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2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箭双雕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箭双雕

    双方约的时间是晚上六点。

    晚上五点五十分。

    吃留香门口往东二十五米外,一个大汉戴着一个耳朵靠在路边的灯柱上面听歌。

    这个大汉是李布衣派出来的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李布衣想干嘛,李布衣只是叫他戴着耳朵拿着手机站在这个位置,站到六点就好。

    为什么我感觉站在这里有阵阵阴气呢?那大汉一边听着耳机,一边左看右看,觉的通体发凉。

    尤其前面那红绿灯,刚刚被李布衣布过局的,离他不到二十米,他站在这里,会感觉到二十米外,有一管枪在指在自己,心中阵阵生寒。

    五点五十五分时,一辆保时捷从西往东而来,慢慢接近吃留香,而与此同时,一辆巨大的卡车,拖着满车的货物从东往西而去。

    两方相对而行,大家都在五六十码的样子。

    本来两车的行道完全不在一条线上,怎么开也不会有事的。

    但就在这时,就在两车开到相距离十几米时,马路边上,一个小女孩突然从南往路横穿马路。

    她在离红灯二十多米外横穿,就是想避开红灯。

    但是她突然的横穿,让从西而来的大卡车措手不及。

    大卡车驾驶员连忙一个右拐,吱,车头重重的在地上磨擦出一道印痕,然后向右猛转过去。

    右边有个灯柱,灯柱下面站的正是那个大汉。

    我草,那大汉还在听歌,没想到突然这大卡车就向自己开了过来。

    李大师,你这是要布局杀谁啊?

    大汉刹那间吓的魂飞天外,整个人呆在那里。

    “滴滴---”大卡车似乎刹那都来不及,不停的按喇叭,示意大汉让开。

    但是大汉这时已经完全吓呆了。

    “我草”卡车司机只好咬牙,再次猛打方向盘。

    吱,卡车在地上像漂移一样又一次往左而去。

    左边这时,正好一辆保时捷开过。

    这辆保时捷就是姜绅的保时捷。

    姜绅正慢幽幽的开着车,刚过红灯,就看见前面的卡车因避让女孩猛的打方向盘。

    本来这下避过,双方都没什么事,没想到右边还有一个人站在路灯下。

    卡车掉头之后,看到路灯下还有人,只好咬牙再次打方向盘。

    卡车的位置,本来和姜绅的车位是不重叠的。

    但是,前面那个小女孩受到卡车的惊吓,突然转向而逃。

    “我拷”姜绅一看,那小女孩只顾避让卡车,现在对着自己的车头逃了过来,很郁闷的也猛打一个方向盘。

    卡车和保时捷同时打方向盘,两辆车在刹那间开到了一条水平线上。

    姜绅虽然很果断的一个急刹,但是那大卡车还是狠狠的撞了上去。

    “砰”

    场中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姜绅的保时捷被撞的向后狂退,然后一个侧翻翻到了路边花坛中。

    “吗的。”这时,李布衣派过来的大汉才回过神来,脸色刷白的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李布衣真他吗厉害。

    算定了这里的车子会遇到情况,派自己站在这里,改变了这里的场能。

    如果李布衣不布置这个局,那卡车就会撞在这灯柱上,现在他布了这个局,卡车为躲开这大汉,硬是撞上了另一面的姜绅车子。

    尼玛,要是这大汉反应没这么快,还是撞上灯柱,我不是死定了?大汉定神之后,越想越害怕。

    车祸发生了,场上一片混乱。

    边上的人都看到卡车和保时捷相撞,保时捷被撞飞侧翻,前面车体深深塌陷,一看就知道这里而后驾驶员凶多吉少。

    有报警的,有上来查看的,有在边上远远看热闹的。

    那卡车驾驶员好点,他这么大车撞保时捷,自己没受多大的伤,只是呆呆在坐在车里,完全没想到今天会差点撞死人。

    嘴里自言自语,不知在喃喃什么。

    他的表情,全被姜绅神念扫进脑海里。

    一看他的表情和眼神,姜绅就知道这是一起车祸。

    尼玛,老子以为又有人要用撞车来谋杀我了,竟然真是车祸。

    我太吗太不走运了吧,每次换新车,不到半个月就要被撞?

    姜绅当然没事,只是意外了一下,很心痛的感觉,又一辆新车完蛋了。

    他骂骂咧咧从车里爬了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

    “这人没事就好。”

    “说不定人家内伤呢---”

    “撞成这样,人都没事,真是走运啊。”

    “卡车司机要倒霉了,他有责任。”

    “保时捷也有责任。”

    “我看保时捷是让那小女孩的。”

    “卡车不也是让那灯柱下的男子的。”

    “那小女孩不好,横穿马路。”

    人群议论纷纷,姜绅走到马路上面,四周围了不少人,卡车司机也终于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卡车司机吓的半死。

    看姜绅的车也很贵,这下完蛋了,要赔钱了。

    “没事,没事,你报下交警,处理一下,不用你赔的,这是意外,怪那小女孩横穿马路,我们私了就可以。”姜绅发现是车祸,也不会为难别人。

    那卡车司机一听姜绅这话,定心不少。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他人还是比较老实,一般的人,肯定开口找交警,让交警来处理,他上来就道歉,证明他认为自己也犯了错误。

    姜绅很郁闷,抬头看看离自己才十几米的吃留香,拿出电话想给李布衣打个电话。

    他走向路边,拔打电话。

    就在这时,边上那幢久楼房上面,许多人打开窗户看了起来。

    下面出了车祸,这么大的声音,有人自然很三八的开窗外看。

    其中的一层,正是李布衣派人送花的那层。

    窗户一打开,露出一个四十多位的中年妇女。

    “下面撞车啦?”中年妇女探头探脑,却一不小心,把窗户推的太用力了一点。

    她比较喜欢养花,窗户外面的阳台上有六盆鲜花。

    今天刚刚有人送了花,她莫明其妙的收下后,看这花有点漂亮就栽到了阳台上,花盆被动了位置。

    窗户正好撞在花盆上面。

    当,其中一个像人头一样大的花盆,猛的向后一倒,竟然从阳台上掉了下去。

    “不好。”那中年妇女吓的亡魂出窍。

    下面就是路边,平时还没什么人。

    刚刚车祸,好多路人顿足围看。

    “快闪开。”妇女对着下路狂喊,不过下面现在正乱着,谁会听见,加上她们家又住的高,十七层的高楼上,喊破喉咙也没人会听见。

    嗖,那花坛对着下面就来。

    今天的风还是有点大的,花坛一路往下掉,一边往外飘。

    姜绅拿着手机打李布衣的号码,嘟,嘟----响了好几下。

    “咦”李布衣这时正坐在吃留香的包厢里,一看姜绅的电话,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竟然没死?

    这个时候,第一杀已经结束了啊?

    “喂,姜所---”他只好接电话。

    “李大师啊,我就在门外,出了点车祸,可能要晚一点?---”

    “没事,没事,你先处理,你人没事吧?要不要帮助?”

    “没事,我的车好,人还没事,马上处理下,就来?—啊呀--?”姜绅说到一半,就感觉脑门生风。

    神念一扫,我草,楼上掉花盆下来了。

    而且姜绅边走边聊电话,那花盆砸下的位置,正好是姜绅。

    他反应飞快,猛的一停,没有再往前走。

    叭,花盆在他脚前十分寸处落地。

    如果不是神仙,如果没有神念,姜绅会继续说电话,继续往前走,那花盆就会正好砸在他的头上。

    “哇,好险---”

    “谁这么缺德啊,砸花盆?”

    “这要死人的啊。”

    边上有人也差点没砸到,姜绅前面一个人,更是吓的半死,那花盆是擦着他肩膀落到地上的。

    大家又开始抬头骂人。

    十七楼那中年妇女不停的在挥手大叫。

    姜绅神念一扫,嗯,应该不是故意的,不小心掉下来的。

    但是,今天这太诡异了,先是被车撞,接着被花盆砸,换成一般的人,已经死了两次。

    有意思,有意思。

    如果这全是意外,姜绅就觉的非常有意思。

    寂寞无敌了很久,也许会遇到一个对手。

    “我们走。”这时,吃留香的李布衣挂完电话,果断站了起来。

    “走?大师?不谈了?”他身边还有一个大汉,有点奇怪的看着李布衣。

    “不谈了,今天未必杀的了他,我们快走,让他起疑,我们就走不了了。”他听说过姜绅的性格,睚眦必报的那种,现在不走,一会就走不了了。

    两人连忙下楼。

    楼下收银处,梅越一袭大红短裙,站在收银台内,笑颜如花,热情的执着待着客人。

    “怎么了?”

    “姜绅来了,我们在隔壁大楼等你,如果这里杀不了他,你带他到隔壁的大楼来。”李布衣说完,转身就走。

    “---”哼,吹牛倒是有本事,还七杀局,不行了吧。梅越冷笑连连,感觉到外面有点吵,于是跟着李布衣走了出来。

    出来一看,哇,远处竟然出了车祸。

    再说李布衣,走出吃留香后依然点不死心,回头看了看车祸处,摇头长叹。

    我费尽心血,牺牲性命,竟然也制不了姜绅的死。

    天降异人啊,看来我李布衣真是遇到高人了。

    隔着几十米远,中间还有无数路人,但是李布衣在刹那间就看到了姜绅的身影。

    在他眼里,刷,姜绅头顶隐隐有一道霞气冲天,看上去尊贵不凡,如同人中之龙。

    “他---他果然不是一般的人?----”李布衣的一双眼睛,洞察千里,观察微毫,是龙是虫,一眼就可以看的清楚。

    今天看到姜绅,虽然没见其面,仅凭这道霞气就足够让他震惊万分。

    “走吧,走吧,恐怕杀不了他了。”李布衣转身而去。

    “李大师,梅姐怎么办?她还在里面?”那大汉问李布衣。

    “无妨,她是个局棋,也许还能靠她最后一搏,我们先走。”李布衣心中冷笑,这个梅越,我早就想杀了,我算过她,眉间带彩,眼神流光,脑有反骨,将来迟早有一天要背叛全爷。

    这种话,我不好和全爷说,会丢全爷的面子,今天要是她被姜绅杀了,那是最好。

    原来李布衣,一箭双雕,无论今天梅越和姜绅谁死,他都到达了目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