好?”宗伟国在电话里咬牙切齿,段处长听那声音,觉的全身发凉。

    “唐主任说,她送水到靶场给男学员喝,所以-----”

    尼玛,送瓶水给男人就开除?这要牵个手还得了,不是要枪毙?宗伟国气的不行。

    然后突然心中一寒。

    我的天,他终于知道何部长这电话的真正含意。

    何部知道何柳叶被开除了,但是他没有发火,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太可怕了。

    官场上面,就怕领导不发火,领导对你发火,证明你还在他心中有点印象,要是用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说话,那你基本死定了。

    何部长这是怒到了极点,才用这种方式通知我,小何被你开除了。

    我草他吗的唐礼德,你搞什么飞机?

    宗伟国先是狂怒,拿起电话之后又冷静了一下,官做到这个份上,那个是等闲之辈。

    定了定神后,他先问问了人事处了解了情况后,又把唐礼德先了过来。

    “宗校,有什么指示?”唐礼德低眉顺眼的看了看宗伟国,不对劲啊,以前有什么事,领导是打电话,今天把我叫过来了?看这脸色,好像有点不苗。

    “听说你开除了一个合同工,叫何柳叶?”

    唐礼德愣了下:“是,这个何柳叶----”他脑袋飞快的盘旋起来,领导这语气和意图是什么?然后才好想对策。

    “说,为什么开除她?”宗伟国坐在那里,不怒而威,有股很强大的气场。

    “这个,这个何柳叶,作风上有点小问题---”唐礼德隐隐觉的大事不妙。

    “别和我说虚的。”他说到一半,就被宗伟国打断了,宗伟国太了解这个心腹了,没什么原因,怎么可能找一个临时工的麻烦,而且这临时工还是孟副校长安排进来的。

    虽然有自己撑腰,也没必要和副校长硬抗。

    “她就是----”唐礼德还存在侥幸心理,还想胡说什么。

    “你再说因,我现在就开除你。”宗伟国猛的发怒:“你知道后果有严重吗?你还想不想干了。”

    我草,这次唐礼德吓坏了,没想到开除何柳叶引的老大发这么大的火。

    “宗校别生气,是这样的。”

    于是他就说了。

    原来他是想让姜绅难堪一下。

    而促进他对付姜绅的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侄子王斌,王斌和姜绅打赌,虽然没承认输,实际却是输了,大丢颜面。

    二是他的老同学赵志诚。

    赵志诚曾经是他的同学,后来做到副厅长,上次被姜绅打后,就专门找过唐礼德想处理姜绅,不过后来这事有宗伟国亲自处理,这事也就算了。

    那件事后,唐礼德就一直想帮赵志诚出口气,正好侄子王斌也被姜绅欺负了,回去吐苦水,听的他更加大怒,于是就拿何柳叶和姜绅的作风问题来对付姜绅。

    说到最后,他也很郁闷:“孟校长都说随我处理,我就把她开除了。”

    宗伟国听的又好气又好笑:“你年纪也不小了,还和别人赌气?这事是你能掺和的?”

    “姜绅是什么人?他打了赵志诚这副厅,两个省警察厅一把手正厅到我这里说好话,所以我才只给他一个警告处分?你以为重了?轻了,换成你打副厅试试,先拘留你,再双开都有可能。”

    什么?这下唐礼德真是吓的要尿。

    这个内幕,宗伟国当时也没和他说,也必要说,因为大家都以为这事就过去了,没想到还有唐礼德这白痴跳出来。

    “而且你不知道?赵志诚过后又被人打了,就在自己家里,被打的头破血流,到了警局屁都不说,只说自己摔的,不过,这事有点丢人,他肯定没和你说。”

    “什么?”唐礼德又吓的要屎。

    这个有点接受不了,堂堂警察厅副厅被人在家里打了,竟然还就这么算了。

    这打他的人,该有多牛逼?

    这事,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一件事更震憾,砸酒店的事宗伟国都不好和他明讲,要不然,唐礼德真可能会吓晕掉。

    唐礼德听到这点消息已经承受不住,他原本的想法,是处理了姜绅,然后再找赵志诚报功的。

    还好他忙了一上午,要是上午去报功,没准马屁没拍到,反而给赵志诚记恨。

    唐礼德终于知道自己撞在铁板上了。

    但是他还有点嘴硬,哭丧着脸:“姜绅虽然牛逼,可这何柳叶,也就最多是个合同工么----”她不是在追姜绅么,又不是姜绅女朋友。

    “我草”宗伟国想踹他一脚。

    他霍的一下站了起来阴沉沉道:“你知道刚才谁给我打电话么?”

    “----”唐礼德小肝扑通扑通的跳,是谁啊,你别吓我。

    “刚才部里何副部长给我打电话了,何部长叫我给小何调整岗位,现在小何被你开除了,你叫我怎么调整?”

    尼玛,何副部长啊?也姓何啊?我草他奶奶的,唐礼德双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前面什么正厅一把手,别说不如何副部长,就算是福安省书记省长,姓唐的都可以不怕,现官不如现管啊。

    现在这何部长那可是他们部里的领导,虽然不是负责警校一块,但是以他的能力,随便动动嘴,就有大把的人来收拾自己。

    “我错了,宗校长,我真的错了,能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吗?”尼玛孟安群,我和你誓不两立,你黑我。

    这个时候,唐礼德想到自己当天趾高气扬的离去时,孟安群看自己的眼神,原来就是这个意思。

    姓孟的一定知道何柳叶是何部长的人,他吗的黑我,黑我啊,唐礼德后悔不及。

    这官场上面,杀人不用刀,随便挖个坑,自己就跳了下去。

    “你和我说有什么?你要取得何柳叶的原谅,得到何部长的原谅。”宗伟国恨其不争气。

    “本来明年三月,费副校长就要退休,我是打算提名你接他副校长的位置,但是现在别说提名副校长,你能保住这个位置,就算不错的了。”

    我晕,唐礼德是早就知道领导有这个意图的,这下听到领导说出这种话,眼睛再次一黑,一口血到了咽喉。

    这混官场的,还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打击人。

    “宗校长,你要救我啊,我现在该怎么办?”唐礼德可不想就这样被搞下去,以他的年纪,现在下去了,这辈子就完了。

    何部长让他下去,宗伟国就是再当十年校长,也不敢重用唐礼德了,而且将来不管换了谁当校长,肯定要把自己往死里踩。

    宗伟国也不想唐礼德有事,必竟这个人一向用的放心,同时他也看出来,这事其实就是孟安群故意搞唐礼德,而且孟安群这么搞,很有可能也是想借机搞掉自己,到时,可以接自己的位置。

    真他吗危险啊,这孟安群看上去这么老实,也很会利用,这一点小事,可以借到何部长的执,看来,什么人都不能小看。

    他沉默了片刻,终于道:“这事,你先要取得小何的原谅,把她追回来,重新安排,还要向姜绅示好,别和他做对,你不知道,东宁警察系统,都称他为姜瘟神,谁和他作对,谁就倒霉。”

    “我----晕---”唐礼德苦着脸:“可是我,上午刚刚给了姜绅一个处分?”

    我了个去,宗伟国真想一巴掌打到唐礼德脸上,你还能更猛一点不?你怎么没把姜绅给开除?

    这个事就搞大了。

    小何开除了,可以随时再收进来,处分出去了,也不是说收就收回来的,真的强行要收,就是打政治处的脸,等同打学校的脸,打宗伟国的脸。

    这是学校发出的文件,代表的是整个学校和宗伟国。

    “呼”宗伟国想了半响,长舒一口气。

    “事到如今,我也帮不了你,这样吧,你现把小何招过来,然后委宛一点,向小何和姜绅道个歉,我来问问何部长的意思。”

    最后一句话,是对唐礼德下场的最后试探。

    “那个处分?”唐礼德小心翼翼的。

    “处分怎么收?你再找个借口嘉奖一下他吧。”宗伟国不耐烦,不过他提的主意也是可行的。

    先处分后嘉奖,这事就多了,也很正常。

    犯错误就处分,立功就嘉奖,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然后他就打电话给何部长。

    电话接通后,换成宗伟国小心翼翼了:“何部长,这个事我查清了,是学校政治处唐主任搞错了对象,我们准备及时纠正过来,马上重新调整小何同志的岗位。”

    “搞错对象?他搞对象吗?”何副部长的威严,透着电话都能千里传递,吓的小宗校长,脸色大变。

    “身为政治处的主任,竟然也会搞错?我们党的领导,政治方向一定要正确,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是,是,何部长教训的对,我决定了,立即撤除唐礼德政治处主任的职务,还要他做出深刻的检查---”

    尼玛,唐礼德在边上听的要哭啊,至于嘛,我就开除一个姓何的,你给我戴这么大顶帽子,我不就是政治处主任吗,你说我政治方向不对,这那和那啊,太欺负人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