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1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九章 上门见岳父
    第三百零九章 上门见岳父

    听到李布衣说姜绅不是普通人,全爷脸色变了又变。

    生意做到他的地步,连地方政府都要给他面子,全爷也算无法无天了。

    但是无法无天的人并不代表什么都不怕。

    上次那领导就让他害怕过,这次李布衣说姜绅不是普通人,也足以让他害怕。

    “没有别的办法?”全爷当然不肯花钱消灾。

    别说这个脸丢不丢的下,就是十亿华币,也不是一般人能拿的出的。

    “你不是会风水么,摆个风水大阵,设个死局,我就不信搞不过姜绅。”支持李布衣的范文才说话了。

    “就是,能不能化解?”全爷也希望能化解,寄望李布衣的相术神通。

    李布衣沉思了一会,看着照片左右不定。

    凭良心讲,要是他一个人的话,真想和姜绅斗一斗。

    做这一行,难得遇到这样的神秘人,谁不想见识一下高人。

    不过现在可能把全爷带进去,李布衣也不想全爷倒霉。

    “行不行说句话,李布衣,不行你就明说。”梅越继续剌激他。

    一个神棍,连鬼怪都说出来了,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偏偏全爷还相信这种人。

    “李布衣,是不是人家也是搞风水的,你怕斗不过他?”袁通地继续阴阳怪调。

    李布衣年纪也不是很大,四十岁还不到,见他一而再的剌激也有点受不了了。

    “要不这样吧,我先设个局试试,若是搞不定,全爷再和他谈判,他开价十亿,未必就一定要十亿,这和做生意一样,他满天开价,我们可以慢慢还价,尽量不要和他硬来。”

    “设什么局,我再找人,直接上东宁把他干嘛。”袁通地不屑一顾,什么社会了?你还以为是古代打仗?还设局?我就不信了,我找五六支枪指着他,他还能翻天不成?

    “不急。”全爷还是偏向李布衣的:“听布衣怎么说。”

    生意到了他这地步,家大业大,都会有所顾忌,对方若是个小鸟,他不介意一把捏死,对方是个老虎,全爷就要好好想一想了,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的事千万不能做。

    “我先约他,约他吃饭谈话,是人是鬼,我见了面就清清楚楚,到时我设个‘七杀局’,能杀了他最好,杀不了,我们再和他谈。”

    “可以,这事就先交给你了。”全爷自己不用出面,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也要去。”梅越柳眉飞扬:“全爷,让梅越也去见识一下,我倒要看看,这个姜绅有什么三头六臂。”

    “你去凑什么热闹?”全爷眉头一皱。

    “让她去吧,我这七杀局,还真需要一个杀气重的女子。”李布衣淡淡一笑。

    杀气重?你吗的,我在你眼里就是杀气重?梅越都想破口大骂了。

    江南省的全爷在商量对付姜绅。

    姜绅这时也离开安州回到东宁。

    他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去的,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桌麻将搭子。

    别人坐动车回来,他和小苗、何柳叶、金芷青三人坐的是飞机。

    一下飞机,众人各奔东西。

    小苗要回家,何柳叶准备开店,她也是打算在东宁常驻了。

    金芷青本来就上班的,去了东宁石油分公司。

    姜绅也终于可以回家。

    当天夜里丁艳、徐丽,还有潘雯雯的激情自不必说。

    第二天姜绅也没上班。

    第二天他也很忙,上午陪姜丝丝、小美,下午陪方柔三姐妹。

    到了晚上,还要去乔菲雪家里吃饭。

    他这两天这么空,是因为上面正在调正他。

    他的位置基本定了。

    东门所副所长,股级。

    他这副所长调整的快,局里一个文件就可以了,小苗的提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她提副局长的话,是要经过区委常委会的,所以姜绅在调整之前,因为还没拿到去新单位的通知,原单位也可以不去,所以他抓紧机会休息一天。

    晚上的活动是一个重要活动。

    乔菲雪的父亲,城东区委书记乔小山要见姜绅。

    本来他们准备上个星期就要见面的。

    但上星期乔书记有事,姜绅也正好没空,就约到这个星期。

    乔书记见过新任省委组织部长了,金仲林对姜绅赞不绝口。

    乔书记是明白人,一听就知道,金书记的意思是,没有姜绅,就不会破例帮自己提副厅。

    他现一只脚踏进退居二线的圈子里,金仲林要帮他运作副厅也是有点难度的,尤其金仲林都是新来的。

    能帮这样的忙,几乎比亲戚都用劲。

    为什么这姜绅得到金书记另眼相看?

    乔小山也迫不急待要见见女儿的男朋友。

    晚上六点多。

    姜绅拐了几件水果,两条中华,两瓶矛台,像个新女婿一样,很猥琐的上门了。

    这次和去魏蓉家不同。

    乔小山和乔菲雪的为人都有点正统,姜绅也不敢那么嚣张,万一乔小山脾气来了,一句不同意,姜绅也只能干瞪眼。

    把未来岳父拎起来打一顿?然后强上乔菲雪?

    所以,他敢拿钱砸魏蓉的爸,面对乔小山就要摆正姿态,更别说现在乔小山还是他们的区委书记。

    “叮铃”门铃一响,姜绅神念就看到乔菲雪像花儿一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来啦,谁啊?”

    乔菲雪嘴里叫着,都没从猫眼里看,直接把门打开。

    “来了?”她小脸红红的,心跳比姜绅还快。

    接过姜绅手上的东西,弯腰帮姜绅拿了一双拖鞋。

    “小姜来啦?”房间里先是一个很好听的女声。

    接着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美妇。

    这是乔菲雪的妈妈,和乔菲雪有点像,身材高挑,气质雍容,也是出身大家。

    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乔妈妈看到姜绅第一眼,就眼前一亮。

    好帅好阳光的一个小伙子,和我们菲雪真是绝配啊。

    姜绅现在有近一百八的个子,虽然还是看上去有点瘦,不过三个月在警校的培训,比以前强壮了不少,尤其他还学过了队列。

    当过兵的都知道,刚学过队列,站如松,行如风,那种气势还是比较显眼。

    当然了,过了新兵之后的就不说了,老炎当年也是当过兵的,也很的气势的,现在么,呵呵,大家都懂的,肯定不是很猥琐的一个中年大叔。

    “阿姨好。”姜绅笑容有点腼腆,像个老实宝宝。

    乔菲雪看的想笑,装什么老实,你叫我帮你口的时候,像个流氓一样。

    “坐吧,饭还没好。”

    “小姜坐啊,菲雪泡茶,我去炒菜。”乔妈妈对姜绅第一印象很好,外在条件配的上乔菲雪。

    加上她已经知道姜绅是警察,人民公务员,乔妈妈是非常满意,她可没有乔小山的官瘾,要姜绅做多大的官,马上笑眯眯的去烧饭了。

    “小姜来了?”乔书记在房中早听到了,摆了一下书记和岳丈的架子,慢慢走了出来。

    “乔书记好。”姜绅恭恭敬敬,满脸笑容。

    乔书记其实见过姜绅的,上次姜绅救人质受伤住院,区委区政府的领导都去看望了一下。

    当然了,他们当时做个形式,没有认真看姜绅长什么样,今天终于正式见面。

    不错,蛮阳光的一个小伙子。

    “坐,坐。”乔书记伸手让姜绅坐沙发上,然后递了一根烟上去。

    “爸,姜绅不抽烟。”乔菲雪伸手夺了过去。

    不抽烟啊,好孩子。乔小山点点头,不过官场上不抽烟,没抽烟的好讲话啊。

    然后两人先谈了谈工作。

    无非是乔小山问,姜绅答。

    都是姜绅在所里的工作。

    一个临时工转正式工,乔小山最介意的不是姜绅以前的身份,而是他的文凭。

    你才高中生啊,我们家菲雪可是研究生。

    他和姜绅聊了一会,还是有点满意的,姜绅很会说话,说什么都能接上去。

    看看火候差不多了,乔大妈开始上菜吃饭。

    现在有点一家四口人的感觉。

    姜绅倒有点便扭。

    他一向自由自在贯了,这下跟未来丈人丈母娘吃饭,只能是装宝宝装老实。

    吃饭的时候,大家也不怎么说话,乔家家规正统,吃饭少讲话,不卫生。

    吃完饭继续聊天。

    现在轮到丈母娘上场上。

    “小姜,你爸妈做什么的?”乔妈妈是随口问问的,她并一定要门当户对,姜绅有正当工作就行了。

    “我没有爸妈。”姜绅神色一暗。

    “我妈未婚先孕,然后我爸走了,我是我妈一个人带大的,去年我妈病逝的。”

    “---”乔小山和乔妈妈愣了一下。

    这,没大人的啊,那结婚怎么办?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亲戚?”

    “都在江南省,有个外婆在养老院。”姜绅没说其他的。

    当初他妈怀了他,姜丰民跑了,他外婆不让生,要他妈把姜绅打掉。

    姜绅的妈妈一定要生下来。

    当时家里所有亲戚都反对。

    后来还是生下来了。

    有了孩子的姜妈妈,再也没有找过其他男人。

    外婆催了几次,最后气的不准姜妈妈上门。

    然后亲戚们也觉的姜妈妈不可理解,相互上门的也越来越少。

    姜绅妈妈和现在姜绅的性格很像,不求人,不哭穷,宁愿累死苦死,也没向亲戚们低过头。

    听着姜绅这几句话,乔家的人就明白了,以前的姜绅一定日子不好过。

    场面有点短暂的冷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