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5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拜师
    第三百八十五章 拜师

    嘶,‘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的脸都绿了。

    全场神道馆弟子人人面露愤怒。

    但是,没有人敢站出来。

    姜绅前面一步一步走进来,那惊天动地的地动山摇,已经震住每个人的心神。

    刚才薛沉只是打了个滚,已经丢了脸,但是现在他生生跪下,更是颜面大丢。

    “嘴还硬?磕头。”姜绅用手轻轻再一拍。

    “扑通,扑通。”新野和太郎像个老实宝宝,身不由已一下一下重重的磕在地板上。

    岂有此理。

    这是**的打巴掌,削面子,全馆弟子死死的捏着拳头,目光注视着‘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只要馆主一声令下,有人就打算冲上去拼了。

    日本人这点还是比产血腥,有时明知不知,在民族自尊受到伤害的时候,还敢拼命的。

    但是这时的‘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已经被姜绅神乎奇技的手段吓呆了。

    那里敢叫弟子上去送死。

    这种功夫,已经到达到神通外放,杀敌于百米之外的地步,也是孙禄堂著书中所说,自己最向往的一步。

    在孙禄堂的区分中,国术分明劲,暗劲,化劲。

    然后在他的理想中,还应该有抱丹、通神。

    神通外放,杀敌于百米之外,就是传说中的通神境,通神通神,意思是能沟通神灵,与神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但是‘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吓呆了,薛沉也在喃喃自语:“这,这是通神吗?你练到了通神?”

    古往今来,国术的宗师们没有一个能达到抱丹,现在竟然让他们看到了通神。

    通神?姜绅可不知道,不过薛沉这么说,他就当是了。

    “姜先生,你神仙一样的人物,何必与小辈们过不去,华国的国术,果然是天下无敌,纵横于世----佩服,佩服---”到了这个地步,‘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要是还不认输,只会自取其辱。

    天知道新野和太郎磕头之后还会有什么招数接着。

    他也聪明,果断的认输,也省的和姜绅交手,被他羞辱。

    “你们,都退下去。姜先生、薛先生,一起坐下喝杯茶怎么样?”‘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大手一挥,喝令门下弟子退出内馆,刚刚高高在上骄傲,转眼就换成一副笑脸。

    “没想到我有生之日,还能见识到华国国术的最高水平,姜师父,您能不能收我为你的弟子?”‘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脸皮也厚,和当年的坂田一雄相似,输给孙禄堂后就想拜他为师,原先叫姜先生,现在叫起姜师父。

    这点日本人就比华国的人出色。

    华国人要是输给某人,一般都是含愤而走,然后埋头苦练,期望有朝一日能反败为胜,报一箭之仇。

    而日本人输给了你,会千万百计投入你的门下,学习你的功夫,然后再超越你。

    “收徒弟啊?”姜绅眼珠一转:“国术的学习,辛苦艰难,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承受的,野之进先生,您的年纪好像有点大了?”

    约西,‘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一听,姜绅这是愿意收自己的,不由心中大喜。

    “叫我小进就行了。”七十多岁的‘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非常认真的对着姜绅深深一个弯腰:“我不怕苦,不怕艰难,我对华国的国术仰幕以久,希望姜先生,能给我一个机会。”

    日本人名字,一般都叫前面的姓,姜绅也不懂,跟着薛沉叫野之进,‘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一看,你叫我野之进,不如我自称小进。

    边上的薛沉一看,不带这样的啊,日本人你都收,也应该收我啊。

    “姜师父,薛沉也想拜你为师,还请姜师父成全。”

    拷,你也来,姜绅眼皮一跳,我只是想耍耍这个‘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你凑什么热闹。

    他假巴意思的要收‘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为徒弟,当然不是存什么好心。

    不过这个时候却不能太明显。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也是个老狐狸。

    姜绅也不说话,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对了姜师父,你们不是要商招商的事情么?请,请里面谈。”‘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一看有戏的,只要能拜在姜绅门下,学到姜绅的功夫,将来迟早有天能战胜姜绅。

    他年纪这么轻就能到这个地步,以我的经历和阅历,超越他也是迟早的事。

    他知道姜绅是来招商的,立刻邀请姜绅到里面好好谈。

    “招商啊,那要把我们领导叫来谈。”

    “那就一起进来坐坐吧,薛师父,你也进来坐坐。”

    于是,一会功夫,向岚、鲍钢等东宁市的人,加上薛沉一家三人,和‘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一起来到一个会客厅。

    这个会客厅很典雅,一看就是古时的建筑,能保持的这么好也不容易。

    众人刚坐下来,门外香风突然飘起,一对身穿和服的美艳少女端着两个盘子,放着一套茶具翩翩而至。

    这两个少女,长相绝美,面容一模一样,竟然是一对双胞胎,最可爱的是,两人进来之后,对着姜绅同时一笑,一个左边脸上有个酒窝,一个右边脸上有个酒窝。

    “这是我的一对小孙女,佑丽子、佐丽子,今年刚刚年满十八。”‘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一直看着姜绅的表情,当见姜绅看到自己的孙女眼前一亮时,不由会心一笑。

    “姜师父,”佑丽子好像是姐姐,把茶具放姜绅面前一放,慢慢跪了下去,弯腰施礼后,开始施展她的茶艺。

    凭良心说,两个美女泡茶,还真的很赏心悦目。

    日本人的茶道学自华国,但是比华国人更加讲究。

    在这里,他们喝的就是功夫茶,一道一道的程序,才能泡出一杯美味的茶来,而喝茶的人,一定不能猴急,要慢慢品尝。

    “日本的茶道,果然名不虚传。”鲍钢称机拍了一下马屁,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姜绅,你们刚才切磋的怎么样了?弥九郎先生可有什么打算?”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是听的懂华国话的,笑道:“我们没有切磋,我根本不是姜师父的对手,我想拜姜师父为师。”

    他这几句话说的是日语。

    边上的佑丽子马上发出像百灵鸟一样好听的声音,用纯正的华文翻译出来。

    啊,拜姜绅为师啊?招商局一干人傻眼了。

    还有这种好事,那投资的事不是十拿九稳。

    众人看向姜绅。

    姜绅面有为难:“我师父也说过,国术是没有国界的,天下武者是一家,学武的人,最忌悔关门自敝,要心胸开广交流天下英豪,这样才是武学的最高境界---”

    “姜师父说的好。”薛沉和‘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几乎同时赞道。

    “不过--”姜绅语气一转:“我没有时间在日本的----恐怕也是无能为力,而且,宗主你年纪也大了,不适合本门的不败神拳。”

    原来你担心这个?‘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眼珠一转:“可惜,可惜,我也年纪大了,不能长途跋涉---------要不这样?”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笑道:“姜师父,你看我的一对小孙女怎么样?她们年纪虽轻,今年已经大学毕业,我正打算让她们出去打工历练,不如,跟你到华国学习一番,她们的神道无念流也都有小成,不过毕竟年轻,不走出去,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永远不知道外面有多么宽广巨大---”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原来打的是这个心思。

    也是,他堂堂神道无念流的宗主,怎么可能拜姜绅这小年轻作师父。

    当年坂田一雄输给孙禄堂,孙已经六十岁,年纪比坂田一雄还大,做他师父绰绰有余。

    ‘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七十多岁的人,当然不可能拜姜绅为师,所以他想让自己两个孙女拜姜绅为师。

    外面什么巨大我不知道,我的小姜绅倒很巨大,姜绅坏坏一笑,看了看两朵姐妹花。

    这两位美女要是不笑,没有酒窝露出来,简直一模一样难以区分。

    薛沉一看,小日本用美人计了,不行,我也得来。

    薛沉的女儿也是很漂亮的一个美女,身材更出类拔萃,一点不比吕琪差的。

    “姜师父,即然你说年纪大不适合练,那薛沉的一双儿女呢,能不能拜你为师?”

    大家争着抢着要把女儿送给姜绅当徒弟。

    招商局的人觉的在那没事干了。

    三大高手在谈国术,他们坐的好无聊。

    只是,这么多美女要送给姜绅做徒弟,鲍钢和关海平真是看的不爽。

    鲍钢想,好歹我也是领导,向区长又在,你们不能无视我们啊,让日本人看看,我们领导的威力。

    “小姜啊,都说你功夫好,我们也没见过,今天向区长也在,不如你演一套我们看看,顺便让日本人知道,我们华国的什么国术有多么厉害。”

    鲍钢想,这下日本人要知道了吧,我们才是姜绅的领导,还不快点和我们谈谈投资的事,只要投资成了,我们可以让小姜收她们为徒的。

    这谁啊?姜师父的领导?薛沉听到这话就不开心,国术能随便表演?

    不过他知道是姜绅的领导,倒也没敢说他们。

    却见姜绅脸色一沉:“鲍局,国术,只杀敌,不表演,你是不是想和我练练手?”

    薛沉一看,姜师父威猛,领导都敢顶,赶紧拍马屁:“鲍先生,请尊重我们的国术。”

    “八格,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弥九郎长男斋藤野之进’也是连忙拍马屁,而且华国人内哄,他正好借机发挥一下。

    我草,鲍钢没想到刚说一句话就引起众怒。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