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四章 差点成功
    第三百零四章 差点成功

    “没水啊?”这房间里又没水,姜绅很郁闷,左右看看都是没水的样子。

    “我要喝水,给我喝水---嗯---”舒珏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并且在姜绅身上继续扭来扭去。

    这下扭的小姜绅都抬起头了。

    吗的,姜绅再也顾不得了,猛的一把抓住舒珏的脸,一口就亲了上去。

    给你水,给你水,我给你口水,要是不够一会再给你奶水。

    “唔”

    两人就在地上,就在郑嘉儿的身后吻到了一起。

    这一吻下去,酒精好像突然加了十倍,全部散发到舒珏的脑海中。

    多少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舒珏完全失去了理智。

    在酒精的麻醉下,舒珏的回应也越来越热情,并且双手开始在姜绅身上乱摸。

    两人激烈的热吻着。

    姜绅的大手也称势摸到了舒珏的双峰,终于占领了刚才他一直看着,却没敢摸的地方。

    舒珏也在疯狂着。

    她的小手也不停的往下摸,比姜绅还迫不急待的要找到小姜绅。

    这一刻,酒精和,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心灵。

    我草。

    边上有人在草呢。

    谁啊,当然是郑嘉儿。

    姜绅以为她睡了,她其实一直没睡着。

    她害怕姜绅会晚上偷袭自己,所以一直闭着眼睛装睡。

    好不容易坚持到三点多的时候,她有点昏昏欲睡了,突然就听到舒珏掉了下来。

    然后两人的对话,然后两人热吻,房间奇异的气息,彻底把郑嘉儿击溃了。

    我说你们两个,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好吧?

    舒主任醉了,姜绅你也醉了吗?你这是落井下石啊。

    郑嘉儿很生气,虽然屁股对着姜绅,但是很想回头怒叱他一句。

    不过,她也有点不好意思,这种情况打断别人,是不是很没没礼貌?

    当然了,她也能明白姜绅。

    一个晚上和两个的美女在一个房间,能忍到现在也算不错了。

    要不要提醒他一下,别犯错误了?

    郑嘉儿知道,自己只要醒过来,姜绅估计不会再继续了,再继续就是真的流氓。

    不过她很显然看错了姜绅,这时姜绅剑在弦上,别说她突然起来,就是她阻止都阻止不了。

    姜绅这时已经什么也不管了,已经迷失了他的理智。

    先上了再说,最后一个,我最后收一个女人,以后不收了,姜绅又发誓。

    他都忘了身边还有一个郑嘉儿,猛的一个翻身,一下子把舒珏骑到身上。

    然后分开她的双腿,小姜绅挺枪而入。

    “啊---”舒珏一声惨叫,条件反射的把姜绅往后一推。

    她还是处的啊?这么大年纪了?我晕。

    “好痛---好大---”舒珏嘴里疯狂的叫着。

    姜绅的太大了,而她太紧了。

    突然进去,她那里受的了。

    所以刚到门口就被她推了出来。

    没有成功?那我再来。

    “我慢点。”姜绅再次轻轻的热吻上去,两人继续激情的热吻,小姜绅在门口徐徐图之,慢慢等着她的适应。

    有这么大么?吹牛吧,郑嘉儿有点不信,她背对着姜绅两人,不知为什么,听到之后也觉的心里有一团火一样。

    身后一男一女就在做那事,她能定心么。

    这房中全是姜绅两人的接吻声,喘气声,听的郑嘉儿春心大动,呼吸急促。

    等一下他们真的啪啪啪了,我怎么办?总不能还装睡?

    郑嘉儿恨啊,恨这姜绅胆大包天。

    不是说小苗是他朋友么,哼,过了今晚,他要真敢做,明天我去举报。

    郑嘉儿打算举报姜绅了。

    这时,地下的两人也到了最后关头,小姜绅几次试探着进入,都失败而回。

    小姜绅太大了,舒珏又似乎吃不了这个痛。

    姜绅最好的一次,整个头都进去了,仍然被舒珏推了出来。

    尼玛,不行啊,要我用仙气平复你的痛楚?不过仙气渡进去,她的酒也要醒一大半了?

    姜绅犹豫了一下,准备再试一次,一鼓作气,直冲到底。

    换成其他男人,不顾舒珏的感受,早就一冲到底了。

    但姜绅不会这样,尤其是舒珏还在醉酒中,所以要先慢慢来,让她适应一下。

    “舒主任,你忍一下,痛一下就好。”姜绅轻轻在她耳边低吟了一声,准备强行杀入。

    他决定了,这次不管舒珏有多么痛,一定要杀进去。

    但就在这个关系时刻。

    霍,郑嘉儿猛的起身。

    “够了,姜绅,你太过份了?你这是借酒强暴,我可以起诉你的。”

    她实在受不了了,一想着两人一会要在自己身后啪啪啪,她怎么受得了。

    “-------”尼玛,姜绅没想到郑嘉儿会起来。

    他知道郑嘉儿现在是假睡,但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这个时候都会装聋作哑,继续假睡,没想到郑嘉儿就这么坐起来了。

    她坐起来,面对着姜绅,身上的衬衫都盖不住她下身的一番风景。

    不过现在房中没开灯,郑嘉儿以为姜绅是看不到的。

    “我都这个样子了?我怎么办?”姜绅喃喃道:“你别说的这么难听,舒主任自己到我身上来的。”

    “她醉了,可能还意志不清,你又没醉,你这是故意的,快下来”郑嘉儿眼睛死死的盯着姜绅和舒珏的交合处。

    不是说很大么,拿出来给老娘看看,是不是真的,但是这光线这么暗,我看不清啊。

    “我现在下来,这一晚上怎么睡的着?”姜绅那里舍得,差点就成功啊。

    小姜绅都到了门口了,只要他用力一挺,这次可以杀进去的。

    “我管你,你快下来,不然我明天告诉小苗,告诉舒主任。”郑嘉儿也是铁了心不让姜绅好过。

    你让我睡不着,我也让你睡不着,你要是爽了,我怎么办?郑嘉儿也不是省油的灯。

    尼玛,我和你没仇啊,至于嘛。

    姜绅真心不想下来,不过,郑嘉儿在边上虎视眈眈,舒珏又老叫痛,这个事真不好做下去。

    强行继续,那跟禽兽没有区别。

    “算你狠。”姜绅依依不舍的从舒珏上面下来。

    刹那间就感觉到心中无尽的空虚。

    晕,果然大。郑嘉儿也看到了。

    虽然房中光线不好,但是姜绅那油光发亮的巨大,加上姜绅故意运用了一点神通,郑嘉儿还是能看到那大概的模样。

    真是大,郑嘉儿仗着夜色,以为姜绅看不见自己的眼睛,偷偷看了几下小姜绅,暗暗倒吸数口冷气。

    难怪舒珏也受不了了,的确可以算是巨无霸。

    瞬息之间,郑嘉儿感觉自己身体有一份灼热。

    不过,她的灼热和姜绅比起来,真不能比。

    你说他都几乎要进去了,然后又被叫下来。

    这下面的空虚,真是无穷无尽。

    哎,想念我的小苗和何柳叶、金芷青了。

    姜绅发现今天玩火玩大了。

    玩到后来玩了自己,这样下去,会憋成内伤的。

    这一个晚上怎么过?

    不行,我得回家,还得找那几个杀手。

    “我受不了了,我要先回去了。”姜绅站了起来,然后穿起裤子。

    “要是他们还没走呢?”郑嘉儿暗暗发笑,她当然知道,男人在这个时候结束,会有多么的痛苦,活该你个小流氓。

    “他们走了,你安心睡吧。”姜绅气鼓鼓的,也不管郑嘉儿,独自把堵在门上的东西一点点全拉开,然后开门,走出去。

    出乎他的意外,郑嘉儿还是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

    “你干嘛?”姜绅看着她跟出来:“你不怕埋伏?”

    “我保护你,怕你被人砍。”郑嘉儿翻翻白眼,好心没好报,我可是黑带七段。

    姜绅陪着她鬼头鬼脑的在家里转了一圈,果然是走了。

    三个杀手短时间打不开门,肯定是不敢呆的。

    “快报警。”郑嘉儿一看没人了,立刻可以报警。

    “等下。”姜绅拦住她:“你帮舒主任穿好衣服,扶她上床再说。”

    郑嘉儿赶紧去卧室找了几件舒珏的衣服。

    看着她在忙来忙去,姜绅其实很头痛。

    这次对方动了枪,被郑嘉儿和舒珏看到了。

    这在国内,动到枪的话,肯定是大案要案,必破的案件。

    最好是不要报警。

    不过郑嘉儿和舒珏又不是他的女人。

    怎么办?

    姜绅想到这事,心中的欲火也都渐渐平息了。

    他本来想走的,回家找小苗金芷青她们,想了想,还是等了会。

    等郑嘉儿又帮舒珏洗了下,穿好衣服后,郑嘉儿拿了套舒珏的睡衣先穿上,然后把姜绅的衣服还给他。

    “走吧,我们去报警。”郑嘉儿还想报警。

    “等等。”姜绅道:“别报警,这事我自己会处理。”

    “什么?”郑嘉儿不可思议的瞪着双眼看着他:“他们----他们是杀手啊,动了枪啊?”

    为什么不报警?人家要杀你,你不报警?你做过什么?

    郑嘉儿和姜绅不是很熟,只是今天有点小暧昧,这个要求,她有点难接受。

    “而且,而且舒主任也在呢?”郑嘉儿心道,今算我同意不报警,舒珏心里也有数的。

    别看她醉成这样,也许事情都清清楚楚。

    有时候,一个人真醉还是假醉,别人未必分的清,郑嘉儿看刚才舒珏和姜绅吻的那么激烈,就想舒珏也许没醉的那么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