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6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小姜很不错
    第二百八十四章 小姜很不错

    “不行了,太累,我要睡会,你要累的话,把坐位放平了也可以睡。”姜绅这时目的达到,也不多说,头往驾驶位置方向一躺,脚放在另一边,直接在后排睡了下去。

    这个位置,可以看见杨小艺的大腿和臀部哦。

    姜绅就这么躺了下去,借着夜色,以他神奇的双眼在悄悄打量杨小艺的超短裙。

    杨小艺捂着两边的裙摆,看着外面的雨。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这高速要堵到什么时候?

    她即希望快点结束,又希望永远这么堵下去,各种复杂的心情在她脑海里相互纠缠。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就这样坐在位置上,沉沉的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杨小艺突然发现自己睡在了后排。

    她霍的一下坐了起来,却见两边灯火辉煌,好像车子已经进入了市区。

    大腿下面一片冰凉,提醒着杨小艺下面没有穿内裤。

    “你醒了?我们已经进入安州了,飞机赶不上,你今天睡酒店吧,明天一早走。”

    姜绅在开车。

    “我睡了多久?”杨小艺依然脸红红的,不知道姜绅什么时候把自己抱到后面的,他有没有看到我下面?她的小脑袋一片混乱。

    “两个多小时吧,堵了一个多小时,我见你睡的老是往我这边来,我就把你抱到后面去了。”

    “哦,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杨小艺也知道,坐在那里睡,肯定会东倒西歪,往右边歪还好,有车门挡着,往左歪的话,就要影响到姜绅开车。

    想到自己睡的很猪一样,没穿内裤就被人抱到后面,杨小艺浑身就有点发软。

    不过,姜绅没有称人之危,也算正人君子。

    杨小艺这想法,要是让姜绅其她女人知道,恐怕一个个要笑掉牙,姜绅也算正人君子?那这世上没有色狼了。

    现在进入安州,姜绅也没什么兴趣再勾搭杨小艺。

    他从储物空间拿出一件新的内裤。

    “我刚在安州买的,你看合不合适,酒店我帮你定好了,这是五千块,明天你自己买机票,下次我去京城,你要还我给我。”姜绅把钱、内裤全部递给杨小艺。

    杨小艺突然心中一酸,不知为什么,有点后悔。

    过了今天,不知何时才能见姜绅?

    早知刚才,我就在车上和他一起看个录像算了?

    杨小艺站在酒店门口,拿着姜绅给她的东西,看着姜绅开车离去,心中依依不舍。

    她的表情,被姜绅看在眼里,可惜你在车上大胆一点就好了,现在哥们可没兴趣了。

    他刚才是精虫上脑,现在到了安州,还有何柳叶在等着帮他跪舔,汽车开的飞快,来到自己的小区。

    到了小区,神念看看四下没人注意,把车子收到了储物空间,然后大摇大摆回到自己租的房中。

    这时,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

    小苗都已经睡着,何柳叶倒没有睡。

    小苗有个习惯,不喜欢和女的一起睡。

    这点和丁艳徐丽不同,丁艳和徐丽很喜欢睡一起,然后一起等姜绅。

    小苗自己在一个床间睡着了,何柳叶还在打游戏。

    姜绅突然进房,何柳叶不惊反喜。

    “死相,怎么这么晚,小苗都睡着了。”

    “睡了?那不是偏宜你一个人。”姜绅哈哈大笑,站在那里就脱起了衣服。

    “别脱,我来,你知道我贱么。”何柳叶真是贱,跪在姜绅面前帮他在口,举起双手还帮他脱衣服。

    “你妹的。”姜绅听的小姜绅都暴涨了一圈。

    这一夜只有何柳叶一个人,当然是抵挡不住姜绅。

    不过好在她也聪明,知道自己不是姜绅的对手,手口胸并用,各种方式齐上,硬是花了一个小时让姜绅发泻了一下。

    次日早上上学。

    姜绅和小苗刚到学校,就发现教室里有人要指指点点。

    他耳朵多灵,一听就知道,原来自己昨天打人的事又传了出来。

    “小姜,你真厉害。”贺局朝姜绅暗暗竖起大拇指。

    “听说你昨天,又把省政府办公室一个副处给打了。”

    尼玛,消息传的这么快?姜绅摸摸鼻子:“他自找的。”

    边上许涛脸上全是崇拜。

    这才几天啊,姜绅已经是他偶像了。

    现在他想到第一次和姜绅冲突,姜绅说信不信我打你,当时他还不信,现在想想,真是走运。

    副厅副处姜绅都打过了,也不乎他这个副科。

    不过姜绅这得意也没多久。

    第一节课刚完,舒珏就沉着脸过来再次点名。

    “姜绅,你跟我来一下。”

    于是,万众瞩目中,姜绅又被美女班主任带走了。

    这次要见姜绅的是副校长杨利群。

    杨校长是东宁人,曾在东宁省警察厅做过,后来调国家警察部,然后到学校。

    杨校长今年也五十出头了,半头的白发,看上去有点老苍。

    “小姜啊,坐。”杨校长还是很客气:“学校的生活还习惯不?听说你也刚高中毕业没多久,有没有与高中不一样的感觉?”

    一上来,杨校长还是和他谈心的方式,亲切的交谈。

    “还好,差不多,只是这里规矩更严,我更要遵守纪律,好好学习。”姜绅像个老实宝宝,坐的端正,态度更端正。

    尼玛,杨校长眼睛抽了一下,你也叫遵守纪律,咳咳。

    他被呛到了,咳了好几下才恢复过来。

    “小姜啊,这么说吧。”

    杨校长好好在组织语言:“不说谁对谁错,以后你就是一名警察,将来回去说不定还要提干,国家干部,一定要注意形象,一举一动,下面的百姓都看着。”

    “是,杨校长说的是。”姜绅恭恭敬敬的伶听。

    他的表现,连杨校长看了,都不相信外面的传言。

    这小姜不是蛮好的么,即尊敬领导,又虚心受教,很好的一个小同志么。

    “以后,别老是打打杀杀啊,你一个国家干部,像个混混似的算什么。”杨利群说了一会,语气一转,换成长辈在和小辈之间的语气,亲密中带着一点威严。

    “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想想人家小何,是吧,她大伯,我们何部长要是知道了,这脸往那放?小姜你说对不对?”

    “是,杨校长说的是,我这人,酒多了就会范冲,都是醉酒误事,以后,我要戒酒,坚持戒酒,多读书,修身养性,该改的一定要刻,不能让大伯失望。”

    他倒好,嘴巴里一漏,何部长直接叫成大伯了。估计何柳叶在这的话,马上要立贴为证,不让姜绅改正了。

    “对嘛。”杨校长喜出望外,这小姜很不错嘛,多好的小同志,所以以讹传讹,果然是真的,外面的传言太可怕了,我就不信小姜是那种人。

    接下来两人又随便的聊了聊,谈谈心。

    姜绅也知道了,曹必的人被打,孙省长很震怒。

    不过这真是小事,这种小事,让他堂堂副省长出头实在是过意不去。

    也就是下面几个小干部为了喝酒起了冲突,你说他一个副省长要为这事出头,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不过,姜绅这事有点不给孙公子和曹必面子,孙省长也不能无动于衷。

    于是他就和学校校长宗伟国打招呼。

    其实也没说别的,就说你们这学员姜绅,外面喝酒打了,还打了省政府的,影响不好,要注意对学员的管理。

    这话其实有点重了,尤其是他孙副省长也管不到学校,这么跨过界的打电话,证明他相当愤怒。

    换成别人,宗伟国可能给孙副省长一个面子,直接把他开除掉。

    可如今是姜绅,未来何部长家的人啊,宗伟国两边都不想得罪,在孙省长面前说了话,我会叫人好好批评姜绅,措辞很严厉,听的孙省长也很舒服。

    然后转个身就和孟安群说了,你去说说小姜,人家省长打电话来批评我们了。

    孟安群才不干,我为何柳叶的事都被何部长批评了,现在要批评他的侄女婿,这个不好吧,让杨校长去吧。

    杨校长是东宁人,行,宗伟国也不好为难孟安群,就找到杨利群,反正他自己也是打死不会来批评姜绅的。

    得罪人的事,能不干就不干。

    杨校长接了这差事,我也不能干啊,别说我和陈局长关系这么好,有人还说小姜是陈局长的女婿呢。

    他说的陈局长,就是小苗的爸爸。

    所以他对姜绅的态度是非常好的。

    而姜绅也投之报李,同样很尊敬他,两人这是相互看上去都很顺眼啊,越谈越开心。

    于是本来的批评会,变成了谈心会。

    一上午姜绅课都没上,两人就在交谈中结束了。

    这事也给姜绅敲了敲警钟。

    孙副省管不到学校,但是给下面一点压力还是可以的。

    而且,一个副省后面,那个没有副国,甚至正国。

    真的把副省搞怒了,学校的压力会更加大。

    当天晚上小苗给他分析。

    你虽然是神仙,老是靠神仙手段,野蛮的压制别人也不算本事。

    有本事就靠正常的手段,官场里面,杀人都是不带刀的,有时候搞了别人,别人都不知道敌人是谁,这才是最高境界。

    你老是一上去就破甲,破甲,再破甲,拼命的拉仇恨,仇恨拉的稳了,dps也够,足以秒杀一切boss,但是太高调了。

    要学阴险一点,不着痕迹的让敌人倒霉。

    姜绅那时在小苗屁股后面用劲呢,强烈的撞击中,他喘着气在说:“我现在级别还低,当然只能靠力量,等我到了副部正省的,还会这么凶残么?”

    你以为我动不动喜欢拿酒瓶砸人,尼玛,我不砸人,曹必理我们吊,孙公子理我个屁,我叫他们喝,他们理都不理我,我有什么办法?

    我只有砸人,他们才不敢不喝。

    小苗娇喘着:“你是不是床上也在用神通,要不然,我才不信你能坚持这么久。”

    “说的是。”何柳叶在边上媚眼如丝:“小苗你说中要点了。”

    “放屁,你们敢怀疑我的能力?”姜绅大怒,加快了冲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