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9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汤总求饶
    第二百九十九章 汤总求饶

    汤总这几天也有点害怕。

    上次他心血来潮,叫金牙康去找姜绅,结果听警察说,金牙康死了七个手下,自己被撞的四肢全断,到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中。

    当时汤总听的那个害怕啊,不过后来听说是另两个人撞的,还在捉拿中。

    不过,会不会是姓姜的小子派人撞的?汤总估计姜绅是有点来头的。

    这事已经过去好几天,汤总也天天提心吊胆。

    等到周四的时候,汤总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周四早上,他刚下楼准备开车上班。

    迎面看见楼下有一堆废铁。

    这废铁怎么这么眼熟?

    我草,这不是我的途观车么?

    怎么一个晚上被砸成这样?

    简直就像是被坦克压过的一样。

    “这,这是什么啊?这不是我们的车吧?”汤总老婆发出鸡鸣一样的惨叫声。

    她老婆一向都是和汤总一起上班的,每天由汤总把她送到单位,然后汤总自己上班。

    没想到今天一下楼,就看到爱车被砸成这样。

    “小区保安呢?都死人啊?一个晚上车被砸成这样?他们是死的吗?”

    两人又惊又怒,又是害怕,跑到小区保安值班室就讨说法。

    小区保安也不相信,过来看了下,连忙调取监控录像,发现偏偏那边的摄像头坏了。

    “你们要赔啊,我们交了物业费的,一个晚上车被砸成这样?”汤总老婆立刻抓住保安们。

    “汤老板,你不是开玩笑吧?小区那时有车库,叫你们买你们不肯,后来想买了,已经没有了,我们有协议的,车库外面的车损坏,我们物业不负责的。”

    我晕,汤总想起来了。

    当初买房的时候,他事业刚起步,没钱买车库,后来做好了,想买又没有,物业和没车库的都签了协议,停在外面损坏不赔。

    这下好了,损失惨重。

    前几天刚得的二十万,都不够今天的损失。

    “没事,还有保险公司呢。”汤总安慰她老婆。

    但是保险公司能赔多少?肯不肯赔都有问题。

    因为一般保险条款中没有这一条,碰到这种情况很可能要打官司,而且根据以往的例子,就算赢了,也赔不了全部。

    夫妻两个脸色黑黑的走出保安值班室,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想着会是谁砸的。

    电话刚打完,公司来电话了。

    “汤总,公司全被人砸了。”

    “什么?”

    “公司被人砸了,我早上开门,发现大门已经被打开,里面全被砸光了,连一块完整的石砖都找不到,电脑也碎了,硬盘都没了,家具电器全坏了。”

    “水管也被挖出来了,这什么人啊,简直就是开着挖机来的。”

    我草,这下汤总知道,麻烦来了。

    这两件案件马上都到了当地派出所。

    他们调了调附近的监控。

    这次看到了。

    有三辆汽车,东宁牌照,后面的数字被遮住,晚上开到了他公司门口。

    然后出来十几个人,拎着各种家伙,把他公司砸的干干净净,走的时候还把所有电脑硬盘带走了。

    前后大概十分钟不到。

    画幕最后,有人想在门口放火,后来被阻止了。

    监控拍的很不清楚,除了能看出是什么车子,车牌和人一个都看不清。

    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刑事案件。

    深夜打砸公司。

    但是警察却没有一点办法。

    因为根本找不到人。

    “是姜绅,我前段时间得罪一个东宁人,他叫姜绅,还涉兼撞过本地一个老板,另一个派出所把他叫去配合调查过,一定是他派来的人。”

    “汤老板,就凭这几句话,我们是不能抓他的?有没有实质的证据?”

    “证据?我有证据要你们警察干嘛,你们去查啊,这不是东宁车么,到东宁找人啊?”

    几个警察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看着汤总。

    知道东宁车有屁用?

    东宁有多少车?

    对方就是知道这监控看不清楚,车子直接开进来,大摇大摆的砸。

    除非能知道车子谁的,找到车主。要不然,永远找不到人。

    他们能找到车主吗?

    永远不可能了。

    这三辆车用过之后就被小白哥送到姜绅那里,然后姜绅一把将这三辆车捏成粉碎,从此以后,这世上,三辆车连他的宝马在内,都不存在了。

    汤总那个怒啊。

    这下的损失可不是几十万那么简单。

    公司被砸,所有硬盘被拿走,公司的一切资料都没有了,所有资料都要重做,这项工程那才叫巨大。

    到了这时,他就有点后悔拿了姜绅二十万。

    虽然现在他的案件也算大案要案,但是警方也得有能力破了这案件啊。

    不到一天时间,警方的调查来了。

    事发的时候,姜绅在安州学习呢。

    他也是警察,人在安州。他是东宁警察,这件事没有任何证据是他做的,我们只能礼貌的问下,又不可能越省过去直接抓人。

    另外东宁那边,我们已经联系了东宁的警方,请他们帮我们协助查找这几辆车。

    尼玛的,汤总听了想哭。

    上沪的警方要查东宁的警察,而且还要请东宁警察帮忙。

    估计这三辆车一辈子都查不出来了。

    警方也调取了沿途所有高速路口的监控,仍然看不到车中的人是谁。

    对方有备而来,砸了就走,半夜行动,又快又准。

    “汤先生你也别急,这案子我们分局也很关注,一定抓紧时间破案的。”警方也只能安慰一下汤总。

    汤总虽然涛天的愤怒,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这事还没完呢。

    等他们从派出所忙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

    就见家里正门大开,好像已经有人在家一样。

    他们惊恐的跑了进去,发现家里东西没被砸成什么样,但是倒处都有被泼了油漆。

    “欠债还钱--”

    “借高利贷不还。”

    “汤伟可耻。”

    大门上,墙壁上,全部被用油漆写着各种标语。

    完全就是香门片里,黑社会高利贷要钱的那一套。

    虽然这次没砸他的家,但是这么多油漆泼的他家没有一件家具电器可以再用的。

    所有的装修都要重来。

    完了,完了。

    汤总的老婆再也受不了接二连三的剌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老婆,老婆,你没事吧。”这一刻,汤总真是后悔莫及。

    他现在真是后悔了,能随便拿二十万出来赔的人会是一般的人?

    肯拿二十万出来,要找自己的麻烦太简单了,二十万扔出来,多少人要抢着出头的。

    我不该这么贪心,鬼迷心窍啊。

    汤总受悔的不得了,连忙找到前面调查金牙康被挤的警察那边。

    那警察请汤总和姜绅都协助调查过,还有姜绅的手机号码。

    汤总打了两天才打通。

    “姜先生,我是汤伟,我知道错了,你要怎么样才原谅我?”汤总态度极其端正。

    “啊?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啊?”姜绅呵呵一笑:“知道自己错了就好,我早就原谅你了,从我给你二十万的那一刻,我就原谅你了。”

    “别这样,我真的服了,我把钱全退给你。”

    “不用退了,那本来就是你的,行了,没事了,就这样吧。”姜绅笑着挂了电话。

    没事了?汤总有点听出画外之音。

    姜绅给了他二十万的时候就打算搞自己了。

    而且一定要让自己把这二十万花掉。

    但是,你他吗砸我的车,砸我的公司,泼我的家,我要花的,不止二十万啊。

    汤总欲哭无泪,后悔莫及。

    他要是知道,姜绅这也是难得没动用神通,叫小白哥派人去搞了一下,他就应该感激零涕,这要换成姜绅亲自动手,浪费姜绅的仙气,他绝对要倒大霉。

    也实在是他太渺小,姜绅现在尽量减少以仙欺凡,所以才让小白出面。

    换成姜绅亲自出手,一定要浪费姜绅的仙气,浪费了姜绅的仙气,那不整的他半死,姜绅怎么会爽。

    当然了,像汤伟这样的小人物,只是姜绅成长过程中,路边脚下的一块小石子,被踢掉之后,姜绅都懒的记住这种人。

    时间越过越快,很快就接近他三个月学期结束了。

    这三个月,姜绅也从不起眼的无名小警察,变成了震动福安和东宁两省警察系统的风头人物。

    反正现在福安省警察系统都记住他的名字了。

    一个连副厅长都敢打,而且打了没事的小警察。

    结束的前一天中午。

    贺局长找到姜绅。

    小姜啊,学习快结束了,我们什么时候请舒珏、郑嘉儿她们吃饭?

    原来学习临近结束,班上的人或以省,或以地级市为单位,纷纷开始请授课老师和班主舒珏吃饭。

    东宁省这次来了五个人,自然也要一起请她们吃个饭。

    本来这事肯定是贺局作主,不过最近姜绅风头正劲,贺局长也要亲自过来咨询一下,而且之前他已经和其他两人谢亚东、许涛说好了。

    一人出一千,凑了三千,然后又去问小苗。

    结果小苗来一句,这事她要问姜绅。

    贺局长当时眼皮就跳了下。

    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陈大局长的女儿唯小姜马首是瞻?

    这他吗,他将来是前途无量。

    贺局各种忌妒羡慕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