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5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国术对国术
    第三百八十三章 国术对国术

    内馆大厅。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与薛沉面对而立。

    薛沉的儿女和神道无念流几百位弟子已经分散到两边,中间空出一片几乎相当于足球场大小的地方。

    “薛先生,您知道在我们日本有一句话,‘涯山之后无华国,少保之后无国术’,孙禄堂之后,华国国术,已经是一个笑话,听说下届奥运会,你们国家的人还力争武术进入奥运会,哈哈哈哈。”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放肆无比的大笑起来,双眼全是鄙视和不屑。

    少保就是指孙禄堂,孙禄堂有虎头少保之称。

    在日本人看来,孙禄堂之后,华国已经没有真正的高手,国术也演变成武术。

    现在国家力争把武术进入奥运会,在日本人眼中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国术,只杀敌,不表演。进入奥运会,那就是纯粹的表演,不是笑话是什么?国术大师们知道,孙禄堂在世,都要活活气死。

    “这样吧,现代社会是法律社会,你我也不用死战力敌,不如请几位大师来作个裁判,彼此演练一番,让他们看一看,谁演的很漂亮?”‘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不停的剌激薛沉。

    激将法,也是交战之时的一种心里运用,他就是要激怒薛沉。

    “国术,只杀敌,不表演。”薛沉当然不会上他的当,沉声道:“我学的是国术,不是武术。”

    “野之进先生,不用多说了,请吧。”

    薛沉左脚一跨,双肩微沉,姜绅看到他肩窝里的筋好像撑圆了。

    果然是薛颠的后人。

    这是薛颠所说的‘肩窝吐气’。

    肩窝是锁骨内凹陷处。练拳时,后背是最敏感的,气血变化大。肩窝里的筋撑圆,后背的热就能传感到肩窝里,锁骨一温热,内脏就受益了。

    肩窝不通,像人死死地憋着一口气,肩窝通透,像把气吐出去了,所以名为“肩窝吐气”,不是肩窝凸起。

    健身房中举物、拉物的负重训练,能练肉不能锻炼筋,因为刺激的是肌肉群。不刺激肌肉群,才能锻炼到筋,薛颠指出方法为——吸手脚心。手脚心是筋的窍门,手脚心凹陷,便牵动了筋。

    吸脚心为“两足心含虚,抓地如钻钻”。不是脚趾像钻头钻地,而是脚心内含、十趾抓地后,感到有股劲像钻头似的往脚心里钻,一直钻到身体内部,引发得身体作出水母一样的抽缩动作,这便是练筋了。

    所以他这一个姿势一摆,对面的‘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就眼皮跳了一下。

    别人感觉不到,也看不出来。

    现场只有姜绅和他能感觉到。

    这时,薛沉体内的每一根筋都在颤动,力量都集中到筋上。

    薛颠用“放箭、抽丝、撕棉”来形容拳劲,揭示用的是筋力,而不是肌肉纤维丛之力。

    薛沉这是尽得真传,最起码已经达到了放箭的地步。

    放箭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打出的拳力,就和放箭一样。

    放箭大家都见过,小说中的六脉神剑,也就是把力量像箭一样激射出来。

    薛颠的放箭当然没这么夸张,也不可能身体外放,如箭气激射。

    不过这种拳劲打到身上,就好像被箭射一样,非死即伤。

    “好功夫。”‘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一看薛沉这姿势,就知道是个劲敌。

    他也不敢托大。

    腰间的竹剑缓缓的抽了出来。

    他们神道无念流一直用的是竹剑。

    也不能说他对赤手空拳的薛沉占了偏宜,各自的派别不同。

    薛沉学的就是拳术,‘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学的是剑术。

    他们神道无念流,面对火器是用剑,面对赤手也是用剑,所以没有仗器之利的说法。

    他剑拔的很慢,就和他走路一样。

    你要以为他年纪大了,反应慢了,那就大错特错。

    神道无念流,本来就是从冥想中创造出来的,号称迎合神道,无念无流。

    他拔剑很慢,但是此时身剑如一,整个人的思想都处于冥想之中。

    当年他的祖先弥九郎长英明之木,剑术出神入化,离‘打破虚空、可以见神‘也只有一步之遥,在冥想的时候,据说可以借用到战国时期的力量。

    这个传说当然有点神话色彩,但是这种精神力量,的确是可能出现的。

    所以说,他拔剑越慢,可能在冥想中凝聚的力量越强。

    薛沉没与神道无念流交过手,不过也是听过这一派的传说。

    一看这老头拔剑这么慢,就知道他实力非常强。

    听说他的竹剑能斩开子弹,或是让他攻击,我恐怕没有还手的余地。

    “嗖”薛沉想到这里,也忍耐不住,抢先出手。

    只见他脚步一踏,往下一蹲,脖子一缩,好像遇到什么敏感的事情,看起来有点好笑,像个猴子。

    说形意拳难看,主要就是因为有这个猴蹲身。

    猴蹲身之后,有张狂的招数。蹲身先练了膝盖,所以猴蹲身一变,就是扬身膝击,名猴挂印。这一蹲一扬,正如劈拳的一起一伏,也如崩拳的一紧一驰,只不过猴形放肆,劈崩含蓄。

    别看他难看,要是被他扬身膝击,也是非死即惨。

    这还没打,他怎么就蹲了呢。

    原来这时,‘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已经出剑了。

    他慢腾腾拔出了剑,然突然发力。

    真是不动如山,一动起来石破天惊。

    刷,别人都看不到剑光,好像只是一道空想的剑流,竹剑就斩到了薛沉的面前。

    这一剑来势又快又急,剑波如流光,真的是武侠小说中才能看到的画面。

    姜绅以前遇到过忍者,还有钟平这样的刀手,世界级的杀手,但是和‘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这一剑比起来,那些人都是幼儿园的小孩子。

    这才叫真正的高手。

    好厉害,姜绅眼睛一眨,‘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的剑就到了薛沉的脖子上。

    一剑就要割断他的咽喉。

    不过这时,薛沉也算早有准备,一个猴子蹲身,整个身体好像弹簧刀一样瞬间缩了进去。

    刷,这一剑几乎是贴着他的头毛削出去的。

    两人这第一招,就是惊险万分。

    而且高下难判。

    为什么说高下难判。

    因为看起来好像是薛沉先动,但是‘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后发而至,率先一剑到了薛沉的面前,可是,薛沉好像早有判断,一个猴子蹲身就避了过去。

    其中的惊奇和剌激,不是局外人也是看不懂的。

    猴蹲身之后,就是扬身膝击,名为猴挂印。

    不过‘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可没等薛沉再出手。

    他一声低沉,刷刷,脚步呈八字形往前连跨三步,一步一剑,剑剑夺命。

    这手‘神道三字剑’随波逐流,抽剑断水,是他们的祖先在河边练剑时领悟出来的。

    别人感受不到,连姜绅这局外人也感觉不到。

    但在薛沉的身上,好像有一条河流在冲击纵横。

    一把剑,剌出一条河流的压力,让薛沉也是暗暗震惊。

    国内一位小说大师,金庸先生曾写到过,杨过在大海里练剑,练至大成时,一剑挥出,如波涛海浪,就是这样的气势。

    想想看,一只猴子正蹲在地上,突然一条大河淹盖过来,想起来一个猴子挂印,也有点力不由心。

    薛沉一看大势不妙,原地一个滴溜,身如鬼影挪腾移转,所有人看见他在原地沿着脚下的砖头在盘旋,个个莫名奇妙。

    这手太极步,不是薛家的功夫,是李存义传下的绝招。

    太极讲究以柔克刚,四两拔千斤,是个猴子躲不过大河,若是一个圆球呢?

    薛沉脚步如风,滴溜一个盘旋,好像在大河中扔进去一个圆球,任你河水怎么冲,球还是会转的。

    然后就见那剑气,嗖嗖嗖,几乎剑剑贴着他的身体掠过,每一剑都差上一星半点。

    叭叭叭,薛沉一圈踩完,终于避开了他的神道三字剑,众人再看他脚下,地板上一个圆形的裂缝被他踩了出来,发出叭叭的的碎裂声。

    好厉害的脚劲。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看的也是心中发毛。

    这要被他踩上一脚,非死即残啊。

    姜绅看的暗暗点头,这个薛沉真算是藏在民间的一个好手,可惜功夫还是远远不如薛颠。

    当年薛颠与师兄傅昌荣交手,第一次输了,深以为耻,后来独自在五台山苦练了好几年,然后想去报仇,别人就和他讲傅昌荣的功夫。

    据说傅昌荣绕着脸盆走一圈,脸盆里的水就旋起来,简直匪夷所思。

    其实他迈步看似极轻却极重,脚一落地便将脸盆里的水震荡起来。

    这份腿功已是“举重若轻”的境界,一迈步便能伤人,薛、傅的比武,真会必有一伤的。

    所以就有尚云祥出面出和事佬,劝两大高手不要再比了。

    任何一个受伤都是国家的损失。

    想必这薛沉的脚功就是后来学自傅昌荣的。

    如果傅昌荣在这里,绕着‘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走一圈,‘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的内脏都要破碎,胸中一口血肯定和脸盆里的水一样喷出来。

    姜绅还在想着这些事,薛沉终于反击了。

    他以脚步化解了神道三剑,知道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若是一味守的话,早晚要被剑剌中。

    叭叭,他脚步再变,身法快如鬼魅,旁人看上去,好像一匹快马突然加速,根本不能用肉眼锁定。

    这就是薛颠的真传了。

    然后就见他一个扬身膝击,这一蹲一扬,正如劈拳的一起一伏,也如崩拳的一紧一驰,只不过猴形放肆,劈崩含蓄。

    在‘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看来,就像是自己在河边练剑,突然从水中窜出一只猴子,扑面对着自己抓了过来。

    “来的好。”‘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也不害怕,脸上却露出计谋得程的表情。

    他的竹剑剑长,适合丈外攻击。

    薛沉用拳,想贴身近战。

    这招猴封印,只接就让薛沉贴近了‘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的身前。

    看起来,薛沉占了上风。

    叭,‘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的竹剑突然从中一折为二。

    剑中有剑。

    剑中化剑。

    一把短剑出现在他的手上。

    嗖嗖,他左手一动,剑刃就剌到了薛沉的手掌上面。

    谁也没想到,这个‘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竟然还会剑中藏剑。

    刹那间,姜绅的脸色也是大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