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4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可怜的樱花会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可怜的樱花会

    日本的黑社会都是合法组织。

    许多黑社会都像华国古代的各大门派,有自己的门头,自己的总部,并且常年合法招收门徒。

    樱花会虽然在整个日本算不上特别大的社团,但是在东京也算很有名气,排名在前三之列,而且他们一向自称排名第一的。

    姜绅从警察厅杀到服部三藏,一个晚上跑来跑去。

    到了樱花会总部已经是深夜一点多。

    夜色下的樱花会没有多少人在。

    除了几个值班的小罗罗,中高层以上的干部都不在。

    “苍井,樱花会的会长知道在那不?”

    “主人,我还没有查到就被关起来了,不过我知道中田在那。”

    “中田是谁?”

    “中田去过华国,策划了对你的攻击,我以前和他联系过。”

    “索嘎,马上去找中田。”姜绅嘿嘿阴笑。

    中田在那呢?

    中田正在自己的家里。

    晚上一点多了,中田还没有睡觉。

    没办法,睡不着。

    因为前面没有传来好消息。

    这次他们樱花会再次与服部三藏联手,派出社团最出色的十几个枪手。

    结果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

    联系不到他们后,樱花会就报了警,称十几个员工失踪,与华国的姜绅有关。

    不知道,现在警方有没有抓到姜绅?

    中田躺在床上,双眼看着天花板,手中拿着手机。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会长?问问情况,听说会长和服部三藏的人还请了很厉害的高手。

    不过太晚了,会长可能睡觉了。

    他还在床上纠结中。

    砰,砰,砰,门外突然有人敲门了。

    我拷,这么晚还有谁找我?

    中田猛的起身,向前走两步后,想想不对劲,又回到床头,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手枪,然后走到门口。

    透过猫眼和外面的灯光看了下。

    咦,是个美女。

    好像有点眼熟。

    这不是服部三藏的苍井萝拉么?

    听说她任务失败,被关起来了,找我干嘛?

    他犹豫了一下,打开门。

    “苍井小姐,这么晚了,你找我干什么?”中田知道她是忍者,打开门后,向后退了退,保持一点距离。

    不过他的眼神,使劲的打量苍井萝拉。

    虽然已是冬天,苍井萝拉身上依然能看出他曼妙的身姿。

    “中田先生,你不认识我了。”美女苍井阴森森的笑着,突然就冒出一句男声。

    我拷?鬼啊。

    中田吓的亡魂出窍,右手一抬,枪还没举起来,就觉的胸口一痛,砰,被苍井一脚踢飞了出去。

    扑通,大门关上的同时,中田重重的摔到地上。

    然后一只很好看的小脚,踩到了他的脸,把他死死的踩在地上。

    “唔唔?--”中田使劲想挣扎着起来,却是使不上力。

    “只是和你们樱花会一点小问题,老是找人杀我?中田先生,何必把事情搞这么大呢?”

    嘶,中田倒吸一口冷气,终于知道这声音是谁了。

    虽然没听过姜绅说话,也知道是姜绅找上了门。

    “姜先生,误会,误会,我看你是误会了,一点小事,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

    “你们会长呢,还有你们樱花会的高层都在那?”

    “我不知道,这么晚了,他们可能都在家睡觉吧。”

    “你会长住那?”

    “我不知道啊,他有好多女人,经常在各个女人之中睡来睡去----啊---”

    突然中田就惨叫起来。

    因为他一说不知道,姜绅手上寒光一闪,出现了一把刀。

    扑哧,一刀下去,中田右手五根手指断了三根。

    “啊---啊---”中田痛的嘶声惨叫,拼命的叫,希望引起这大楼里其他人的注意。

    所谓十指连心痛。

    姜绅一上来就斩了他三根手指,中田真是痛的死的心都有了。

    “你会长在那呢?”苍井笑嘻嘻的再问。

    她一个女儿身,说出的话却是男声。

    要多恐怖就多恐怖。

    “我真的不知道啊---”中田又惨叫。

    “刷”刀光一闪,苍井手起刀落。

    这一刀很狠,斩的是中田的脚趾。

    扑哧,血花飞扬,中田右脚三根脚趾又被斩断了。

    这下比刚才更痛。

    “啊----”中田痛的全身都抽了起来,脸上都几乎变形。

    “你们会长在那呢?”姜绅又问。

    “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打电话,我打电话---别砍了,打电话我---”中田先说不知道,生怕姜绅又砍,连忙叫着打电话。

    “早说不就行了。快打电话。”姜绅把中田的手机拿了过来。

    “啊--”中田痛的不停的叫,咬着牙齿,头上大汗淋淋。

    “嘟,嘟,嘟---”电话那头,没有人接。

    接啊,接啊,中田急的要死,会长你不接,我就死定了。

    足足等到要完的时候,终于有人接了。

    “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樱花会会长好像还在睡觉,说话都带着醒意,这个时候竟然能睡着也不容易。

    估计他派了人出去后,以为姜绅必死了,然后就直接睡觉,也不管后面的事。

    “会长你在那?我有工作要向你汇报。”中田那声音,一听就不对劲。

    “这么晚汇报什么?你怎么了?”会长发现不对劲。

    “姜绅在我这里---呜呜---”中田哭了。

    他是生生痛的哭的。

    实在受不了手指和脚趾的痛,大男人也哭了。

    “纳尼?”会长那边也突然就好像就清醒了。

    “你叫他接电话。”会长沉思了一下。

    电话转到姜绅手上。

    “你好,我是樱花会会长,松本香司。”

    “服部三藏向我赔偿三十亿美金,分期三十年,松本会长,你打算赔多少?”

    姜绅第一句话,让中田和松本同时吓的倒吸一口冷气。

    “你,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我大日本怎么可能赔钱给你这东亚病夫。

    “你要不要和安倍晴森还有服部英寿他们联系一下?然后再与我说?”姜绅很自信的笑笑。

    “我姜绅,一向愿意以德服人,能谈钱,我们就不要打打杀杀,那是粗人的行为,我们是文明人,松本先生,你说是么?”

    “你等下。我打个电话。”松本也被姜绅吓住了。

    服部三藏派竟然愿意赔三十亿美元。

    这是什么概念?

    三十年?

    松本虽然不是很了解服部三藏,但是以他的估计,三十年能赔三十亿美金的,绝对是损失严重的。

    服部三藏要大出血了。

    他挂了电话,连忙打到服部英寿那里。

    “松本会长,认输吧,这个姜绅是比安倍晴森国师还要强大十倍的人物,安倍国师都避之不及,我们都拿他没有办法。”

    “警察厅呢?我们报警?找政府对付他。”

    “没有用的,警察厅的贺川长官刚刚来电话,贺川长官的意思,叫我们不要惹事,早点把姜绅打发离开日本,他们也不想惹姜绅。”

    我草,松本一听,连政府的最高警察机构,最高长官,竟然说出这种话,好像送瘟神一样的要送姜绅离开日本,可见姜绅有多恐怖。

    他还没看到姜绅是以苍井萝拉的身体说话,要不然更要活活吓的半死。

    “这么说,我们也只有赔钱认输才可以?”

    “你可以试试不赔,不过我要告诉你,我们服部三藏,刚刚被他杀了十几个上忍,这些人,都是反对姜绅的。”

    “索嘎,”你们真是懦夫的行为,我们大日本帝国,宁可战死也不能向他投降。

    松本在心里暗暗的鄙视了一个服部英寿,然后却弱弱的说:“那么,我们要赔多少才能得到他的原谅呢?”

    好吧,你们都服输了,我再服输,也不算丢人。

    “这就是你和他的事了,对不起。”啪,服部英寿挂掉了电话。

    吗的,松本心里叭凉叭凉的。

    给钱?

    继续和姜绅做对?

    给钱求和?

    继续争斗?

    他心里纠结,还是不服。

    想想看,还是再打个电话给贺川长官问问吧。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却率先响了。

    低头一看,晕,贺川长官的电话。

    “贺川长官,我是松本。”

    “八格,你们做的好事,引来了姜绅这个恶魔,松本,你马上想办法解决姜绅。”

    “他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人物,我们已经向上面汇报过,不希望他在日本再惹什么麻烦,他是你们引来的,你要想办法把他解决,不然的话,你的樱花会,以后就要受到我们警察厅的全面打击。”

    我草,不带这样的啊。

    帮外人欺负我。

    松本那个怒啊。

    不过他也终于知道,警察厅对姜绅有多么忌惮,只希望姜绅能快点离开。

    可怜的松本,可怜的樱花会。

    一边姜绅压迫,一边受警察厅的警告。

    “贺川长官,你知道你这样话如果让我们国民知道的话---”

    “闭嘴,这是最高首长的指使,我不是和你开玩笑,你要立刻,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和姜绅的事情,把姜绅送出日本,不然的话,天亮之后我们警察厅,甚至自卫队都会对你樱花会进行打击---”

    我草,来真的?松本这下知道了,贺川不是开玩笑的,日本政府都对姜绅感觉到了恐怖,要送瘟神一样的送他离开。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姜绅欺负我们,政府也欺负我们。

    “嗨,嗨,贺川长官,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松本只好老老实实的答应。

    他的樱花会,可不是日本最有名的四口组。

    警察厅要是想打击他们,随便找点借口,就能让樱花会没好日子过。

    其实也怪松本没知识。

    他是黑社会,不是服部三藏派这样的特别门派。

    他对安倍晴森不是很了解,这次也是服部三藏负责联系的安倍晴森。

    他松本要是知道安倍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安倍也输给了姜绅,他也早就投降认输了。

    挂了贺川的电话,松本摇头长叹,然后想了想,重新打电话给中田。

    “请姜先生接电话。”

    这次松本的语气,不要太客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