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2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就这样被绅哥征服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就这样被绅哥征服

    我没醉啊,我才喝了一杯红酒。

    葛丹妮又莫名奇妙。

    “丹妮,你先出去。”许胜杰一听姜绅的话,也笑了。

    “干嘛?”葛丹妮不懂。

    “我们谈生意呢,商业秘密。”

    “那我----回家了?”葛丹妮这下懂了,还以为他们真的要谈生意。

    “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姜绅挥挥手。

    葛丹妮先走了。

    等她一走,两个服务员对视一眼,开门出去,然后把门带上。

    巨大的包厢里,一下子只有他们五个男人。

    现在只有五人,没有什么话不能说了。

    许胜杰哈哈一笑,用餐巾纸擦擦手上:“东宁绅哥,名震数省,姜绅,我还是很佩服你的,年纪轻轻,混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这样吧,以后跟着我,东宁省里,就没有人敢动你。”

    他觉的自己就像是明主,而姜绅就是他看中的能臣,自己大人大量肯收他,简直就是他几世修来的服气。

    换成别人,哭着跪着求许胜杰收他。

    大家都看着姜绅,等着他的反应。

    却见姜绅眉头一皱:“许总认识孙大少不?上次牵线香门的钟平来砍我的就是你吧?”

    “有这事吗?是好像有。”许胜杰贵人事忙,真的不怎么记得了。

    他每天的事多的不得了,上次那事也是一时兴起,加上当时正好刘疤也在场,帮他牵了个线。

    这事他都忘了。

    “钟平都没砍死你啊?”刘疤有点意外,嘻嘻笑了下:“不错,有点本事,有资格和我们一起。”

    “你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姜绅突然脸色一沉。

    你他吗一个小混混,又没省长省委书记的老爸,平时老子那有空理你。

    “砰”刘疤没想到姜绅会率先翻脸,这话说的他恼羞成怒,猛的拍案而起:“孙子,你找死是不?”

    “你想做我爷啊?”姜绅直接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个飞踹,砰,一脚踢在刘疤的脸上。

    这刘疤个子小,而姜绅现在一米八,这脚踢上去,正中脸门,踢的他整个人倒飞出去,扑通一下撞在边上的茶几上。

    “啊--”刘疤一声惨叫,重重的摔到。

    不过他反应也很快,加上姜绅等着后面再虐他,这脚又没用什么力,嗖,他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手中寒光闪过,拿着水果刀冲向姜绅。

    “草你”小胖子孙可望这时也动了。

    他胖胖的身体可敏捷的不得了,从位置上跳下,反手一挥,整个凳子就砸到姜绅面前。

    接着弯腰一窜,直接跳到桌上,踩着满桌的菜盆,跟在凳子后面冲向姜绅。

    而许胜杰和邓恢是同时起来,后退到一起,冷眼看着两人挑战姜绅。

    这种事他们做过多次了,刘疤和孙胖子曾经在吃夜宵的时候,两人打倒了八个小混混。

    现在打一个姜绅,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见前面扑通扑通。

    两声惨叫,孙胖子和刘疤先后摔到在姜绅的面前。

    姜绅一脚踩着孙胖子的脸,笑吟吟的问刘疤:“小八,你服绅哥不?”

    孙胖子觉的很屈辱,他想动,但是怎么动也全身无力。

    “我草你吗的,你死定了。”刘疤当然不服。

    “砰”一个啤酒瓶砸到了他脸上。

    姜绅脚边正好有一箱啤酒。

    “服不,孙子?”姜绅再问。

    “我服你吗---”砰,又一个啤酒瓶砸在他鼻子上。

    “服不?”

    “砸啊,有种砸死我。”

    “砰”第三个。

    刘疤满脸是血,但是凶性却上来了:“你今天不砸死我,你就是狗日的,老子弄死你全家。”

    “砰。”

    “砰”

    “砰”

    姜绅连续三个啤酒瓶砸在他头上。

    刘疤现在脸上可不止一个疤了。

    四周全是他头上的血,孙胖子等人都看的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姜绅,果然是个狠角色。而且胆大包天。

    就在这饭店把人砸成这样,他还想干不?还想上班不?

    至少也要判十年了。

    这三个砸完,刘疤也被砸的晕晕的了,说话都没了力气。

    不过他也是人物,依然不服输,尤其现在在许胜杰的面前。

    “弄死你---老子早晚弄死你---”刘疤嘴里还在喃喃自语。

    姜绅笑了,充好汉啊,什么时候了。

    他一把姜刘疤从地上拖了起来。

    “别动。”这时邓恢发话了。

    他脸色阴沉,手上赫然有一把枪对着姜绅。

    “我是军队的,姜绅,你别逼我,把人放下,跪下来说话。”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姜绅。

    许胜杰咬着牙,脸色铁青。

    你吗的,我还没翻脸,你先翻脸?你他吗死定了。

    “姜绅,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永泰给我一半股份,你还能在东宁混下去----”许胜杰这是要强了取豪夺。

    “呵呵,我混不混下去,你说了不算。”姜绅无视那黑洞洞的枪口,突然伸手从地上拣起那把水果刀。

    扑哧,一刀将刘疤的手背钉在边上的凳子上。

    “啊----”

    刘疤再次惨叫,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草,许胜杰这下看的也是惊呆了。

    “开枪。”他牙齿一咬,发号施令。

    真开啊?

    邓恢拿枪是来吓人的,不过许少发话,他也是没犹豫。

    这六十六层的包厢,各种效果都是很好,隔音也是一样,这里别说开枪,开炮都未必能传到外面。

    “草你。”邓恢对着姜绅的腿上就是一枪。

    砰,枪声一响。

    所有人眼睛一眨。

    再看前面,姜绅已经不见了。

    不是吧。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发现枪已到了姜绅手上。

    而邓恢呆呆的站在原地。

    姜绅拿着枪,指了指孙胖子。

    “起来,跪着,给绅哥唱个征收。”

    孙胖子还趴在地上呢。

    一听这话,气的七窍生烟。

    “唱你吗的。”孙胖子也是很讲义气的。

    “砰”姜绅一检打在他大腿上。

    “啊---”孙胖子捂着大腿惨叫起来。

    我草,他也敢开枪啊。

    邓恢和许胜杰脸都绿了。

    疯子,这家伙是疯子。

    许胜杰终于知道姜绅有点可怕。

    “许少,你说我现在要判几年?”姜绅拿着枪。

    “非法持有枪枝,故意伤人,蓄意谋杀----”姜绅嘿嘿笑道:“你说坐十年牢和坐一百年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死刑算了。”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你说对吧。”

    “你现在放下枪,我保证你一点事都没有。”许胜杰冷静的对姜绅,同时余光看向门外,怎么这里打成这样,外面没动静。

    “行,你们一人唱首征服。”姜绅走过去:“孙胖子,起来唱征服。”

    “滚”孙胖子嘴还硬。

    “砰”又是一枪打在他的肩膀上。

    “我没什么耐心,最后问一次,你要不唱,我这枪打爆你的鸟蛋。”姜绅把枪阴森森的对着孙胖子的胯下。

    我草,孙胖子死的心都有了。

    众人俱是又惊又怒。

    姜绅明显无法无天。

    孙胖子再不唱,就要被打成太监了。

    但是跪着唱征服的话,那就是一生的耻辱。

    “一,二—三。”姜绅连报三楼。

    孙胖子都没思想准备好。

    “砰”又是一枪。

    孙胖子胯下扑的一声传出爆裂的声音,胯下一片鲜红。

    啊,他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我草你吗的,邓恢和许胜杰连退数步,脸色雪白。

    真爆了。

    孙胖子的蛋蛋真被姜绅打爆了。

    畜性。

    无法无天。

    两人这下知道真遇到疯子。

    “邓队,跪下吧,唱征服。”姜绅持着枪,坐到一边,满脸笑容。

    邓恢脸上瞬息变的通红。

    尼老子的,爷大小是个大校,你叫我跪着唱征服。

    “砰”没等他反应,姜绅一枪打在他右腿上。

    “啊”邓恢单腿跪到了地上。

    “你也发贱是吧?我只问三遍,第三枪就是打蛋蛋了。”姜绅吹着枪口中,满脸都笑容。

    “怎么着,今天你们要加三个太监?”

    “跪下唱征服。”姜绅再说第二遍。

    扑通,邓恢堂堂大男人,这次连考虑都没有,直接跪下去了。

    刹那间,他脸上的表情,简直和死了一样。

    他已经看出来了,姜绅就是个疯子,每次一问,不给别人考虑,只接开枪,跪的慢点,就要被爆蛋蛋。

    “唱,就这样被绅哥征服----”姜绅很嚣张的带头唱了一句。

    尼妹的,许胜杰想哭了。

    邓恢怎么唱的出来。

    微一犹豫。

    “砰”邓恢又中了一枪。

    “啊”邓恢痛的哇哇大叫,差点倒在地上。

    “第三枪就是爆蛋蛋了,怎么了,蛋蛋还没面子重要?”

    “就---就这样被你征服----啊”邓恢终于唱了。

    唱的比哭还难听。

    他不敢再等。

    姜绅随时开枪的,根本什么也不管,和疯子没有区别。

    “唱错了,重来,别逼我啊。”姜绅怒道。

    “就这样---被绅哥征服---切退了所有的退路---”

    “我的心情----呜呜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

    邓恢边唱边看姜绅,姜绅在笑眯眯的听,没叫停,他也不敢停。

    心中又酸又难过,唱到后来那是泪流满面。

    这简直是一生的耻辱啊。

    被人逼着唱征服。

    这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啊。

    边上的许胜杰已经脸的白了。

    到了这时,他有点后悔。

    不过他不是后悔和姜绅翻脸,他是后悔没有先发制人。

    早知多准备一点人,多准备几把枪。

    但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还是想着怎么逃吧。

    姜绅现在犯的罪,枪毙都够了,他真是不敢再惹姜绅发火。

    先活着出去要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