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4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能赚多少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能赚多少

    张帆掉下去也是让姜绅很意外。

    他原本以一个很华丽的闪现到了张帆身后,然后怎么与张帆好好大谈一下人生理想,最后成功的把张帆劝说下来。

    但是,万万没想到张帆突然回头看到姜绅出现,然后张帆就吓的掉下去了。

    我晕,姜绅一看张帆往下掉,下意识伸手一抄,却发现自己离张帆还有两米左右,他的手再长,也抄不到两米之外,电光火石之间,他就在想要不要用神通抓他了。

    以姜绅的神通,别说两米,二十米也能瞬间抓到,不过他刚才吓到张帆了,要是再让他看到,岂不又要吓个半死?

    就这一犹豫,张帆已经像流星一样坠落下去。

    “啊---救命啊---”张帆栽向江中,人在半空,惨叫起来。

    “---”姜绅站在桥边,看着张帆往下摔去,很郁闷的摇摇头,然后连衣服也没脱,纵身一跃。

    他也跟在张帆后面跳了下去。

    这时,就不能用神通了。

    如果用神通出现在半空把张帆接住的情况,那太骇人听闻,现在他是打算进江中救人。

    “扑通”张帆率先进入江水中。

    江面的风有点大,一个浪花过来,张帆就不见了踪影。

    不过姜绅神念牢牢的锁定着他,扑通,紧跟着张帆进入江中,到了水中,姜绅就没什么顾忌了,像一条灵活的小鱼,几下就找到了张帆。

    这张帆从高空落下,再跌进水中,最后入江时已经晕了过去,要不是姜绅救他,肯定是要活活淹死。

    还好现在是深夜啊,姜绅也暗暗庆幸,晚上人少车少,注意的人也少。

    他在水中拖着张帆,神念扫看四下没人能看到,嗖嗖嗖,飞快赶回岸边。

    “哇---”张帆醒来了。

    坐在地上,不停的吐水,连吐了好几口,终于抬起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岸边。

    “你----我死了?我死了?”张帆看到姜绅,又惊又惧,你也死了?

    “你没死,我也跳下去,把你救了起来。”姜绅没好气的在拧身上的水。

    他衣服也全湿了,救人当然要救真一点,如果身上衣服都是干的,怎么也不像。

    “真倒霉,来桥边看看风景,就看到有人跳河,麻烦你真的想死的话,回家自己吃安眠药去。”

    张帆一听,几乎跳了起来:“我才倒霉,我也来看看风景,你像鬼一样突然出现,吓的我掉了下去---”

    “你不是自杀么?你确定不是自杀?”姜绅笑着。

    “谁自杀了,我活的好好的,我自杀干什么---”张帆嘴还硬。

    不过他还是有点佩服姜绅,这种江里,都能把自己救上来,这个真是不容易。

    “不是自杀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你慢慢欣赏风景吧。”姜绅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张帆呆呆的坐在地上,转头看看不远处的江面。

    我真没用,想自杀都没胆子,我真是没用。

    但是我不自杀,债主们天天上门,我的老婆孩子怎么办,总不能让她们天天受惊吓。

    张帆又想自杀,又不敢。

    尤其他现在算是跳过一次,刚才死亡前的恐惧让他更加害怕。

    可是不自杀的后果也不好,以后他会天天被人骚扰,并且连累自己的家人。

    “等下,兄弟等下。”张帆突然一咬牙,果断的叫住姜绅。

    “干嘛?”姜绅莫明其妙,哥要走了啊,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又被你打断,现在哥要重新休息,还要赶着去找向小汐呢。

    “兄弟,谢谢你救了我,是的,我刚才是想自杀,没想到你会救了我。”张帆脸色苍白,意志消沉:“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一个忙?”

    “------”哥真的很忙啊,姜绅很郁闷,但是又不好一走了之。

    “你不是有什么遗言要我传达吧?”难道你还想自杀?

    “有手机么,借我打个电话。”

    “---”姜绅想说,你看我身上湿成这样,会有手机?不过看到张帆的表情,姜绅也不忍心。

    他只好拿出一个手机。

    张帆拔了个电话,打给他老婆的。

    “谁啊?这么晚?”他老婆的声音懒洋洋的,明显是睡觉被吵醒。

    “是我啊,老婆?---”张帆才说几个字,就忍不住哭了。

    这下他老婆清醒多了:“怎么了,帆----发生什么事了?”

    “你别急,听我说,早上一开盘,我就让小王把股票全抛掉,到手大概还有五六百万,你把银行的三百多万还掉,拿着其余的钱带儿子回老家,房子让你姐帮你卖---”

    “帆,你在那啊,你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要卖房子,你不是说没事么?”

    看的出,张帆老婆还以为张帆可以摆平,可以顶下去。

    “我不能连累你们,人死债灭,我只有死了,那些老板们才不会找你们,老婆,我对不起你,你找个好人,重新嫁了吧。”

    张帆说完,叭的挂掉电话,然后关机,再还给姜绅。

    “谢谢你兄弟,我是个混蛋,不值得你救---”说完,转个身就往江边奔去。

    尼玛,有完没完,还跳?

    姜绅满脸黑线。

    我说你等我走了再跳好吗?你现在跳,我又是要救了。

    “吗的,滚回来。”姜绅大怒,几步追了过去,一把抓住张帆的衣领,往后面一拉一推。

    扑通,张帆一屁股坐到地上。

    “呜呜---”张帆像个孩子一样哭了:“你别管我,让我死了算。”

    “那你坐着,等我走了你再跳。”姜绅很郁闷的:“我可不想自己见死不救,被别人说闲话。”

    “等我走了再跳行不?”

    “---”张帆也郁闷,你怎么说话的,太没人性了。

    姜绅当然不会走了,然后看着他死。

    算我倒霉吧,又惹了一身骚。

    “说吧,什么事要自杀?男人大丈夫,动不动就跳河,像个娘们似的,你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你说的容易,我欠了几千万,一辈子都还不起,我要不死,别人搞我家人,我只能死。”张帆最倒霉的就是借了几个老板的钱,其中有两个以前是社会上混的。

    他们可不比一般的商人,你还不?你过期不还,我搞你家人。

    所以张帆没办法。

    人家也说了,要么你还,要么你死,江湖规矩,人死债消,你死了,我们就不搞你家人。

    对方是有点狠的,张帆也有点背的。

    有的老板欠几亿跑路,一样没事,他欠几千万,想跑路都难。

    他又哭又骂的把情况简单说了下,最后道:“换成你怎么办?总不能连累妻小?”

    恩,还算是个男人。

    姜绅听清楚了。

    “你带着妻小跑路就是。”

    “全家亡命天涯?让妻小担惊受怕?我儿子不要上学么?”张帆愤愤的道。

    “你朝我凶什么?你自己做错事,连累家人,对我凶?”姜绅眼睛一瞪。

    “对不起,对不起。”张帆连忙承认错误,他也是情急之下,说话声音大了一点。

    “还股神,屁神还不多。”姜绅冷笑。

    “这次是人为的,我本来看的很准,是有大老板人为干预,控制了股市,小兄弟,你不懂这行的,那些大财团大老板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们这些小户,活活被他们玩死。”

    “你即然懂,为什么还玩?”

    “我----”我怎么知道他们要玩我看中的这只股?张帆也是有苦说不出。

    “嗨,总之,要怪就怪我太贪心,喝了点汤,就想去吃肉,结果被人活活玩死,其实做小户就要有小户的自觉,千万不能得陇望蜀,想一夜爆富。”经过这些事,张帆算是看透了。

    他以为自己前面赚了一点,就可以凭自己个人的力量影响股市的变化,结果惨败在财团们的手里。

    姜绅也算什么都玩过的,赌玉赌钱赌足球,就是还没玩过股票。

    “起来吧,跟我走,别在这要死要活,丢人现眼。”

    “----”张帆莫明其妙:“你走吧,别管我,我---”我现在只有投河这条路了。

    “你欠了多少钱,要死要活的?”

    “六千多万,接近七千万呢,一辈子都还不起。”张帆垂头丧气。

    “我给你一亿,还了你的欠款,然后帮我赚钱。”

    “---”张帆听的身体一颤,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姜绅。

    怎么看姜绅都和高中生一样,竟然说给我一亿?是我听错了,还是你在忽悠我。

    “吗的,真倒霉,为什么让我遇到你?”姜绅骂骂咧咧:“看你妻儿份上啊,帮你一次,下不为例,我说,你走不走?”

    “你----你说真的?”这下张帆听清楚了。

    但是他还不相信。

    世上那有这种事,素不相识的人,好好的要帮自己还七千万的债。

    “吗的,你怀疑我的高富帅?”姜绅大怒:“我最后说一次,你走不走?”

    “走。”当然走,张帆事到如今也是没有退路。

    要么相信姜绅,要么跳河。

    姜绅有必要骗自己吗?自己现在欠一屁股钱,他骗我也没好处。

    “老板贵姓?”张帆跟在姜绅后面,一面向上走去,一面小心的问问底细。

    “我叫姜绅,你先带我找个地方把衣服换了,”

    “炒股能赚多少钱?我要想把这七千万赚回来,那要出多少本钱?你不觉的炒股来钱很慢?”

    “现在的老板们,好像都玩房地产,还有玩股票的?”

    “大集团到最后,都是要谋求上市的,上市就等于玩股票,一起一落,卖多少房都卖不回来。”

    “国外苹果、香蕉这种大集团,股票跌个一个百分点,那就是几十上百亿的美金,你说赚不赚钱?”

    姜绅不懂这个,一面向他请教一面和他聊天。

    两人边说边聊,一会就回到桥上。

    到了张帆的车上,张帆拿了自己的手机回了一个电话给家里。

    他老婆已经疯了似的打了无数个电话,听到张帆不准备自杀的消息,终于舒了一口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