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7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弄死你个
    第三百三十七章 弄死你个

    我草,你牛逼啊。

    这下办公室里的人都知道姜绅什么德性了。

    彭崎拿着话筒呆呆的站在那里,愣了几秒钟后就反应过来。

    “关主任,姜科叫你打电话给他。”

    “我草--”电话那头的暴怒声,几乎传遍二百多平方的办公室。

    “他手机多少。”关海平阴森森的。

    你他吗还以为你是派出所副所长?我草你个大佬爷的,这是招商局,不是警察局。

    很快,姜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姜绅也不急,等手机响了半天,这才慢幽幽的接听:“喂,那位。”

    “我是关海平。”电话那头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了解关海平的人都知道,关海平只有愤怒到了极点,才会这么冷静。

    “什么事小关?”姜绅小关两个字出来,边上扑哧一下,汪静刚喝进去的一口水都喷了出来。

    赵子峰眼角一抽,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老阮、老李呆若木鸡,彭崎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姜绅。

    尼玛,小关?小关是你叫的?老子年纪大你一倍还有余呢。做你爸爸都够了。

    关海平好悬没给气死。

    他强忍自己的愤怒:“姜绅,鲁局叫你写的检讨呢?为什么还不交上来。”

    “?检讨?我为什么要写检讨?”姜绅笑着:“鲁勇说了?你让他当着我的面再说一次试试?”姜绅虽然在笑,但是那语气,那态度,办公室里的人,个个觉的身上有点发冷。

    牛逼啊,直呼鲁局的名字,这话而且听起来很有杀气啊。

    关海平也吓了一跳,姜绅这话,很有杀气,你叫鲁勇到我面前说了试试?

    难不成,你敢打鲁局不成?

    不过,他也聪明了,马上道:“我们办公室也是这个意见,你迟倒三天报道,是不是对组织对你的调动有意见?有意见你可以明说,可以向组织反应,为什么要迟道?而且不向领导解释?”

    他马上上升一个高度,把姜绅的行为,说成对组织有意见。

    “关海平你说话好好说啊,我什么时候对组织有意见?你敢给我戴高帽子?你到我面前来说说看?”姜绅说话作风,完全是派出所的作风。

    大家一看,就知道姜绅以前在派出所有多嚣张了。

    “我的调令你看过没有?上面有时间吗?要不要念一遍给你看看?滋因工作需要,姜绅同志,调任区招商局,任外资业务一科副科长。”

    “我来之前,区组织部宋科长和我说过,妥善安排好派出所的工作,然后去招商局报道,你可以打个电话去组织部,我没安排好能走?

    你知道我们派出所有多忙吗?我手头有七八个案件要安排好别人接手,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整天坐在办公室只需要拍拍局长马屁,什么事也不用干?”

    “谁跟你说,我三天前就要报道的?谁说的?鲁勇还是组织部的宋科长?”姜绅声音越说越大,说到后面,完全是在对着关海平怒吼。

    尼玛的,真是凶猛,边上赵子峰和汪静都吓了一跳,彭崎本来一直脸上十分得意的,一看姜绅怒叱关海平,顿时像萎得了黄瓜,缩到一边。

    这小子果然是派出所出身啊,社会习气很重,不宜硬顶,彭崎马上就缩了。

    “你---你---”那边关海平被姜绅一顿抢白,喷的话都几乎说不出,你也个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是啊,姜绅说的没错,调令上面又没写时间,你咬我,但是,你说我整天坐在办公室拍领导马屁,真他吗过份。

    机关单位勾心斗角是很严重,但是谁不是笑里藏刀,暗箭伤人,姜绅这么当面说这样难听话的,真是少之又少。

    “你什么你,关海平你最好保佑自己一辈子不进派出所,我虽然离开警察系统,但是你这种人要是进了派出所,我一样弄死你个比。”姜绅当着全办公室的人,当面威胁关海平,几乎把关海平气个半死。

    “吗的,拿着鸡毛当令箭,狐假虎威,老子的办公室呢?是不是要我打电话给向区长?”

    你,你吓我?你打给向区长就有用了?

    关海平又羞又怒,被一个新人这么威胁辱骂,真是气疯了。

    “现在上面有规定,副科级的一个人才六个平方,你就暂时在小彭他们那里找个位置吧。”这点关海平还是不怕姜绅。

    现在正是风头上,各机关都在改办公室,小彭他们二百多平方只有五个人,硬是把这办公室一一隔开,并在办公室里面建了档案室。

    “但是我看苗科长和史科长的办公室都不止六个平方?”姜绅直接再问。

    你这是得罪人啊?边上汪静他们听了都摇头不止。

    “他们办公室都有两个人。”关海平也不怕,这个他们都有安排。

    “我平时就在史科长那里,有时在这边。”彭崎站了出来,他的办公桌有两张,一张放副科长史玉捷那,一张放这里,这样就证明史玉捷那有两个人,办公室不超标。

    当然了,其实他一向都是在这边办公,几乎不到史玉捷那边。

    汪静也是,在苗芳那里搞一个办公桌,但从来不去。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姜绅听了好笑。

    “那我要搬到苗科那里去,贴近领导,好好向领导学习,关主任,你没意见吧?”

    你就是个疯子,我有屁的意见,不过,苗芳会同意?

    苗芳不同意,肯定要连带我也恨上。

    关海平知道,苗芳和副局长吕琪关系很好,据说吕琪以后可能接鲁局长的班。

    自己不能安排办公室,姜绅真要往苗芳那里一搬,苗芳肯定要怪我。

    “行了,我再看下,一会再说。”关海平气的不行,叭的挂掉电话。

    他不是姜绅,学不来和姜绅当场痛骂,他做办公室主任的,平时对领导忍辱负重,和颜悦色,那里会像姜绅那样动不动破口骂人。

    今天被姜绅骂了个狗血淋头,竟然不敢回骂。

    疯子,真是个疯子。

    关海平挂了电话,就去找大局长鲁勇。

    鲁勇也是刚开完会回来,心情不怎么好。

    现在十一月底了,马上就是十二月份,区里给他今年的指示还没有完成。

    目前东宁八区,城东区招商引资的成绩排在倒数第二。

    离全年的目标还差七千万,如果在最后一个月不能完成目标,年终区里考核肯定不及格,到时影响全局人员的奖金还是小事,他鲁勇也不好受。

    想当年向岚在的时候,年年是第一,连续四年东宁第一名,最后向岚提了副区长,很多人说向岚靠这脸蛋和身材,甚至还有传言她陪某某领导上了床,但鲁勇知道的,向岚真是有本事,全靠这成绩提了副区长。

    现在自己把成绩搞成这样,无颜面对老领导是小事,还要连累自己的进步。

    这日子怎么过啊。

    鲁勇心情正不爽,办公室主任,贴心人关海平进来了。

    “鲁局---”关海平脸上,几乎是老泪纵横,好像被人打了一耳光一样。

    他也是做足了功课,进来的表情和语气,悲痛欲绝,简直不知道受了多少屈辱。

    “你这是干什么?”鲁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至于么,不就是今天我们城东区招商局被领导批评了一下。

    “那个姜绅,无法无天了。”关海平是来打报告的。

    “姜绅怎么了?”鲁勇听到这名字,更是火上加油,真狠不能立刻开除他公职。

    关海平就添油加醋,把姜绅刚才的表现说了一遍。

    他说什么调令上面没有时间,不肯写检讨,还要鲁局你当面去和他说。

    他说要是我进派出所,找人弄死我,鲁局你听听,这是一个政府工作人员说的话吗?简直就是流氓混混。

    他还要办公室,我说现在科级以下六平方,让他和彭崎他们一起,他还不答应,说要搬去苗科长办公室,公然威胁我。

    鲁局啊,这姜绅什么人啊,怎么会调到我们单位来?

    关海平竭尽所能,把姜绅说的一无是处。

    鲁局听的也是心惊肉跳,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本以为姜绅调自己手下要老实一点了,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先是大怒,接着慢慢静下心来。

    他被姜绅打一巴掌的事,除了副局长鲍钢,连关海平都不知道。

    看姜绅现在这做法,自己要是去见他,他真是可能说出来这段屈辱的历史。

    他犹豫了好一会,边上的关海平有点奇怪。

    怎么回事,鲁局先是大怒,接着怎么没反应了?他在忌惮什么?

    鲁勇沉思了十几秒,方才慢慢说话:“他没进我们局里,我就认识他了。”

    “什么?”关海平一听,果然有内幕,不过他也不敢乱问,看领导这表情,就知道两人有血海深仇啊。

    “还记得上次日本人的事吗?他打走了日本人,让他们的投资撒了。”

    “我记得,对,有个警察打了日本人,难道就是他。”

    “当时我追出去质问他,他竟然打了我一个巴掌。”

    “我草。”关海平一听领导连这事都说了出来,当场吓的脸都白了。

    领导的丑事告诉自己,这可未必是好事,好在这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丑事,关海平对领导更加的尊重,以后一定要维护鲁勇的尊严。

    “后来又来了一批警察,一个叫杨达的所长,当着他的面,又打了我,草,那么派出所的无法无天。”

    尼玛,关海平听到这里,脸都绿了。

    正科级鲁勇被他们随便打打,可见姜绅这人有多嚣张。

    “向区长就不管这事?”关海平试探着问,正科级干部也不是随便能打的啊,有实力的人,把警察开除公职都可以。

    “据说那小子身后有人,向区长也不好随便动他。”鲁勇阴阴的笑了:“不过这次,他要倒霉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