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5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无法无天的小姜
    第二百七十九章 无法无天的小姜

    这三杯一结束,有人发现姜绅很白痴,可以耍弄一下,大家都来劲了。

    “小姜,我也敬你一杯。”司法局雷局长站起来继续。

    “干掉不?”姜绅再问。

    “当然干掉。”

    “好。”姜绅又喝了。但这司法局长还好一点,轻轻泯了一口,大概也就湿湿嘴唇,然后笑着坐下。

    “小姜,你这酒量真行啊,佩服佩服,来,我也敬你一杯。”综治办严主任又来。

    “干掉不?”姜绅再问,这个可得问清楚,一会我好秋后算帐。

    “当然。”严主任也是湿湿嘴。

    然后戴主任、曾局长,舒珏的两个同事。

    一桌人轮流来敬姜绅。

    整个桌上,只有舒珏和检察院那个姓周的副检察长没有敬姜绅。

    转眼之间,姜绅估计喝了三斤酒下去,整个脸上一片通红,双眼半眯,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都要醉倒。

    “来,小姜,我也敬你。”周检察长终于也站了起来。

    “你酒多了,大家随意。”周检察长有点看不下去。

    小姜虽然不懂人情事故,必竟还小,你们一大帮人轮流整他,有点过份。

    他说随意,自己也喝了半杯。

    “随意,怎么能随意----呃---”姜绅打着酒隔,好像随时会倒下去,又是一口干掉一杯。

    “小姜厉害啊,三斤多了吧,面不改色,牛,我再敬你一杯。”孙公子又站了起来。

    今天他是打定注意要把姜绅灌倒。

    “干不?”姜绅再问。

    “当然干。”

    “好。”姜绅又喝了一杯。孙公子依然滴酒未沾坐回原位。

    “服务员,拿酒。”戴主任笑着,我看你有多能喝。

    有孙公子带头,第二轮又开始了。

    大家继续羞辱姜绅。

    敬酒,让姜绅喝掉,然后都不喝,坐下。

    从头到尾,姜绅一直站在那里,都没机会坐下去,每次刚坐下,就有人来敬酒。

    舒珏算是看明白了,这是大家故意整姜绅,连续的敬酒,不让姜绅坐下,等着看姜绅醉酒之后倒地出丑。

    可是偏偏姜绅还很能喝的,第二轮结束,看他站在那里摇来摇去,就是不倒,简直和个不倒翁一样。

    吗的,你这样还不倒?

    孙公子看姜绅往位置上一坐,立刻又站了起来:“小姜,第一次见面,三杯肯定不能少。”他带头发起第三轮攻击。

    “我---都没吃菜?---让我坐回---”姜绅说话舌头都打结。

    舒珏在下面死死的拉着他的衣服,甚至用脚踩着姜绅的脚。

    别起来了,别喝了。舒珏眼睛不停的瞪他。

    “小姜,省长公子敬你,快起来,多没礼貌。”姜绅另一边是省政府的一个,连拖带拉把姜绅从位置上拉了起来。

    第三轮继续。

    这些人很阴险,姜绅站着,就不急,姜绅要一往下坐,马上有人接着来敬,总之是不让姜绅坐下去。

    三轮是多少酒?

    一轮三斤我,三轮就是近十斤。

    饶是在场的都算见多识广,也没见过一气能喝十斤酒的。

    说实话,前面还是有捉弄和羞辱姜绅的念头,后面大家都想看看这小混蛋能喝多少斤,非得把他灌倒不可。

    在坐的都是公检法系统的,政法系统是出名的能喝,今天十个人喝不过一个,传出去也没有面子啊。

    三轮一过,姜绅脸色大变:“不行了,我要吐了。”

    说着转身逃进包厢里的厕所。

    “呃---”一阵惊天动地的呕吐声后,在桌的人都在大笑。

    “哈哈,这白痴。”

    “舒主任,这学员那里的?怎么这么好玩?”

    “和白痴一样,这种人也能进警察系统?”

    “不过他的酒量我还是很佩服,他是不是上辈子没喝过酒?”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在鄙视姜绅。

    舒珏看看戴主任,叹了口气,幽幽道:“他叫姜绅,东宁的学员。”

    “东宁的白痴啊,我说呢---东宁?东宁省姜绅?”这个姓芮的开始还笑,然后想想不对劲,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

    姓芮的也是福安省警察厅的,稍微一想就脸色大变。

    我草,不会是打暴赵副厅长那个姜绅吧。

    “我怎么觉的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戴主任眯着眼睛。

    “就是,姜绅,姜绅?这名字有点熟的么。”曾立是安州警察局副局长,局长赵志诚被打破头的事,可是人人皆知。

    “草,他不会是那个?”舒珏一个姓吴的同事第一个回过神来:“他不会是那个----姜绅吧?”

    一桌子安州人个个脸色大变。

    赵志诚的事,别说警察系统的,就是司法局长、检察长们,也有所耳闻。

    姜绅这名字,大家都听过。

    只是有的忘了,有的模模糊糊。

    如今被舒珏和姓吴的提醒,众人都回过神来。

    不会吧,这斯就是打暴赵志诚脑袋的人?

    这姜绅是谁啊?孙公子等人还没听过这事,莫明其妙看着大家,刚刚都还在辛灾乐祸的笑,怎么突然个个脸色大变。

    就在这时,卫生间门开了,姜绅神清气爽的走出来。

    刚才他还摇摇摇欲坠的,现在吐完了,看上去清醒的不得了。

    “哈哈哈,继续啊,继续啊。”姜绅笑着走回坐位。

    先看了下孙公子。

    “咦,孙总,不对劲啊,我记得你刚才敬我的酒,还说干掉,怎么还是那杯酒?”姜绅开始秋后算帐了。

    “你记错了,你去吐之前我就喝掉了。”孙公子自然不认账。

    “嘻嘻。”姜绅笑了笑,走到边上拿了一瓶酒过来。

    “别当我白痴啊,你敬我三杯,滴酒未沾,来,三杯一起,把这瓶吹掉。”姜绅把一瓶往孙公子面前一放。

    草,果然是这斯。

    听姜绅这么说话,安州的算是明白了。

    也只有这斯这么不讲道理,打了赵志诚后,还叫人砸了赵志诚一个朋友的酒店,据说还让人家装修完后,再砸一次。

    还有小道消息,姓赵的在家里又被人打了,回到局里还不承认,默认了这种耻辱。

    所有的事加起来,是个人就知道姜绅这斯是不讲理的,很混蛋的。

    而且他身后有人,出这么多事,竟然没人敢找他。

    今天要出事了,众人默默的想着。

    “小姜,你胡说什么,你醉了吧。”省政府姓吴的,看姜绅找上孙公子,勃然大怒,立刻站起来护主。

    “醉你吗的,你也敬了我三杯,滴酒未沾,来,你也三杯一起,把这瓶吹了。”姜绅又拿了一瓶,接着把那箱子往手上一抱,一瓶一瓶放到在场人的面前。

    “你一瓶,你一瓶,你一瓶。”

    “服务员,再去抱两箱来。”

    除了姓周的,舒珏,所有人被姜绅发了一瓶酒,连没敬三杯的曹必也发到了。

    “都吹了啊,敬我的酒,你们赖皮不喝,真是有点过份。”姜绅哈哈大笑。

    一桌子正处副处,姜绅这小办事员在那狂笑大叫,孙公子看的又好气又好笑。

    “我要不喝呢?”省长公子的脾气也来了,你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和我喝酒?就算一个正厅过来,我说不喝就不喝。

    “你不喝试试?”姜绅看着孙公子,眼中寒光闪过。

    别以为副省长的公子我就不敢打你?你要是东宁副省长的公子,我还要考虑一下,你他吗福安省的算个屁。

    “别,别这样。”戴主任后悔了。

    他狠狠的瞪了舒珏一眼,这瘟神就是姜绅,你不早说?现在好了,你妹的。

    姜瘟神之名,现在已经从东宁瘟到安州,安州警察系统谁不知道姜绅的大名。

    “小姜,要不这样吧,我替孙总喝了。”戴主任笑嘻嘻的道。

    “可是刚才,孙总说,替喝不算的?”姜绅也笑:“戴主任别急,一会我找你继续喝。”

    我草,戴主任心中一凉,觉的头上好像被人砸了一下。

    孙公子也是聪明人,一看大家的表情,好像自从听到姜绅这名字后都有改变,看来这姜绅也不是普通人。

    不过,他也是副省长的公子,这种骄傲,怎么可能让他退步。

    “小姜,你醉了,坐下吃点菜吧。”孙总不理姜绅,把那瓶酒往边上一放,然后自顾自的吃起菜来。

    我就不信了,我不喝,你还能咬我?

    “那你是不给我面子?”姜绅狞笑。

    “就凭你?孙总需要给你面子?”姓吴那省政府的看不下去了。

    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拍孙总马屁,本来以他的级别和为人,不可能大庭广众说出这种话。

    不过姜绅实在太小了,连股级都没有,而且竟然敢威胁副省长的公子。

    你知道一个正处和副省长的差距有多少吗?

    你知道一个办事员和正处的差距有多少吗?

    姓吴的实在忍不住,出言嘲讽一下。

    这个嘲讽,把仇恨都拉了过去。

    姜绅正想给boss上上破甲,边上却跳出一个小怪。

    直接来个毁灭打击吧,仇恨稳一点。

    “砰”一个酒瓶在那姓吴的头上开了花。

    姜绅最近对酒瓶的运用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信手拈来,挥瓶成兵。

    很熟练的把姓吴的砸了一个满脸开花。

    “啊--”姓吴的惨叫着抱着头蹲了下去。

    整个包厢都惊呆了。

    不过,这才是开始。

    姓吴的捂着头蹲下,其他所有人都吓的站了起来离开位置,还没想好说什么话劝一下。

    “砰”姜绅又一酒瓶把姓吴的砸的仰头倒地。

    然后他一脚踩在姓吴的脸上:“你吗的,敬老子三杯,你滴酒不沾,你当老子是猴啊?啊--”

    姜绅一边说,一边脚上用力,踩的姓吴的脸上全都变了形。

    “住手---”边上的曹必,曹副厅,率先反应过来,气的满脸通红,厉声大叫。

    “你闭嘴,信不信我砸你的脑袋?”姜绅用手一指,曹必气的几乎晕倒。

    无法无天了,小小办事员,连我这副厅级的领导都不放在眼里。

    不过,他还真的吓的不敢说话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