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7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悲崔的姜丰年
    第二百八十九章 悲崔的姜丰年

    “必中?”

    必中五百万大奖?

    虽然他是个局长,但要说五百万不放在眼里,那也不可能。

    但是你说必中,这算怎么回事?

    你小姜还能推算到未来不成?

    小姜耍我?

    郑文则绝对相信姜绅不敢耍自己,至少我是他的现管,顶头上局,就算陈建明陈局要把他调走,他也没理由好好的耍自己。

    但是,他能真的知道今晚开的是什么号码?

    郑文则脑海中翻天覆地想了几个来回。

    姜绅要是送他四百万现金,他绝对是不敢收的。

    但是现在送的是彩票。

    彩票的话,别说五百万,五千万,五个亿他都敢收。

    不过他也聪明,眼珠转了几下,打了个电话给老婆。

    “老婆,你现在去买彩票,号码我报给你------”报了七位数号码,再三叮嘱:“一定要买啊,现在去,你别管,快点去,别和别人说。”

    然后郑文则把手上的彩票给撕了。

    这样的话,如果真的开出来了,他一样中五百万,而彩票还不是姜绅送的。

    万无一失啊。

    这小姜,年纪轻归轻,送礼真有一手,郑文则也是佩服的很。

    再说姜绅,礼送出去了,一个下午就呆在警察局,晚饭还是在局里的吃的,和金近山在局餐厅,好多人都在场。

    吃过晚饭,继续在局里玩。

    金近山今天正好值班,在办公室和姜绅一起吃茶聊天。

    到了晚上七点多的时候。

    金近山办公室还有一位副所长在,姜绅就说我去上个厕所。

    然后隐身,离开,飞行,一分钟不到,到达京城。

    姜丰年回来了。

    他在外转了半天,终于回到宾馆。

    今天他心情不错,在京城谈了一笔大生意,多亏了唐家的帮助,相比起来,自家堂兄弟姜丰民就有点呆板,一门心思往上爬,那里顾的到我们死活。

    看来我的选择没错,紧跟唐家,好好赚钱。

    姜丰年心情很爽的打开房门,然后就准备打个电话从宾馆叫个按摩女过来爽一下。

    刚走到房间里,就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人。

    他猛的一回头,看一个阳光少年,笑咪咪的站在自己身后。

    “你就是姜丰年?”

    “你是谁?谁叫你进我的房?”姜丰年一看是个少年,倒也不是很怕,他当过兵,身材也强壮,马上用手指着外面:“马上出去,不然我要报警了。”这少年怎么有点眼熟。

    “报,你报警好了。”姜绅笑笑:“介绍一下,我叫姜绅,你听过我的名字了吧。”

    “姜绅?”你就是姜绅?姜丰年也想起来了,他看过姜绅的照片,果然是他。

    他足足呆了有好几秒,突然一笑:“原来是大侄子,坐,坐,有什么事找我?”

    他知道姜绅,东宁黑道的地下老大,反应过来后,也有点害怕,自己在京城都被他找上门,看来事情败露了。

    他多次派人找姜绅麻烦,心中还是有点担心。

    “你有当我是大侄子?”姜绅手心一闪,手上出现一把短刀。

    “今天我给你长长记性,别再和我过不去了,你找人砍我,弄我的产业,和樱花会合作,我都清清楚楚----”

    姜丰年一看姜绅拿出了刀,吓的魂飞天外:“别,阿绅,你别乱来啊,你是警察,可别知法犯法,----不关我的事----来人,来人啊---杀人了----”

    姜丰年步步后退,高声尖叫。

    但见姜绅根本不管他大叫大喊,身子一纵,就欺到了姜丰年的面前。

    姜丰年挥起手中的手机就砸了过去,同时想拿身边的一张桌子。

    姜绅抬起脚来,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

    “啊”姜丰年痛的差点当场呕吐,弯腰捧腹,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没等他站起来,姜绅已经到他身边,轻轻一拍,姜丰年全身发麻通体无力。

    然后整个人被姜绅往床上一按。

    “你要我的命,我只要一根手指头。”刷,姜绅手起刀落,一刀砍掉了姜丰年右手大拇指。

    “啊---”这下姜丰年痛的直接在地上打起滚来。

    可姜绅没打算放过他。

    一脚踩下去,把他的身子死死的踩在地板上,任他挣扎都不能动弹。

    “叭叭叭”姜绅左右开弓,十几个耳光打了上去。

    “你他吗还是我叔,我草你吗的,叫人来杀我,姜丰年,你要不姓姜,你现在全家都已经死光了,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再和唐家的人和我作对,我要你生不如死。”

    说完之后姜绅轻轻一个转身,很快就消失在宾馆之中。

    “啊----杀人啦,杀人啦---”姜丰年等姜绅一走,马上报警,同时也通知了唐建国等唐家的人。

    “什么,小畜牲跑京城斩了你一个手指头?”唐建国等人听到,心中剧震,同时也狞笑起来。

    “好,好,他好大的胆子,酒店有监控吧?马上报警抓他,哈哈哈,这下他死定了。”

    “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姜丰年捂着手掌,痛的真是钻心难受,几次都差点晕了过去。

    但是他很快就要吐血了。

    警察来了之后,调查了半小时不到,报给他一个很无奈的消息。

    查过酒店监控,没有人到过他的房间。

    这酒店走廊都有监控,二十四小时开着,根本没看见有人进他房间,也没有看到姜绅进酒店。

    更主要的是,现在你说的姜绅还在东宁,他一直在东宁警察局,刚才我们还和他通话和视频,更有东宁警察局全部在岗警察作证。

    东宁到京城,飞机都要好几小时,你不会觉的半小时前,姜绅以超过飞机的速度飞到这里,隐身进来,砍了你一个手后,又飞了回去?

    京城警察表示姜丰年是不是有点神经不正常。

    “假的,东宁是假的,视频也是事先录下的,刚才真是的他啊,真的是姜绅啊。”姜丰年发狂了。

    “姜先生,你先冷静一下,你确定看到的是姜绅?”

    “不会错的,就是姜绅,绝对是姜绅,他化成灰我也认得。”

    “姜先生,会不会你手指被砍掉,所以当时很痛,看花了眼,你知道的,你要说实话,对我们破案才有帮助。”

    “我花你妹啊,我看的清清楚楚,手指没砍之前我就看出是他了,他也承认自己是姜绅,就是他。”

    “姜先生,请你冷静一点,你这样胡说八道,对我们破案很不利,而且,姜绅在那边可能要控制你诬蔑,你再诬告国家工作人员,连你自己也要倒霉?”

    什么?砍了我一个手指,还要反过来告我诬告,这还有天理不?姜丰年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他还正在和警察争论,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是唐建国的。

    “你怎么回事?看清楚了没有?刚刚城东区警局把我叫去了,姜绅也在,你确定看到的是姜绅?”

    我草,姜丰年目瞪口呆。

    “从你被砍到现在半小时不到,你确定是姜绅从京城飞回了东宁?”唐建国气的不行,叭,挂掉了电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真是姜绅啊。

    姜丰年先是震惊,接着就是害怕。

    无穷无尽的害怕。

    如果真是姜绅,那太可怕了。

    他这次能砍我的手,下次就能砍我的命。

    “姜先生,你现能说实话没有?希望你能帮我们快点破案,你说一下吧,砍你的人是长什么样。”

    “他年纪很轻,十岁,个子一米八左右---”

    “姜先生,你说的还是姜绅啊?”

    “------”可真的是姜绅啊,姜丰年欲哭无泪。

    “姜先生,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姜绅正式要控告你诬告,诽谤,他的律师刚才向我们警局取证了,最后问你一次,砍你的人是谁?长什么样?”

    我,我----姜丰年痛哭流涕。

    “那个人长的有点白,一米七五,大概有一百八十斤重,很强壮----呜呜呜---”姜丰年那个伤心啊,我被人砍了,还要乱说一个人,这什么世道啊。

    “这还差不多,来,小李,根据他说的,先把画像搞出来,你再说仔细一点。”

    呜呜呜,姜丰年的心都碎了。

    当天晚上,同样震惊的还有郑文则。

    晚上他和市局领导喝了点酒,醉熏熏的回到家里,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老郑老郑---开奖了,开奖了。”他老婆正在看开奖。

    “开什么奖?”郑文则莫明其妙。

    “不是你叫我的买的彩票么,马上开奖了。”他老婆也是第一次买彩票,觉的很好玩,坐在电视机前看呢。

    “哦,彩票?”郑文则一下子酒都醒了一半。

    “真买了?”他也盯着电视机。

    “买了,你叫我买的,我能不买,我买了五注。”

    我草,郑文则这下酒全醒了。

    我叫你买一注,你他吗买五注。

    “两块钱一注么,我买了十块钱,省的找了。”他老婆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是玩玩的,就当十块钱扔掉了,别心痛。

    我心痛你妹啊,要是中了怎么办?二千五百万啊,我晕。

    郑文则想,如果姜绅有内幕,给自己一注,自己中也就中了,五百万还真有可能,现在自己买五注,说不定就不让中了。

    这女人家办事就是不牢靠啊,你买五注干嘛。

    姜绅知道了,还以为我贪心,我晕啊。

    郑文则很郁闷的。

    但很郁闷的是,突然他的老婆就叫了起来。

    疯狂的大叫:“中了,中了,全中了,哈哈哈哈,老郑,全中了,二千五百万啊,哈哈哈?---”

    吗的,郑文则没有兴奋,只有无尽的郁闷。

    这小姜,还他吗是人吗?这也能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