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5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章 曹必的心谁懂
    第二百八十章 曹必的心谁懂

    “小姜,别乱来,这都是省里的领导。”戴主任晕啊,知道姜绅凶猛,没想到这么肆无忌惮。

    “还和他说什么,马上报警,殴打省政府领导,无法无天了。”另一个姓章的更怒。

    一桌子公检法,你们就看着他打人?

    曹必也在瞪着戴主任。

    戴主任不敢看曹必,我的祖宗啊,这姜绅不是一般人啊,连赵副厅长,他打了也就打了。

    说实话,同样是副厅,也许曹必将来会比赵志诚强,但是现在赵志诚甩曹必几条街。

    一个领导跟班,一个是实权警察局长,根本没法比。

    人家连赵志诚都敢打,你一个曹必算什么。

    戴主任自然更不敢上去自讨霉头。

    他只能不停的看舒珏。

    上啊,上啊,拉住他,别让他发疯。

    “小姜,别再打架了。”舒珏也急,你还一份材料没报上去呢,现在又要打架?

    那边刚打了警察,这边又要打省政府的工作人员,你还让学校安生不?

    “你也闭嘴,再说连你一起打。”姜绅指着姓章的。

    姓章的眼睛一瞪,余光看到一桌公检法没人出声,行,算你狠,老子忍了。

    他也是聪明人,今天在座的还有安州警察局副局长,姜绅这样打人,曾副局长屁都没有一个,很明显,这姜绅来头不小。

    尼妹的,有来头你们不早说,前面说他是办事员?不带这么坑的。

    舒珏在拉姜绅,姜绅给她面子,收回了踩脸的脚。

    但是却又拿了一瓶酒在手上,用手一拉,就拉着了盖子,哗啦啦往那姓吴的脸上倒了下去。

    “敬老子三杯你不喝,老子给你倒下去。”

    扑扑扑,一瓶酒就这样倒在姓吴的脸上。

    然后,姜绅还是觉的不爽,倒着倒着,把姓吴的嘴巴一拉,整个瓶口塞了进去,变成直接倒进他嘴里。

    “我姜绅敬的酒也敢不喝,你他吗真是狗胆包天。”一边说一边倒,真是把边上的人全部都要活活气死。

    耻辱,一生的耻辱。姓吴的这一刻,生不如死,真宁愿死了算。

    官场上的人,这样被人羞辱,以后官做再大,也抬不起头了。

    孙总在边上,看的怒发冲冠,真想冲上去和姜绅打一架。

    不过他是副省的公子,这点休养还是有的。

    他就算冲上去把姜绅打一顿,丢的也是他自己的脸。

    好,你叫姜绅是吧,我忍,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孙总要修理人,不用动手,动动嘴有大把人会替他效力。

    谁知没等到他怎么想着修理姜绅,姜绅却来找他了。

    “孙总,你也欠我三杯,你是喝掉,还是和他一样,让我倒下去?”

    “别”戴主任魂飞天外:“小姜,这是孙副省长的公子。”

    “干嘛?”姜绅才不理他,狞笑道:“我管你什么长的公子,我就再问你一次,最后一次,你喝不喝?”

    孙总环视了一圈安州的官。

    包括戴主任在内,所有人不敢看他的眼睛。

    孙总的心也沉了下去。

    他是看出来了,姜绅的淫威,在场所有人都怕。

    我孙耀武,要在这里丢一回脸不成?

    他看看众人,看看姜绅,正要咬牙的时候,边上曹必突然说话了。

    “小姜,我替孙总向你道个歉,我来喝行不?”

    曹必说话,全场愣了下。

    他可是副厅,在场最高的一个官。

    而且刚才没敬姜绅三杯,现在低声下气和姜绅说话,也算态度很好。

    他是孙副省长的跟班,这个时候就要护主了,而且,他其实也是意思一下,说着试试,你不会真叫我喝吧?我好说也是个副厅。

    “那就曹主任你喝?”姜绅犹豫了一下:“行,就算给他一个教训,曹主任你是副厅,年纪也不小了,就喝两杯吧。”

    姜绅这语气,老气横秋的,好像还给很给曹必面子。

    尼玛,孙总气的吐血。

    不过他的酒量,让他吹一瓶肯定不行,只好眼睁睁看着曹必喝两杯。

    曹必的酒量,两杯还是没什么问题。

    但是,曹必的心,谁能懂?

    他只是说着试试,没想到姜绅顺杆就上了。

    堂堂副厅级干部,竟然被一个小办事员逼着喝了两杯酒。

    耻辱,这简直就是曹必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说句难听的,就算在省政府里,其他副省长叫他喝两杯,他有孙副省长做靠山,都可以拒绝掉。

    但是今天,他竟然被一个办事员逼着连喝两杯酒。

    这两杯一喝完。

    曹必笑道:“今天很开心认识小姜,我们后会有期。”说罢放下酒杯转身就走。

    孙总等人拉起地上姓吴的,头也不回离开了包厢。

    完蛋了,今天这场酒,喝出恨来。

    戴主任欲哭无泪,早知就不叫舒珏了。

    这个姜绅还真是混蛋。

    一桌人都在暗骂。

    硬是逼着孙总喝,最后迫使副厅曹必帮孙总喝了两杯。

    曹必他们也真是没办法。

    刚才的情况,要说动手吧,他们都是副处以上的干部,怎么好和姜绅打?

    孙总是副省长的公子,更要注意形象。

    但你要不动手,姜绅却要动手,所以只有咬着牙把酒喝了。

    这就是体制内的悲哀,换成外面的人,老子就不喝,你打我啊,两人可以打在一起,就算打不过姜绅,被打倒了,也可不喝,输了,也不丢面子。

    但是现在,他们遇到姜绅这种混人,不能和姜绅打,又不想被姜绅打,所以曹必这副厅也得喝。

    “戴主任,不好意思,我们,我们也先走了。”舒珏这时不知是什么感觉,即后悔带姜绅,又觉的出了口气。

    连拖带拉拉着姜绅逃离酒店。

    “尼玛,这就是姜绅,真是浑啊?”

    “这人也能当警察?”

    “他到底什么来头?”

    看着姜绅离开,包厢里安州佬们议论纷纷。

    “什么来头?我怎么知道,反正,他连赵副厅长都打过。”戴主任摇头长叹。

    “我听说过一点。”刚才没为难姜绅的周副检察长抛出重磅炸弹。

    “有个中将的女儿在追他,赵局叫酒店的人为难姜绅,就是让部队给砸的,对外说却是装修。”

    草,中将啊。

    地方和部队那是没有可比性的,众人一听,也都明白了姜绅的嚣张。

    不过,你丫又不是中将的儿子,只是中将的女儿追你,你就这么嚣张,真是过份。

    “你太过份了。”说姜绅过份的还有舒珏。

    两人逃离酒店,舒珏又好笑又好气:“在我领导面前,打我领导的领导,你让我以后怎么办?”

    “我这算给你面子了,没打那孙公子。”姜绅嘟着嘴,像个调皮的小孩子。

    以他的个性,那些敬他三杯的,都要逼着他们喝一瓶,不过今天看舒珏面子,暂时先记下来。

    “哎。”舒珏也知道孙公子一伙有点无礼,不过谁叫你是办事员,人家当然看不起你了。

    体制内等级森严,换成平常县区的小办事员,平时见副厅的机会都没多少,你今天和他们一起吃饭,他们这态度也算不错的了。

    两人一边交流一边走。

    咕,舒珏的肚子突然响了一下。

    原来这顿饭时间不长,就喝了几轮酒,菜都没上齐,舒珏更是没有吃饱,突然叫了一下,叫的她脸都红了。

    “我也饿了,舒主任,我们换个地方吃。”姜绅说完,带头向边上一另一家饭店走去。

    “算了,我回家了,改天吧,改天我再重新请你。”舒珏也没什么心情再吃饭,姜绅这惹祸能力太强了,她怕又节外生枝,匆匆和姜绅道别,拦了一部出租车离开。

    姜绅看着她离去,似有所悟。

    舒珏年纪虽小,却是副处,所以与小苗她们根本不能同日而语,做到这个位置的,很看重官场上面的规则,也肯定都是想继续上进的。

    尤其舒珏才三十多岁,正是发力的时候,肯定不愿得罪太多领导,经过今天这么一搞,估计她也不想和姜绅走的太近。

    因为姜绅这斯的惹祸能力太强了。

    哥们若是个正厅,说不定还能潜规则她?

    姜绅看舒珏今天的表现,戴主任叫来叫去的都没意见,明显她是个不敢得罪领导的人。

    难怪这么大年纪还没结婚,这舒珏可能有点官瘾啊?

    姜绅没精打彩的一个人在街上转了一回,中间和何柳叶、小苗通了番电话。

    两人都在姜绅租的房子里等姜绅回家。

    家中还有美女等我,快点办事吧。

    姜绅看看天色,已经七点多了,算是天色已黑,可以办事。

    神念一扫,杨小艺和清门的警察已经进入清门的高速。

    咦,那里这么大的雨?

    下午他还看的好好的天,没想到现在突然已经是大雨倾盆,高速路上的车速也慢了下来,因为雨大,雨刮器都来不及刮,所有车子都开不快。

    这个下雨有点讨厌的。

    下雨的话,姜绅要是不想衣服被淋湿,就要用神通在身体外面形成保护罩,那就比较消耗仙气了。

    要不,穿上雨衣?他储物空间什么都有,雨衣也随时带着好几件。

    这念头刚起,脸上一凉,安州也开始稀稀落落的下起了小雨。

    姜绅找了个地方又等了会。

    到了八点钟的时间,天色更黑了,安州小雨绵绵,还算正常,清门高速上的雨还是那么大。

    这时,清门派出所的车子正好拐向一个服务区。

    好机会,走了。

    他找个黑暗的小胡同里,嗖,一飞冲天,隐身飞起。

    十秒钟不到,就赶到了清门高速,追上了杨小艺的车子。

    清门派出所的人没开警车,用了一辆二手面包押着杨小艺,大概看她是个女孩子,倒也没有上手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