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8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吕局受伤
    第三百四十四章 吕局受伤

    最后姜绅按吕琪所说,约了明天等汇报领导之后再正式签约。

    今晚的工作谈的非常开心,然后搞了一杯红酒,大家一起离开这里。

    米奈儿抛了一个媚眼给姜绅,然后就和父亲回爆标的酒店去等姜绅了。

    姜绅亲自送招商局诸人回家。

    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姜绅先去停车场拿车,其他招商局诸人在门口等他。

    等他开好车来到门口时,突然就见前面乱成一团。

    咦,好像吕琪、苗芳、汪静她们和谁扭在一起?打架了?

    姜绅在边上停车,走了过去。

    果然,前面停了一辆车,车里好像坐着人,赵子锋、苗芳好像要把车里某人拉出来,车外有一男一女在拦着他们。

    汪静看到姜绅来了,连忙告诉姜绅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刚才四人在这里等车,一辆汽车突然摇摇晃晃的从停车场开了出来。

    众人一看,就知道车里的人在醉驾,而且醉的还不清。

    这种人,还敢开车。

    就在他们意料的时候,那车突然向吕琪和苗芳两人冲了过来。

    两女是站在一起的,一看吓了一大跳,连忙避开。

    吕琪避的匆忙,脚下一扭,高跟鞋歪了,脚部一阵剧痛,顿时痛她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好在苗芳眼尖手快,连拖带拉把吕琪拉到一边。

    这时,那车停了,车中走下来两男一女。

    其中一个男的走到车子前面,把车门拉开:“洪经理,你醉了,我来开吧。”

    “我没醉,我能开,我行的。”车里的是一个女的,四十出头,明显喝的多了,说话都在打结。

    苗芳这时走上去了:“你喝成这样还开车?差点撞到人了知道不?”

    “什么?”那洪经理本来还坐在车上的,听苗芳这么一说,突然就从车里窜了出来。

    “撞到那了?撞死了没有?撞死了我赔。”

    “你,你怎么讲话的?”苗芳气的不行,她也是为领导出来说一句话,没想到这女的这么嚣张。

    “报警,她酒驾。”汪静这时在后面跳了出来。

    赵子锋更是拿出手机准备拍她。

    谁知女的一听报警两字,马上就跳了起来:“你那只眼看到我开车了,放你的狗屁。”说着就向汪静冲了过去。

    汪静在扶着吕琪,吕琪一看,挺身拦了一下。

    “叭”的一声,吕琪脸上就被那洪经理打了一个耳光。

    招商局几个人都愣住了。

    吕琪本来就脚痛,又被结结实实打了一耳光,噔噔噔连退两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草。”赵子锋一看,领导被打了,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冲上去就要打那洪经理。

    汪静和苗芳也围了上去。

    那洪经理和她同事一看,大事不妙,其中一个男的拉着洪经理就身车后面的位置上一躲。

    另一男一女就拦住了赵子锋和苗芳等人。

    姜绅来时,洪经理已经坐到车里,赵子锋和苗芳、汪静拦在车前不让他们开车,双方正在争执。

    姜绅听清事情经过心中也是有点生气。

    吕局这人还是不错的,很和气,今天和姜绅第一次配合一点没有领导架子。

    而且又是美女,竟然被这醉鬼打了一耳光。

    再看吕琪现在,脚扭了,脸被打了,要多惨就多惨,估计一辈子都没吃过这种亏,眼睛里面全是泪水。

    草你吗的,敢打我姜绅的领导。

    姜绅也不多说,直接走了过去。

    “让开。”姜绅对拦着赵子锋和苗芳的一男一女道。

    “你们干嘛,想打人吗?当心我们报警了啊。”

    “嘿”你们还有理了?姜绅现知道,现在那女的坐后面去了,也没证据证明她醉酒驾车,对方到敢先报警了。

    “她打人了,你报警好了。”姜绅笑道。

    “她醉了,我们代她道歉。”

    “不用了,给我打个耳光就行了。”

    姜绅说吧一手一抓,把两男女拉到一边。

    然后走过去,轻轻一拧,后车门就被他打开了。

    “干嘛,滚开。”那醉酒女手舞足蹈的抵抗:“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啊?你是“贱人。”姜绅理都不理,伸手就替吕琪打了回来。

    “叭”一个耳光打的那洪经理整个人扑到在车后面。

    爽,汪静和苗芳真是看的爽呆了。赵子锋也是满脸崇拜。

    “走吧,这种贱人,就是要打了才有用。”姜绅说罢,转身就走。

    “你,你怎么打人呢?别走,我们要报警。”那女的同事还叫着要报警,想追上来,姜绅眼睛一瞪,吓的他们连连后退。

    然后众人扶着吕琪上了车子。

    今天本来大家挺高兴的,结果出了这么一回事,吕琪好说也是个副局长,被人打了一个耳光不说,脚也扭了。

    话说这耳光倒不是痛,但是这脚扭了,真是痛到极点,偏偏她又是在一堆下属面前,眼泪只能在眼睛里打转,不好失声痛哭,心中的委屈那自不用说了。

    车开了一会,苗芳突然叫了起来。

    “不好,老妈叫我买药的,前面放我下来,我家就在附近。”她离的最近,回去也是第一个经过她家。

    “那明天见。”

    苗芳下车了。

    接着又是赵子锋。

    姜绅反正是一个个送,然后赵子锋也下车了。

    后面就是汪静,反而吕琪是最远的一个。

    汪静看了看吕琪:“要不姜科你先送吕局吧,最后一个送我,我不急。”她想着要不要一会去扶吕局,总不能让姜绅一个男的扶吧。

    “我没事,好多了。”经过这么一会,吕琪坐在车上,动了动脚,感觉是有点好了:“先送汪静,她都到了。”

    姜绅就送汪静,然后就是吕琪。

    大约十几分钟后,就到了吕琪的小区楼下。

    “家里有人么?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下。”姜绅怕吕琪的腿有事,因为他用神念扫了下,好像伤的有点重。

    前面先扭了,后面被打一个耳光,打的吕琪连连后退,又扭了一下,伤到筋骨了。

    这对他来说是小事,但是他也不好冒然说要帮吕琪治疗。

    “没事,不用,我爸妈都不住这里。”吕琪这话的意思,好像她还没结婚。

    没结婚的副局长,这年头真的不多见。

    姜绅暗暗摇头,先走下去帮她开门。

    他们是一男一女,又是领导和下属,姜绅也不好主动扶她。

    吕琪刚一下车,前面两步走的还好,第三步一走,脚腕处传来钻心的剧痛。

    “啊”她轻叫一声,整个人几乎就要摔倒下去。

    姜绅眼急手快,连忙伸手一扶。

    然后就感觉到一具软软的,灼热的娇躯倚靠到姜绅的手臂上。

    吕琪也是没办法,她扭的右脚,姜绅又在她右边,她右脚一扭,右边重心没有,自然身体往右靠,结果就好像倒进了姜绅怀中。

    扑面一股男人的气息,熏的吕琪满脸通红,心跳加速。

    话说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与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

    她脸很红,努力想挣扎站起来,却发现越用力脚越痛,痛的她直想哭。

    “快坐下,你伤到筋了。”姜绅倒没别的心思,扶着吕琪往车上侧身一坐,双脚放到了车门外面。

    “把鞋脱下来,让我看看。”姜绅现在好说话了:“我懂点医术,让我看下。”

    “不用了,我坐会就好。”吕琪一听,抬头看看,这可是她小区,虽然已经是晚上点,万一给认识的人看到怎么办?

    别人,别人还以为她们在车震呢。

    想到车震,吕琪脸上一红,我怎么想到这个?

    “那去你家。”姜绅也似乎猜到她的心思,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伸手一拉,就把吕琪拉了起来,然后关上车门,扶她上楼。

    这次,他只是扶住吕琪的手臂,微微用了点力气,把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吕琪一只脚站着,一只脚踮着,身不由已跟着姜绅。

    她想说不要,但是感觉到姜绅很有男子气概,十分霸道,直接拖着自己就往前走。

    吕琪微微的有点发呆。

    她上班后,一直都在机关,机关里的男人,要么勾心斗角,要么阳奉阴违,要么欺上媚下,见到领导点头哈腰,欺负新人浑身是劲,吕琪今天第一次看到姜绅这样的男人。

    白天开车撞关海平,刚刚替她出头打那女的一个耳光。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霸道,阳刚,帅气。

    我在想什么呢?吕琪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脸色更加的红润。

    “不要了,我自己回家就行了。”她有点惊慌。

    她的小屋,还从来没有男人进去过,更别说自己的属下。

    “你别呈能了,你这样子怎么回去?”姜绅可不理她。

    虽然是领导,但是这时真扔下她不管,吕琪绝对要痛的一个晚上睡不着。

    两人就这么半推半就,很快就到了吕琪的家门口。

    大门一打开,吕琪慌了:“行了,行了,你回去吧,我到家了。”

    姜绅本来还想进去的,想想人家是女孩子,自己也不好太过明显。

    算了吧,他想了想,伸手在后面一捏‘凝气成符’。

    硬是在空中凝聚出一块像透明纸一样的符录。

    “这个你拿着,一会脚痛的难受就贴在伤处,明天再去医院看看。”

    姜绅的神通现在虽然一日千里,但是吕琪不让他看,他以法力凝聚出来的也就效果大打折扣。

    “这个东西?”吕琪半信半疑看着姜绅手上的东西。

    像一张透明的纸,不过比纸更厚一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似乎有点像电视里捉鬼片的符文。

    “你--”吕琪目瞪口呆。

    “我祖上是医生,这是我们家秘方,一般人我都不给他,治痛不错的,你脚痛的受不了,就贴上他,要是不痛,就扔了吧。”

    “哦,谢谢啊。”吕琪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

    姜绅说一般人还不给他,那我就不是一般人了?

    刚拿到手上,就感觉到一股清爽之意,让人从手心爽到心里。

    真神奇。吕琪信了八分。

    “早点睡吧。”姜绅向她点点头,转身离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