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0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六章 江南全爷
    第三百零六章 江南全爷

    姜绅后发先至,瞬间打到三位杀手,郑嘉儿的腿,嗖的一下踢了个空气。

    她一脚踢空,差点没有站稳,好悬没摔倒在地。

    定神一看,地上已经躺了三个人。

    就这几秒钟里,对面三个大汉全被姜绅打倒了?

    不可能吧?

    “你---”郑嘉儿又惊又骇看着姜绅。

    你也是高手?

    扮猪吃老虎?

    你在舒珏家为什么不出手?

    她都没看清姜绅出手,三大杀手就倒地不起了。

    太可怕。

    太不可思议。

    她在震惊,可这时姜绅才没时间理她。

    他笑吟吟了走了过去,把地上两把枪先捡了起来。

    “平哥,是你说呢,还是他们说?谁派你来的?”

    平哥脸上一个很大的脚印。

    这仓库长时间没清理,地上全是灰,姜绅一脚踢在他脸上,出现一个很难看的脚印。

    “原来你也是高手?看走眼了,我们认栽。”平哥没说是谁,慢慢挣扎想站起来,但是又觉的全身没力,好像姜绅一脚,踢的他力气全消。

    “姜绅,你得罪的人太多,大概自己也记不清了。”两个杀手也嘴硬的,不说是谁,只说姜绅得罪的人多。

    “嗯,你们是国内的,还是你们先说吧,我给你一次机会。”姜绅又从地上捡起平哥的刀。

    “你死定了,今天我们失败了,还会有人找你,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早晚要死----”一个杀手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姜绅,在他眼中,姜绅好像已经是个死人。

    没错,得罪了孙少,你早晚要死。

    但他话还没说完。

    “扑哧”姜绅脸色一变,挥刀捅了下去。

    平哥的刀,是用来砍人的,刀头其实并不太尖,但姜绅轻轻一捅。

    “呃---”那杀手脸上露出一份惨痛的表情,整个人被姜绅一刀捅了个对穿,鲜血像喷涌一样喷射出来。

    我草,钟平也算是砍人无数,看着姜绅毫不犹豫的一刀把人捅了个对穿,全身汗毛突然竖了起来,一股凉意从脚底冒到头顶。

    尼妈听说你是条子啊?比我这黑社会还凶残?

    我总算懂了,为什么我们香门的社团,到了内地混不下去。

    “啊---”同样震惊的还有郑嘉儿,郑嘉儿吓的连退数步,用自己的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真没想到姜绅敢当场杀人。

    这一刻,她甚至就想掉头就跑。

    其实姜绅也很久没杀人了。

    不过今天这杀手太嚣张,而且刚才两人差点误伤了郑嘉儿和舒珏。

    有什么事就冲我来,最恨你们不分清红皂白,见人就杀。

    “你说吧,谁让你来的。”姜绅拔出刀,用刀拍拍另一个杀手的脸。

    “全爷,江南省的全爷,绅哥,你有什么事,找他就行了。”另一个杀手也吓怕,报出一个名字。

    江南是姜绅的家乡。

    姜绅愣了一下。

    这个全爷,他还真听过。

    江南省道上超牛比的一个人物,可谓妇孺皆知。

    想想看,连以前在学校里默默无闻的丝学生姜绅都听过这个名字,就知道他有多牛比。

    他们镇在江南省可是一个很普通的县级市小镇,全爷的名字能传到他们镇上,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吊。

    全爷有多吊?为什么这么吊?

    民间有个传说,有次江南省长陪一位领导去江南视察,车队行驶在高速路上,正好遇到了全爷。

    当时那条道是暂时封着的。

    但是全爷从外省回江南,最近的路就是那条道。

    他也要走那条路,路口的警方不放人。

    人家说,这是江南全爷。

    警方也是江南的,一听全爷的名字,吓了一跳,最后来商量了一下。

    你们开慢点,前面有领导的车队,让领导看到就不好了。

    行,全爷答应了。

    然后全爷的坐车‘江88888’就进了这条道,并且一路狂追,十几分钟追到了领导的车队。

    领导的人很奇怪啊,这谁啊,从后面追上来了。

    后面押队的警车也是江南省的。

    一看,草,全爷的坐驾。

    警察犹豫了一下,全爷的车突然加速,超过领导的座驾一路狂标回到江南省。

    当时领导就在车内,淡淡的问江南省长,这车是谁的?

    江南省长小心翼翼的:“是江南全爷的,本地一个大老板。”

    全爷?你叫他全爷?领导不满的眼神看了一下江南省长。

    这件事后来呢?

    后来就没有了。

    有传说,领导回去,想找人搞全爷,不过江南省的人不好用,想调武警,后来不知是谁,帮全爷说情,拿了几个亿出来为江南省做了点慈善工程,这事也就算了。

    牛比不。

    这个全爷,就这么牛逼。

    这是真正的一方巨头,影响力比姜绅还大,整个一个江南省都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相比之下,东宁五虎,爆标、小白、陈剥皮等人加起来,也就相当于十分之一的全爷。

    那个杀手一看说出全爷的名字,姜绅就愣在那里了,还以为姜绅害怕。

    “你得罪了全爷的朋友,我们也是按全爷的话做事,虽然你不是江南省的人,但是在国内,还没有我们全爷办不了的人和事。”

    他语气也硬了起来。

    我草,姜绅是在怀念上学时听别人说的传言呢,一听他的话,抽出刀来,叭,一刀甩在杀手脸上。

    他是用刀面拍的,拍的杀手脸上一道红红地印痕,好像是刻上去一样。

    “啊---”姜绅的力量再小,也不是他能承受的,这下痛的他在地上滚来滚去,哇哇惨叫。

    “全你妹的,你让他超我的车试试?草。”姜绅现在还没空回江南省,名气也没全爷大。

    本来是想杀了这杀手的,想了一想,突然拉过这杀手的一只右手。

    “留你一条狗命,告诉江南全,我叫姜绅,东宁姜绅,将来有空,自然要去江南拜访他。”

    “好,一定传到。”杀手又惊又喜,以为姜绅要放了自己,连连点头。

    “你跟他说,让他出十个亿,他肯出十个亿,我绅哥,会原谅他派人杀我的事,不然的话---”姜绅手起刀落:“有如此手。”

    扑哧,杀手右手五指齐齐断落。

    “啊---”杀手再次痛的在地上滚了起来,十指边心痛,这下真是痛的几乎晕死。

    “呸”姜绅一口口水吐在地上。接着一脚踩下去,把那五指断指,踩成粉碎。

    “江南全爷,我好怕啊。”姜绅处理完这杀手,也不理他,转过去走向钟平。

    尼玛的,钟平挣扎到现在,才勉强从地上坐了起来,双腿依然在发软,怎么也站不起,心中又惊又惧。

    再看姜绅笑眯眯的走过来,不由涌起阵阵寒意。

    这少年,杀人不眨眼,手起刀落之后,现在满脸笑容,尼玛,这到我们香门混,前途无量啊。

    “绅哥,有话好好说,我错了。”钟平也是个人物,不愧是在香门横行多年不倒的五虎之一,见风使舵也是好手。

    “那个社团的?”姜绅笑嘻嘻的问。

    “洪安的。”钟平老实交待。

    “谁让你来的?”

    “一个内地朋友,和我们洪安有生意来往,叫许胜杰。”钟平现在的表现让洪安的人看到,眼珠都要掉一地,简直就是老实宝宝。

    “他也是孙耀武的朋友?”姜绅直接问,他能肯定这些人都是孙耀武派来的。

    钟平愣了下,没想到姜绅会知道,大概几秒钟后:“我只知道他朋友姓孙,大家都叫他孙少。”

    “行了,外面船来了,你走吧。”姜绅挥挥手。

    “---”我可走了?钟平莫明其妙。

    然后就发现自己突然腿不软了。

    “谢谢绅哥,谢谢绅哥,有空来香门玩。”钟平连忙爬了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等等。”姜绅猛的一叫,钟平却以为他反悔,吓的跑的更快,头都不敢回。

    “拿走你的刀。”嗖,姜绅一甩手,当,那刀贴着钟平的耳朵插在一个货柜上面。

    我草,货柜可也是金属的,这么远都能飞过来?钟平吓的半死:“谢谢绅哥,谢谢绅哥。”使劲拔了拔刀,吃奶的力气用出来,终于把刀拔到手上,然后继续狂奔,一路逃回香门。

    “我们也走吧。”姜绅看看边上的郑嘉儿。

    郑嘉儿已经处于痴呆中。

    饶是她练过跆拳道,又见过很多世面,还是被今天的事吓坏了。

    “走啊,想什么呢?”姜绅再拉了拉她。

    “啊?---”郑嘉儿回过神,结结巴巴指了指地上:“这里,就这样?”

    死了人啊,还有人手被砍了,还在滚来滚去的呻吟。

    “那你想怎么样?没事的,他们自己会处理。”他们能躲在这,就证明可能是全爷手下的一个据点,姜绅才不用为他们烦心。

    而且这里靠近大海,太好处理了。

    他拉着郑嘉儿就往回走。

    郑嘉儿呆呆的一路无语。

    她的小脑袋,今天接受的新鲜事物太多了。

    一个晚上,看到姜绅与别的女人啪啪啪,看到姜绅当场杀人。

    身为律师,郑嘉儿简直要崩溃了,这太巅覆她的常识。

    尼玛你姜绅倒底是流氓还是黑社会?

    竟然是科级后备干部班的学员?

    尤其听姜绅刚才敲诈十亿的时候,简直比黑社会还黑。

    两人到了车上后,郑嘉儿的心情才稍微恢复一下。

    “我什么也没看到,你快送我回家,今天我没来。”郑嘉儿小心肝也在扑通扑通的跳。

    “你不是胆大包天么?我叫你别来,你偏要来,嘻嘻。”姜绅发动车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