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5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把姜绅当猴耍
    第二百七十八章 把姜绅当猴耍

    众人坐下来没聊一会,舒珏的位置都换了几个,戴国华不停的安排她坐这坐那,明显有陪曹必之执。

    姜绅也明白体制内的辛苦,舒珏脸色不好看,但是却没办法拒绝。

    大概坐了十分钟不到,大门开了,又进来四个人。

    “曹主任。”戴主任带头,众人齐齐站了起来。

    “欢迎曹主任回来指导工作。”

    “哈哈,老戴,你也来虚的这套了,今天可都是好兄弟们。”

    曹主任带来了三个人,两个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另一个只有二十多岁,长的一般,但是穿着讲究,眼光有点往上,看起来有点骄傲。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孙省长的公子‘华美影视集团’的孙总。”曹必带来的人,是福安省一位副省长的儿子。

    “孙总你好,快请坐。”

    众人一听,副省长的公子啊,不得了,他们这些正处副处,见到副省长的公子也得客客气气。

    当然了,其实孙副省长是管不到他们这块,今天在场的都是公检法的政法系统,不过体制内的事谁也说不清楚,谁知道你今天得罪了人家,明天突然被调到别的部门都有可能。

    这下人到齐了,可以坐下。

    但是大家突然发现,现场有十三个人。

    坐位只有十二个。

    刷,所有人目光看向姜绅,你果然是个碍事的啊。

    但是不看还好,一看大家差点齐齐一口血。

    姜绅坐在那里玩手机呢。

    尼玛,我们十二个副厅,正处,副处站在那里,你一个小办事员坐在那里玩手机?

    “小姜,小姜。”戴主任很生气,连叫数声,提醒姜绅。

    “啊---”姜绅抬起头来。

    不是他今天装b,这次真是忘了。

    他坐在这里没人和他说话,他就拿手机玩了一下,结果有人来了他也不知道。

    他不好意思站了起来:“戴主任,有什么指示?”

    “添个位置,添双碗筷。”戴主任脸上阴阴的。

    “好的。”姜绅走到门口:“服务员,添个位置,添双碗筷。”

    好吧,戴主任被姜绅打败了。

    他叫姜绅,姜绅叫服务员。

    尼玛,一会你小心点,他心下暗暗打定注意,一会要羞辱一下姜绅。

    服务员进来摆位置,众人也分好位置坐下。

    孙公子和曾主任让了半天,最后还是曾主任坐了上首的位置。

    孙公子坐曾主任左边,省里来的另一人本来要坐曾主任右边,硬是要让给地主戴主任。

    戴主任也不肯,两人让了几下,他眼珠一转:“这样吧,让美女陪曾主任,舒珏,你坐这边。”

    官场上面坐位置很讲究,但是美女坐那里,肯定是不讲究的。

    曹必其实也老早看到舒珏了。

    成熟美艳的美女警官,他眼中充满了笑意,也没说不好,也没说好。

    于是舒珏被戴主任压着坐到曹必边上。

    那舒珏边上本来最少是要坐个正处的,离曹必近么。

    谁知这时姜绅突然出现:“我陪舒主任。”说罢不理众人要杀人的目光,直接就坐了下去。

    “舒主任,我酒量很好的,一会你喝不下,我帮你带啊。”姜绅笑眯眯的看着舒珏。

    舒珏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的神色。

    然后低声道:“我不喝酒。”

    “那有当警察不喝酒的。”一位随曹必来的人,也是省政府办的,姓章,闻言笑道:“今天我们曹主任都打算喝点。”

    “是啊,还好孙省长去京城了,要不然我也不能喝。”曹必是负责孙省长的,孙省要是在,他肯定不能喝酒。

    “那就倒酒吧。”戴主任大手一挥,示意服务员倒酒。

    谁知服务员正好出去有事。

    没人倒酒?

    刷,众人目光再次看向姜绅。

    你丫的级别最低,抢了个好位置,还不自觉一点倒酒?

    姜绅却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他在转盘子,把桌上一盘牛肉转到自己面前,然后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叭嗒,叭嗒,他咬的叭叭作响,然后咕咚一声咽了下去:“这牛肉不错。”

    全桌目瞪口呆。

    尼玛你什么人啊?领导还没说开吃,你就吃起来了?

    这什么素质?

    这也是体制内的人?

    吃就吃吧,还吃的这么大声。

    我草。

    戴主任后悔了,早知就不该让姜绅进来。

    姜绅这表现完全是体制新人,愣头青啊。

    “我来倒酒。”舒珏想帮姜绅解围,连忙站了起来。

    “咦,怎么能让美女倒酒。”曹必那混蛋伸手一按,按在舒珏的小香肩上,顺势还捏了一下。

    舒珏脸上一红,被曹必按到坐位上。

    “我来倒,这里我算小年轻了吧。”孙大公子笑嘻嘻站了起来,他这么一站,身边马上有人要抢着倒。

    “我来,我来。”两个省政府办的抢着倒酒。

    看看,这就是差距,众人看姜绅的目光很鄙视。

    同样是年轻人,孙大公子的为人,甩姜绅几条街。

    办事员和官二代,真是有差距啊。

    还好这时服务员进来了,服务员开始倒酒。

    酒杯都是三两三的大杯。

    全是白酒,没有红酒。

    舒珏也被倒了一杯。

    “戴主任,我真的不行,你知道我不会喝白酒的?”舒珏看着面前的酒,双眼就发晕。

    “舒珏,你又不是没喝过,上次陪胡厅长不是也喝了半杯。”

    “那有半杯,上次最多一两,后来我就醉了。”

    “能喝一两,就能喝一斤。”边上有人起哄。

    “今天小舒就杯中酒吧,这杯喝完就算了。”曹必装的很好心。

    不过舒珏也是体制中人,这些人的话那里算。

    真要自己喝掉,他们再倒起来,比谁都快。

    酒倒完了,然后正式开始。

    大家先是轮流敬曹必和孙公子,其中曹必也开始敬大家。

    他先敬了戴主任,然后第二个就敬到了舒珏。

    “舒主任,我见过的女警多了,这么漂亮的还是头一回,来,我干掉,你一半行不?”领导这么和下面人说话,正是太给面子了。

    换成其他人,当然二话不说,直接干掉。

    “我不会喝,谢谢曹主任。”舒珏拿起杯子,眯了一口。

    “舒主任,你这有点不给我们曹主任面子啊,半杯么?”省政府姓章的阴阳怪调。

    “舒主任酒量是不好,要不大口吧,明显一点。”戴主任好像在帮舒珏说话,其实也是劝酒。

    他太了解舒珏的酒量,大口一下,估计马上就醉了。

    “我替舒主任。”姜绅说着,拿过舒珏的杯子,咕咚,一抬头,半杯喝了下去。

    尼玛,美女的杯子,也是你能喝的。

    你个破办事员,我草。

    一桌正处副处忌恨交加。

    曹必傻眼了,举着空杯看着舒珏和姜绅。

    这小子谁啊,谁让你代的。

    他不认识姜绅,又知道姜绅是个办事员,换成别的副处正处,他可以带有不满的批评一下,现在人家小办事员,以他的身份都不好说姜绅。

    不过他不好说,边上有人好说。

    不是体制的孙公子笑吟吟的站了起来:“小姜,你这样就不厚道了,曹主任敬的是舒主任,你喝了可不算?”

    “来,我敬敬你,这里我们最年轻,我们先喝一杯。”

    孙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亲自站起来敬一个小办事员,在场一群处长们还是很佩服孙公子。

    姜绅本来想坐着的,但觉的太装b了,好吧,哥也以德服人,客气一点。

    他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酒杯。

    “谢谢孙总,我先干为敬。”姜绅一口先喝掉了。

    “好酒量。”孙公子笑眯眯的竖起一个大拇指,然后就坐了回去。

    他连酒杯都没沾一下,更别说干掉了。

    酒桌上,两人碰了杯,一个人喝都没喝,要么是他醉了忘掉,要么他是故意羞辱你,不给你面子,你不配和他喝。

    孙公子就是后者,你小姜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孙公子喝酒?玩玩你而已。

    说实话,这真有点羞辱人,敬你酒,等你喝完了,他一滴不沾的坐回去,很过分的说。

    “来,小姜,我也敬你。”省政府姓章的也站了起来。

    “谢谢领导。”姜绅好像不知道刚发生了什么,笑嘻嘻的和姓章的撞了下杯。

    “干掉?”姜绅撞杯后问姓章的。

    “好,干掉。”姓章的微笑。

    姜绅二话不说,抬头一口又干掉。

    “好酒量。”姓章的学着孙公子,然后也坐了回去,看都不看姜绅,他也滴酒未沾。

    太欺负人了,舒珏看在眼里,气的脸都红了。

    她就坐在姜绅边上,这时用手悄悄拉拉了姜绅的衣服,示意他别再这样喝,别人摆明调戏你呢。

    “小姜是吧,什么姜?美女姜?我也姓姜,草头蒋?来,两个同姓干一杯。”曹主任带来的另一个省政府的人,也姓姜,继续站起来敬姜绅。

    “同姓啊,这个要干。”姜绅好像一点不介意,笑嘻嘻的继续和姓姜的干了一杯。

    依然是他一杯喝下,别人滴酒不沾坐了回去。

    三个人轮流,把姜绅当猴耍。

    一桌子人看在眼里,都暗暗发笑。

    这姓姜的真是白痴,是不是他很喜欢喝酒啊,不过酒量真大,三两三的杯子,三杯就接近一斤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