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1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七章 又毕业了
    第三百零七章 又毕业了

    郑嘉儿咬着嘴唇,想了下:“你刚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姜绅不懂了。

    “在舒主任家,你可以把他们三人都打倒的,故意让我出手,还---”还逼的我和舒珏的浴巾都掉了,全都被你看光。

    “----拜托,大律师,在舒主任家,我还没反应呢,你抢先出手的,然后他们直接开枪,我还敢上?”

    这么一想,好像也是啊。郑嘉儿脸红红的:“但是你这么能打,当时就应该想办法制服他们。”

    “----他们有枪啊。”

    “刚才他们也有枪。”

    “刚才你手机钥匙扔的好,所以我出其不意,把他们打倒。”

    这话还不错,中听,我总算有功劳的。

    “啊,我的手机和钥匙---”

    “在这里。”姜绅右手一伸,手机和钥匙出现。

    “你什么时候拿的,我都忘了?”郑嘉儿又惊又喜。

    不过她的手机摔破了:“手机怎么成这样了。”郑嘉儿好心痛,刚出来的果果五s呢。

    “这卡给你,里面有点钱,你去买个新的。”姜绅又递给她一张卡。

    “我不要。”郑嘉儿本来想说不要,一想姜绅这王八蛋刚才占我偏宜,我身体都被他看光了,又为他扔坏了一个手机,拿一下卡也正常啊。

    她还在犹豫,姜绅已经把卡塞到她手上:“密码六个六。”

    不是购物卡啊?郑嘉儿低头一看,原来是银行卡。

    “里面多少钱?”郑嘉儿有点意外。

    “不过,一百万。”姜绅这是给她的封口费,今晚的事,别到处说。

    “什么?”郑嘉儿倒吸一口冷气,脸都吓的绿了。

    “我不要。”她连忙把卡扔给姜绅:“无功不受禄,我只要五千块手机费。”

    “算是封口费吧,今天晚上的事,你别对外人说。”

    “----”郑嘉儿又犹豫了一下,抵住诱惑,抵住诱惑。

    虽然我还没接过官司,但我好歹也是一个律师。

    “我不要,今天晚上的事,我也不会和谁说的。”郑嘉儿其实还在纠结,今天晚上的事要不要告诉警察。

    但是,姜绅这王八蛋就是警察啊,说出去会有人信吗?

    咦,我刚才看到他收了两把枪,那枪就没见他拿出来过?

    她觉的姜绅越来越神秘,也对姜绅的兴趣越来越大。

    “那算律师费吧,我们永泰集团正好要请专职律师,以后你就是我们企业的律师。年薪一百万,奖金另计。”

    “-----”郑嘉儿眼睛一亮:“永泰集团?你是说你们东宁的永泰集团?你是永泰集团的新老板?”

    永泰集团做为东宁最大,并且是附近几个省最大的水泥厂,连郑嘉儿都有耳闻。

    而且,最近他们律师事务所,以永泰集团变更老板的案例,大家学习了一下。

    永泰从江有图变更到姜绅的时候,江有图没出头,但是有些老员工还是出来和徐丽胸毛她们打了好几场官司。

    当然,双方各有胜负,最后还是全解决到了。

    这些事对姜绅来说是小事,无论是开除了几个老员工,他们想多捞一笔,所以打了官司。

    不过郑嘉儿最近学这几例案子,所以对永泰集团印象很深。

    “有没有兴趣么?我郑重的请你。”姜绅又把卡放到她手上。

    年薪百万啊。

    对于一个刚出道的律师,年薪百万意味着什么?

    郑嘉儿很纠结。

    她也终于知道这小警察为什么开豪车。

    看来真是算封口费。

    郑嘉儿脑海里翻天覆地的想来想去,最后想到舒珏都知情不报,终于咬牙点头。

    “好的,谢谢姜总。”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郑嘉儿不由自主的脸上一红,我这算不算,给他包了?不算,不算,他是我老板,我是员工,我是企业的律师么。

    “哈哈哈,郑律师,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可以继续在原来的地方上班,也可以到我们永泰集团,反正以后你就是我们集团的首席大律师,一切业务上的官司都要靠你。”

    “谢谢姜总。”

    “叫我阿绅就行了,我不在公司上班,我是警官。”

    “那谢谢姜警官。”

    “哈哈哈。”

    两天之后就是毕业典礼。

    这两天果然风平浪静。

    毕业典礼上,各老师,学校的校长,福安省警察厅的领导,全部来到现场。

    所有班级的学员都来了。

    会议就是这样,领导讲话,表扬先进,领导再讲话,先进学员发言,最后领导再讲话,大家合影。

    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班终于结束了。

    姜绅再次让人记住了他。

    他是所有学员中唯一个在学校受过处分的先进学员。

    没错,他竟然还是先进学员。

    很多人听说他受过处分,但是最后竟然还是先进学员?

    尼玛,让我们情何以堪。

    学校领导也很难做的。

    本来姜绅受过处分,怎么也不能给先进学员的。

    但是姜绅在结业的各项考试,无论文考还是武考,全部第一,而且门门成绩,都刷新了警校的记录。

    消息传到警察部,常务副务长何副部长亲自批示,这样的学员,一定要好好嘉奖。

    宗校长一听,行,领导怎么说,我们怎么说,受过处分为什么不能拿先进?

    孔子也说过,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不能别人犯过错,就一辈子抬不起头?

    事实证明,姜绅同学,在犯过错后,勇于改正,勤学苦练,在学校圆满完成各项学校,拿到了创纪录的最好成绩,所以,我们更要给他先进。

    当先进学员姜绅站在台上领奖的时候,下面无数双眼睛,各种复杂的目光看着他。

    姜绅把这些目光一一用神念扫在心里。

    愤怒和无奈的有赵志诚。

    赵副厅长做为福安警察厅领导也出席了毕业大典,看到姜绅这受过处分的还能拿先进,真是气的没话说。

    而最让人意外的是舒珏和苏绾的眼神。

    苏绾是依依不舍的眼神,做为姜绅的炮友,他们在这三个月了打了不少于十次的友谊赛,虽然以前没有任何感情,但是这下都做出出感情。

    苏绾真希望姜绅能在安州培训一辈子。

    舒珏的眼睛也古怪。

    眼光有点迷茫。

    她最宝贵的东西被姜绅夺了去,虽然姜绅只是插了一下,但是这一下,足以让她刻骨铭心。

    这少年就要走了?

    他拿走我最珍贵的东西,然后就要离我远去?

    舒珏看着姜绅,姜绅虽然没有看她,但是神念牢牢的锁定着舒珏,突然发现,舒珏眼中隐隐有了一丝泪水。

    人生的第一次都非常深刻,也许舒珏永远都忘不了姜绅那惊天动地的一插。

    毕业的那天是星期五中午。

    所有人在学校饭堂吃了顿饭。

    吃饭吃到一半,姜绅突然手机响了下。

    他低头拿出来看看,收到一个短信息,然后微微一笑:“我上个厕所。”

    他飞快走出来了,几个拐弯后,就到了幢大楼边上,突然感觉到后面香风涌起。

    转头一看,苏绾脸色通红的走了过来。

    今天所有人穿的都是警服。

    她一身靓丽的警服,看上去英姿飒爽,一路走到姜绅面前,话也不说,直接就往前走。

    姜绅也不说话,跟在她的后面。

    两人左拐右拐,拐到一个办公室。

    苏绾一把将门推开。

    姜绅跟着进去。

    “这是我一个警校朋友的,她人不在,今天回家。”说完,苏绾就把门重重的关上。

    “再给我一次吧。”苏绾一边向姜绅去,一边脱自己的警服。她的眼神全是依依不舍,今天姜绅走后,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用姜丝丝的话说,尝到姜绅的滋味,那里还有其他男人的位置。

    “别脱,就穿着警服。”姜绅目露凶光,制服嘛。

    这话说出来,腾的一下,苏绾从脸红到了脚。

    饶是她风骚无双,也没听过这么露骨的话。

    两人都知道,今天也许是为数不多的友谊赛了,所以连吃饭的时候都挤了出来。

    啪啪啪,办公室里,很快就响起连绵不断的啪啪声。

    离别的时候通常都是疯狂的。

    苏绾今天像疯了一样,一次一次的,一次一次的索要。

    她似乎要把姜绅榨干了,拼命的索求。

    成熟美妇的威力也震惊着姜绅。

    与她相比,换成何柳叶、金芷青这些人,早就弃械投降,昏昏沉睡,而苏绾却一次一次的爬起来战斗。

    他也不尽余力的送她快乐,把她不停的送上巅峰。

    他要让苏绾记住,一生一世记住自己。

    就在姜绅毕业的同时,远处的江南省。

    省会城市江京市的某处。

    江南全爷脸色阴沉的坐在办公室。

    全爷今年四十有九,步入中年,微微有点发福。

    但是常年叱咤风云,使他有如身居高位的高官,随便一坐,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在他面前,站着三个男子,一个女子。

    这三个男子都是三四十岁,其中,最年轻的一个看上去像个道士。

    那道士三十出头,身体消瘦,面色从容,看上去还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象。

    那女的,大概三十岁,长像秀丽,身材玲珑,最好看的是那双眼睛,又大又圆,宛如天上的两颗星星绽放着迷人的光芒。

    这四人,就是全爷座下最有名的四位人物,个个在江南省都是跺一跺脚都震八方的大人物,比起爆标、陈剥皮,强了不只一星半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