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3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大凶之兆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大凶之兆

    他知道不能呆的太长,时间一长,远处的日本人全部赶到,就要发现自己。

    除非把他们全杀了,才不会暴露。

    但这时,哇吼吼。

    深渊之中,突然出现十几个全身血淋淋的恶鬼。

    这些恶鬼,面目狰狞,满脸粉碎,正是外面十几个爆碎的尸体组成的恶鬼。

    他们摇摇晃晃,向姜绅围了过去。

    太他吗恶心了。

    姜绅想也没想,伸手一拍。

    这次他不敢用神通术,怕浪费仙气,直接一掌拍在其中的一个恶鬼身上。

    砰,恶鬼再次粉碎。

    这掌姜绅除了神通,已经用了全力,一巴掌把那恶鬼拍成了粉灰。

    但下一刻,“麻多麻多意已力?--”。虚空中又响起安倍晴森的声音。

    那飞扬的粉灰,重新凝聚成一个新的恶鬼。

    姜绅的动作算快了,闪电进击,一步一掌。

    空中就见砰,砰,砰,一个个爆碎,然后一个个重组。

    任他打爆多少,恶鬼重组多少。

    在连绵来断的破碎中,一只恶鬼率先扑到了姜绅身上。

    哇吼,他双手一环,把姜绅团团抱住。

    一丝丝阴冷的气息在姜绅身边四周散发。

    阴森,恐怖、魂怨。

    姜绅好像被鬼抱住一样,身上鸡皮疙瘩都涌起来了。

    这是逼我用神通啊。

    姜绅刚才用过金庚无形剑,还没恢复呢。

    但现在不用神通还不行。

    “大千洞察术”

    姜绅的神念在这里都找不到人了,只有运用大千洞察术。

    刷刷刷,苍井萝拉的身形经过无数变化之后,终于出现在姜绅眼前。

    就离他不到十米处。

    但是被幻术阻碍,所以姜绅看不到她。

    “烈日悬空剑”

    姜绅一口气连用两招。

    全身的仙气都被调动起来。

    刷,空中烈日再现,方园十几里外都能看到凭空而现的烈日。

    “呜呜---哧”这招神通姜绅有所限制的施展。

    除了苍井萝拉所在的方位,烈日之光普照四方,几乎在刹那间蒸发气化了面前的一切东西。

    “啊---”黑暗之中,发出安倍晴森的一声惨叫。

    一道道他演化的黑烟都被烈日悬空剑的光芒所蒸发掉。

    这下连安倍的式神都受到了伤害,甚至他的本体都受到创伤。

    姜绅这次的神通用的才是对头。

    前面的金庚无形剑,剑气杀人,可以追敌不息,但是杀的是点,杀不到片。

    而这烈日悬空剑,一剑剌出,碧空万里,阳光照到的地方都要被汽化蒸发。

    安倍的式神化成黑烟都没有用,在这么高温的温度下,立刻被汽化。

    戒神一死。

    幻术也消失了。

    姜绅终于看到了苍井萝拉。

    嗖,他一越到了苍井萝拉的身边,轻轻一搂,把她搂在怀中,回头看了下远处越来越近的汽车群,知道自己动静太大,刚才又亮了一道白光,足以引起日本政府的注意。

    走了,嗖嗖,姜绅几个起落,一会儿就消失在现场。

    他这次一股作气,连施神通,带着苍井萝拉在几秒钟内到了东京市的另一头,扑通,他刚落地,就重重的倒在地上。

    好累,真的好累。

    姜绅和苍井萝拉两人静静的躺在地上,慢慢恢复着仙气。

    同时脑海中也翻天覆地的想着刚才和安倍晴森的战总斗。

    这次安倍晴森出动的是他的式神,本身并没有来。

    即便如此,他也看到了安倍的实力。

    论战斗力,十个李布衣也不如他。

    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姜绅是不怕他,就是躺在那里让他杀,他也杀不掉姜绅。

    但是这个人,已经可以威胁到姜绅女人和朋友的安全。

    所以这个安倍晴森一定要死。

    与此同时,就在姜绅想着要杀死安倍的时候。

    日本北海道的某处深山中。

    一座悬在半山腰的寺庙里,两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盘腿而坐。

    其中一个,赫然就是安倍晴森。

    另一个人,是他的朋友,服部三藏派的领袖服部天佑。

    “怎么样?杀了姜绅没有?”服部天佑此时也很郁闷的。

    本来是收了钱帮樱花会杀人的,结果连连损失大将,到后来还要贴钱进去。

    但是后来杀姜绅,完全是为了服部三藏的声誉,再杀不了,他服部天佑脸上也没有光。

    “哎”安倍晴森摇头长叹。

    “完了,完了。”他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原本就有点苍老的脸上,出现一片失落的气息。

    “到底怎么了?”服部天佑有点不相信:“您可是我们国内最强的阴阳师,如果你还杀不了他,还有什么人能对付他?”

    “现在不是杀不杀得了他的问题了。”安倍晴森继续摇头。

    “这个人已经脱离了我的认知,地球上根本没有这么强大的道术,我怀疑他根本不是地球人。”安倍晴森越说越可怕。

    “服部,我看你最好收手吧,不要再惹他了,我来推算一下,他下步会做什么?”

    安倍晴森也是会推算之术的,当然,他的推算术肯定不如李布衣。

    不过这一推算,立刻就脸色大变。

    “不好。”安倍晴森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又怎么了?”服部中佑今天被安倍说的心惊肉跳,也有点害怕。

    安倍晴森脸色变化无数,最后从嘴里崩出四个字来。“大凶之兆。”

    大凶之兆?

    服部中佑也是脸色大变。

    犹豫再三,试探的问:“你我?都是大凶?”

    “不止如此,我们的国运都是大凶之兆。”

    安倍所推算到的,姜绅这次的怒火竟然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国运。

    “这么夸张。”服部中佑有点不服了。

    你姜绅再强,能斗的过一个国家?

    举国之力还对付不了你?

    “要不要报警?”

    “你抓不到他的证据,怎么报警?”安倍晴森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活了一百三十多岁,以前一直不明白祖训中的‘永不复出’是什么意思?今天我终于明白了。”到了现在安倍总算明白了。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阴阳师外面也有高手。

    他今天一时冲动出了手,也为自己带来了无穷的祸害。

    “以安倍桑你的身份,只要说一句话,就算是天皇也要给你面子。”

    “没用的,姜绅这人,已经脱离了制度的约束,当一个人实力强大的一定的地步,国家也未必拿他有办法。”安倍摇头。

    就以他安倍,日政府想要找他麻烦都不可怕,何况是姜绅。

    “这是一个魔鬼啊,我们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为我们带了无穷的灾难---”安倍晴森缓缓的走向窗口,看着远处的夜景,苦笑不止。

    东京市里。

    姜绅所住的宾馆。

    他已经回到宾馆。

    苍井萝拉还要沉睡。

    她似乎中了某种阴阳术,整个人处于昏迷之中。

    要怎么弄醒她?

    姜绅神念在她身体中扫来扫去。

    终于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

    苍井萝拉的身体里,有一道细小如发的符针。

    应该是用这个东西,把苍井处于昏迷中。

    “醒过来。”

    姜绅轻轻一拍,吸出了这道符针。

    不到半分钟,苍井萝拉的眼睛慢慢睁开。

    “苍井?你有没有事?”姜绅用手在苍井脸前晃来晃去,试试她的反应。

    “姜绅?”苍井萝拉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叫出主人。

    接着,就见她眼色顿变,嗖,双手猛的一伸捏向姜绅的咽喉。

    草,还在混乱中么?

    姜绅叭的一下抓住苍井的双手,但是苍井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嗖,抬脚就踢掉姜绅的裤档。

    我晕,姜绅双腿一夹,把苍井的小腿夹住。

    “哇吼”苍井伸开嘴巴,像丧尸一样咬向姜绅。

    我了一个去,完全失去理智啊。

    姜绅没办法,轻轻一击,再次把苍井萝拉击晕。

    看着苍井萝拉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姜绅郁闷无比。

    看样子,要化解掉还要去找安倍晴森。

    就在这时,砰砰砰,有人敲他的门了。

    不是吧?姜绅抬头看了下表,都晚上九点多了。

    神念再扫一下。

    吕琪。

    副局长吕琪来了。

    我说你晚上九点敲我门干嘛?

    姜绅这房里虽然房间很大,但是现在苍井萝拉躺在床上呢。

    而且苍井萝拉穿的衣服并不多。

    东京这时已经可以穿羽绒服,但是苍井被抓住的时候身上就穿的不多。两条黑丝美腿都露在外面。

    这要让吕琪看到,不知道我在这干了什么事。

    姜绅连忙拿起被子把苍井萝拉盖了起来,然后跑到外面开门。

    吕琪也穿上羽绒服了,不过因为是在宾馆里,她扣子没扣,很随意的披在身上,看起来还是比较有气质。

    姜绅看了一眼她里面的饱满的线衫,很直接的问了下:“吕局这么晚?是有什么事?”

    吕琪脸上微红,点点头,然后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

    姜绅是想把她挡在门外说话的,结果她走了进来,姜绅也没办法,只好侧身让开。

    “吕局有什么指示?”

    “其实我早就想来了,前面来敲门你都不在,刚问了服务员,说看到你进来了,所以才来的。”吕琪说完,从口袋里摸出几张卡来。

    “这是你给我们卡,向区长叫我还给你,你别误会,向区长不是怪你,只是她还年轻,你知道的,她让我谢谢你的好意,心领了。”

    原来是姜绅前面给向岚她们的卡,向岚当时没有退给他,其实是给他面子,怕他难堪。

    要知道向岚当时不收,其他人也个个都不敢收,而且像等于是挡他人财路。

    苗芳她们可只是小科长,平时也没多少收入。

    你向岚长工资高,福利好,不在乎这点钱,也让我们不好收是吧?

    向岚是老江湖,所以也不挡他们财路,先收下来,然后叫吕琪来退。

    这样又照顾了下属的心情,又给了姜绅面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