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4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诡异的手段
    第二百七十五章 诡异的手段

    就在这边撞车的同时,华天宾馆也有五个人正准备离去。

    这五人是在这里聚众赌博的,被抓到之后天天来宾馆吵闹要求赔钱。

    宾馆几乎报警,所在的派出所也出警几次,可没办法,人家学混混,警察来了就坐大厅也出声,警察一走,就到楼上各房间敲门,搞的住客意见很大,生意也被吵了许多。

    这种手段,以前是洋洋经常用的,现在被人用在自己头上。

    以洋洋的性格,就要找人弄死这五个人,可最近风紧,警察盯的洋洋也紧,洋洋只好也做缩头乌龟。

    不过,今天终于可以结束了。

    他刚刚和五人谈妥,赔了一百万现金给他们,每人二十万。

    是绅哥叫赔的。

    他不知道原因,只知道绅哥说的一定是对的。

    五人各拿了二十万现金,笑容满面离开宾馆。

    其实他们赌博当天只收了几千块现金,今天一下子赔到一百万,人人都开心死了。

    这宾馆这么好欺负,明天我们另找五个人来继续赌博,哈哈哈。

    五人拿着钱,想着现在天都晚了,明天才能去钱行存钱,在路上某排档吃了一顿之后,各自回家。

    当天晚上,深夜二点钟。

    就想是约好了一样,五人的家里同时着火。

    这火势也很奇怪,不烧别的人家就烧他们五家,而且五家从电器到家俱,家里的所有东西全部烧掉。

    连每人刚拿来的二十万块钱,都烧的只留两千块。

    五人每家都烧的只有两千块。

    除了这两千块,家里所有的一切全烧没了。

    更倒霉的时,五人全部大面积烧伤,光是医疗费就不知要多少万。

    这场火在事后不知吓死了多少人。

    五个家庭,晚上同时起火。

    没有烧到其他家,而他们家里全部烧光,但同时他们拿的二十万块,只烧的留下两千块。

    太诡异了。

    简直就像是鬼怪小说里才能出现的一样。

    除了两千块,这五家人家里烧的连张纸都没留下,除了银行里的存款,每家都变的一无所有。

    更诡异的是,他们五人个个烧的重伤,而他们的家人却都没事。

    这五起火灾,简直诡异的要吓死人。

    而在起火之前,有一个人刚从医院出来。

    这个人叫阮平风。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他不久前在东升酒楼食中毒,然后招来两家外省媒体,拼命抹黑东升酒楼。

    现在他们一家人天天去东升酒楼吵闹,要求赔偿一百万,要求东升酒楼凳报上网道歉,承认自己的食物有问题。

    他现在天天住医院,医药费全是让东升酒楼出。

    今天他儿子请两个外省媒体的人吃饭,一家人全部都去。

    他也抽空从医院出来。

    他夫妻两个,加上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全家六口人,和两家媒体共四个记者,十人一桌在‘永盛大酒店’吃饭。

    永盛大酒店是谁的?

    姜丰年的。

    四星级大酒店,非常豪华。

    他们吃饭的同时,还准备商量下一步怎么起诉东升酒店。

    “城东区卫生局有意维护东升酒店,一直说食物没有问题,很可能最近就要解封?”

    “那我们连卫生局一起告。”

    “先别管卫生局,盯着东升就行,我们天天去闹,连闹一个月,我就不信他还能开下去?”

    “吉记者,麻烦你帮我们多宣传宣传,这个东升酒楼太差劲了。”

    “你们放心,我今天又写了一篇文章,马上回去就传到网上,我会揭开东升酒楼的黑幕,说明他们怎么制作不安全的有毒食物。”

    “就是,往死里写。”

    众人一边吃饭,一边商量怎么整东升酒店。

    吃到一半的时候,那阮平风夹了一个肉圆放到嘴里,还没来的及咬突然就往咽喉里一滚。

    “唔?---”“呃---”

    阮平风的气管顿时就被肉圆堵住,一下子就说不出话,双手不停的摸向喉咙,整个人摔倒在地。

    “唔?---呃----”

    “不好,老爸噎住了。”

    “老爸,老爸。”

    “快扣,快扣出来。”

    “把他人倒过来。”

    众人手忙脚乱。

    边上吉记者有点目瞪口呆,吃个肉圆也会噎,太搞笑了吧。

    他不知在想什么,嘴里还有一块肉的,像是有人突然拉了一下,都没来的及咬,嗖,那块肉也到了他咽喉里。

    “唔----”吉记者也捂着喉咙痛苦的叫了起来。

    接着,边上另一家媒体的记者也同时被食物噎住。

    在场十人,两家媒体各有一人,加上阮平风同时被食物卡在喉咙。

    全场乱成一片。

    大家各种手段的帮忙,报警,叫医生。

    但就是不见有东西被弄出来,而且三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双眼不停的发白。

    等到他们三人送到医院时,刚进医院门口。

    三人同时气绝身亡。

    太诡异了。

    十人吃饭,三人噎死。

    阮平风的家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两家媒体的另两个人,简直要活活吓死。

    第二天,他们得到另两个惊天消息。

    汪得胜和夏国寿被警察撞死了。

    华天宾馆闹的五人家里全烧了,五人重度烧伤,现在都躺在医院处于昏迷中,而且他们都没钱看病。

    两家媒体余下的两人,吓的当天就赶回自己省里,再也不敢报这里的事情。

    经过了一夜,整个东宁再次震动。

    和姜绅作对的人,一夜之间死了五个,重伤五个,不是家破,就是人亡。

    一时之间,所有参于到和姜绅做对事件中的人,人人自危,个个惊恐。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什么?

    最可怕的不是敌人,是看不见的敌人。

    姜绅做事,通常人都不在现场,然后他的敌人一个个倒霉。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抓不住他把柄,你自己连怎么死都不知道,太可怕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

    晚上的时候,吴伯林脸铁很不好的在局里办公。

    吴伯林是谁?城东区警察局副局长,以前包卫兵的爱将,当时权势很重,下面提了好几个所长教导员。

    包卫兵被姜绅搞下台,他的权势被大大消弱,现在郑文则正在慢慢调整他手下的所长,已经有一两个都被撤换掉了。

    这次对付姜绅的事,他是城东区警察局最大的主力。

    现在好了,常威也因撞人被拘留,吴伯林终究还是有点怕。

    听说姜绅在东宁,他今天晚上都不敢回家,住在局里,等明天姜绅回学校再说。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他的办公室还是静悄悄的。

    吴伯林在办公室的里面还有一个卧室,在局里只有副局以上干部才有,是他们睡午觉的地方。

    吴伯林也有点累,正想睡觉。

    砰,房门打开了。

    草,吴伯林刹那间觉的全身都是冷汗。

    一手就紧紧抓住身边的手枪。

    是的,他还带了手枪。

    但是房门开了,却什么也看不见。

    “是谁?”吴伯林又惊又恐,第一次生出后悔之意。

    他霍的站了起来,拿着枪对着大门。

    就在这时,他听到背后有人说话了。

    “你先告诉我,是谁指示你和我作对的?”

    姜绅?姜绅的声音?吴伯林和姜绅见过几面,闻言之下,吓的魂飞天外。

    他想猛的转身,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被点了穴一样全身不能动弹,就连手中的枪都扣不起来。

    鬼啊,吴伯林吓的魂飞天外,欲哭无泪。

    “姜绅,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吴伯林想哭了,太可怕了,他现在终于知道姜绅的恐怖。

    难怪他每次杀人都不在场,他就是一个魔鬼。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他突然发现,自己拿着手枪的手,不听使唤的慢慢调头,枪口对向自己的太阳穴。

    “不,不要?---我错了,不要,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吴伯林几乎吓疯。

    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认知。

    看不见姜绅,却能听到姜绅的话,自己的手不听指挥,把枪对向自己的太阳穴。

    他真的是魔鬼,不,他比魔鬼还可怕。

    “绅哥,别这样,我错了,是唐建成,是唐副厅长说要搞你,他说要搞定你了,提我当局长,不关我的事啊,绅哥,别这样,我错了,我求你了,我真的错了,呜呜呜---”吴伯林故意大声叫着,哭着,指望局里其他值班的同志能听到,能过来救自己。

    “行,即然你说了,我就不搞你了。”

    吴伯林一听,心中一宽。

    却听姜绅继续道:“我只杀你一个,杀鸡儆猴,你家人我就放过他们一马。”

    什么?吴伯林一听,差点吓晕。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两个警察,都是局里值班的人。

    吴伯林今天害怕,让他们在自己办公室隔壁的会议室呆着的。

    两人听到哭声跑了过来。

    “吴局你干嘛,别想不开啊。”

    两人都看到吴伯林拿枪指着自己。

    姜绅,是姜绅逼我的,你们你们看到他没有?吴伯林以为姜绅在自己身后,但是那两警察眼中根本没有看到别人。

    而且这时,吴伯林想说话,发现自己说不出来。

    “呜呜----啊---”吴伯林的脸上的表情即痛苦又害怕,他嘴巴动来动去,想用口型说话,但是却发不出什么其他声音,只有呜啊什么的。

    “吴局,别乱来?--”两个警察一边摇手,一边向吴伯林走过去。

    “救我---是姜绅逼我---”吴伯林用口型说话,但是他知道没用,并且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已经在动了。

    不要啊,我错了。他心中狂叫。

    “砰”一声枪响。吴伯林在办公室开枪自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