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79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章 香门五虎
    第三百章 香门五虎

    姜绅听懂了贺局的来意,忙道:“这还不是听领导你的,你怎么说,我小姜怎么做,不过有一条贺局你一定要听我的。”

    姜绅前面的话说的贺局眉开眼笑,小伙子不错,没有骄傲。

    不过最后一句话听了,眼中微微愣了下。

    我好歹是副科好吧,你就算是陈局的女婿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啥,我听你的?这多没面子。

    以他副局长的骄傲,这个肯定接受不了。

    但姜绅又道:“吃什么,在那吃,怎么吃都听贺局的,但是这钱一定要我小姜出。”

    “----”贺局愣住了。

    “来了三个月了,领导们都这么照顾我,小姜早就想请大家吃一顿了,贺局,你这个机会总要给我吧。”

    “呵呵,小姜----什么领导,我们现在---是同学。”贺局满脸笑容的用手指了指姜绅:“进步啦,进步啦,你真的进步多啦。”这是指姜绅变通多了。

    表扬姜绅的同时,心中也在感慨,姜绅也变的七窍玲珑,再也不是刚进学校的愣头青。

    所以说,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无论多么白的人进来,都要被染成五颜六色。

    贺局知道,刚进学校时的姜绅,可从来没有自称过小姜,叫过什么领导,那时说话更没这么客气,真是一个纯洁的愣头青。

    这才三个月,姜绅也变成官油子。

    贺局也不知道什么心情。

    不过姜绅这话说的很合他心。

    做官嘛,为什么?不是为钱,就是为权,虽然一千块钱对他来说小意思,不过能省则省。

    而且他已经算过了,他们五人一人出一千,五千块钱的话也不一定够。

    现在姜绅要一人包办,那是最好。

    他们和姜绅一起三个月,虽然看姜绅是小警察,但是前面开过一百多万的宝马,后来又换了二百多万的保时捷。

    一看就知道姜绅很有钱。

    “这样不好吧,让你一个人出?”贺局还是假巴意思推让一下。

    “贺局这话说的,你都说现在是同学,同学还分什么你我,对了---”姜绅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堆卡。

    “最近安州一个朋友买来送人的,没送出去,偏宜给我,贺局,大家快回家了,正好买点特产带回去,你帮我分点给谢主任和许所,同学一场,将来要照应小姜啊。”

    姜绅拿出来的是一堆购物卡。

    世界五百强,沃飞玛超市的购物卡。

    面额全二千的,拿出来十五张,就是三万块。

    全部塞到贺局手上。

    这沃飞玛超市,在国内开了很多分店,大点的县级市都有,别说东宁这省会城市。

    姜绅这是摆明送卡给他们了,而且说的很好听,将来要照顾我。

    嘶,饶是贺局收卡无数,也是震惊了姜绅的手段。

    人家送卡都是为利,姜绅和他们毕业之后各奔东西,真没多少利益交织,而且让贺局去给许所和谢主任,那是让贺局做人情了。

    这小子,越来越活络了,这将来做官,我都恐怕做不过他?

    贺局也算知道姜绅的财力了。

    “行,那我帮他们谢谢你。”贺局也不客气,在这边虽然包吃包住,但他们经常出去也花费不少,今天总算补回来了。

    于是两人商量了一下。

    晚上在安州唯一的五星宾馆‘安宾大酒店’吃饭。

    一共有五位老师,加他们五位东宁学员。

    定了一桌一万八标准的菜,酒自然是选国内最好的白酒五良,台毛什么。

    姜绅想了又想:“要不要给每位老师准备点礼物?”

    贺局眼睛一亮。

    这要在东宁,这个要能单位报销,他肯定是要办的,不过之前说好大家请客,也没有谁有这个能力,现在姜绅主动提出来真是太好了。

    果然有当官的天赋。

    “最好准备一点,官场上面,这是不成文的习俗和规定。”一般政府部门之间宴请,都要安排一点小东西的,当然了,现在中央到地方管的严,这条习俗也在逐渐消退。

    贺局现在看姜绅,越看越顺眼,也不介意提点姜绅一下。

    “还是卡怎么样?一人五千?”姜绅满脸的不在乎。

    贺局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他们中有两个女,未必好意思肯收,这样吧,再准备每人两斤茶叶,等他们收了茶叶,你再顺手发卡,到时,也就由不得他们不收。”

    “嘿嘿,贺局,你真是高。”

    贺局也不得意,等你到了这位置,这事也就见多了。

    他们所有课程的老师一共有八位,不过有两位老师,在之前其它省份同学请的时候就没有去,后来各省的人也就不叫他们了。

    还有一位是前任副校长,大概被免掉了,脾气不好,上课经常骂人,所以学员们都不喜欢他,前面省份都没人叫,贺局他们也不好意思叫,省的自找霉头。

    最后请的就是五位老师。

    班主任舒珏。

    美女律师郑嘉儿。

    另有张老师,陶老师,军械场上的鲁教官。

    这五人里,舒珏和张、陶两人是警察系统的,郑嘉儿是律师,鲁教官是武警部队的。

    加上东宁的五人,十人坐一桌,其间有三个美女,倒也非常养眼。

    最年轻最活泼的应该就是郑嘉儿,郑嘉儿比小苗还小一岁,话也很多,因为是律师,特能讲。

    换成一般人这么多话,大家可能就有点反感,不过她人长的漂亮,说话干练果断,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聊天。

    就在他们喝酒聊天吃饭的同时,酒店的外面,一辆普桑借着夜色悄悄的开到酒店门口。

    普桑里面坐着三个人。

    其中两个,赫然就是上次在上沪跟踪姜绅的杀手。

    这两杀手,上次撞了金牙康后马上弃车逃走,上沪警方也没有找到他们。

    姜绅当时想着搞金牙康,忘了扔一丝神念在两人身上,后来也没有找到他们。

    没想到现在两人从上沪追到了安州。

    这次,还又加了一个人。

    这个人大概三十五岁左右,身材很健壮,皮肤幽黑,脸色严峻,坐在车上,不动如山,一看就知道是个有纪律的人。

    这种人,不是纪律部队出身,就是职业杀手保镖。

    这个人叫钟平。

    是孙少一个朋友从香门岛请来的人。

    钟平是越南人,曾是越南某野战军特种大队的人,退役后到香门岛谋生,后来加入了香门的一个社团,因为身手敏捷敢打敢杀而名震香门,号称香门新五虎之一。

    香门五虎可不得了。

    香门岛社团无数,强者如云,混社团的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很多大红大紫的人,风光几年,甚至几个月就横尸街头。

    而能被称为香门五虎的,都是在香门最少风光十年都没有倒下的大人物。

    钟平在香门十二年,手上的一把刀砍过的人不下数百,最凶险的一次,十几个人把他堵在一个巷子里,他硬是砍翻了一半人后,逃了出来。

    有人会说,现在社团还用刀啊?香门的黑社会电影,动不动直接用枪的啊。

    那只是电影,也只影射香门的另一面。

    用枪的,大都是杀手。

    用刀的,才叫好手。

    有什么不同?

    杀手在黑暗处,通常都是为了复仇一击杀人,转身跑路,这种人,永远都活在黑暗中。

    想要在香门出名,开豪车,住豪宅,泡美女,带小弟,就一定要做刀手。

    很多人都是拿着一把刀砍出一条路,然后砍出名了,收小弟,扩地盘,越做越大,最后成话事人,成坐馆。

    枪和刀,一个是杀人的,一个是成名的,看你选择那一条路了。

    香门五虎,个个都是用刀砍出来的名声。

    钟平的刀,在香门五虎里更是数一数二的。

    这次孙少铁了心想报复姜绅,竟然请出香门五虎,可见他对姜绅的恨到了什么地步。

    当然了,实事上孙少不知道钟平什么来头,什么事都是他朋友办的。

    他朋友和钟平的社团有生意来往,然后就说,孙少是副省长的儿子,你们社团如果在内地想做生意,这件事完成了,孙少对你们的帮助也是巨大的。

    对方一听,这个生意可以做的,砍一个人么,能结这么个善缘,多好的事啊。

    但孙少朋友说了,那人很能打,在内地也是号称某省五虎的。

    钟平社团的人笑了。

    内地的社团?能和我们香门比么?

    也敢称五虎?充其量五只小猫吧?内地的社团,见到警察和老鼠见到猫似的,也算出来混的?

    香门社团真是看不起内地的社团。

    孙少朋友当时就说,两地不一样嘛,你们社团到内地试试?警方弄死你们,还让你们五虎这么嚣张?

    当时钟平也在,听了之后有点不爽。

    “那我亲自去,砍了那个人,然后我看你们内地警察拿我怎么办。”

    钟平当时也有点赌气,不服孙少的朋友。

    孙少的朋友要的就是这效果,呵呵,好啊,我个人出一百万,平哥你帮我砍了他,孙少还要再出一百万。

    两百万砍一个人,这在香门也是大手笔。

    钟平一个兄弟当时皱了皱眉:“要那人的命不?”

    “要,当然要。”

    “那用枪嘛,二百万什么杀手请不到?一枪崩了他,省的麻烦。”

    “内地最好别用枪,我们有枪手准备着,先用刀吧,实在不行再用枪。”

    双方后来谈了谈细节,于钟平就来到了安州。

    他是砍来姜绅的。

    他是来扬名的。

    让东宁五虎,知道一个香门五虎的实力。

    当然了,其实他不知道,东宁五虎都只是姜绅的手下。

    姜绅那不是虎,根本就是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