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6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六壬阴阳经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六壬阴阳经

    我借用了这‘潜龙勿用’局,只要一个月不出去,气息全无,纵然他真是神仙,恐怕也找不到我。

    李布衣坐在院中的亭子里,一边喝茶一边想着心事。

    这是他自己的退路,到了这里,他相信就算有十万大军也找不到自己。

    只是他想来想去也想不懂,为什么世上会有姜绅这样的人?

    不知全爷下了手没有?

    原来他在走之后发了一个短信给全爷。

    告诉全爷,还可以最后一搏。

    利用梅越,以c4炸上姜绅一次,不过,这要一炸,就再无谈和的余地,如果姜绅不死,你全爷必然要死,所以,炸不炸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全爷最后收的短息就是这条短息。

    全爷也果断,想了几秒,就决定用c4炸姜绅一次。

    他这是打算宁死不破财,就算和姜绅拼了,也要留下钱财给自己的家人。

    李布衣也知道以全爷的性格,多半是选择再拼一次,但是如果姜绅还死不了的话,他已经脱离了人的概念,也许真如他所说,他就是一个神。

    只是,你一个神,为什么要来欺负我们普通的老百姓呢?

    李布衣正在鄙视姜绅,院门之外,响起一个爽朗的声音。

    “真是个好地方啊,李先生,你躲在这里,就算外面发生世界大战,也没有人能找到你吧?哈哈哈。”

    姜绅大步而来。

    “姜绅?”李布衣脸色大变,心中一下子冷到了极至。

    我已经躲的这么好,竟然还是被他找到了?

    两人,终于面对面的看到。

    李布衣远远的见过姜绅,但是这么近距离还是第一次,真没想到姜绅会这么年轻。

    “姜绅,你也学过风水术?”不然怎么可能找到我?

    “没有,我没有学过风水术,不过,我有你的头发,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姜绅举起手中的一段头发:“这是你家里床上找到的,李先生,你最近掉头发很多么,是不是很烦恼?”

    “梅越带你去的?”李布衣大恨,千算万算,没算到姜绅能凭一根头发找到自己。

    这已经不是人了,这是神仙小说中才有的手段。

    知道他住处的人并不多,只有梅越这贱人才会出卖自己。

    “姜绅,你根本就不是人,你即然是神仙,又何必为难我们这些普通百姓。”李布衣见到姜绅,也是从心里生出一丝绝望之意。

    “你也算普通百姓?李先生,你在姜绅心中,也是半仙一样的人物,你这样的人物,跟着江南全这样的败类,你对的起你一生所学,对的起传授你奇艺的师父么?”

    “跟我吧,跟着我姜绅,我可以让你成为上下五千年,古往今来最出色的风水大师,我可以让你学到更高明的风水、命理、占卜、相法,甚至奇门遁甲、紫微斗数,使你成为人类这数千年文明中的第一风水大师。”

    嘶,姜绅的话,让李布衣倒吸一口冷气,双眼更是散发出灼热的光芒。

    不过,这种期望和兴奋,也只是几秒而已。

    很快,他就长叹摇头。

    “我们学风水的,一定迎合命运,遵守自然的规则,但是为了和你决斗,我已经逆天而行,大伤元气,现在更是命不久已,姜绅,谢谢你的好意,可惜我没有在全爷之前遇到你。”李布衣的气息越来越灰败,很明显他也活不长了,最多半年,就要死掉。

    “我可以为你延长寿命,改变气运。”姜绅再次招览。

    但是李布衣依然摇头:“姜绅,我们要遵守自然的规则,再强大的人或神仙,都只是这个大自然的一份子,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遵循自然,这是千古真理,谁要想逆天而行,必然受到天地的惩罚,即然我要死了,又何必逆天而行,苟延残喘---”

    “你改变风水,推算命数,件件都是逆天而行的行为,那又算什么?”

    “所以,我才有了报应,我算过自己,活不过今年,我以为相由心生,只要我一心向善,自然能逆天改命,可是我终究没能向善---这是我的报应---”李布衣想做点好事,不过为了对付姜绅,还是误伤了一些其他人,好事没做成,做了许多坏事。

    他本来还想借这潜龙勿用最后扭转一下,结果姜绅一进来,就等于破了他这个局,他的生机也在刹那间等于被姜绅所破。

    即然输到这个地步,他只能遵守自然的规则。

    他发现自己越挣扎,越想改变,结果伤害越大。

    天命不可违,这果然是算术风水中的第一真理。

    “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我姜绅,一定会想尽办法改变我的自己的命运,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也要牢牢的抓住。”姜绅还做最后的努力。

    他看出李布衣在看到自己后,已经生出绝死之心,希望还能凭自己的口舌打动李布衣。

    “我跟着全爷,做的错事已经够多,就让我恶有恶报吧。”李布衣垂目低头,突然间满头的黑发,开始一点点的变白。

    这是?姜绅以神通,可以看见李布衣身上气息越来越弱。

    原来?他在这里也布了一个局,我进来之后,等于破了他的局,断了他的生路了。

    姜绅希吁不已,有心想救李布衣,但是李布衣已经存了必死之心。

    “能不能答应我,让全爷好好的去,别伤到他的家人。”李布衣慢慢坐下,声音也越来越低。

    说到最后几个字,从怀中拿出一本书。

    “这本‘六壬阴阳经’,是我祖传奇书,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可以传授的人,希望你能够替我传授下去---”

    最后这去字说完,李布衣头重重垂落,气绝身亡。

    死了,他终于还是死了。

    姜绅失望无比。

    这个世上,像李布衣这样的奇人已经越来越少,没想到却死在我姜绅手上。

    他很想救李布衣,但是李布衣已经心存死念。

    一个存心想死的人,就算勉强救回来,他的心也死了。

    正如李布衣所说,他跟着全爷,用自己一身所学,做了许多恶行,这应该是他的报应。

    “六壬阴阳经?”姜绅接过这本书,脑海中闪过一丝信息。

    这本书,是唐朝大师李淳风所注。

    许多人只知道李淳风的‘推背图’,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六壬阴阳经’,李淳风号称六壬祖师,这本六壬阴阳经更是华夏历史的瑰宝。

    原来这李布衣,是李家的后人,难怪这么厉害。

    只是你这本经书给了我,也是所托非人,我又学不来,哎。

    姜绅最后看了看李布衣,摇头长叹,转身离去。

    至于李布衣的尸体,只有回头让梅越派人来处理一下了。

    七天之后,江南全在欧洲小国卢森堡被发现死在一间别墅中,死前还留下遗嘱、录像,把大部份产业转给了手下范文才和梅越两人。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再说姜绅当日离开之后,马上就准备回东宁,却在机场被人拦住。

    “姜先生是吧,我们是江京警察局的,有些案件想请你回去协助调查一下。”

    “---”姜绅有点郁闷,早知我隐身飞回去了,不过那个有点费仙气。

    “好吧。”姜绅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和两个警察去了江京警察局。

    “姜先生,你和郝伯全是什么关系?你认识郝伯全么?”

    “不认识,没有关系。”姜绅绝对否认。他知道郝伯全就是全爷。

    “这是郝伯全不久前派人送来的影像带,你抓着他的员人袁通地,向他要钱,这是怎么回事?”

    录像里,正是姜绅在四方城里的画面。

    “你们是不是认错了?这画面这么黑暗,怎么可能是我?”姜绅继续否认。

    当天是晚上六点多拍的,又是雷电大雨,要不是有闪电的光芒,里面的人根本看不出是姜绅。

    不过,就是因为闪电闪个不停,姜绅的面貌还是能清楚看见。

    “姜绅,你这还敢否认,你上了法庭试试,这里面的人,怎么看都是你。”一个警察不爽了,怎么看都和你很像,百分之百不敢说,百分之九十总有吧,你还敢否认。

    “这录像什么时候拍的?”

    “上面有时间,二十一日晚上七点左右。”

    “麻烦你打个电话,我是东宁市城东区东门派出所的副所长,二十一日晚上六点半,我还在所里吃晚饭,请问我怎么在半小时内赶到你们江京?”

    “什么?”警方愣了一下。

    姜绅是警察他们已经调查到了,但是没想到姜绅说那时还在东宁吃饭。

    很快,调查结果出来了。

    东门派出所至少有十几个人看到姜绅当晚六点半在所里吃饭,而且,姜绅进出派出所时,都有所里的监控拍下。

    监控显示,当天下午姜绅五点半钟到所里值班,然后一直到早上八点多才离开。

    东宁把监控录像也传了过来为姜绅做证。

    上面同样有摄录的时间。

    这下怎么办?

    无论从人证还是物证方面,东宁那边的完全压过江京这边的。

    姜绅来之前都是做足了功课,保证要制造一个自己不在场的时间。

    只是他没想到,全爷这么大胆子,敢把拍下的东西传给警察局。

    还好当天大雨,不是很清晰,要不然真是麻烦。

    江京警察局很郁闷的。

    最近好几起案子他们要找姜绅。

    包括梅越别墅爆炸案。

    虽然梅越说不知道,不过有监控显示当时姜绅去了梅越的别墅。

    还有一个视频更诡异,就是姜绅向范文才扑去的画面。

    不过因为姜绅动作太快,摄像头拍的不是很清楚,看上去很糊涂。

    原本这些加起来,可以好好审姜绅的。

    但是现在姜绅有不在场的证据,加上范文才和梅越似乎都帮着姜绅,江京警察也拿他没办法。

    最后姜绅还是回到了东宁。

    不过,经此一事,他的名字,从东宁到福安省,从福安省传到了江南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