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9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倒霉的杀手
    第二百九十八章 倒霉的杀手

    只见姜绅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突然阴阴一笑,然后猛的一脚踩下油门。

    轰轰,油门瞬息狂轰。

    宝马像坦克一样往前狠狠一撞。

    砰,砰,连着金牙康在内,前面四人有三个被姜绅一下子撞飞了。

    接着他又踩着油门疯狂倒车,砰,砰,后面几个大汉也被他连续撞倒。

    我撞,我撞。

    姜绅的宝马在小巷里械冲直撞。

    “啊---”金牙康的人被姜绅撞的哇哇惨叫,一个个横飞出去。

    疯子,这是个疯子。

    金牙康万万没想到,自己还刚开始敲诈呢,姜绅已经疯了。

    他被车头甩了一下,整个人飞出去好几米,摔到地上浑身酸痛,没等他爬起来,姜绅的宝马撞飞了后面的几人后直接向他碾压过去。

    “不-----不----”金牙康又惊又惧,连滚带爬的想跑,但是宝马没有一点犹豫的撞上。

    砰,金牙康再飞出去好几米。

    接着宝马继续跟上,从金牙康的一只腿上直接碾压过去。

    卡察。

    “啊”金牙康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当场晕死过去。

    不过,这并没有完。

    姜绅再倒退,卡察,卡察,连续两个人的腿脚被宝马碾过过去。

    接着再次往前。

    从金牙康甩在地上的手臂上开过。

    “砰”“砰”金牙康像个死人在地上滚来滚去,随着车轮的碾压,手臂也是寸寸粉碎。

    然后就见姜绅的车在原地往前,倒车,往前,倒车,再往前,再倒车,轮番前后碾压,地上惨叫连连。

    几乎每个人都被他碾压了一遍。

    此时远处还有一辆面包车,大概离这里一百米不到。

    面包车里正是一直跟踪姜绅他们的两个杀手。

    他们看着姜绅先被人撞车,接着像疯子一样连撞八人,身为杀手,两人都看的面无人色。

    这尼玛是人吗?

    这王八蛋这么残忍?比我们还凶残。

    难怪他的敌人要找我们来对付他?

    “这是疯子啊?他不想活了?”

    “不用我们动手了,他撞残这么多人,坐牢也要坐死他的。”

    “快拍下来,快拍下来。”

    “太远了,跟上去,跟上去,我们做证,让他坐牢。”

    “等下,当心这疯子撞我们,别急,这里一样可以作证。”

    两人正在说话,前面的宝马停了,姜绅走了出来。

    左右看了看,八个人都在地上,昏死的昏死,呻吟的呻吟,地上一片狼籍,鲜血碎肉到处都是,真是看着都觉的恶心。

    连宝马车内的四女都看不下去了。

    姜绅你真是凶残。

    姜绅却嘻嘻笑着。

    风轻云淡看看一地的惨景,走到金牙康面前用脚踢了踢他的头。

    “金牙康?金牙康?没死吧?”

    金牙康本来是晕过去的,被姜绅轻轻一踢,就踢醒了。

    “记住啊,撞你的叫姜绅,东宁姜绅,记住老子的名字?我草,你个sb。”姜绅说罢,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轰,宝马再次发动,很快就消失在小巷子里。

    “快,跟上,跟上。”

    “报警没有?”

    “我在打电话。”

    “吗的,110好忙,一直是忙音。”

    “打派出所啊,你个白痴。”

    “我怎么知道派出所电话?”

    “查询一下啊,白痴。”

    后面跟的两人,也有点着急,怕姜绅跑了,连忙跟着姜绅的车子去。

    他们跟姜绅就要经过姜绅撞人的小巷。

    小巷本来就不宽,地上还躺着一堆人。

    “当心,开慢点,让让,别再撞了他们。”两人还是有点小心,生怕自己的车子沾上地上的人。

    这地上倒处血肉模糊,沾上一点血都对他们不好。

    但就在他们小心翼翼要开过去时,突然开车的那人觉的方向盘猛的一动。

    “不好。”他感觉到方向盘好像不在自己手上。

    方向盘失控了?

    他连忙踩刹车,发现刹车踩不下去。

    砰,砰,砰,小面包在小巷子里横冲直接,一会撞上奔驰和奥迪,一会对着地上八个人碾压。

    “疯了,你疯了,快停车。”车中另一人吓的魂飞天外。

    “停不下,不受控制啊---”司机也是亡魂出窍。

    地上的八人,本来只被姜绅压了手和腿,而他的面包车,直接就是从他们身上开过去的。

    扑通,扑通,地上的八个人被小面包来回碾压好几次,那场景要多惨就多惨。

    也就在这时,小巷子后面出现几个路人,有骑自行车的,有步行的,正好经过这里。

    “这----这么残忍?”有个骑车的看到这小面包横冲直撞的撞人,吓的脸都绿了。

    “太缺德了,人都不能动了,还在碾压?”

    “他是怕受伤的不死,要养成一辈子,索性撞死了。”

    “现在的司机就是这种心理,宁可撞死,不想撞残。”

    路人中还有一个美女,戴着一帽墨镜看不清容貌:“也不怪他们,我看到小面包撞了那奔驰和奥迪,奔驰车上的人逼他们拿几十万赔,面包司机被逼急了,这才撞人的。”

    “原来这样啊?”

    “那些人看上去是有点像流氓。”

    “可撞死别人也不好啊。”

    “都是被逼的。”

    “这是什么社会啊,真惨,真惨,双方都惨。”

    路人纷纷议论,有的开始报警,有的甚至拿出手机当场拍了起来。

    这场面足足有近一分多钟后,小面包砰的一声撞到边上的墙上,这才被逼停下来。

    面包车里的两人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

    然后发现外面不知何时来了十几个人。

    尼玛,刚才撞车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现在冒出来这么多人?

    哭都没有用了。

    “不是,他们不是我们撞的?”开车的杀手真心想哭。

    “刚才有个宝马撞了他们,我们经过,我们是经过啊。”

    切,众人皆是不语,但用眼神告诉了他们:你们当我是白痴啊。

    有个老者忍不住:“就算他们逼你们赔钱,你们也不能把他们撞成这样啊?”

    “撞个车能赔多少钱?你现在把人撞成这样,这是要死罪的啊。”

    “---------”两杀手莫明其妙:“不是啊,我们没撞车啊,我们经过这里。”

    然后,然后车不受控制,我也手忙脚乱,但是,但是我无心的啊,我们来之前他们就被撞成这样了?

    “明明你们撞奔驰和奥迪了。”有人听一个美女说过,转过头想找那美女,发现那美女已经不在,估计也怕惹是非,人家先走了。

    不过国人都这样,听到有人说了,自然都当真。

    那人也说的和自己亲眼见到一样:“你撞了就赔钱么,车才赔几个?”

    “我们没撞,是别人先撞的。”两杀手急啊。

    见鬼了,现在这小巷,人越来越多,许多路人看到这里的情况都围了过来。

    场上有点乱哄哄的,两杀手一看苗头不对,快走。

    连车子也不要,就想走。

    “别走啊,我们报警了,别走。”有人围住他们,不让他们走。

    这两人可是杀手,也是凶悍的人物,一见有人围他们,怒了,其中一个,嗖的一下拔出一把尖刀。

    “快让开?让开?”

    这下人群怕了,被两人逼出一条路,夺路狂奔。

    两杀手跑出小巷,回头看看,真是想相拥而泣。

    任务还没开始,竟然被逼着跑路。

    “老大,怎么办?”

    “还怎么办?快跑,离开上沪,警察马上就要找到我们头上。”

    “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啊?”

    两人悲痛欲绝的掉头而逃。

    身为职业杀手,两人这次真是倒霉,任务没开始,先帮目标顶了个大案,谁见过这么倒霉的杀手。

    不远处的一个拐角。

    姜绅带着四个女人站在那里。

    宝马已经被他收到了储物空间。

    “怎么现在这么多人?刚才还没人呢?”小苗觉的奇怪。

    “哼,我容易吗?刚才有人要进这巷子,都让我用神念控制着等一会。”还好哥们现在有仙晶,实力大增。

    “那两人是谁啊,怎么叫他们顶杠?这下他们不是惨了?”沈碧捂着嘴在笑,刚才就是她在人群里说的话。

    “那两人也是杀手。”姜绅道:“跟着我们大半天了,不知道是谁派来的。”

    “最近我也没得罪什么人?难道是孙少?”

    “孙少?上次那个孙副省长儿子?肯定是他。”

    “他作死啊,我找人弄他。”何柳叶也是凶悍,有哥哥在,真是什么都不怕。

    国外她不行,国内还是很牛逼的。

    “切,这种小人物,还要你们弄?现在他们跑路都来不及。”

    姜绅也懒得理这两个杀手,真是没档次,连当年爆标手下的刀仔都不如。

    那个孙少也就这点能量?

    姜绅现在还没空找他,毕竟人家有点副省老爸,看孙少识不识相,要是不识相,姜绅回去只好以德服人了。

    不过这事并没有完。

    下午五点多,姜绅他们刚回到宾馆,几个上沪的警察已经在等他们了。

    原来那八人没有全死。

    尤其是金牙康,竟然没死。

    经过抢救之后,醒过来几分钟,然后又晕了。

    他和警察说了几句话,一口指证姜绅撞的。

    警察又去找汤总,从姜绅的车牌找到车主身份证,然后就找到宾馆来。

    “姜先生,虽然根据现在目击者和表面证据来说,是另两人用面包车撞的,但是康先生一直指证你,所以要麻烦你和我们回去作个调查。”

    “可以,完全没问题。”

    调查的结果很快出来了。

    姜绅之前就报过警,宝马被偷了。

    调了几个相关路口的监控也没看到姜绅开宝马,甚至那辆宝马果然消失不见。

    要知道这是一起极时恶劣的案件,连撞八人,当场死亡七个,一个重伤不醒。

    所以上沪全市调动监控,都没有再见到那辆宝马。

    所以,等几天后金牙康再次醒来时,警方给他一张通知。

    姜绅告你诽谤,法院也受理了,而且我们怀疑你做假口供,现在也要调查你。

    我草,刚醒转过来的金牙康听到这种消息,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