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8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孙少被打
    第二百九十四章 孙少被打

    他向后猛退了一步,冷笑道“姜警官,不用你了,我亲自送,我保证她晚上,一定睡的很舒服。”

    舒服这两个字,他是加重了口音,故意剌激姜绅。

    “不用麻烦孙少了,还是交给我吧。”姜绅嘻笑着:“我看你也醉了,当街搂着女警官,被人拍到了,传到网上对你和你爸都不好。”

    草,孙少暗暗草了一下姜绅全家,你胆子真不小,连我爸都敢开玩笑。

    “怎么了,舍不得你班主任?”孙少见四下无人,倒也什么话都敢说。

    “行,她可以给你玩玩,把你那三个美女,拿一个来换。”

    这种粗话,一般他这样的人很少说会出来的,不过今天又是晚上,又是四下无人,他也直接裸的说了出来,反正说出去,他也不会认的。

    “尼玛。”姜绅一见他撕破脸讲话,也直接大爆粗口:“你疯了,敢打我女人的注意?”

    “我就喜欢玩别人的女人,换不换说句话吧。”孙少得意之极。

    “你知道打我女人注意的有什么下场么?”姜绅微笑着向前一步。

    “吓我?”孙少又不是吓大的,我好说也是副省的公子,你算什么玩意?一个流氓警察而已。

    曹主任是副厅了,不方便和你争,会落面子,我又不是体制内的,我怕你个毛?

    “我不吓你,我就打你。”姜绅说着,叭,猛的一伸手,直接一耳光打在孙少的脸上。

    他现在进入体制,也是尽量不想用到神通,想看看自己能上升到什么高度。

    不到万不得以,他也不想得罪高层。

    但是,孙少今天的话有点过了。

    竟然想打他女人的注意。

    这是作死的前奏。

    所以这耳光,他打的毫没犹豫。

    而孙少完全被他打傻了。

    他真没想到姜绅敢打他耳光。

    一个小警察,敢打副省长公子的耳光。

    这等于是打副省长啊。

    没等他反应过来,姜绅一手接过舒珏,同时抬起脚来,一脚踹在孙少身上。

    扑通,孙少一个后滚翻后,飞出去好几米。

    这一耳光加一脚,姜绅是打的熟练无比,孙少完全没想到。

    “你----你-----你敢打我?”足足十几秒,坐在地上的孙少才反应过来。

    他又惊又怒,怒火冲天。

    下一刻,他像一条疯狂一样冲了上来。

    “小畜牲,你敢打我?”

    “去你吗的。”姜绅又是一脚,扑通,和刚才一样,冲上来的孙少,被姜绅一脚踹了出去。

    “孙子,别自取其辱,信不信我打你成猪头,滚吧。”姜绅搂了搂舒珏,得胜似的挑衅下孙少。

    然后转过身就走。

    老子培训完后就回东宁了,你个福安的副省长关我屁事。

    “好---你?----你给我等着。”孙少看着姜绅的背影,气的话都说不清楚。

    耻辱啊。

    一生最大的耻辱。

    被姜绅一个耳光,踹了两脚。

    堂堂副省公子,这是一生都抹不去的耻辱。

    他很想再冲上去揍姜绅一顿,但是通过刚才的两脚,他发现自己不是姜绅对手。

    看着姜绅的背影,他心中涛天的怒火,无穷的杀意。

    是的,这一刻,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再说姜绅呢。

    把舒珏抢过来了,但是怎么安排。

    别的地方还有三个美女在等着他呢,今天晚上肯定是要陪小苗她们的。

    “舒主任,舒主任,你家在那里呢?”姜绅叫了几声,舒珏话都说不出来。

    她醉的太厉害了,整个人被姜绅抱着,身上的酒味和她的香味,交织在一起,非常挑逗人的心情。

    姜绅抱着她,和刚才孙少一样,右手从她右腰下面抄进去,伸到她的前面右胸上,轻轻一捏,隔着警服都感觉到那份温软。

    这身警服啊,真是剌激。

    姜绅想着,她要是穿着衣服,趴在床上,然后自己在后面的话,嘶,想着想着,小姜绅都昂然而起了。

    淡定,淡定,不能再收女人了。

    他微微输入一点仙气,驱散着舒珏的酒气。

    不过他也不想输多,一来不想浪费,两来不想舒珏太清醒。

    女人么,就是这样半醉半醒的才诱惑。

    这一点仙气输进去,舒珏稍微有点好转。

    “舒主任,你家住那里,我送你回去。”

    “嗯---洛滨花园----三幢----2号门---三零一---”舒珏还能说出住址,但是依然没有睁开眼。

    姜绅把她扶到出租车上,很快就到了她讲的地方。

    “钥匙呢,舒主任,你的钥匙。”

    “包里,包包里----”

    包包呢?姜绅发现舒珏没带包。

    应该落在酒店了。

    算了,用神通吧。

    他已经尽量在减少用神通的时机,现在还是被逼着用神通。

    打开大门,把舒珏扶了进去。

    然后帮舒珏脱鞋。

    舒珏的裙子下面,是一双黑丝美腿,小脚玲珑非常好看。

    姜绅称着脱鞋,又玩弄了几下她的脚。

    真是个尤物啊。

    姜绅发现舒珏的身体非常迷人,大概和苏绾一样,到了年纪,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的味道。

    看到舒珏,姜绅就想念苏绾了。

    接下来就是脱衣服了。

    脱了警服,脱了裙子。

    舒珏里面,只穿着内衣,这么一脱就是变三点式了。

    脱衣的过程对姜绅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反正她醉了,姜绅也不客气,刚才被孙少那王八蛋摸了几下,老子现在摸回来。

    上下其手,摸了个够。

    不过他还算有点收敛,没有伸进内衣去摸。

    最后他抱着身着内衣的舒珏往床上一扔。

    “嗯”舒珏好像很舒服,轻轻一声低吟,卷起身子侧到一边。

    她背对着姜绅,浑圆的屁股和腰部形成一个很好看的弧线。

    雪白的大腿,配上黑色的丝袜,非常剌激人的眼球。

    看着这个屁股,姜绅真想把她按在床上一顿冲剌。

    这屁股真翘啊,姜绅看着她穿着丝袜,想着,睡觉也不能穿丝袜吧,来,我也帮她脱了。

    他笨手笨脚的摸上床,把舒珏翻了一个身,左看右看,在她大腿上摸来摸去,光滑的丝袜加上雪白大腿,真是舒服啊。

    但这时意外出现了。

    原来他手上戴着一只表。

    这只表还是姜丝丝送给他的。

    姜丝丝这女人,很会讨男人的欢心。

    送车送表,姜绅的女人里也只有她能想到。

    这表带是精钢的,一不心有个角勾着舒珏的丝袜。

    哧,丝袜破了。

    姜绅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收手,但丝袜一头还勾在表带上,被他一拉,哧,一下子缺口变的更大。

    我晕,姜绅看着床上一双黑丝大腿,破缺明显,露出雪白的肌肤,比起刚才,更加的剌激眼球。

    吗的,姜绅倒吸一口冷气,小姜绅开始蠢蠢欲动。

    以他的估计,今天这情况把舒珏上了,明天她最多不理姜绅,肯定是不会告他的。

    上不上呢?

    姜绅在纠结。

    不能上,不能再加女人了。

    最后一个,最后收一个。

    姜绅已经想过很多次最后收一个了。

    就是不知这个最后一个,要最后到什么时候。

    就在他盯着床上白哗哗的左右为难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在那干嘛呢。”何柳叶声音说不出的娇媚。

    “那啥,我借了小苗的警服穿着呢,你来不来?快点,芷青还说要去借套护士服呢。”

    “我草。”刹那间姜绅欲火焚心。

    “马上,马上来。”

    他最后看了一眼舒珏,尤其那破裂的黑丝外,咽了一口口水后,摇头而去,嗖,直接狂跑回自己的家。

    他一夜的荒唐根本不必说。

    另外再说孙少吧。

    被姜绅横刀夺爱,心中怒火涛天。

    马上一个电话打给戴主任。

    “我被人打了,舒珏也被抢走了。”

    “什么?谁这么无法无天?”戴主任也吓一跳。

    副省公子被打,这要逆天啊。

    “就是那姜绅,警察系统我不是很熟,你帮我找人,马上抓他,我要去医院验伤,可能会是脑震荡---”

    孙少先是想用正规手段。

    他爸不分管公检法系统,但是他想要找点公检法的人对付姜绅还是有的。

    本来想找一个认识的哥们,是安州某区的一个分局长,后来想想,那正科太小了点,所以就找戴主任。

    但是,戴主任一听是姜绅的名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姜绅?你是说,上次和我们一起吃饭那姜绅?警校学员?”

    “就是他,我要送舒珏回家,他抢着送,我不给,他就直接开打,这种人渣,怎么能当警察?”

    孙少那个狠啊,他要是福安省的,我非剥了他这身虎皮不可。

    “那个---那个----”戴主任也傻眼了。

    那是出名的混蛋啊,我们副厅长都被他打过。

    上次逼着曹必喝酒,戴主任就知道这是个浑人。

    听说上头有话带到警校了,警校不是也没处分他么。

    这人是有背景的。

    他想了想,皱着眉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孙少,这个人好像有点来头,实不相瞒,上次他也在饭店用酒瓶砸了我们安州市局局长,警察厅副厅长,砸的他头破血流,后来学校就给了他一个处分。”

    “-------”什么?孙少闻言吓了一跳。

    尼玛,这是什么猛人?

    连警察厅这种最强力强势的单位副厅长都被他砸破了头?

    竟然没有被开除?

    一般这种情况,就算是外省的,那也肯定要先拘留的,然后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公务员被拘留,就要开除公职了。

    何况他打的是警察厅副厅,搞不好可以变成刑事案,还要判刑的。

    现在居然一个处分就算了?

    “他就是个疯子,你别和他搞了。”戴主任给孙少台阶下,说姜绅是疯子。

    “那事之后,我们赵厅一个朋友,也是开宾馆的,在姜绅住宾馆时多收了几个钱,你知道他怎么做的?”

    “怎么做的?”孙少眼皮一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