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0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三章 看够了没有
    第三百零三章 看够了没有

    不过他转过身去,看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舒珏。

    舒珏现在也全身啦,她还在沉睡呢,躺在沙发上卷成一团,雪白的屁股对着姜绅,整个人呈现出一条完美的曲线。

    外面打成这样,你都能睡,真是服了你了。

    姜绅咽了一下口水,就见那舒珏突然一个翻身。

    这沙发本来就小,她一个翻身,扑通一下,就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这下摔的好像有点重,醉熏熏的舒珏慢慢睁开眼睛,低声呻吟了一下:“有没有水啊。”

    说完之后又闭起眼继续睡了。

    姜绅又好气又好笑,都说男人喝醉了不是人,女人醉了也好不到那里去。

    他只好走上前,弯腰下去,把舒珏轻轻抱了起来,再次放到沙发上。

    这可是全身的舒珏。

    刚才他们从外面逃进来葱忙,姜绅都没好好享受。

    这次好了,软玉温香抱个满怀,顺手在她光滑的小屁股上面还摸了几下。

    真是滑啊。

    要是能在她胸部摸几下就好了。

    姜绅不能做的太明显,只能过过眼瘾,抓紧机会多看几眼。

    “姜绅,你,把你衣服脱了。”这时,他身后的郑嘉儿羞怒交加的在说话。

    “什么?”姜绅吓了一跳,猛的回头,结结巴巴:“就在这?发展太快了吧?”你是想和我来点什么么?舒珏还在的。

    郑嘉儿以一个很好笑的姿势坐在那里。

    她双手捂胸,双腿微曲,身体侧面对着姜绅,就像是一个人体模特。

    这样的保护,让她的重要部位都被隐藏起来。

    “你什么眼神,想什么东西?”郑嘉儿恨不得站起来跺几脚:“把你衣服给我穿?”

    “不是吧?”姜绅双手捂胸,很不情愿的:“我就一件衬衫啊,里面什么也没有。”

    “你是不是男人?你给不给?你是故意想看我们两的是吧?”郑嘉儿今天被姜绅从头看到脚,全身看光了,心中真是又羞又怒。

    “行行行,给就给,说好了,不许看我啊。”姜绅非常舍不得的把自己衬衫脱了下来,立刻露出里面排骨一样的身躯。

    谁要看你啊,郑嘉儿很无语。

    “你转过去。”她还要穿衣服:“转那边,你别对着舒主任,还没看够你。”

    郑嘉儿一边穿衣服,一边打量了一下姜绅。

    “就你这小身板?切。”姜绅真是有点瘦弱,身上又没鱼尾纹,难怪郑嘉儿表示不屑。

    三人在里面尴尬外面钟平他们三人也在郁闷。

    “走吧,再不走,警察要来了。”

    “平哥怎么说?”

    三人发现这门很沉,用枪的话多打几枪应该能打开,但是如果后面有人用沙发或柜子台子顶住,他们还是进不去。

    如果里面有电话,姜绅一报警,那就很危险了。

    “这应该是个练歌房,隔音的,不然门不会这么沉。”

    钟平还是很有眼光。

    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电话?

    还有里面有没有大桌子或大柜子。

    他在原地犹豫了不到十秒钟,最后一跺脚。

    “走。”三人转身就走。

    今天失败了没关系,下次再来。

    现在姜绅逃进歌房,里面还有那跆拳道的女人,实在不好杀。

    三人一走,姜绅神念就感觉到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说。

    现在他正陪着两个美女呢,而且两美女个个等于。

    郑嘉儿虽然穿了姜绅的衬衫,但是那衬衫也不是很长,只能盖到屁股,下身都不能掩盖,搞的郑嘉儿坐在沙发上都不敢动,生怕被姜绅偷看了。

    “怎么办啊?他们不知有没有走?要不要打开门看看?”姜绅故意问,一边问,一边眼光也不客气,肆意打量着郑嘉儿。

    “别---他们有枪。”郑嘉儿连忙摇头,顺便双手紧紧的拉着衬衫:“现在不是没动静么,也许他们害怕,走掉了。”

    “那我去看看?”

    “别---”郑嘉儿又叫:“等下,等到天亮再说。”

    郑嘉儿即希望杀手走掉,又怕开门上了他们的当,左右为难,只好在这等了。

    等到天亮,你们总要走了吧。

    “天亮他们要不走呢?和我们在这耗的话,我们没东西吃啊。”

    “天亮舒主任该醒了,问问她吧,也许她有办法。”郑嘉儿还是有点怕的。

    虽然她学过跆拳道,但是对方有枪,她那里经过这个场面,刚才纯属是条件反射,现在回想过来,她都害怕。

    “姜绅。”郑嘉儿又说话了:“你有没有穿内裤?”她盯着姜绅。

    姜绅现在上半身,闻言之后,眼睛一瞪:“你又想干嘛?我裤子不借的。”

    “我才不要穿你的臭裤子。”郑嘉儿呸呸呸,连呸几下。

    “你脱掉长裤帮舒主任盖着啊,晚上天凉,着了凉怎么办?而且,而且这样也不像话。”她赤身裸身睡在那,全给你看了又看,你故意的是吧。

    “我的裤子能盖多少地方?”姜绅当然不肯了,他正看舒珏看的爽呢。

    “那总比没有好吧,万一她冻着呢?”现在十月底了,白天还好,晚上是有点冷的。

    “那我只穿一条短裤,我也会冻着啊。”姜绅还是摇头。

    “----”郑嘉儿无语的看看姜绅。

    这王八蛋,就是想借机看看舒珏。

    姜绅的心事,她当然明白。

    那一双贼眼,一会看自己,一会看舒珏,转个不停,一看就知道是个小色狼。

    她在房间里左看右看,突然眼睛一亮:“那,那有块布,帮她盖着。”

    姜绅回过头,原来是一块盖音响的布。

    不过也不小,有一个多平方,差不多像块浴巾了。

    草,怎么我刚才没收起来。

    姜绅没办法,只好垂头丧气的过去把那块布拿了过来,盖在舒珏身上。

    外面一直没有动静,姜绅是知道他们走了。

    郑嘉儿即认为他们走了,又怕他们在外埋伏,所以也不敢开门。

    两人把房间里能搬的东西全搬到门口堵住,然后就准备睡觉。

    搬东西的时候,姜绅又饱了次眼福。

    郑嘉儿只穿着姜绅的衬衫,雪白的大腿,修长迷人,屁股和下身若隐若现,非常诱惑,所以说,女人穿男人的衬衫是最性感的,看的姜绅欲火焚身,好几次都想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房间里有两张沙发,做完了这些郑嘉儿就要睡觉了。

    “你看一下啊,我也要睡觉了。”

    “为什么不是我睡觉你看?”姜绅表示抗议。

    “因为你是警察,又是男人啊。”

    “----”

    “还有,别等我睡着了偷看。”郑嘉儿恶狠狠扬了扬小粉拳:“黑带七段。”

    切,我一个手指头捏死你,姜绅脸上表示不屑。

    郑嘉儿也不理姜绅了,占了一个沙发就睡着,屁股对着姜绅,这时她也顾不得什么形象。

    反正全身都被姜绅看过,现在睡觉更是逃也逃不掉。

    不过她可以选择屁股对着姜绅,让姜绅就看一个屁股。

    姜绅很无奈啊,转过来看看舒珏,转过来看看郑嘉儿。

    两位美女在身边,自己却只能干看。

    收了她们吧,收了她们吧,不行,不能再收女人了,太多了。

    两种声音在他脑海里盘旋。

    郑嘉儿似乎很累,不一会就睡着了。

    没有人和姜绅说话,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只听到两女平静的呼吸声。

    姜绅左看右看,这样你们两个都能睡着?服了你们了,我也睡。

    他往地上一躺,就睡在舒珏的沙发边上。

    他睡觉当然是假的,不过现在没人和他说话,他也只能用睡觉来修练一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到了深夜三点多钟的时候,沙发上的舒珏慢慢睁开眼睛。

    她口渴的不得了,醉了酒的人,那是非常口渴的。

    沉睡了这么久,她终于醒了。

    这眼睛一睁,她就觉的全身都酸痛,而且头痛脑胀,迷迷糊糊。

    醒是醒了,酒还没完全消退呢。

    舒珏依然有点糊涂,不过比起昨晚是好多了,至少醒了过来。

    她想喝水,刚想起来,身子一动,啊呀,就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下面睡着姜绅呢。

    姜绅正在闭目修练神通,没想到舒珏突然就滚了下来。

    扑通,舒珏重重的压到姜绅身上。

    两团特别的柔软挤压在姜绅的胸前。

    他可是也是着上身的。

    舒珏掉下来了?

    姜绅连忙睁开眼睛,果然发现舒珏压在自己身上,自己的双手条件反射的在抱着舒珏。

    “嗯---咛---这什么东西?”舒珏喃喃自语,迷迷糊糊的把身边那块布给拉掉,那块布裹着她掉下来,非常难受。

    她在姜绅身上扭来扭去,她想站起来,但姜绅有双手搂着她,让她起不来。

    一个全身的美女在你身上扭来扭去,你会有什么反应。

    “舒主任,舒主任---”姜绅憋的很辛苦啊,轻轻在她耳边叫着。

    “嗯----小姜?”舒珏也不是醉的不省人事,还能分清姜绅的声音。

    “我想喝水,小姜。”舒珏喃喃着,小脸额就贴在姜绅的脸上。

    她挣扎几下没能站起来,双眼微闭,好像全身又没了力道。

    事实上,她这时真的用不起劲。

    全身着被一个男人抱着,舒珏多少年没有与男人这么抱过,虽然她醉了,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有的。

    这一刻,她全身灼热,浑身发软,男人的气息让她血脉高涨,欲火焚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