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2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你醉了
    第三百六十三章 你醉了

    坐在许胜杰右边这个,三十多岁,脸上有个伤疤,但不是刀疤,像是子弹擦过去的伤疤。

    他身材瘦小,大概只有一米七左右,从脖子里面看下去,赫然一条青龙一样的纹身,一看就知道是混社会的。

    按理说以许胜杰这种身份是不可能和什么小混混有来往的,不过现在时代在变,有些大人物大老板们,正常手段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就要用到不正常的的段。

    许胜杰也是,身边总要有点这样的人,不然有时候遇到事情不好办。

    今天这个又瘦又小的青年其实在国内很有名,叫刘疤。

    他原名叫刘八,家里排行第八,松山省道上的大人物。

    在松山省的地位,虽然不如江南的全爷,但是比起以前的爆标、陈剥皮还是强上不少。

    全爷以前是统领江南的大人物,陈剥皮以前只是在省会城市东宁算是个人物。

    不过两人遇到姜绅后,结局就不一样了,全爷死了,陈剥皮现在的势力也发展到东宁各市,不再局限在东宁市里。

    而这个刘八也很牛逼的,现在在松山省掌控着八个地级市的道上势力。

    松山省全省也就十四个地级市,一大半归他管呢。

    据说他后来到东亚那边谈生意,被打了一枪,脸上留了个疤,所以大家都叫他疤哥。

    许胜杰老爸许震,在来东宁当老大之前就在松山当省长。

    刘疤就是在那时和许胜杰搭上的关系。

    “许少,我查过了,这个姜绅现在在道上很有名的,大家都叫他姜瘟神,也有叫他姜阎王,外面道上有传言,阎王叫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他是个狠角色。”

    刘疤说话的时候,脸上的枪疤不停的动,看起来有点可怕。

    不过他嘴上说归说,脸上还是不以为然。

    都是出来混的,谁怕谁呢。

    姜绅是有点名气,不过更多的是传言,华国人最喜欢以讹传讹,这传言里未必有多少是真。

    说真的,刘疤还是有点不服姜绅的。

    “他有多狠?不就在东宁逼死一个垃圾奚?而且也没人看到是他干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刘疤边上有个小胖子,三十岁不到,长的斯斯文文的,还戴着一副眼镜。

    他叫孙公望,许大公子的小学、中学同学。

    高中以后进了军校,后来当了某军区的特种部队。

    任谁也想不到,现在坐在那里像只猪一样的孙公望,退役前是特种大队的指挥官。

    不过你要是以为他胖成这样就是废物那就大错特错,孙公望现在在京城开保安公司,也是国内最正规,最大的保安公司之一,许多明星到国内都有他们公司负责。

    “管他有多狠,今天他来了,一定要让他跪着唱征服,东宁是他的地盘,我们就要在他的地盘弄服他。”刘疤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一边削苹果,一边狞笑。

    他削的飞快,刷刷刷,只见苹果皮不停的掉下来,几乎看不到他的刀。

    这刀法,和香门的平哥有的一比。

    “小八,你说错了,东宁是谁的?是许少的,怎么会是姜绅的?”孙公望鄙视的看了一下刘疤,混混就是混混,许少老爸是东宁老大,东宁当然是许少的,什么时候轮到姜绅说了算?

    “待会大家听口令吧,许少你表示一下,直接放倒他。”最后一个说话的年纪最大。

    大概有四十岁了,身材槐梧,皮肤幽黑,坐在那里像一座大钟。

    行如风,坐如钟,一看这人,也是军队出身。

    这人也不得了,现役的大校,以前是孙公望的队长,后来借孙公望认识了许胜杰,和许胜杰也拉上了关系。

    今天他们三个,黑的白的,军队混混全都有,别说是姜绅,全爷到了这里,也得跪着。

    当然了,这是他们这么想的。

    三人都说了话,只有许胜杰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没说话。

    “许少,想什么呢?”孙公望和他是同学,说话也是最放的开的,见许胜杰一言不发,脸色有点郑重的样子,就问他了。

    许胜杰摇摇头:“没什么,我在想,外面传姜绅心狠手辣,做他的敌人,非死即失踪,待会他来了,我该怎么办?”

    “许少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你说句话,我就敢在这里弄死他。”刘疤阴阴的狞笑,一刀将削好的苹果切成两半。

    别看这里是东宁最大的房店,最好的包厢,刘疤真的敢在这里杀人的。

    有许少挡在前面,他没什么事不敢作。

    孙公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看身后。

    后面还站着两个服务员呢。

    “没事,自己人,老八带来的。”许少也看了一眼,两个服务员长的还可以,不过站在那里,的确不怎么像。

    拷,服务员都安排好了?孙公望嘿嘿笑着。

    “许少你身娇肉贵,尽量不要与这种小人物死磕,以我看,今天我们三人给点下马威他,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要真不识抬举,咱也别在这里让许少为难,离开这里,马路上都可以弄他。”孙公望讲的很有道理。

    在大饭店搞人,的确是大忌,虽然是你是老大公子,但是今天的事,老大也不知道是吧,传了出去,对老大的影响也不好。

    许胜杰还是比较听这个同学的建议,闻言点了点头:“嗯,今天也就会会他,他要识趣也就算了,只要不过份,我还是愿意给人家机会的。”

    “哈哈哈哈”四人俱是大笑。

    这时边上的一个服务员好像接到什么通知了,走上几步道:“疤哥,人来了。”

    “哦。”四人俱是精神一振。

    在坐的四人,全不是本地人,许少也是老爸来了之后才到东宁发展,而一会来的,可是真正的地头蛇。

    所谓猛龙不过江,今天我们四条龙,就要压压这地头蛇。

    四人望来望去,觉的这阵容打什么boss和副本都没有问题,除了京城一些牛逼人物,国内任何什么公子哥来了都要跪舔,大家相视一望,俱是得意万分。

    五分钟不到,电梯和大门同时打开。

    “大家好,哈哈哈。”姜绅大摇大摆的和葛丹妮走了进来。

    “姜科长。”许胜杰笑着站起来,主动伸手和姜绅握了一下手。

    “我来介绍,这是我同学孙公望,我兄弟刘八,我老兄邓恢。”

    “这是我们城东区招商局姜绅姜科长,葛丹妮葛科长。”

    “丹妮,坐,坐这边,好久不见了。”

    大家一见面的气氛还是不错的,各种握手,你好,请坐。

    看起来简直就是几年没见的老朋友初次聚会。

    “到处堵车,来晚了,来晚了,不好意思。”姜绅今天也很热情和客气啊,与众人一一握过手后,就往许胜杰边上一坐。

    而葛丹妮坐在了许胜杰的另一边,场面十分和睦。

    然后双方就开始吃饭,喝酒。

    葛丹妮中午喝了,晚上只喝了点红酒。

    姜绅反正无所谓,陪着他们喝了几杯白酒。

    大家随便聊聊,到也没什么事。

    大概每人半斤白酒之后,许胜杰看看时机也差不多了。

    笑道:“姜科很厉害啊,好像永泰集团的徐总是你女人吧?”

    “呵呵,你怎么知道的?”姜绅也笑道。

    “永泰董事长是胸毛,不过胸毛不管事,我查过了,每个月永泰赚的钱都有一部份打到你的帐上,很明显你才是真正的老板。”

    “小生意,小生意,我只是占点了股份,也没拿多少。”姜绅谦虚的笑着。

    原来小姜和永泰还有这层关系?葛丹妮算是听懂了。

    “听说永泰打算在城东建分厂?”

    “这是真的,已经签约了。”姜绅点头。

    “投资多少?”

    “目前预算两亿左右。”

    “两亿?这分厂有点小吧?”孙公望插嘴了,两亿的生产线,一年能有多少吨?

    “暂时这个打算,看能批到多少地,区政府给的地多,将来可以扩大,一下子没必要上马太多的生产线。”

    “那是,姜科讲的有道理。”

    边上葛丹妮听的莫名奇妙,你们在谈水泥厂干嘛。

    这时刘疤说话了:“姜绅,有没有兴趣一起搞?”

    姜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我的名字是你叫的?

    不过现在对面没发作,他也不好发火,笑道:“你有什么财路?可以一起研究一下。”

    “我入个股吧,就你的水泥厂,我出五千万,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以后城东区拿地,都有我来。”刘疤这话说的,其实就是帮许胜杰说。

    有许胜杰在,城东区拿地那是很好拿的。

    但是,我投资二亿,你五千万就要占百分之四十。

    黑不?黑到家了。

    当然了,以许少这身份,就值五千万,传到外面,不知有多少人想和他合作。

    不过在姜绅这里,真的是一分钱不值。

    姜绅深思了一下,点点头:“是现金不?”

    他现在还想在体制内混,而且向来禀呈以德服人的原则,能讲道理的时候,还是要讲道理。

    许少你真心合作,我让一让利也无所谓。

    “没现金,机器,生产线的机器,我们来。”刘疤笑道。

    草,有点欺人太堪。

    姜绅一听这话,就知道他们不是想合作。

    这是试探姜绅,故意给姜绅难堪呢。

    你妹的,我给过你机会了,要不是你爸是许老大,我有空陪你在这吃饭?

    姜绅暗暗冷笑,突然扭过头:“小葛,你醉了,让人送你回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