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7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贱男
    第三百九十七章 贱男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里面。

    身后突然有五六个身穿黑衣的男男女女,正加速往前走。

    “快点快点,飞机要飞了。”

    “吗的,小日本的飞机票怎么我们来时还贵?”

    这几人一路骂骂咧咧,正好追上姜绅和薛小音。

    姜绅听后面的声音有点耳熟,回头一看,我草,这不是那二货大姐大,叫什么华姐的。

    一身黑色小西服的大姐大,带着几个手下,拿着大包小包正赶回国内。

    姜绅一回头,那些人也看到他了。

    双方曾在酒店见过一面,当时还差点起了争执。

    我拷,大姐大像看到鬼一样看着姜绅两人,然后眼光中透露出无穷的鄙视。

    为什么啊。

    因为姜绅和薛小音在一起,而姜绅双手空空,薛小音左手拖了一个大箱子,右手提了两个包包,肩膀上还挂了一个。

    你说一个堂堂一米八的大男人,空着双手晃荡,让一个娇滴滴的美女提这么多东西,你还是人吗?

    大姐大看的眼珠都掉了出来。

    身边几个小弟更有当场忍不住的:“吗的,这混蛋太过份了,让他女人拎这么多东西?”

    “上次我们不是见过他么?我们华国怎么有这种人?”

    “他女朋友瞎眼了,跟着这样的男人?”

    一个叫小顺的男子,二十多岁,长的也蛮帅的,不等华姐发令,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贴到薛小音身边。

    “美女,要帮忙吗?我帮你拿?”

    薛小音扭头一看,眼中露出厌恶的神色,也不说话,往右一移,靠姜绅很近了一点。

    我草,我这么帅的人,竟然不理我?

    那小顺其实也蛮帅的,穿着一身黑衣,和香门古惑仔电影中的浩南哥倒有几分相似,在国内也迷倒过不少小女生。

    他脸存也厚,见薛小音不理他,姜绅也没出声,又贴上两步。

    “你拿这么多东西累不累?我帮你拿么。”

    他贴的很近,肩膀都要碰到薛小音的肩膀,薛小音脸色一冷,猛的往边上一让,沉声道:“滚开。”

    嘶,小顺和华姐等人倒吸一口冷气。

    你妹的,你男朋友不把你当人,让你拿这么多东西,我们好心帮你,你怎么说话的。

    “小妹妹,这么凶干什么,我们也是想帮你。”二货大姐大华姐一副老大派头往前追上:“男人,可没几个好东西,你要睁开眼睛看清楚了。”

    是,是,老大说的对,那几个小弟,完全不以为自己也是男人,同时点头,并把目光看向姜绅,意思是姜绅真不是好东西。

    小顺连逼薛小音两次,姜绅看都没看,一般做男朋友的,做到这种份上,简直是一种耻辱。

    “神经病。”薛小音又低声骂了一句,转过去继续跟着姜绅。

    从头到尾姜绅一句话也没说,也没回头看大姐大一下。

    我草,她骂我们神经病?

    我看她才是神经病。

    算了,算了。

    华姐一群人觉的很没劲。

    然后大家就是上机了。

    结果到了飞机上,他们又怒了。

    华姐他们的位置正好在姜绅两人的后面。

    只见姜绅晃晃悠悠的走到座位上,还没坐下去,薛小音突然道:“等下,有灰。”

    然后就见薛小音从怀中拿出一张手帕,在姜绅的坐位上擦了擦,就好像姜绅的佣人一样,擦完之后,抬头对姜绅焉然一笑:“可以坐了。”

    姜绅也没说谢谢,大刀金马坐了下去。

    “想喝点什么?我去帮你拿?”薛小音又问姜绅。

    “嗯,随便吧。”姜绅好像不是很想吃的点点头,那表情,似乎是给薛小音面子才吃的。

    我草你奶奶的,还有天理啊。

    没见过这么贱的男人。

    那几个小弟还好,大姐大华姐几乎看不下去了。

    气的在后面贝齿暗咬,双拳紧握。

    “吗的,阿业,一会到了青锋,叫人砍他个逼,没见过这么装逼,这么贱的男人。”

    “华姐,身为男人,我也看不下去了。”

    他们真的看不下去了。

    他们觉的薛小音简直是瞎了眼睛,怎么会看上姜绅这种贱男人。

    然后在飞往青锋省的一路上,他们就见薛小音忙前忙后,像服侍大爷一样服侍姜绅。

    姜绅从头到尾就坐在位置上,有什么需要就吩咐薛小音,薛小音简直比空姐还空姐。

    一路看到青锋省降落,华姐一行,不知咒诅了姜绅多少遍。

    飞机在青锋省省会青河市降落时,已经是晚上五点。

    现在是二月中旬,国内接近过年,天气非常寒冷,天色更是早早的就黑了下来。

    姜绅两人一下飞机,直接先送薛小音去宾馆。

    她要在这住一晚后,明天一早再赶去她的大学所在。

    她的大学在松山省,和姜绅不是同路。

    而姜绅准备连夜坐火车赶回东宁。

    “师父,你不用送了,我自己去宾馆就可以了。”

    “没事,我送一下,可能一回会有事。”姜绅淡淡道。

    他这一路上,可不是装逼,必竟他是师父,要有师父的样子,而且这也是对薛小音的一种历练。

    “啊,会有事?”薛小音莫明其妙。

    “嗯,那几个混混,可能要找我们麻烦。”姜绅刚才可是听的清清楚楚,那个二货大姐大不停在后面叫着要找人砍自己。

    他们好像是青锋省的人,在本地应该有点势力。

    薛小音虽然学过国术,必竟是一个人,加上又在外地,如果对方有火器的话,姜绅还是不放心,他给薛小音兄妹的符玉,可没有护身的作用,纯粹是改善体质的。

    对于他们兄妹这种学国术的人,绝对不能用护身符保护,那样的话,他们的国术永远不会进步。

    “要不你连夜走吧,从高铁去松山。”

    “我现在回去,也进不了学校,而且在车上又睡不到觉,没事,让我住一晚嘛,我还是第一次来青锋。”薛小音弱弱的对姜绅道。

    “那几个混混,我一只手打翻他们。”薛小音对姜绅不敢放肆,那几个混混她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随你的便。”姜绅也是第一次当师父,那里忍心叱骂这样的漂亮徒弟,摇头叹叹气,带着薛小音去找宾馆。

    机场边上就有许多宾馆,薛小音开好房间,想着今天和姜绅一起,姜绅也很好相处,不是很凶,大着胆子又拖姜绅吃了晚饭再走。

    这时正好是晚上五点多,吃晚饭的时候。

    吃晚饭啊?姜绅看美女徒弟可怜巴巴的眼神,想到人家第一次请师父吃饭,心中一软,好吧,我吃了要马上回东宁的,七点多的高铁票都买好了。

    两人从宾馆出来,要找青河市最有名的‘青河白鱼’吃。

    青河白鱼闻名全国,肉质鲜美,产量稀少,尤其真正的天然青河白鱼更是少之又少。

    两人打了个出租车,让出租车带他们吃最正宗的青河白鱼。

    “吃青河白鱼啊?最正宗的,当然要到我们青河边上去吃,别看大宾馆里的,都没有青河边上的农家乐真实。”司机大哥也是很有经验的向他们介绍。

    青河市因一条青河得名。

    青河南北长达数百里,连接青锋多个地级市,以前盛产白鱼出名。

    经过这么多年的捕捞现在天然白鱼已经少之又少,只有住在青河边上的一些渔民们,经常还有存货。

    在青河的某一段上,许多当地渔民都开了农家乐一样的农家饭店,吸引了许多游客的脚步。

    就在两人赶往青河边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悄悄的跟着他们后面。

    商务车里,大姐大华姐,带着手下小顺、阿业等一共七个打手,看着前。

    车里的小弟们正在拿家伙。

    “华姐,拿刀还是拿棍?”小顺一手拿钢棍,一手拿着刀问。

    大姐大看了看前面,突然很二的道:“我们好像和他们没仇吧?”

    “---我了个去。”阿业指着出租车:“那男人很贱的,华姐,不砍他,我真的过不了我这关。”

    阿业看着薛小音这美女为姜绅忙前忙后,正是吐血的心都有。

    “别用家伙了,又不是仇人,打他一顿算了。”华姐摸摸后脑,想着不能把事情搞大。

    “可是华姐你刚才在飞机上说要砍他的啊。”

    “吗的,华姐说打就打,说砍就打,那这么多话。”小顺拍了拍阿业的脑袋。

    “那就打吧,都把家伙收起来。”阿业转身向其他人下令。

    “吗的。”华姐在那自言自语:“要不是看他有点帅,真想砍他。”

    我晕,合着华姐你是看那小子是帅哥,所以舍不得砍?小顺和阿业几乎晕倒。

    他们一路跟着,半小时后,姜绅的出租车来到青河边上的一条小巷子。

    “下车了,前面下车了。”

    “我们等下,往前一点,前面巷子没路灯。”小业叫开车的紧紧的跟上。

    姜绅和薛小音在前面走,他们汽车慢慢跟在后面。

    刚一进巷子,车上猛的加大油门。

    轰,一路追到姜绅和薛小音的前面,呼,车门重重的打开,七个精壮男子,脸色狰狞的冲下了车,并对姜绅两人大叫:“小子,哈哈哈,往那去呢。”

    真来人了?薛小音下意识的往前一步,挡着姜绅面前,厉声道:“你们干嘛。”

    我草,小子,死到临头还要靠这女人,你就是个贱男,不打你,天理不容啊。

    小顺看的妒火中烧。

    没等他下令,轰,姜绅和薛小音的后面又是一阵油门声。

    接着两辆商务车冲了过来。

    一辆直接冲到他们的车前,一辆拦在姜绅的身后。

    车门一大打开,前后各涌出来七八个大汉,人人手上拿着砍刀和铁棍。

    “华姐,你不是说不砍的么?”还叫这么多人来?一个小弟呆呆的问华姐。

    “我草。”华姐在车上一看,尖叫道:“独眼的人来了,快抄家伙。”

    我晕,正向姜绅他们冲去的小顺和阿业吓的猛的回头。

    “抄家伙,抄家伙,独眼来砍我们了。”

    “----”姜绅莫明其妙。

    “---”薛小音目瞪口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