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5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章 李布衣的厉害
    第三百三十章 李布衣的厉害

    推算怎么杀人?

    前面李布衣已经展现过了。

    风水怎么杀人?

    李布衣也展现过了。

    北斗七星局怎么杀人?

    李布衣今天就要展现。

    教陵神道四方城中。

    袁通地、范文才,李布衣三人都在。

    这时已经是六点半,天色黑沉沉的。

    李布衣抬头看着星空,手中拿着一个星盘,仔细寻找当初宋晚风布局的记忆。

    古代人讲的气场,和现代科学中的磁场差不多,星空各处,包括地球上面,到处都有各种不同的磁场,有的因为太小,平常是感受不到。

    比如两块吸铁石放在地上,普通人就可以感受到。

    不过小的吸铁石,普通人可以用力量把他分开改为,如果大了呢?

    如果像地球这么大的两块吸铁石,把地球包围起来,你想想会有什么后果?

    北斗七星局,借用了北斗七星的磁场,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李布衣其实已经在这里搞了好几天了,依然不能全部借用。

    “袁通地,一会姜绅来了,你就装全爷和他说话,让他进这亭子。”

    袁通地外面和全爷有点相,比较粗犷,加上现在是夜色,李布衣让袁通地再戴幅眼镜,一般人远看,还真难以分清。

    “范文才,你在那个位置,拿着这个星盘,不要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动,最少要过了七点十五分才能动。”

    范文才的位置在外金水桥(今红桥)边上,离四方城有点距离。

    他默默点了点头,拿着星盘走了。

    李布衣已经提前和他说过,过了七点十五,直接跳进河里,不要犹豫,跳河之后一直往南游,然后上岸,回城,不要回头,最好马上就坐飞机离开江京。

    李布衣和范文才关系比较好,所以今天也是额外照存范文才。

    “你呢,李大师,你在那里?”袁通地看着范文才离去,心中也不爽。

    “我要去孝陵殿,在那里主持大局,今天是借势,不借到孝陵势,对付不了姜绅。”李布衣说完,转身就走。

    草,袁通地暗暗鄙视,借毛个势,全爷怎么信你?照我说,准备十把枪,姜绅一来,打的他和马蜂窝一样。

    鄙视归鄙视,今天他们都得听李布衣的。

    此时离他们十几里外,全爷身边搂着梅越正在一间房子里盯着画面。

    画面上就是四方城的现场。

    袁通地衣服上面的扣子全是摄像头。

    “全爷,你说今天能不能搞定姜绅?”梅越依偎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全爷本来有点紧张,被她这一扭,扭的心火旺起,伸出大手在梅越的酥胸上面狠狠的捏了几把。

    “小妖精,听说,在东宁,还是姜绅救了你?”

    “他以为我是老板娘,不过全爷,李布衣这太坏了,让我导电,想电死姜绅,这不是连我一起电么---”梅越又扭了,一边扭,一边小手在全爷的胯下抚来抚去,挑逗着他。

    “布衣也不是有意的,他不是叫你别乱跑么,是你自己要送姜绅上楼的,要不然,导电的就是其他人。”

    他说个屁,根本没说,梅越知道全爷相信李布衣还超过相信自己,见全爷这么说,她也没话说了。

    “哼”她冷哼一下,明显对李布衣意见不小。

    她能不小么,差点被电死。

    李布衣这混蛋,就是借自己做导体,然后想电死姜绅。

    没想到姜绅电都电不死。

    这个王八蛋,连我都设计,真该天打雷劈。

    她这念头刚起,轰,外面突然雷声大响。

    “草,真下雨了?”全爷不可置信的看着外面。

    李布衣说过,今天晚上,阴风大起,狂风大作,雷雨奔袭,全爷看了天气预报,后面三天都是大晴天,没想到,天气预报都不准。

    古有诸葛亮借东风,今有李布衣催雨,真是厉害啊。

    梅越捂着小嘴,脸上全是惊讶。

    李布衣说今天有雷雨,她也真是不信。

    天气预报上天气好的不得了,没想到说变就变。

    风水之术,到了可以改变天气的地步,已经算是登峰造极,真正的半仙之术了。

    同样意外的还有姜绅。

    六点五十的时候,姜绅步行进入孝陵。

    孝陵六点关门,这时已经没有了游客,姜绅悄悄进来,一路上慢慢步行,看看风景当成参观。

    没想到突然天上就雷声大作。

    今天没说会下雨啊?

    姜绅正在意外,哗啦啦,一分钟不到,先是希希拉拉的小雨,接着雨越来越大。

    轰隆,轰降。

    天上雷声连绵,闪电不止,整个星空起了惊天变化。

    姜绅抬头一看,嘶,倒吸一口冷气,别人看不清,他却能看到,星空之中,黑云成龙,无数黑云演化成一条黑色的龙形,在半空飞舞腾空。

    化云为龙?

    星空异像啊。

    这个李布衣真是有点本事。

    姜绅越来越佩服这李布衣。

    说实话,他现在真的不想杀李布衣。

    这样的人,别说华国上下,全世界都没几个,都是人类文明的传承者,他们的死亡,就代表着人类一些最伟大文明的消失。

    看来,这雷电风雨都是他今天搞出来的?

    厉害,厉害,姜绅从来没有佩服过人,今天对这李布衣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加快脚步,往四方城而去。

    雨越下越大,到后面变成了倾盆大雨,普通人连视线都不清楚。

    天上雷电不止,轰隆连绵。

    姜绅虽然神通盖世,不过孝陵占地近二千多亩,加上又是曲折宛延,道路奇岖,他也不好随便乱飞,他迎着暴风雨,左拐右弯,一路向北,终于在七点之前赶到了四方城。

    远远的神念一扫,四方城中站了一个人。

    四方城本来的亭顶已经被毁,仅存方形四壁,内有立于龟趺座上的石碑一块,碑高8.78米。今年江京市刚刚在原址上盖好了亭顶。

    姜绅神念扫了下,就发现这人不像是全爷。

    他没搞到全爷的照片,但是听陈剥皮说过全爷大概的样子,这个年龄不怎么像啊?

    姜绅一路快点,很快进入亭中。

    “江南全?”

    “姜绅?”

    袁通地看着姜绅迎着这么大雨狂奔而来,心中也是有点震惊,尤其是姜绅进亭的一刹那。

    他盯睛一看,我草,姜绅身上,竟然一点水都没有。

    嘶,袁通地倒吸一口冷气,眼皮抽动了一下。

    “你不是江南全?”他的变化全被姜绅看在眼里,江南全怎么会有害怕的表情。

    “我就是全爷,姜绅,我们的事总要有个了解,大家其实没什么深仇大恨,你说吧,能不能完美解决?”

    袁通地一口咬定自己是全爷。

    “我说过,三十亿,只要他肯出三十亿,可以买他的性命。”

    袁通地那摄像头还能传音,姜绅一口价开到三十亿,全爷在那边听的眼皮真跳,我草你吗的姜绅,上次是二十亿,现在又跳到三十亿,你以为银行是我家开的。

    “呵呵呵。”袁通地大笑:“姜绅,你是不是疯了,三十亿华币,国内有几个人拿的出?”

    当年某悍匪,绑架香门第一富商的儿子,才拿了十亿多,你他吗想要三十亿。

    “我给过他机会,他一次次派人对付我,今天我没看过,也算是来对付我吧?”姜绅看了看四周,到现在,他的神念只能看到两个人,一个是袁通地,一个是范文才,范文才在远处,手里拿着一个东西站在桥边的一棵大树下。

    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能不能再商量?”袁通地问。

    “不能。”姜绅摇头。

    “吗的,你逼老子。”袁通地的任务完成了,他的任务就是和姜绅说话。

    说到这里,已经没话说了。

    他猛的一反手,一把手枪出现在他的手上。

    “砰---”他只来的及开出第一枪,就见姜绅身影一闪,已经避开了他的枪口,冲到了他的身边。

    “你不是江南全,江南全这么怕死?叫你来?”姜绅一只手把袁通地高高举起,袁通地的咽喉被他捏的咯咯作响。

    “他在那?”姜绅神念一动,控制袁通地的念头。

    “他在----”袁通地被捏的上气不接下气,双眼翻白,最后终于失去了抵挡:“我不知道,他应该就在附近用监控看你。”

    “有监控?”姜绅心神一震。

    他吗的,袁通地出卖我?全爷在监控那头听到,也是吓的魂飞天外。

    姜绅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袁通地说出真话?

    轰,此时天空雷声越来越大,乌云凝聚的黑龙在空中像一条真正的神龙纵横穿梭,似乎随时都要从天而落。

    姜绅看到这得空异像,也是第一次觉的心中有点发毛。

    这个李布衣太厉害了,运用风水之术,借助天地之势。

    他见袁通地身上也问不出什么,即然他身上有监控,对面全爷肯定看着。

    “江南全,你在对面看着是我是不是?过了今晚,再多的钱也救不了你的命了。”姜绅说话,眼光和神念也是四处打量的,他想找出江南全来。

    不好,江南全没找到,他却发现这个四方城里场能大动,四周涌起一阵奇怪的气场。

    就是这些气场,像是一道道磁场,吸引着虚空中的黑云。

    空中那黑云凝成的巨龙,此时龙头高昂,从上而下,以一个俯冲的姿势向四方城而来。

    大事不妙?

    姜绅连忙把袁通地往地上一扔,嗖,纵身一跃离开四方城。

    就在他离开四方城的时候,轰,天空再次剧响,一道闪电像流星一样落下。

    这闪电打的不是姜绅,打的是金水桥边的范文才。

    闪电从天而落,刷刷,映的范文才脸上一片苍白。

    很明显范文才自己都被吓的快疯掉了。

    因为闪电太快,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要不然早就直接跳到河里逃之夭夭。

    这一道闪电落下,哧的一声,打在范文才手上的星盘上。

    范文才浑身一颤,感觉到自己全身都麻了下。

    不好,我要死了吗?

    这么雷电的天气,他站在大树下面,本来就十分害怕,要不是信任李布衣,他才不会做这种事,眼看闪电打到自己身上,范文才刹那间都以为自己死了。

    哧,那道闪电打在星盘上,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嗖,对着姜绅激射过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