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3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与神仙一战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与神仙一战

    再说姜绅那边,连遇车祸和花盆,心中也警惕起来。

    这要天祸也算了。

    但他看过一部电影叫意外,那些人费尽心机制造意外,专门用来杀死敌人。

    如果真是李布衣所布的局,造出这种意外,那李布衣也和神仙没什么区别。

    交警很快就接到了报案,然后双方在交警面前谈了下。

    姜绅原意全部承担,自己的损失自己来,连卡车的损失也原承担。

    这种态度,激动的那卡车司机不停的道谢。

    交警处理这样的事情也很轻松,双方同意私了,全部有姜绅赔,没有什么案子比这更容易解决了。

    因为是晚上六点多,事情处理也很快,现场做了一下记录后,三方约定明天继续到交警队去处理。

    半小时不到,姜绅就把车祸处理完。

    然后抬头看看不远处的吃留香饭店。

    他神念早就扫过,里面好像没有传说中的李布衣,那些包厢要么开始吃了,要么没有人。

    他耍我?

    姜绅走向吃留香。

    “老板,几位啊。”老板娘梅越出场。

    梅越早在人群中看到姜绅在处理车祸了,她看过姜绅的照片,比真人又有不同。

    真没想到姜绅长这么年轻,这么高富帅,看的也眼前一亮,甜甜的走了上来。

    “有人订了位置,姓李的,有没有?”姜绅站在门口,询问梅越。

    “姓李的?好像有,进,请进,我看他们刚才两个人出去了,不知为什么事,209包厢,你先坐着怎么样?”

    梅越其实还是有点紧张的。

    姜绅在外面出车祸已经让她有点震惊,竟然被撞了还没事,更令她惊奇。

    不过李布衣算的真准,竟然算到姜绅要出车祸?厉害,厉害,以后不能和这老东西斗来斗去了。

    梅越今天见识了李布衣的手段,心中还是有点怕的。

    不过她这些年跟着全爷,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她心中害怕,表面上镇定自若,亲自带着姜绅往楼上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刚上楼梯不到几步,突然从楼上飞快的跑下一个女子。

    这女子一边接电话,一边往楼下冲。

    “等我,我马上就到。”她嘴里还叫着什么,边叫边冲,率先撞到了梅越。

    扑通,梅越措手不及,被她撞的往后一翻。

    “啊呀”她整个人就往楼下摔去,那下楼的女子更是撞向姜绅的怀里。

    姜绅本来可以抓住梅越右手的,不知为什么,突然觉的今天有点怪异,而且又有一个女的撞向他的怀里,微一犹豫,梅越就翻滚下楼。

    她穿着超短裙,迷人的大腿晃着男人的眼球,扑通扑通,在楼梯上滚了两下就到了楼梯口的左边。

    左边有人要用电热壶烧水。

    梅越一屁股就坐在电热壶上。

    当,电热壶一个翻身,水花四贱。

    还好这是刚插上的,没有烧热,要不然梅越也要被烫成熟鸡。

    她手忙脚乱想站起来,挥手之间,电热壶倒掉,盖子更掉了出来,大片大片的水渍往墙边涌去。

    姜绅站在楼上,把倒向自己怀中的女子扶了扶正。

    “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那女的还在接电话,看也不看梅越,继续往外跑,明显有紧急的事情。

    “老板娘,你没事吧。”

    姜绅往下看去,就见墙角边的电热壶插头都有点掉出来。

    “该死,谁放在这里烧水的?”梅越骂骂咧咧走过去,伸手一抓想拔出插头。

    “当心。”姜绅发现了,水壶倒后,水花四溅,插头也掉出一半,现在插头边上都有水,地上更是一大堆水渍。

    梅越正在脑火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伸手一抓。

    “嘶嘶嘶--”手上电光一闪,竟然被电到了,整个人身体一僵,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地上的水渍中现在也全是电,哧哧哧,地面阵阵轻响,惊颤人心。

    要是没有姜绅,这下梅越很可能当场电死。

    这种电压,她电一下,立刻走开,是没事的,现在被电倒在地,而且地上的水渍中也带着电,躺上片刻,电流经过心脏,立刻就会当场死亡。

    “不好。”姜绅反应也是很快的,其实看她中电之时,他就一步跨下。

    等到梅越倒地时,姜绅已经抓住了梅越的手。

    这一刻,姜绅也有点激动。

    他挡过枪,接过炮,还从来没有和电交过手。

    这是他以神仙之躯,第一次与电流正面交锋。

    他一把抓住梅越,往后轻轻一拉。

    虽然身为神仙,在抓住梅越的刹那间,他周身一颤,有种麻麻的感觉。

    刹那间,他觉的自己也要被电倒了。

    神仙也怕电吗?他脑海中涌起这个无助的念头。

    不过这种感觉消失的很快,因为在电流进入他体内的同时,刷刷,他体内的仙气条件反射的开始保护姜绅。

    几乎在数秒钟内,所有的不适消失的干干净净。

    “要死了,我要死了--”与此同时,梅越残存的意识觉的自己都要死了。

    尼玛李布衣,全爷要叫你布局搞姜绅,你这是连我一起搞吗?

    梅越今天是领教了李布衣的厉害。

    着着精妙,算无遗漏,简直比神仙还神仙。

    她被人撞倒,姜绅伸手一抓。

    两人都在刹那间被电电倒。

    姜绅要被电死,自己肯定是要死在姜绅前面。

    就在她有点绝望的时候,姜绅回过神来了。

    回过神的姜绅连忙往后一拉,这一拉,就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出来。

    “----我---”她觉的呼吸急促,想说说不出来,三秒钟不到,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酒楼大厅有服务员也看到了这惊恐的一幕。

    新来的收银员被电到了,然后被人拉了过来,拉人的竟然没有被电倒?

    “快送她去医院。”姜绅把梅越往一个服务员身上一放,然后拿出电话。

    “嘟嘟嘟---”李布衣那边许久都不接电话。

    到了这个时候,姜绅再笨也知道不对劲了。

    今天连连出事,而且招招都是杀人的事故,虽然看起来个个都是意外,但是偏偏都这么诡异。

    这个李布衣很牛比。

    果然配的上大师这两个字。

    姜绅站在门外,打了两个电话,李布衣都没有接。

    正要收起电话,李布衣却打了过来。

    “姜所---”

    “李大师,这就是你和我说的道歉?厉害,厉害,大师之名,果然无出其右---”

    “雕虫小技,雕虫小技--”李布衣在电话那头苦笑。

    从此之后,自己被姜绅惦记上了:“姜所才是厉害,我这七杀局,招招都是杀人的局,姜所全身而退,举世无双啊。”

    两人现在也摊开来说,相互更是吹捧一下。

    “你知道得罪我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吗?”姜绅笑道:“你为你是神仙?这个地球,我才是神仙。”

    嘶,饶是李布衣已经猜到姜绅了不起,听到这话也是脸色变了数变,倒吸一口冷气。

    谁是神仙?我是神仙?

    姜绅这话,说给别人听,别人要当姜绅神经病。

    但是李布衣信。

    他看这姜绅,算过姜绅,只有他知道姜绅的与众不同。

    “你真是神仙?”李布衣声音一下子压低了无数倍,面目惊恐不已。

    “你跟着‘江南全’是屈才了,他是什么东西?跟着我吧,跟着我,说不定你也有成神仙的一天。”姜绅不是开玩笑,把他记忆中的经天大算术传授给李布衣,李布衣绝对是算命如神,到时比现在厉害十倍不止,个个都要叫声李神仙。

    “全爷对我有恩,况且我今天能背叛全爷,改天也能背叛你。”李布衣摇头,然后长叹,语气中有说不出的绝望:“姜所----你能不能放过全爷?你是神仙,又何必与凡人为难?”

    “当然可以,二十个亿,叫他拿二十亿出来,这件事,我既往不咎。”姜绅充分发挥他以德服人的本性,上次还是十个亿,一转眼就翻成了二十个亿。

    “姜所----”李布衣语气直接高了数倍:“你这就有点欺人太堪了。”

    上次还是十亿,这才几天,跳到二十亿了。

    二十亿现金,以全爷的财力,也不可能拿的出来,除非他要大卖家财还差不多。

    “我给过江南全机会了,他没争取,又让你来杀我,这次是二十个亿,下次也许是三十亿,四十亿。”

    “五亿吧,五亿的话,我替全爷做主了,过了这个数,你把全爷卖了,也凑不出的。”李布衣知道自家老板的性子。

    就是五亿都未必会肯,不过姜绅要是肯了,他一定拼尽全力回去劝说全爷。

    不过很可惜,姜绅根本不可能答应。

    这要的钱越要越少,传了出去,将来谁还怕我姜绅?

    以后派人杀一次是十亿,杀两次变成五亿,大家还不拼命的来杀我?

    “李大师,我尊重你才学过人,给你面子,十五亿一口价,你回去和江南全商量一下。”姜绅实在是欣赏李布衣。

    他自己有了纳兰不败的相助,有仙气在体这才练到现在的地步。

    而这个李布衣,一介凡人,普通体质,靠自己的实力能把推算风水发挥到这种地步,数遍全球估计也没几个。

    这样的人才,死一个少一个,姜绅也是于心不忍。

    “五亿的话,还有希望,不然以全爷的性子,一定是鱼死网破。”李布衣知道江南全,不是一般的小混混,看他上次敢得罪大领导就知道了。

    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大不了,鱼死网破,一拍两散。

    你要他十五亿,等于要他全部的家财,他还不如全部给别人,然后和你拼了。

    “呵呵,鱼死,未必网破,你应该告诉他,这是以卵击石。”姜绅还想劝。

    “姜所--------纵然你真是神仙,我为了全爷,也要与你一决胜负。”李布衣这时双眼冒出热烈的战火。

    “人生在世,别说能和神仙一斗,就算见到神仙,我也死而无憾---”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