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2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还讲道理不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还讲道理不

    一个中年男子突然走到他们这边。

    “请问谁是吴警官?”

    “我是?你是谁?”吴警官警惕的看着他。

    “你好,吴警官,我姓张,金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律师递上一张名片。

    “我的当事人姜先生,车子在路上突然刹车坏了,本来他是要打算开向花坛,用撞花坛的方式逼使自己的车停下,但是,你的车子无缘无故拦在他的车前,令两车相撞,这样的话,姜先生还要受到保险公司的追则和你的骚扰,现在姜先生要正式起诉你,控告你的车子阻挡姜先生的路,使他可能因此而产生赔偿----”

    “---”张律师洋洋洒洒说了大半天,几个交警和吴警官终于听懂了。

    姜绅要告吴警官。

    原先姜绅是想用车撞路边花坛停下,但是因为吴警官用车阻挡,姜绅撞了吴警官,还要因此承担赔偿,所以他要告吴警官,令他承受损失。

    尼玛,听懂张律师的话,吴警官好悬没气的晕过去。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你撞了我的车,反而告我阻当?

    你他吗以为是打篮球啊?还阻挡犯规?

    “你等着收法院的传票吧。”张律师可不是开玩笑的,留下两句话,转身而去。

    “----”这,这,这算什么?

    吴警官莫明其妙,是他撞我啊?他比我还凶?还讲道理不?

    但他随后在交警的陪同下看了监控。

    监控显示,他们是在过了红灯之后,立刻超车,然后突然横向一切,把姜绅的车子给拦了下来。

    如果是打球的话,真的可以算阻挡。

    “看,看,他们停下来了?然后突然加速,他们能停下来,证明这是可以避免的,证明他是故意撞的。”吴警官指着监控。

    “但是---”交警宝哥很郁闷:“那人说当时刹车还好的,就是被你们突然的逼停之后,刹车失灵,车子向前,他情急之下,把油门当刹车,踩成加速,所以----”

    所以就反过来告我,我草他吗的,这还有天理不。

    “让他告,我就不信了,他撞了我的车,还有理了?”

    宝警摇头。

    “从监控来看,的确是你突然阻挡,而他的刹车真的是坏的,就算打官司,责任也肯定是你多一点,搞不好他赔偿不了多少的。”

    姜绅说的也有道理啊,他刹车坏了,他是要撞花坛逼停的。

    但是你车拦在前面,害他撞了你的车,那你想他让赔偿,他肯定不乐意,谁叫你故意挡我的。

    所以,这个官司打起来很麻烦,要看法官怎么判,但是肯定的一条是,吴警官有重要的责任,姜绅就算要赔也只要赔一小部份,甚至,真的还可能不要赔。

    吴警官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

    我这太冤了吧,我只是听万所的指示把姜绅逼停,没想到事情会搞这么大啊?

    车坏了,要修车,姜绅又不肯拿出一分钱,连保险公司都觉的吴警官自己找的,你为什么拦人家啊?这是你自找的,你要承担大部份责任。

    这事搞的吴警察焦头烂额。

    当天晚上,姓吴的一夜没睡好,而姜绅却在和白洁、叶茜双飞融融。

    第二天就是姜绅报倒的时候。

    早上到区局先报倒,然后金近山和组织科科长亲自送下去。

    东门所是城东区最大的一个派出所,全所上下正式工加临时工有二百多人,是东湾派出所的好几倍,相当大的一个单位。

    所长教导员都享受副科级待遇。

    这个位子也是非常肥的位置,当然了,风险也大,尽管这样,还是很受欢迎。

    这次为了抢这位置,不知多少东门所的老警员们抢破了头,最后却没想到是姜绅这个新兵蛋子过来。

    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从里面也正走出来几个人。

    万国志、小吴警官,走在前面。

    两人一眼就看到了姜绅。

    “咦,是你?”

    王八蛋,你还敢到我们所里来?

    小吴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万国志更是怒火涛天。

    昨天差点被你撞死了。

    正要上前寻仇,突然余光看到了金近山和组织科长。

    “万国志,你们谢所和强教在不在?”

    “金局好。”

    两人定了定神,就差立正警礼了。

    “嗯,把你们副所以上干部都叫过来。”金近山今天也要帮姜绅涨涨脸。

    一般副所长下去,自己直接找所长报道就好了。

    今天他们两位局里的干部送下来,还要专门开个小会,那是相当郑重的。

    “金局,您怎么也来了。”东门所所长谢振河刚刚在楼上的办公室就看到了,所以连忙跑下来。

    “给你们送人才来了,小姜,这是你的领导谢振河所长,这是小姜,刚刚局里给你们添的。”

    “姜所,欢迎加入我们东门所,哈哈哈,早有耳闻啊。”谢振河早知道自己这边要加个副所长,没想到是金近山亲自送下来。

    “什么?这小子是我们所新的副所长?”

    “传说中这几天要来一个很年轻的副所长,就是他?”

    我了个去。万国志和吴警官几乎晕倒。

    尤其是吴警官,对新来副所长的传言都听过几次了,据说很能打,很有后台,很年轻。

    就这三个很,让所里的人个个有点震惊。

    没想到他就是副所长?

    这下完了,我的赔偿啊。

    吴警官还等着法院打官司要赔偿呢。

    尼玛你真是坑爹啊,你那天说你是副所长不就好了,谁去惹你啊。

    吴警官终于知道了,姜绅那天晚上就是故意的。

    你这是故意整我啊。

    你有本事整万国志啊,找我小警员干嘛。

    不过他回头想想,姜绅这混蛋连万国志都差点被他撞死,就知道姜绅有多猛了。

    东门所的领导也不多,除了所长谢振河,还有教导员强明,还有三位副所长,万国志、周永德、姜绅,本来还有一位副教导员,后来被调走了。

    姜绅来后,周永德还兼了一个副教导员。当然了,其实没什么说法,反正整个所里,算所领导的,就他们五个。

    过程也很简单,组织科长宣读一下局里的任命,金局说几句话,然后就在所里坐了一会,上午大家一起吃个饭。

    以后就看姜绅自己了。

    中午走的时候,金近山把姜绅叫到一边。

    “强明是前任局长包卫兵的人,差点就提所长了,后来包卫兵出了事,没提成。”

    “谢振河原来是另一个所的教导员,郑文则一来就投了郑文则,被调到这里当所长。”

    金近山三言两语,把所里的情况交待了一下。

    其实他本可以提前在电话里和姜绅说的,不过他今天故意在所里把姜绅叫到一边,两人窃窃私语,看起来就有点贴心。

    这样大家就明白了,姜绅是金局的人。

    金近山走后,姜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了会。

    现在不比学校,在单位里生存,就要和领导搞好关系。

    当然了,太差劲的领导就不说了,只要领导还好,就要努力争取和领导搞好关系。

    谢振河是从别的所来的,强明和万国志一样,在这里待了很多年。

    所以,强明虽然是教导员,但是在所里的威信还是比较高,万国志和他是一条裤子的。

    本来这所里五个领导,谢振河和周永德算一系,强明、万国志和另一个副教导员算一系。

    强明一方还略压一头。

    现在郑文则把姜绅调来,把另一个副教导员调走,要是姜绅靠向谢振河,谢系就多了一个了。

    行,先去拜拜见谢所。

    姜绅正要动身,有人却先推门进来了。

    进来的是小吴,就是昨天被姜绅撞车的那个。

    “姜所,我错了,我来向你道歉。”吴警官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泪啊。

    那有这么坑人的,你的车撞了我的车,我还要向你道歉?

    不过没办法,现在姜绅成他领导了。

    万国志可以不吊姜绅,他可不能不吊。

    万一姜绅分管他这一片,他就惨了,肯定要给小鞋穿。

    “小吴啊,坐,坐。”姜绅老气横秋的。

    论年纪,吴警察最少大姜绅岁,他却开口小吴,闭口小吴,叫的小吴一点脾气也没有。

    姜绅本来是想狠狠整一下小吴的,不过人家上门道歉,加上那天也是万国志色迷心窍,他见小吴态度还好,装腔作势教育了他一番,然后两人就握手言和。

    小吴那是一副感激零涕的表情啊。

    多谢姜所大人大量,谢谢姜所原谅我。

    那一口一个姜所,听的姜绅全身舒爽。

    难怪大家都要当领导了。

    这小姜和姜所听起来,感觉就不一样。

    最后姜绅握着小吴的手,语重心长,说的小吴几乎泪奔:“所以说呢,我们人民警察,一定要为人民做主,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以德服人---”

    “是,是,姜所说的对。”小吴只能不停的点头,心中那委屈,真是没地方诉说,你他吗也叫以德服人?以德讹人吧。

    “万事都要讲道理不是?你看看我,还好我和你讲道理,换成另一个人试试?不整的你身上的皮都剥下来才怪。”

    “是,是,姜所真是讲道理。”小吴无尽的泪奔,尼玛,你也叫讲道理,世上还有不讲理的人?

    姜绅把小吴教育了半小时,才猛的想起自己还要去拜老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