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4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章 睁大眼睛看好了
    第二百七十章 睁大眼睛看好了

    “警察,你们来的正好,我是易网新闻的编辑,这些汽修厂的人,和混混一样在这里打人,快把他们都抓起来。”杨小艺还上去报警。

    领头的一个警察,大概四十岁左右,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看杨小艺:“谁打谁?你说这躺一地的人,在打别人?”

    “---”杨小艺左看右看,结结巴巴:“刚才是?---他们在打人-----他们打不过别人---”说罢看看姜绅。

    那警察不理她,走到姜绅和小苗面前:“你两是干什么的?这些人都是谁打的?我们接到报警,有人在这里行凶打人,还抢别人的钱。”

    “我打的。”姜绅笑吟吟道:“不过你应该看的出来,是他们仗着人多想打我,但是打不过我。”

    嘶,三个警察脸色微变。

    原以为是群殴,没想到是这斯一个人打的?这得有多么强大的战斗力?

    “行了,承认你打的就行,走,跟我们回派出所。”领头那个,还是比较有气场,没被姜绅吓着。

    “你们是清门那个警局的,我们也是警察。”小苗冷冷的看着对方。

    她也看出来了,对方可能是那王经理安排的人,先派混混打,然后找警察抓,这是现在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最喜欢用的一招。

    打了你,还把你抓起来,让你感觉到黑白两道都要被人弄,最后只有老老实实的臣服。

    这招对大部分百姓来说,屡试不爽,基本处于碾压的。

    “警察?证件呢?”领头那人当然也要问证件。

    “我们是在安州警官学校学习的,证件被学校扣了,我问你们是那个警局的?”小苗气场也不弱,事实上她一直气场很强,除非在姜绅面前才会弱一点。

    这警察就比混混有眼色多了,他问了一声证件,再看看小苗和姜绅的态度和表情,基本也就不离十,不好,这两人来头不小。

    一般的人,装不出这份嚣张。

    不过,他和那王经理关系很铁,高速这块合作的很好,多少年的关系,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就算你们是警察,也是来培训的警察,外地警察我怕个毛。

    “没证件?算不算假冒公务人员?走吧,先和我们回派出所。”他很有经验,不说自己是那个局的,先把人带回去再说,到时有人来说情,说不定还能搞点好处。

    小苗眼睛一瞪,就要发火,姜绅轻轻拍了拍她肩膀,行,我们就和你去派出所,看看你想干什么。

    他难得一个周末想回家里,谁知道路上麻烦不断,姜绅有点火了,真想弄死那个王经理。

    于是,姜绅、小苗,加上杨小艺和那一群混混,全都被带进了派出所。

    事情也很快问清楚了,姜绅帮人付了一万四,然后又被他拿了回来,修理厂不服,派了人找姜绅,结果被姜绅打了。

    这是主线,至于其他副线,包括杨小艺被人非礼的事当然直接遗忘掉。

    “私了吧,也没什么大事。”那领头的警察就是这派出所的副所长胡忠东。

    他从小苗报的警号查到了两人的确是警察。

    不过这警察有点远了,东宁省的。

    看在同行的面子上,就建议他们私了。

    “王经理提出来,你们把一万四退给他们,再赔一万块医药费,这事就私了了,行不?”这事,王经理也是退了半步。

    本来王经理是铁了心要那三万六的修理费的。

    不过听说两人真是警察,他也不好较真,只想把那一万四拿回来,再搞点医药费。

    他以为自己退了好大一步,姜绅应该知足了吧。

    “胡所,我也是派出所的,你这事做的有点过了?”姜绅笑道:“你听听我的处理意见,叫那王经理赔十万块精神损失费我,我也同意和他私了。”

    砰,胡所边上一个年青警察听了暴跳如雷,拍案而起。

    他正是王经理的一个亲戚,闻言之下勃然大怒:“姜绅,别以为你是警察就可以乱来,你不带警官证,在外打架,就凭这点,就可以剥了你这身虎皮。”

    姜绅太嚣张了,就算是同事,其他警察也看不下去。

    “谁剥谁不一定呢,你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狗皮?”姜绅反唇相讥。

    “这么说,你们不同意私了?”胡所长冷笑,他本来也不想搞大,但是姜绅真是太嚣张,他也忍不住。

    你东宁市的警察,再牛?牛的到我们清门市?隔着一个省呢。

    “私了我同意啊,他赔二十万。”姜绅眼一眨,又涨了十万。

    “呵呵。”胡所气的笑了。

    “那样的话,我们就要走正式程序了,来,小王,剥口供,先从抢钱开始,然后到把人都打伤,详细一点。”

    胡所开始给姜绅压力。

    然后边上有人起身,要把小苗和杨小艺带到另一间房。

    即然开始走程序,就不能三人在一起审。

    “你说话注意一点,我是拿回我自己的钱。”姜绅指着胡所:“你别为了不相干的事,连累自己倒霉。”

    姜绅的话,还是有点威慑力的,听的胡所眼皮一跳。

    不过,他想了想,东宁省的?正是没压力,要是本省的,还可能遇到什么有来头的,你是东宁的,再有来头又怎么样?

    就算你是东宁省委书记的儿子,我也不用怕你。

    再说姜绅到现在就是嘴凶,也没打过什么电话找过什么人,他也当然不害怕。

    “我打个电话吧。”小苗见情况不好,低声问姜绅。

    “现在不能打电话了,我们走程序,电话先交出来。”胡所怎么会让他们现在再打电话,都准备搞他们了。

    华国越是基层,越是做事胆大,有时候明知某人在上面有背景,但是先弄了弄你,然后得到指示后再装腔作势的赔礼,一样可以糊弄过去,这种事情不要太多。

    那个小王也明白了,胡所准备弄他们。

    “手机都交出来,跟我们走。”有两个警察上来,要强行带走小苗和杨小艺。

    “放手。”小苗手臂被抓了下,怒的狠狠一甩手。

    “别乱来,信不信我打你?”姜绅笑看着胡所。

    “我还真不信。”胡所冷笑。

    他知道姜绅能打,不过真不相信同样是警察,敢在另一个派出所打所里的警察。

    别说你是东宁某派出所一个小警察,就算你们所长到了我们这里,是龙也得趴下,是虎也能卧着。

    “去你吗的。”姜绅等他这话音刚落,伸手一个巴掌。

    叭,打的胡所长当场飞摔了出去。

    所有警察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全都发出一声怒吼冲了上来。

    愤怒之下,他们都忘了姜绅是很能打的。

    叭,叭,叭,姜绅一人一个耳光,房里就四个警察,全都在几个耳光间被他打的摔倒在地。

    然后房间里就没了声音。

    “------”杨小艺目瞪口呆看着一地的警察,好像个个都晕了过去。

    一巴掌把警察打晕了?

    在派出所内,把警察打晕了?杨小艺一时之间觉的脑子有点不好用。

    “走吧。”姜绅像没事似的,拍拍手后,拉了拉小苗和杨小艺,三人直接走出房间,然后把门一关。

    大摇大摆离开派出所。

    到了外面,那杨小艺还和在做梦似的:“我们就这样走了?”

    你虽然也是警察,但是你打了另四个警察啊?

    “你想留在这?我们可走了,你自己随意呀。”小苗嘻嘻一笑,牵着姜绅的手就往远处去。

    杨小艺在原地站了一会,最后一跺脚追了上来。

    “等我,等我。”

    他们八点被带进来,现在差不多九点了,大晚上的,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扔在这。

    “现在是晚上,他们所里只有值班的人,等他们醒了,肯定要抓捕我们,杨小编,你还是快走吧,别和我们在一起。”小苗可不喜欢有太多女孩子跟着姜绅。

    我们杨小编脸色有点白白的:“跟我没关系吧?”

    她又没打人,今天过来就是录个口供,做个证人。

    “你再跟着我们,肯定连你也抓。”小苗吓唬她。

    “你打个车吧。”姜绅看出小苗的警惕心,也想打发杨小艺,不过他怕杨小艺会受牵连,在她身上丢了一点神念:“我们要打的去福平市了,不回高速。”

    “哦,那我先回服务区了,我东西还在我同事那里。”杨小艺没办法,只好先回服务区。

    姜绅帮她先拉了一部的,扔下五百块钱给司机:“送她去高速服务区,不用找了。”

    目送着杨小艺离开,小苗也终于放下了心,她捏了捏姜绅的手:“我们怎么办?等他们醒了,肯定会追捕我们?”

    “他们一时半会不会醒,我们先回东宁,等他们醒了,抓不到我们,说不定会捅到上面,想到学校抓我们,那时,他们就会明白,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姜绅打人之前也想过,基层警察作风凶狠,但是不能抓住姜绅,就要把事情往上面报,到了上面,姜绅和小苗就不是一般人能动的。

    尤其他们福安省警察厅和安州警察局,现在谁不知道姜绅的名字。

    这事,就怕他们派出所私下做,只要报到上面,两人肯定没事。

    “我们也打的?”小苗瞪着一双眼睛,这要打的到东宁,要好几个小时呢,一般人那里敢去,尤其是现在晚上时刻。

    “你不是要看看我的秘密,今天我就带走享受人生中最重要,最神秘的时光。”姜绅牵着她的小手,往街上没有路灯的黑暗处走去。

    小苗突然呼吸急促起来。

    不是吧,野战?

    这个时候,小苗也以为姜绅想和自己野战。

    她即有点紧张,又有点抗拒,还有点兴奋。

    姜绅牵着她的手走向一条黑暗的胡同里。

    左右看了看,神念扫了扫,四周没有人,没有摄像头。

    猛的一把将小苗紧紧的抱住。

    “别---”小苗脸色羞红,嘴上说别,身体已经软了下去,双手更是紧紧的抱住姜绅。

    “你想什么呢?”姜绅调笑着,用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

    两人紧紧的抱着,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睁大眼睛看好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