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2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七杀局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七杀局

    老大谢振河,也不是一般的人。

    以前是区局装备财务科的科长,那也算是个好位置,而且他年纪不大,才三十出头。

    但是后来在包卫兵报销一套装备时,因为犹豫了一下,得罪了包卫兵。

    后来就被下放了,放到派出所当了教导员。

    包卫兵下台之后,郑文则上来接班。

    谢振河第一时间选择了投靠。

    所以就有了今天的位置。

    说起来这事还要谢谢姜绅,没有姜绅搞掉包卫兵,他也没机会当所长。

    谢振河知道姜绅,区局鼎鼎大名,人人尽知的姜瘟神,没想到他搞来搞去,现在搞成副所长了。

    按理说这姜绅上班,第一件事就要投靠自己,一起对付强明啊,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单独汇报过工作?

    谢振河正在办公室胡思乱想,姜绅来了。

    “谢所,中午没休息啊。”姜绅恭恭敬敬的,像个好孩子。

    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以为你中午休息,所以到现在才敢来拜访你。

    “姜所,坐,坐,自己人,别客气。”谢振河看到姜绅终于来了,心中也是大定。

    两人客套几句,谢振河也基本知道姜绅是要投自己的,果断的分了一些重要工作给他。

    派出所的工作,和他们的辖区有必然的联系。

    你要是在一个穷乡僻壤的乡镇派出所,那肯定天天就是处理农村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什么那家的西瓜被偷了,谁家的汉子偷女人了,谁家的水稻被药水打死了。

    像姜绅他们这个东门所,地处城东区的最中心,分管什么,分管那片都很重要。

    比如城东区政府就在他们辖区上面,谁要分管到政府那块,那真是惨了。

    三天两头有什么事,就把你叫过去。

    而且那块都算是领导干部,谁也不好得罪,所以东门所大家最恨的事就是分管那片。

    两人这么一谈,也算各有所得。

    姜绅明确投靠谢所,谢所也给姜绅分管一片好地。

    从谢所办公室出来,姜绅神清气爽,有点得意。

    看来新工作环境也不错,虽然不像以前的杨达和兄弟一样,但是也算有领导支持工作。

    他洋洋得意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下,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打电话的是金芷青。

    “姜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金芷青的语气可好像并不开心。

    “什么好消息?”你别吓我,姜绅生怕她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怀孕什么的。

    “你的米奈儿想你了,她打电话给你,为什么你的电话一直不有信号?”

    金芷青前面这句话还是有点正常的,后面有点不正常了:“你打个电话给你法国的骚狐狸吧。”

    叭,电话挂了。

    我晕,米奈儿?

    姜绅都几乎忘了这只法国最漂亮的小蝴蝶。

    刹那间,金芷青的电话就勾起了姜绅的回忆,米奈儿的热情和大胆再次涌进他的脑海中。

    不好,我上次答应她个把月后再去法国的?姜绅隐隐记得好像是她老爸有什么朋友,得了病让自己看的。

    快回个电话。

    姜绅留给米奈儿的电话,是当初在法国用的,回来后一直放在储物空间,拿出来一看,我晕,数不清的短消息都在电话里面。

    “姜,我想你,你想我了吗?”

    “姜,我爱你,我好想念你。”

    “姜,真想每天早上醒来,都看到你。”

    米奈儿的热情深深的感染着姜绅。

    这几个月里,姜绅最少收到上百条这样的短信。

    他一点一点往后看,后面的好一点了。

    “姜,我打听到你去培训了,要三个月,培训回来,记得打我电话。”

    “姜,你在吗?法国已经是晚上了,你一定还在训练吧,我想你。”

    姜绅看到后面,心中微微有点感动。

    米奈儿的执着和热情,胜过姜绅见到的所有女人。

    当然了,姜绅和其他女人经常能见,未必会遇到这种情形,但米奈儿还是成功的打动了姜绅的心。

    姜绅选了一个常用的手机,打了过去。

    “亲爱的米奈儿,我是姜绅。”

    “姜---是姜----哈哈,我是你的米奈儿,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唔----”隔着电话,米奈儿重重的亲吻了一下姜绅。

    她开心的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女孩。

    “我也想你,看到你的短信,我很难过,很内疚,让我的米奈儿为我担心,为我思念--”姜绅说起肉麻话来,也是一套一套,说的米奈儿心花怒放。

    原来姜绅在法国时说过,一两月才能恢复气功,到时还会回去。

    但是最近,米奈儿父亲,罗格议员的朋友绝症加重,于是罗格就想到姜绅。

    但是米奈儿又联系不到姜绅,最后还是好不容易找到金芷青的电话,才联系到姜绅。

    “克里斯安叔叔的病情加重,我父亲想问你,你最近能不能再来法国一趟?”米奈儿说完,还加了一句:“而且我也很想你。”

    “最近恐怕不行。”姜绅摇头:“你应该知道,我也当了国内的公务员,我们华国的公务员,尤其是我这样做警察的,一般没什么事很难有空到国外去---”

    “不--”米奈儿听的心酸不已。

    “当然了,你可以让你父亲带你的朋友到华国来,你也可以过来。”姜绅连忙又加一句。

    我也是这么想的,米奈儿其实早就想来华国。

    “我问一下父亲。”

    米奈儿问了一下,大约半小时后,好像和重病的克里斯安沟通过了。

    “医生劝克里斯安不要远行,不过我父亲说你的本事很可靠,克里斯安叔叔还是有点犹豫。”

    “你告诉你父亲,只要克里斯安见到我时还是活的,我就能治好他的病,不过,这种话不要外传,你是明白的,我是看你的面子。”

    姜绅这话,即霸气又讨人喜欢,米奈儿听的心如小鹿开心的不得了。

    很快,罗格亲自打电话过来。

    “姜,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罗格先生,你是怀疑我的气功?”

    “不,不,不,从你那天治好开始,我就从来没有怀疑的,不过,他的病和我的不一样,我的是外物,他的是疾病---”

    “什么病都是一样,你把他带过来就行,但是有一条,一定要保密,如果外面知道了,罗格先生,那我会很生气。”

    “当然,姜,你放心,我保证没有别人知道。”好吧,你个小混蛋,上了我的女儿,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罗格暗暗郁闷,我好歹也算你半个岳父呢。

    两人约了时间,法国那边安排一下后,大概下个星期一国内中午,罗格和米奈儿,会带着克里斯安来到东宁。

    又可以见到米奈儿了,姜绅也是有点兴奋。

    想到法国女人的身体被自己压在身下,那感觉,一点也不弱于制服的诱惑。

    正在暗自爽歪歪,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姜绅自己第一天坐自己的办公室,说实话连办公室电话号码都不知道,突然就有人打电话过来。

    会是谁?肯定是所里的,难道是谢所?

    他接起电话,里面有一个很平淡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听在姜绅的耳朵里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姜所是吧,恭敬绅哥,当了所长。”

    “是副所长,呵呵,你那位?”

    “我叫李布衣,江南省的,绅哥有没有空,晚上一起吃个便饭?”

    “李布衣?你谁啊?”姜绅眉毛一皱,听都没听过,听你说话,很牛逼的样子。

    李布衣在那边愣了下,你是真不知道我的名字,还是亚根就是装的。

    如果真不知道,代表姜绅都没调查过全爷,很明显不把全爷放在眼里。

    全爷对上姜绅,把姜绅的生辰八字都查了出来,可见对他的重视。

    现在姜绅都不知道全爷身边有个李布衣。

    “全爷想向你道歉,所以我想约你吃个饭。”李布衣只好明说。

    哦,原来是江南全爷的人。姜绅明白了,这几天他履新,都没空去想这回事。

    “全爷向我道歉?全爷不来叫你来?这算有诚意?”姜绅听明白了,直接就喷了过去。

    果然有点嚣张啊,李布衣也不动怒。

    “全爷怕你。”李布衣主动示弱:“绅哥威名,震烁数省,以胜服人,没人敢不服,全爷年纪大了,所以叫我来向你道歉?”

    意思是全爷怕你的,所以叫我来代。

    “行啊,你说个地方吧。”姜绅又无所谓,他们敢从江南省千里迢迢赶到东宁省,我难道不敢出去见他们。

    “那行,今晚六点,‘吃留香’见。”

    “六点?吃留香?”姜绅愣了下,还要再问,李布衣已经挂了电话。

    现在十月份,六点吃饭,有点晚了。

    而且那吃留香他知道,是一个很小的酒店,不过生意不错,以薄利多销为名,在城东区非常有名,周未的中饭晚饭,最少要提前三天订位置才有。

    这么一家小饭店请我,你们是不是很不诚意。

    姜绅在想的时候,李布衣已经在布局了。

    他这个局,叫“七杀局”又称‘七煞局’。

    吃留香的后面,有两棵巨大的松树。

    李布衣和梅越两人就站在两棵松树面前,两人身后,还跟着四个戴着墨镜的凶恶男子。

    “吃留香的生意为什么这么好?”李布衣指着这两颗树。

    “看到没有,这叫招财进宝局,这两棵百年古松,历史悠久,成了气候,树根粗状,枝繁叶茂,粗看上去,像两把巨大的树伞。”

    梅越随着他的话,看这两棵松树,果然像两把撑开的雨伞。

    “俗语说的好,百年松成伞,福泽如群山,松叶成伞,意遇庇护,所以保护着吃留香,生意红火,百年不衰。”

    李布衣今天也要在梅越面前卖弄一番。

    “这个局和你的七杀局有什么关系?”梅越不以为然,反正她是不信的。

    “当然有关系,我的七杀局要借用天时地利,凝聚七煞,化成七杀,这才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