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88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奶油妹妹
    第三百四十五章 奶油妹妹

    “滴滴滴滴滴滴”姜绅转身的时候,吕琪的香蕉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吕琪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包包:“能不能把手机拿给我。”

    她手机在包里,刚才好像有企鸭的消息发过来了。

    “哦”姜绅走过去,站在包面前。

    突然觉的不好下手。

    翻女人的包包,尤其是领导的包包。

    “就在外面口袋里。”吕琪又说话了。

    姜绅摸了下,从包里拿出手机。

    “滴滴滴,滴滴滴。”手机又响了。

    果然是企鸭的消息,有人在吕琪说话。

    姜绅余光一扫,看到一条短信。

    “奶油妹妹,睡了没有。”

    我叉,你网名叫奶油妹妹?

    咳咳咳,姜绅笑了。默默的把手机递给吕琪。

    吕琪大概也没想到有网友这时会发消息过来,低头一看,也看到了奶油妹妹四个字。

    顿时她的脸就红了。

    “我先走了。88”姜绅大步流星的离去。

    吕琪呆呆的看着姜绅离去,脸上越来越红。

    这好像是我人生第一次有男生送我到家?

    吕琪越想脸越红。

    吕琪你在想什么?你可是他的领导?

    吕琪暗暗的提醒自己,然后开始脱鞋。

    脚真的很痛,没有了姜绅,她自己走路,除非是一只脚跳,只要另一只脚放下来,马上就钻心的痛。

    但是那只脚就算一直踮着,也还是痛,那是剌骨的痛,接触到地面就变成钻心的痛,左右都是痛。

    而且她感觉,这痛越来越强烈。

    她勉强坚持着这痛疼,跳着脚去卫生间,脱衣洗澡,脱到黑丝袜的时候,想到了今天车上的遭遇。

    这丝袜,可是姜绅的,要不要还给他?吕琪看到丝袜,心潮澎湃。

    等到她好不容易洗完澡,刷了牙躺到床上,发现右脚更痛了。

    这时再看看,右脚脚腕处肿的很高,像是一个小沙包,脚掌后半部全是通红通红。

    她刚才踮着脚在跳还好,现在往床上一躺,脚一触床上,就开始痛。

    “嘶?--”吕琪咬着牙,眼泪开始哗啦啦的掉下来。

    她必竟是女孩子,刚才有属下在,现在家里没人,自己终于可以哭了。

    真是倒霉啊,这脚伤成这样,明天怎么上班?

    咦,姜绅送的药?

    她突然想起来了。

    痛的太厉害了,她根本没法睡。

    姜绅说他学过医?我晕,他怎么好像什么都会?

    吕琪现在也没办法,只有把姜绅送的符拿了过来,然后轻轻往脚上一贴。

    “嘶”这符一贴上去,吕琪浑身一颤,一股清爽从脚底开始,好像有条小蛇在她的脚里游来游去。

    爽,真是爽。

    吕琪舒服的都要呻吟出来。

    然后她就神奇的看见,那脚上的符纸在渐渐变小,好像和酒精一样会发挥掉。

    随着这符纸越来越小,她的痛楚也越来越小。

    好舒服啊,不痛了。

    吕琪突然就觉的迷迷糊糊的想睡着。

    等她努力睁开眼一看,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半。

    这一夜,她的很香很香。

    再说晚上姜绅离开的事吧。

    姜绅离开吕琪家里,刚刚走下楼,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下,拷,美女区长的。

    “向区长,我是小姜,有什么指示。”姜绅很奇怪,这么晚,你一个副区长,又是女性,打电话我干嘛?难道,吕琪已经向你汇报了,明天签约的事。

    他还猜的没错,吕琪回家后,先打了个电话向向岚汇报,然后才洗的澡。

    不过,向岚找他可不是仅仅为了这事。

    “你们今天的事我听说了,小姜你做的很好,没想到你刚到招商局,就为我区的招商立下大功,郑文则舍不得你果然是对的,金子到那里都会发光。”

    咦,这不像你啊,姜绅知道向岚一直对自己有意见,虽然自己救了她女儿,不过自己打鲁局的事,让她很反感。

    做为女性干部,最讨厌下面的人粗鲁、莽撞,做事无法无天。

    今天什么风?向区长这么表扬自己。

    肯定有问题。

    果然,向岚几句表扬的话后,语气一转:“这样吧,你到我家来一趟,把今天的情况再向我汇报一遍。”

    “-------”我叉里个叉,姜绅受不了了。

    刚刚想进吕琪家里不让进,现在向区长让我去她家?

    想设计陷害我?姜绅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着唐建国是不是和她想害自己。

    对面的向岚见姜绅半天没回应,只好道:“我也有点私事找你,小汐她自从外面回来之后,几天几夜没睡好觉了,天天做恶梦,她一直念着小姜哥哥,你来看看她吧。”

    原来这才是向区长的原意。

    向小汐回来之后才是做恶梦,经常睡到半夜就醒,醒了就要小姜哥哥。

    向岚怎么劝也没用。

    几天下来,向小汐瘦了一大圈,向岚看的心痛,又不好向姜绅开口,今天借这个项目的机会,终于好开口了。

    “好吧,向区长住那?”

    半小时不到,姜绅出现在向岚的家里。

    向岚是本地人,并没有住区政府宿舍楼。

    姜绅刚进她家大门。

    “小姜哥哥。”向小汐满脸笑容,像一朵鲜花扑进姜绅的怀抱。

    “小汐”姜绅看到向小汐也开心极了。

    “小汐,你也不小了。”向岚微微有点皱眉。

    向小汐身高都快一米六,发育又早,和大女孩一样,怎么随便和别人抱在一起。

    不过,她也不忍喝叱,只能低声喃喃一下。

    “我好想你,小姜哥哥,你说话不算数,你说来看我的。”

    “小姜哥哥忙着上班啊,今天不是来看你了么。”

    “哼,还是我逼着我妈打电话的。”向小汐就在姜绅怀中撒娇。

    原来是你叫向区长打的,姜绅余光看了下,向岚脸上微微有点红。

    不过,那眼神不对劲,姜绅和向小汐一直在那抱着,她的眼神有点杀人的样子。

    “坐,小汐,这几天上学怎么样?”姜绅连忙轻轻一推,让向小汐坐到了沙发上。

    “很好啊,我很听话,我答应小姜哥哥的,期未一定考前三名。”向小汐使劲向姜绅身边贴。

    岂有此理,他给小汐灌了汤了。向区长看不下去了,直接走到两人中间。

    “小姜,喝茶。”她往两人中间一挤,硬是把两人分开了。

    向小汐有点不满的看了看她妈妈。

    突然就冒出一句:“小姜哥哥们,到我房间里去玩玩好吗?”

    我的天,你别害我了,你妈会杀了我的。姜绅咳咳,低声咳了几下:“这几天小姜哥哥身体不好,有点咳嗽,下次吧。”

    “是啊,小汐,小姜身体不舒服,这么晚了,他也要休息的,今天看过了,你能好好睡没?”

    向小汐嘴翘的老高,明显很不开心。

    “小汐听话,小姜哥哥的话都不听了?去睡觉,你一觉睡到天亮,过几天小姜哥哥再来看你。”

    “说话算数不?”

    “拉勾。”

    两人又拉勾了。

    向岚发现自己这个妈妈简直就是不存在,向小汐完全无视自己。

    俗话说女大不中留,这还没大呢,就留不住了?向岚超级郁闷啊。

    “向区长,小汐可能是在那边受了点惊吓,我给她按摩一下,以后她就不会做恶梦了。”姜绅也站了起来。

    “你会按摩?”向岚也愣住。

    “嗯,我祖上是宫庭御医,别的不吹牛,保证以后小汐不会做恶梦。”姜绅想到刚才在吕琪那里吹了一次祖上是医生,这次索性吹大一点。

    “----”向岚无语了,御医都出来了,好,就让你试试。

    要是以后她睡觉好了,那你们也不要再见面了。

    向岚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老是想见姜绅。

    听到姜绅给自己按摩,向小汐不要太开心。

    “好啊好啊,我天天要按摩。”

    “----”

    向岚不放心,亲自带姜绅进向小汐的房间,生怕姜绅占偏宜。

    不过姜绅很正规的,等向小汐躺上去之后,轻轻在向小汐两边太阳穴按了几下。

    开始向小汐还笑着说话:“真舒服,太舒服了。”

    十几秒钟,向小汐呼呼呼的睡着了。

    这么快?向岚目瞪口呆。“她睡着了?”

    “那当然,这是我祖上的绝招,当年皇帝睡不着,我祖上这么一按,就解决了他的失眠,不是我吹牛,我要开医馆,这世上就没的失眠。”

    姜绅自然大吹一气。

    向岚有点不相信,按摩吧,也要讲手法,你就在太阳穴上按几下,这就睡了?正好是我女儿要睡吧。

    “以后,她都不做恶梦了?”

    “我用职务担保,永远不会,而且马上她就和以前一样精神。”

    向岚看了半响突然冒出来一句:“失眠也能治?”

    “主治失眠,副治恶梦。”姜绅牛皮使劲吹。

    “哦”向岚这次没出声,其实她有点失眠。

    一个美女副区长,本身压力就不小,还单身带着一个女儿,所以她是经常失眠的。

    不过她现在还不相信姜绅,也没说。

    这时姜绅说话了:“小汐太小,我只是简单按了下,要是全身按摩,效果更好。”

    全身按摩?你想都别想,向岚脸色一沉。

    “这样就行了,谢谢你了。”

    这就是送客的意思。

    “那向区长,我先走了。”

    “好的,你慢走。”向岚也不客气。

    今天叫姜绅来,主要就是被向小汐逼的,真的工作上问题,她明天问吕琪就行,那里会直接听姜绅的报告。

    她一个副处,天天要听股级的报告,一天也听不完啊。

    过河拆桥啊,姜绅暗暗鄙视她,也只好起身告辞。

    这才刚从向岚家里走出来,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拿起来一看,是谢振河谢所的电话。

    “谢所。”

    “姜科啊,去了区局也忘了这些兄弟了。”

    “谢所你这话,小姜什么时候忘记过谢所了。”

    两人客套了几句,谢振河苦笑:“你刚才是不是打人了?那人报警了,正好是归我们管辖,那人住院了,说被你打的重伤。”

    “我草。”姜绅大怒:“她想干嘛?”他刚才那巴掌打的很有数,不是很重,就是怕有麻烦。

    这种小事,他真不想把它闹大。

    想闹大的话,他可以事后找点人弄她都行,不过没必要,看对方也是小人物,没必要这么搞。

    随便打个巴掌出出气,大事化小就算了,姜绅都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

    没想到,那三八反过来告姜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