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4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疯狂向小汐
    第三百二十五章 疯狂向小汐

    酒店宾馆里。

    小汐目瞪口呆看着姜绅在一个个弄断他们的手和腿。

    姜绅已经说过少儿不宜,但是小汐还是要看。

    姜绅说不住她,只好让她跟在自己身后,于是向小汐亲眼看着姜绅怎么折磨光头和纹身。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向小汐看到最后,竟然咬牙切齿说出不符合她这年纪的话来。

    姜绅也惊呆了。

    能让一个十三岁的女生说出这种话,她的经历该是多么残酷。

    后来在离开酒店的路上他听向小汐说了。

    光头他们在训练向小汐时,还有两个和她一样被拐来的女孩子,其中有个女的老是哭,又哭又闹,打巴掌也没用,最后光头男拿了一把刀,在那女孩脸上划了一刀。

    向小汐和另一个女孩吓的几乎晕倒。

    但当时那女的还是不服,依然哭闹。

    最后光头男和纹身男直接强上,先当着向小汐等人的面把那女孩子上了,最后用锤头活活打死。

    向小汐和那女的看不下去,光头和纹身男就逼着她们看,谁敢闭眼,就用刀划谁的脸。

    两女硬是在他们的淫威之下,看着两个畜牲砸死了一个花季少女。

    在这种的情况都没有疯掉,向小汐真的很坚强,所以,她也能看着姜绅把别人弄的全身残废,还要恶狠狠说出杀了他们的话。

    十三岁的向小汐,此刻心中只有仇狠和愤怒。

    “我送你去警局,让这里的警察护送你回去。”姜绅救出了向小汐,还要去救其他的人。

    “不要,我要跟着你。”向小汐现在不相信别的警察,只相信姜绅,她一听姜绅要走,死死的抱住姜绅,娇小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

    “我要去救其他人,你不是也希望我去救她们?”

    “我也跟着去,我要看着你对付他们,把他们全部废掉,一个也不准留。”向小汐咬着牙齿在说,恨不能亲手杀了那些人渣。

    姜绅要送她先走,她就是不肯,甚至一说送她先走就抱着姜绅要哭。

    姜绅没办法,只好带着向小汐继续往前。

    于此同时,江京市的一幢楼房里,有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在接电话,他的胯下,有个看上去十岁的小姑娘在埋头吞吐。

    电话的那头,七八个人在刚才姜绅他们所在的宾馆里,其中有人在和这三十多岁的男子说话。

    “保龙哥,小五他们全废了,听力,视力,手脚全被废,说话也说不出,完全和死人没什么区别,问不出一点消息。”

    “什么?”那楼房里的保龙哥一听,霍的站了起来,把胯下的女孩都推到一边。

    全废了?听力视力说话还有手脚?这他吗是什么狠人做的事?

    “眼镜胡也是一样,怎么办?警察马上可能要来,要不要把他们带回来?”

    “吗的,都废了还有什么用,带回来引警察上门,你们马上走,派人去找,一定要把那女的找出来。肯定是救她的人下的手。”

    保龙哥挂了电话,又惊又怒。

    江湖上的仇杀他也见过不少,竟然有人把对方搞的听力、视力、说话能力全部没有,手腿再断,简直是惨无人道。

    “他吗的,谁这么畜牲?简直畜牲不如。”保龙哥骂骂咧咧,边上那小女孩吓的在地上不停的发颤。

    “滚,你滚出去,把昨天新来的小姑娘叫上来。”保龙哥火气正旺,急需发泻。

    昨天新来了三个,一个向小汐,还有一个被锤死了,就只有最后一个。

    那个本来也很凶,看到一个被锤死了,老实了不少。

    小女孩吓的连连点头,转身下楼,去找另一个少女。

    他们这幢楼是个五层楼,最下面是商铺,上面四层是住房。

    保龙楼在二层,和一层是在内部打通的。

    一层商铺,有两间很小的洗头房,外面贴着洗头按摩等字眼。

    这就是当下最普通的洗头房。

    别小看这洗头房,保龙哥在江京市里有三十六家这样的洗头房,每年赚的钱以千万计,遇到外地人来玩,他们还会窜通一些派出所,当场抓嫖,这样即等于为派出所创收创业绩,又相当于他们给派出所交了好处。

    就是用这样的方式,他维持着自己的洗头房,并在这片地区闯出一个名声。

    不过,他保龙哥只是江京市里的一个大混混,算不是大人物。

    在他的上面,还有更强的地头蛇。

    他能到现在不倒,也是有更大的大人物罩着他的原因。

    保龙哥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成为大人物,不要再干这些洗头房的小生意。

    这种事,说来说去还是偏门,将来自己女儿长大,也丢她的面子,不过没办法,保龙哥现在还只能干这些。

    有些生意,也不是他想干就干的,江京市里大部份娱乐场所都被全爷控制,他想干个大点的浴场,那也要得到全爷的点头才行。

    什么时候我保龙哥能变成龙爷啊?

    保龙哥正在长叹之中,身后已经有人开门了。

    “吗的,贱人,爬过来,跪着爬过来。”保龙哥一边回头,一边银笑,同时松了松自己的裤带。

    等他一回头:“草,你谁啊?”

    姜绅带着向小汐出现在他面前。

    保龙哥先是问了一下,接着就脸色大变,对方能找到这里,肯定就是弄废小五他们的人:“暴龙,暴龙---祁虎,暴龙?--”他一面后退一面大叫。

    “别叫了,没有人会上来了。”姜绅笑着,但这笑容,真的很不好看。

    “听说你也有一个老婆,一个女儿,女儿十五岁了吧。”姜绅找了个沙发坐了下去,向小汐也恶狠狠的坐了下去。

    她现在一点也不害怕,只要跟着姜绅,她觉的满满的安全感。

    “兄弟,你那条道的?是不是我的人弄了你的朋友?如果是的话,我愿意道歉赔偿。”保龙哥也是见眼变色,一看姜绅来者不善,心中也慌。

    他估计自己的手下,在外面把姜绅的朋友或家人弄了过来,所以人家追到这里。

    “道歉?道歉有用?”姜绅淡淡的道:“你老婆女儿,二选一。”

    “什么?”保龙哥听的莫明其妙。

    “二选一听不懂,给你家留点人,我只杀一个。”姜绅阴森森的。

    我草,你还有没有人性,保龙哥一听真是惊怒交加。

    “兄弟,江湖行事,祸不及家人,你这,太没人性吧。”

    我呸,你和我讲人性?姜绅都要吐了,被锤死的少女,就没有家人?你和讲家人?

    下面有个小姑娘,一样只有十几岁,就是和向小汐一起被带来的,那姑娘是被骗来的,因为不是处,叫她在按摩院接客,她不从,被六七个大汉轮了两天一夜还是不肯。

    最后光头在她和向小汐的面锤死了另一个小姑娘。

    于是她就从了。

    不是说她怕死,到了这个地步,活着比死了更有用。

    警察后来解救她的时候,她就说了一句:“我就想活着看他们这些畜牲会有什么报应。”

    姜绅在下面听了她的经历,真想杀了保龙哥全家。

    不过他从来没干过这事,有点下不了手。

    “再给你一次机会,二选一,要么就全死。”姜绅再问一次。

    “我草你吗的。”保龙哥年轻时也是很能打的,被姜绅一逼再逼,怒发冲冠,拿起边上一个酒瓶就冲了上来。

    “你这是选全死了?”姜绅依久。

    打断手腿,废他的听力视力和说话。

    很快一个血人保龙哥躺在地上。

    这一刻保龙哥的心里只有他自己明白。

    无尽的痛苦和后悔。

    我就知道,自己不该走这条路。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终于报应了。

    “唔---呕--”保龙哥现在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点点声音,他不停的想在地上翻身,他想告诉姜绅,我想二选一,我不想我的家人都有事。

    不过姜绅已经不理他了。

    “走吧,你还有什么要做么?”姜绅问向小汐。

    “有。”向小汐站起来,拿起地上的酒瓶。

    “这酒瓶,我是替那被你们锤死的姐妹还给你的。”砰,她一酒瓶砸在保龙哥的头上,酒瓶破碎,然后拿着破碎的酒瓶,狠狠的插进保龙哥的眼睛上。

    保龙哥的视力已经没用了,再被向小汐这么一插,痛的他当场一阵抽搐,晕死过去。

    “这个,是替千千万万被你们祸害的姐妹们还给你的。”向小汐像疯了一样,拿着酒瓶一次一次的插向保龙哥的脸。

    扑哧,扑哧,房间中全是这种恐怖的声音。

    “够了,小汐够了。”姜绅冲上去抱住她。

    “死了,他死了,他罪有应得,够了。”姜绅对着她耳朵轻声低语,平复着她暴烈的心情。

    保龙哥死了。

    姜绅本来还想让他活个一百岁,但是向小汐这么剌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姜绅索性就把保龙哥弄死了。

    听到保龙死了,向小汐再次痛哭,扔掉酒瓶,紧紧的抱着姜绅。

    她足足又哭了好几分钟才平静下来。

    “走吧,下去,你下去叫那女孩子的报警。”

    “嗯。”向小汐下楼,姜绅等她走下楼,挥手一拍,缝,场中的保龙哥变成一片粉灰,轻轻一阵风吹的这片粉灰无影无踪。

    除了一地的血迹,保龙哥已经在这世上完全消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