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1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我那小了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我那小了

    这葛丹妮是打算干什么呢?

    姜绅坐在那里,脑海中盘旋思索。

    今天葛丹妮穿了一件收腰时装裤,把她的完美臀部和修长大腿展现的淋漓尽致,上面她穿的是一件短风衣,里面是一件圆领线衫。

    姜绅看她在那里收拾东西,忙来忙去,忙了一会,突然就把风衣给脱了。

    现在是一月份了,天气还是比较冷,姜绅又没打空调,葛丹妮突然一下脱衣服,把姜绅吓了一跳。

    “你干嘛。”姜绅叫了起来。

    “什么干嘛?”葛丹妮奇怪的抬起头,一脸茫然。

    脱了小风衣的葛丹妮,里面就好像只有一件线衫,勾勒出她饱满的胸部曲线,看上去非常性感动人。

    “把衣服穿上,让别人看到像什么。”姜绅不怒而威,领导气势很足。

    扑哧,葛丹妮笑了。

    一向在众人面前的冰美人葛丹妮竟然笑了。

    这次笑的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估计是强笑,今天是被姜绅逗乐的。

    这一笑如春花乍放,看的姜绅眼前一亮,这三八笑起来其实挺好看的,平时整天摆着臭脸干嘛?

    然后就见葛丹妮随即脸色一正,换了个满脸不屑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一下姜绅:“想什么东西呢,小屁孩。”

    说完不理姜绅,继续弯腰在整理自己的东西。

    什么什么?说我是小屁孩?

    姜绅上班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是小屁孩。

    “我哪小了?”姜绅大怒,男人被女人说小,那真是很伤自尊的。

    这句话脱口而出,发现不对劲。

    这样说下去,很那个啥的,万一让人听到,对我的影响不好。

    “哼”果然那葛丹妮一声冷哼,再次冷冷看了姜绅一下:“我就没看到那你哪有大的?”

    草,哥们的小姜绅吓死你。

    姜绅这话终究没敢说出来,再说下去就有点不对劲了。

    这女人平时很冷冰的,今天这样是想干嘛?

    姜绅知道她是自己敌人一方的,当然不想和她有什么牵连。

    “你慢慢收拾吧,我去企业了。”姜绅拎了自己的小包,准备出门。

    “去那?我也去。”葛丹妮也放下东西,拿衣服。

    “嘶”姜绅火了,你是间谍啊,专门跟踪我的?

    “我说小葛同志,我和你没那么熟啊。”姜绅有点想发作:“你自己搞定你的一亿吧,我也忙不过来呢。”

    “都说你姜科能力强,我想学习一下。”葛丹妮毫不退让的盯着姜绅。

    “你---”姜绅盯着她眼睛,发现她一定也不害怕,也在死死的盯着姜绅。

    “好啊,那就一起。”姜绅眼珠一转,走吧,带着葛丹妮出门了。

    两人离开办公楼,葛丹妮还跟着姜绅。

    “你,你开车去啊。”姜绅奇怪到则。

    “姜科你不有车么?开两辆车多浪费。”

    “----”

    好吧,我忍。

    两人上了姜绅的车,姜绅眉头一皱:“我说,你身上的香气味太重,我不喜欢bijan这种香水味,我所有的女人的里,要么不用香水,要么只用淡淡的香水,你以后要想在我办公室,想坐我车,别用这香水。”

    葛丹妮瞪了姜绅一眼,还所有的女人?你有多少女人?看你毛都没长齐。

    “香水是成功女人的标志,一瓶好的香水,证明这女人是成功的。”她的意思,你的女人都不成功。

    “香水是不自信的标志,只有对自己不自信的女人,才会用香水去引诱男人。”

    你去死,你才不自信,你全家不自信,我引诱谁了。葛丹妮被姜绅这句话气的半死。

    偏偏她还想不到反驳的话,只能坐在那里生闷气。

    “对了,我们还没请假,按现在工作规定,你要请假的。”姜绅笑笑:“打个电话给办公室,就我们去企业了。”

    凭什么叫我打?葛丹妮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还是道:“去那家企业?办公室要登记的。”

    “平安工程集团。”姜绅报一个名字。

    “哦。”葛丹妮打了一个电话给关海平。

    挂了电话后,葛丹妮的大眼睛在转来转去,不知道想什么:“姜科,这平安工程集团是那国的企业。”

    “华国的。”

    “----”

    “别的区的?”

    “我们区的。”

    “---”那去干嘛?我们要招外资进来的啊,这平安工程,又是本国,又是本区。

    “平安工程集团做过我们区好多基建工程,这次永泰集团在我们区建设的水泥分厂也由他们公司承建,平安工程集团的老总打算给我们二科捐一辆汽车。”

    “---”葛丹妮这次听懂了。

    永泰集团在城东的水泥分厂由平安工程集团承建,姜绅应该认识他们老总,还很可能是姜绅介绍这个工程给平安工程集团做的,所以他们老总想报答姜绅,捐一辆汽车给外资业务二科。

    但话说,一般企业捐都是捐到局里,你这摆明捐二科,让鲁老大情何以堪。

    “这,这不好吧,鲁老大那边怎么过?”

    “有什么不好?平安工程老总雷海是和我的私人关系,和鲁勇又没关系。”

    想捐给局里?他敢,鲁勇敢拿我车,我砸死他。姜绅是看二科还有几个小年轻没有车,尤其那几位小姑娘,做事最多,经常跑出跑进,所以搞来一辆车。

    “现在公车都在消减,你突然加一辆,运行的费用就过不了审计。”你要是局长还好,小科长有什么用?葛丹妮不以为然。

    “没事,车子我们二科用,谁用谁出油费,其他费用都有平安工程集团出。”

    这个就有点厉害了,葛丹妮一听,就知道平安工程集团和姜绅关系不错。

    等于是自己买辆车,然后借给别人用,除了油费,所有费用平安工程都承担了,不是一般的关系,能做到这步。

    这样的话,二科真的可以用这辆车。

    “还是要过鲁老大那关啊。”葛丹妮再警告姜绅。

    车进二科,肯定要过鲁勇的关。

    “雷海是雷国义的弟弟,亲弟弟。”姜绅笑道。

    “常务副区长雷国义---”葛丹妮这下无语了。

    难怪了,姜绅刚才说雷海的公司做到区里好多基建工程,原来是常务副区长雷国义的弟弟。

    雷国义以前就分管城建这块。

    这小姜不得了么,和常务副区长都有关系。

    葛丹妮嘴上叫姜科,心里是一直叫小姜的。

    半小时不到,姜绅来到平安工程集团公司。

    这个雷海,和姜绅是不打不相识,两人第一次见面,姜绅弄死雷海手下一大帮马仔。

    后来又打了雷海的侄子,雷国义的儿子。

    两方起了两次冲突,但是雷海对姜绅真是一点怨恨都没有。

    他知道姜绅是个什么人。

    那里敢对姜绅有一点不敬。

    不过姜绅知道他是雷国义的弟弟,也经常给他介绍工程。

    陈剥皮、魏天、姜平、爆标、胸毛、老虎等老板做的工程经常叫雷海做。

    短短几个月,雷海通过姜绅的介绍接了五六个工程,赚的爽死。

    所以他对姜绅更加敬重,多次要帮姜绅引见哥哥雷国义。

    不过姜绅现在还无所谓。

    他暂时还用不到雷国义。

    罩他的人,比雷国义不要强太多,留着这条路,就是多交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

    姜绅一到这里,雷海早就出来迎接。

    “哈哈,姜科长,什么风啊,把你吹来。”

    “雷总,我带个美女让你认识一下,我们葛科长。”姜绅朝着他眨眼,然后指向自己身后的葛丹妮。

    葛丹妮看看雷总,胖胖的身体,色迷迷的眼花,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姜绅你真是的,认识这种狐朋狗友。

    没等她反应过来,雷海就伸出了手。

    葛丹妮出于礼貌,只好也伸手握了下。

    这下好了,雷海随势而上,两只手齐齐握住葛丹妮的手。

    “葛科长,欢迎指导工作,以后要常来啊。”雷海也是个聪明人,姜绅眼神一使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下死死抓住葛丹妮的手,怎么看都是有点毛手毛脚的感觉。

    “雷总客气了。”葛丹妮又羞又怒,又不好骂人。

    抽了几次,都没抽出手来,等到雷海看她有点要发作的样子,这才哈哈大笑松手放开。

    姜科,你有种,带我到这种地方来。葛丹妮狠狠的瞪了姜绅一眼,气不打一处来。

    这雷海还什么雷总,明明就是个流氓。

    “姜科,正好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再聊吧。”

    “我就是来吃饭的,哈哈哈。”

    然后三人就去吃饭了。

    当然了,吃饭不可能就是他们三个,雷总叫了一桌人。

    都是他公司里的干部,还有一个大概是雷总的小情妇,比上次卖楼那个还年轻一点。

    加上姜绅和葛丹妮,一桌子十个人。

    到了这时,葛丹妮有点后悔跟姜绅出来了。

    大家摆明是想调戏她的。

    一个接一个的来敬酒。

    姜绅还好,酒量大,来者不拒,葛丹妮可不敢喝。

    她其实有点酒量的,白酒能喝八两左右,但是今天这么多人在灌她,她那里敢喝,万一醉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她越不肯喝,对方敬的越厉害,尤其那雷海劝酒的本事更是超强。

    劝酒也就算了,雷海还喜欢帮她事夹菜。

    想到雷海那猪头大耳嘴巴吃过的筷子,再夹了菜给自己,葛丹妮那里吃的下菜。

    而喝酒最忌不吃菜。

    这下好了,葛丹妮菜没吃多少,却不停的被人劝酒。

    她拼命拒绝,仍然喝了有三四两,眼光立刻就有点不对劲。

    不能再喝了,现在还算清醒,再喝下去就真的要醉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