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5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败王拳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败王拳

    “不好”这个‘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太阴险了。

    这一招,已经不是神道无念流的剑术,是忍者中常用的招数。

    长剑藏短剑,只有忍者们才会使用。

    在日本国内的剑道中,几乎没有这样的流派。

    当然了,在战国之前的剑道中,有几个流派都是长短剑一起的,不过都是两把剑在外面,一长一短,让人一看就知。

    现在‘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把短剑藏在长剑之中,那就有点阴险。

    但这时,已经不是指责和责怪的时候。

    薛沉若是年轻几岁,若是生在清末民初,国术盛行的时代,绝对可以避过这一剑。

    可惜他生在这个年代,国术几乎绝迹,一生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对手,实战经验不是很丰富。

    没想到‘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还会剑中藏剑,危险时刻,只能猛的一个侧身,来了一招‘泼猴打滚’,咕咚,在地上滚了一圈退了出去。

    这招泼猴打滚,在别派另有一个说法叫‘懒驴打滚’,是武侠小说中非常不耻的下三烂招数。

    “哈哈哈”整个内馆里面的神道馆数百名弟子同时大笑。

    薛沉的一双子女脸色通红。

    太丢人了。

    这才交手几招,就被对方一剑逼的从地上滚了出去。

    薛沉一个起身之后,心中寒到极点。

    因为他发现自己头发上面,一截头发都被削掉,差点就剌中了他的头皮。

    而自己被‘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一剑逼的打滚,更是国术的耻辱。

    草,薛沉心中一横,举步一跨就要再来。

    “薛先生,你输了。”就在这时,‘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却是长剑一收,回剑入腰,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一副世外高人的表情。

    “你身法虽快,却不如你的祖先薛颠,难道还要再继续下去吗?”他言外之意,你不如薛颠,所以要在地上滚出去,换成薛颠在,肯定不用滚出去了。

    薛沉被气的脸色通红,偏偏又不能发作。

    练国术的,一招失手,输了就是输了,不会再死皮赖脸。

    当年薛颠和傅昌荣在茶楼喝茶,开玩笑似的比划一下,输了一招,也只能转身就走,学了多年之后,再去报仇。

    真要在打下去,那就是结死仇,不死不休,战场上的作派,不是国术宗师的气派。

    “我输了。”薛沉咬着牙,一声长叹,满脸都是意冷心灰。

    “哈哈哈。”“吼吼吼”四周神道无念流的弟子纷纷得意的叫了起来。

    什么宗主英明,宗主天下无敌的马屁事也连绵不绝,好像‘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打败了一个薛沉,就是打败了华国的国术界。

    “师父,所谓华国的国术也不过如此,师父您说要去华国开剑馆,与华国国术切磋一番,我看也不过如此,开不开剑馆也无所谓。”一个二十多岁的日本男子,满脸轻挑,鄙视的看着薛沉,走上来对‘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大拍马屁后说道。

    “我薛沉不过是华国国术界的一个小人物,华国的国术博大精深,又是你们所能理解的?”薛沉当然不服。

    “薛先生,你也不用自欺欺人了,你们华国现在还有多少真正的国术高手?薛先生,你自己说,你一生之中遇到过对手没有?”‘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淡淡一笑,扶着自己膝盖上的竹剑。

    “---这”薛沉一下子被他问呆住了。

    “涯山之后无华国,少保之后无国术,你们华国,早就抛弃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你又何必还守着这份执着?”‘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继续道:“薛先生,不如你以后就到我们神道无念馆来担任教习,你我二人摒弃两国国术的分歧,一起学习,融会贯通,把我们的国术发扬光大可好?”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还想引诱薛沉。

    他的引诱可不是没有目的随便说的,而是知道薛沉的底细才说出来。

    薛沉的祖辈薛颠死的可是很惨。

    1934年薛颠加入一贯道,成为点传师。

    一贯道属于邪教组织,传播迷信和反科学的言论。

    到了1953年,新华国成立之后,中央政府发动反右运动。

    薛颠因为加入了一贯道,遭到政府的捉捕。

    但是这薛颠身法很快,目光不能锁定他,所以警察用枪根本打不到他。

    据说后来派了一个连的军队,用机枪把他堵在一个弄堂里,用机关枪密集扫射而死。

    薛颠也是成为国术大师中死的比较惨烈的一个人,以至于后来有国术大师听到这个消息也心灰意冷。

    火器时代,一个人国术再强都无用武之地,新华国成立之后,诸多国术大师纷纷归隐,国术也日渐消弱。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就是想利用这点,引诱薛沉。

    而且他接着又道:“当然,如果薛先生只想继续研究形意拳,我们可合股,我们神道无念馆出地出钱,让薛先生在日本开设武馆,传授你们的国术,怎么样,薛先生有没有兴趣,在这里发展一下?”

    此言一出薛沉脸色大变,心中微微有点动容。

    因为薛颠是被政府处决,算是犯了忌讳,在经历特殊十年之后,他的弟子也消失殆尽,后辈子孙更不敢在国内开设武馆传授武学。

    而一代宗师们最大的心愿什么?

    每一位国术宗师,都希望自己的武馆开遍神州大地,自己的弟子桃李满天,自己的绝技名震天下。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这是裸的诱惑。

    薛沉真的有点动心了。

    即然国内不能开设武馆,为什么不在国外呢?

    姜绅这时也感受到他的心理变化。

    “哈哈哈,谁说涯山之后无华国,少保之后无国术?”叭,叭,叭,姜绅排开外面的神道馆弟子,大步而入。

    “你---”神道馆弟子本来还想拦他,结果发现人在一丈之外,就感觉到有股气团把自己阻拦在外,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

    他们也都算是学武之人,看到姜绅这么强横那里还敢阻拦。

    接着就听砰,砰,砰,姜绅走进内馆,连踏三步,地动山摇。

    整个内馆轰然而动。

    不过,动的只是内馆,内馆之外的游客等人无人感觉到有什么不同。

    “纳尼”‘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姜绅这下走进来,地动山摇,惊天动地,就算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高手孙禄堂都没有这样的功夫。

    而且,姜绅这三步,让‘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的心跳砰,砰,砰,连续强烈的跳动了三下。

    顿时钻心的剧痛让‘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脸色发白,差点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功夫?

    孙禄堂再世,傅昌荣复生,加起来也不如眼前这个少年啊。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刹那间吓的脸色比薛沉还要白了。

    “野之进先生,华国姜绅,见过先生。”姜绅也是恭恭敬敬的抱了抱拳。

    这个礼节,是国术中常用的礼节,代表了他学的也是国术。

    “姜---姜师父,你师承何人,学的是什么?”薛沉也看傻了。

    这么年轻的姜绅,这么强大的力量。

    一步如同一象,只看到他满满的破坏力。

    以华国的国术之中,真没见过这么有破坏力的门派。

    他的话音刚落,吱吱,卡,卡。

    从门口开始,到‘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面前,一路大概有五十米长的路上,吱,卡,叭,所有木板呈一条直线破碎。

    “我草”薛沉的儿子大爆粗口。

    “纳尼?”几百名日本神道馆的弟子齐齐站了起来,一个个脸色惊恐步步后退。

    “你----你就是姜绅----”‘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知道这个人,有人托自己教训一下他,没想到转眼就见到真人了。

    自己,好像还约了他来比试。

    但是,这是能比试的吗?

    简直比十个孙禄堂还恐怖。

    人家傅昌荣只是把脸盆的水踩的飞起来,他把人都要踩的飞起来了。

    “正是姜绅。”姜绅说完,转身对薛沉笑了笑:“薛师父,家师纳兰不败,学的是‘不败王拳’。”

    “不败王拳?”好名字。不过薛沉满脸都是疑惑,没听过国术中有这一派啊,纳兰不败,更是前所未闻。

    “真是霸气。”薛沉的儿子和女儿,同时对视一眼,满脸都是崇拜。

    “不--败---王---拳”那‘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竟然也会说华文,不过说的不是很清楚,喃喃自语念着这四个字,眼中全是震惊之色。

    不败王拳。

    不败王拳。

    就凭这名字,就是天下无敌,不败于世了。

    “家师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寻求一败,野之进先生,听说你们神道无念派传承百年,天下无双,姜绅这次到了日本,正好领教一下,不知道野之进先生,赏不赏脸。”

    开玩笑,你这功夫,谁敢和你打。

    “咳咳咳”‘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重重咳了几声:“姜先生开玩笑,我已经老了,快八十岁的人,那里是你们年轻人的对手。”言外之意,你别欺负弱老,我是老头子了。

    刚才你可没这样说?薛沉一双儿女目露鄙视。

    却见‘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马上语气一转:“这样吧,让我的关门弟子,新野和太郎和你切磋一下吧,大家点到即进,不要伤了和气。”

    刚才你可没这么说?薛沉一双儿女继续鄙视。

    “不用了,拳眼无眼,我怕伤了他。”姜绅冷笑:“他要是能站着,就算他赢。”

    说完姜绅转过去,对着刚才大拍马屁,又说华国国术不行,还鄙视薛沉的日本人抬头看了一眼。

    “跪下吧,向薛师父磕头认错。”

    “八格”新野和太郎勃然大怒。

    还没等他发作,就觉的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