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4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暗流涌动
    第二百七十三章 暗流涌动

    “王局说,这是小事,那食物中毒的人没什么事,最多罚下款,过些日子,一样可以开业。”潘雯雯呆头呆脑的。

    “你知道什么。”姜绅瞪了她一眼,这是对方在试探姜绅,这次搞酒店,下次搞不好就是搞会所宾馆了。

    姜绅要是搞不定这事,后面肯定还会连绵不断的来。

    “绅哥,我爸他没事吧?”丁艳有点担心爸爸。

    丁总现在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丁艳也不想他有事。

    “没事,我和杨所通过电话了,也是迫于网络压力,象征性的拘留,我都打点好了。”姜绅所在的派出所,就是负责酒店这片,抓人的也是杨达亲自带队,他认识丁总的,当然不会为难他。

    姜绅话刚说完,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正是他所长杨达。

    “绅哥,你宾馆出事了,有人在里面聚众赌博,举报电话打到市局,市局要去抓人了,快。”杨达说完直接挂掉。

    草,又来?

    姜绅大怒。

    他的宾馆一向不准人赌博的,当然了,有人开个房,然后偷偷找几个人来赌也有可能。

    这种事防是防不住的,但是赌博还被人举报,明显就是想搞他宾馆。

    杨达在市局正好有个兄弟也参加了这次抓捕,第一时间通知了杨达。

    姜绅连忙一个电话打过去:“洋洋,有人在宾馆赌博,快,你报警,打电话到区警局报警。”

    洋洋现在负责宾馆这块,姜绅让他报警,那就占了主动。

    “什么,绅哥,我去把他们抓出来?”洋洋听了也是大怒。

    “抓个屁,你今天开出去多少房?一个个找来的及?市局警察马上就到,快报警,报区里。”

    “好的,我明白了。”

    洋洋马上打电话到区警察局,那个啥啊,我们是华天宾馆,发现有人在这里聚众赌博,而且还很凶,能不能你们警察来抓一下人。

    于是,区警察局也马上派了一队警察杀过来。

    两队警察先后而至,在华天宾馆相遇。

    华天宾馆的事,因为洋洋报警了,所以市局也拿洋洋没办法。

    人家主动报警,警民合作,最后抓了那几个赌博的,洋洋口头警告了一下。

    但是,金近山又打了电话给姜绅。

    “最近老有人举报你的金鼎娱乐城,说里面浴场和会所都在卖淫,市局和区局一天要接七八次电话,我们出警了几次,没有抓到,但是有顾客一直指证服务员卖淫,上面要你们金鼎娱乐城整顿一下。”

    整顿的意思就是要停业了。

    “还有,区局吴副局长,好像得到上面谁的授意,有心搞你的产业,下面有几个派出所长教导员都是他的人,你要小心点。”

    姜绅越听越怒。

    自己才一个星期不在东宁,就出了这么多事,还好这周我回来了,要是在安州,岂不活活气死。

    “哪几个顾客指证的?”

    “赌博的人呢?”

    “东升酒店吃饭的人替我找出来。”

    姜绅坐在办公室,一个个电话咐付下去。

    很快,各种消息汇总到他面前。

    下午三点。

    某麻将馆外面。

    汪得胜大摇大摆的从麻将馆里出来。

    他最近很得意,好处费收到手软,麻将又大杀四方。

    他觉的自己现在鸿运当头,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发达一下。

    之前有老板找到他,给他一笔钱让他去金鼎娱乐城消费,而且一定要让他嫖娼。

    当时汪得胜还不信,现在还有娱乐城没小姐的?

    他带了两千块,杀进金鼎,却发现浴场只有按摩,没有大活。

    他开价到一千,按摩小姐都不肯做。

    他连续去了几次,开价到两千,终于有人肯做了,不过做的人,也不敢在金鼎,只答应在外面开房间。

    汪得胜在外面开了房,干了那按摩女,回去之后还拿到五千的好处费。

    即能享受女人,又有钱拿,这样的好事,提着灯笼也难找。

    然后他就知道,警察开始查金鼎。

    他做为证人,参与了举报,并一口咬定是在金鼎里面做的,事后他再次得到一万块。

    发财了,这样下去,我很快就要发财了。

    汪得胜想到钱来的这么容易,真是满心欢喜,等他笑嘻嘻的走出麻将馆,就看见迎面过来几个大汉。

    领头一人戴着一副墨镜。“汪得胜,金鼎的小姐爽不爽?”

    汪得胜愣了下,你们谁啊?警察?我不是刚做了口供:“爽啊,就是贵了点,哈哈哈。”

    他还以为是警察,纵声大笑。

    笑到一半,就见对面一个大汉直接飞起一脚。

    扑哧,这一脚直接踩在何德胜的下身,相当于在他的小弟弟上踹了一脚。

    “啊---”汪得胜一声惨叫,捂着裤档蹲了下去。

    “爽不爽啊。”几个大汉一顿拳脚当场痛扁起来。

    打的正过瘾呢,四周突然一拥而上。

    “站住,警察。”

    七八个警察围了上去,把这几个大汉包围起来。

    “不好,中招了。”几个大汉想跑,却来不及,全部被警察抓了起来。

    “啊,王八蛋,打我,啊哟---”汪得胜在地上痛的滚来滚去,不过心中也爽了点,这几个混蛋终于被抓住了。

    “当街行凶,你们这么小混混,等着做牢吧。”这些警察中,领头的那个如果让姜绅看到,一定大吃一惊。

    这个人赫然就是他以前的副所长常威。

    常威上次在围剿白德先的案件中,虽然被姜绅打了,但是姜绅立下大功,最后他反而被降职,从副所长降成普通警察。

    这次好了,终于找到机会报仇。

    但是半小时后,他阴沉着脸来到所里的办公室。

    现在他已经调到城东区的南门派出所。

    所长钱栋,是常威的老上司。

    说起来钱栋也是沾了姜绅的光。

    姜绅在东湾街道派出所立下大功,抓了白德先,全所都是集体二等功。

    所长杨达和教导员钱栋都是个人三等功。

    钱栋就被调到了这里当所长。

    他对姜绅也是很有意见的,虽然沾了姜绅的光,没有改变对姜绅的意见,又把常威调到所里。

    这次布置抓人,就是他们所安排的。

    “钱所,审过了,都是辽西人,是一个辽西混混阿狗仔的手下,他们说汪得胜欠了他们钱,所以才打。”

    “阿狗仔是跟的黑鬼吧?黑鬼以前是胸毛的小弟,听说胸毛是姜绅的人,很明显就是姜绅指派的。”钱栋一个手在桌上敲打着。

    “要不要我用点手段,让他们指证姜绅。”常威对姜绅的恨,那是如血海涛天,几乎咬牙切齿的在问。

    而且这个王八蛋,和黑道还有来往,竟然还能当警察,简直没有天理。

    “没用,他们不敢,也指证不了。”钱栋摇头。

    这几人当中,还隔着阿狗仔,黑鬼、胸毛,然后才是姜绅,等于你抓到了小兵,跳开排长,连长,营长,然后指证团长。

    这他吗的怎么指证?

    他们说不定认都不认识姜绅,很可能没见过姜绅的面。

    而且,谁敢指证姜绅?

    姜阎王,姜瘟神的外号白叫的?

    东宁道上,谁不知道姜绅的凶残。

    “不急,现在上面有人要对付姜绅,我们听命行事就是,这件事办好了,你不但可以恢复原职,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钱栋很有把握的笑着。

    “行,听钱所的,这几个辽西人,先拘留起来吧。”

    “只是一些小混混,让他们赔点钱放了吧,我们算是打了姜绅一个耳光,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他这两天,一定会在东宁惹事,派人紧盯着他。”

    “是,钱所。”

    与时同时,东宁市的某家公司内部。

    总经理室,坐了三个人。

    三个全是四十多岁的男子。

    其中一个赫然是姜绅见过的姜丰年。

    姜丰民的堂弟。

    另一个姓唐,唐青云,唐海蓉的堂弟,东宁唐家在商界的重量人物。

    唐青云的青云集团,有东宁最大的电线电览集团,当年唐海蓉爸爸做副省长时,只要是省里的工程,或经过省里的工程,十有都要用青云集团的电线电览。

    现在唐海蓉爸爸不做副省长了,唐家影响力稍微小了一点,不过,有后辈姜丰民接班,青云集团仍然是省里的重点企业,不能小瞧。

    还有一个脸色很冷酷,一撇小胡子非常有个性。

    三人坐在一起,姜丰年对那小胡子倒是很恭敬:“中田先生,姜绅现在已经当了警察,你们最好不要在国内乱来。”

    原来,这个小胡子叫中田,来自日本的樱花会。

    上次姜绅打了他们樱花会很多人,并导至最后的投资项目失败,他们对姜绅也恨之入骨。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中田很明白华国人的心理,对付外人没什么本事,对付自己人非常厉害,所以马上通过各种途径,找到姜绅的敌人东宁唐家。

    双方那是一拍即合。

    不过,这件事唐海蓉不好出面,唐建平这些官员也不好出面,最后出面的就是姜丰年和唐青云两个商界老板。

    “那你们想办法,想办法让他去日本。”中田的华国话,出乎意外的好。

    “你们在警察高层不是有人?可以调他去日本做一些公干,然后,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们樱花会就可以。”中田的眼光中,全是鄙视之意,这些华国人,从古以来,就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一个人是龙,一群人就是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