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7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定要泡了他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定要泡了他

    姜绅和薛小音往前走了一百多米才找到第一家农家饭店。

    这时已是晚上六点多钟,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却不知为什么这里的人却很少。

    “老板,有野生白鱼不?”薛小音照例服侍姜绅。

    “有啊,当然有了,保证野生。”老板是个光头,说话的时候提着一个水桶过来:“看看,五点钟出河的,鲜蹦活跳的。”

    薛小音看了一下,她又不懂,抬头看看姜绅。

    姜绅无奈的看了她,示意自己也不懂。

    “多少一斤。”薛小音只好问。

    “一百六。”

    “这么贵?”

    “不贵不贵,保证野生,假一赔十,你问问这沿河一排的,都是二百起的,现在时候不好,天冷鱼少,所以客人少,七八月份的时候你来看看,你们坐都没地方坐。”老板开始忽悠他们。

    “快给我们浇吧。”姜绅发话了,他对吃无所谓,现在一万年不吃也饿不死,看天色已晚也就不讲究了。

    “好的,马上来。”

    “等下。”就在这时,店门外又有人叫了。

    薛小音回头一看,华姐带着两个小弟追了进来。

    那华姐一脸的媚笑:“师父,当心,这里骗子多呢。”说罢脸一转过头,马上换成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给我看看,现在他吗的天气还有野生的?”

    我说,你变色龙啊?老板本来想发火的,一看三人这打扮,这样子,黑社会啊,硬是没有发出火来。

    薛小音皱眉了,谁是你师父?你别自来熟啊?不爽的瞪了华姐一眼。

    这华姐其实也比薛小音大不了几岁,无论身材还是脸蛋,没有一样比薛小音差的,薛小音心中一动,脸上露出厌恶之色。

    “老板,你这也是野生的,你唬我外地师父也算了,敢唬我们?”小顺拿过水桶看了一下,野生个屁啊,温池里养的吧。

    “吗的,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华姐,要不要找人来。”

    “砸他的店。”阿业袖子往两臂猛拉,手臂上两条青龙非常吓人。

    “喂,喂,你们别乱来啊,我报警的。”老板吓坏了。

    “你报警试试,我不让你关门大吉,我关若华的名字倒过写。”

    “关若华?华姐?”那老板竟然听过关若华的名字,闻言之下,脸色大变。

    算你知趣,原来知道我的厉害。

    关若华大为得意,然后看了下姜绅。

    姜绅脸上没什么表情,薛小音脸色很不好看。

    “等下砸。”关若华嘻嘻一笑,陪着笑脸走到姜绅边上。

    “师父,师姐,要不要砸他的店?”

    “谁是你师父师姐?”薛小音大怒,几乎是拍案而起。

    “姓关的,你再乱说,当心我打烂你的嘴。”薛小音对关若华仇恨很重啊。

    美女和美女本来就有排斥心的,更何况她发觉这关若华脸破也不是一般的厚,竟然上来和姜绅套关系了。

    “师姐别生气。”关若华对上薛小音,一点大姐大的派头都没有。

    “你还说。”薛小音暴跳如雷。

    “小音。”姜绅抬手制止薛小音发怒,很有兴趣的看看关若华。

    “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叫老板快烧一条白鱼出来。”姜绅也算见女无数,这个关若华也是一个极品。

    更极品的,她竟然还是黑社会大姐大。

    姜绅也不客气,直接使唤起来。

    “好,马上,马上。”关若华也不敢叫师父师姐了,转过头后,又是一副脸色。

    她恶狠狠的道:“吗的,野生白鱼呢?拿出来。”

    “马上,马上。”老板吓的是连连点头,看起来关若华在青河市还是有点小名气的。

    野生的青河白鱼,老板是有的,不过他看姜绅和薛小音年纪又小,又好像外地人,当然不打算拿出来。

    现在被关若华一吓,老老实实烧了一份野生白鱼。

    那关若华脸皮也厚到家了,见姜绅不赶她,她带着小顺阿业一屁股坐在姜绅桌上,五个人拼成了一桌。

    薛小音虽然厌恶,不过师父没说什么,她也不好开口。

    “怎么称呼?”阿业谄笑着问姜绅。

    “叫我绅哥就行了。”姜绅也笑道。

    “绅哥,喝点小酒不?吃白鱼,喝白酒,这是我们青河的一绝。”

    “不了,我不怎么会喝酒。”姜绅谦虚道。

    “那就喝饮料,这位美女,你喝什么。”关若华不忘拍薛小音的马屁。

    薛小音不理她,哼了一声,喝自己面前的开水。

    关若华也不脸红,自己叫了一瓶饮料。

    她们三人也不出声,自顾自的吃东西。

    “师父,我爸说,我们练武的人最好多吃鱼,少吃肉,人行靠双腿,鱼行全身动,鱼在水中,全身而动,无处不是力,就好像我们明劲打拳,一拳下去,带动了全身的力量,所以他们逆水都能前行---”

    “不错,青河白鱼为什么这么有名,为什么这么贵?”姜绅夹起肉来吃了一口,闭上眼睛体会一番,然后才道:“青河白鱼最与众不同的是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们都是深水鱼,一般在河里千米以下,是淡水河中潜行最深的鱼之一,水越深阻力越大,他却游的比在上面还快,游动的时候,穿梭如一枝利箭,所以他们肉质紧密,鲜美滑嫩,普通人是感受不到的,你们练武的人吃了,有绝对的好处。”

    边上关若华那三人听了,眼中不停的发亮。

    果然是高手啊,传说中的练武之人。

    狠不能现在就拜姜绅为师才好。

    “那我要多吃一点。”薛小音闻言也是大喜,她以前在别的地方吃过这青河白鱼,不知道是不是不正宗,还是那时没到明劲,吃不出白鱼的好处。

    现在吃着,果然发现有种特别的东西在其中。

    “你知道为什么鱼在水中可以不停的游,一天,两天,甚至三天四天都可以,而人在水中一小时,两小时就有点承受不住?”

    “为什么师父?”薛小音眨着明亮的眼睛,像个听话的小朋友。

    “因为鱼不着急啊。有句话说的好,心静自然凉,传说达摩当年经过一片沙漠,只带了一壶水却走了三天三夜,走出沙漠之后,遇到一批商人,他们触摸到达摩的身体,冰凉如水,一点也不像沙漠中行走的人。”

    “我们练武的人,一定要会静心宁神,不受外界的干扰,郭云深说过,‘定的下心,才能打的好拳’,郭云深自己平时静如泰山,如遇不测之事,不管对方拳棍有多快,都能避之--”

    郭云深的功夫已经达到了未卜先知的地步,只要有人看他一眼,或者远处有人用弓箭对准了他,他马上就能感应到,并躲开。

    这种功夫,和姜绅的神念没有什么区别了。

    薛小音听到这里,脸上一红。

    姜绅说的是练拳,其实是在说自己。

    她看到关若华心中不爽,略次发怒,心不定,神不宁,如果遇到危险,也不可能未卜先知。

    “师父,我错了。”薛小音抬头看看关若华,然后垂下了头。

    两人在谈论功夫,关若华三人也听的津津有味。

    说到这里的时候,关若华终于忍不住了。

    “绅哥,你还收徒弟么?”

    “收。”姜绅重重的点头:“现在学国术的越来越少,我也希望把国术在华国发扬光大,传承下去。”

    “那,那你看我们三个人资质怎么样?”关若华三人大喜,连忙向姜绅推荐自己。

    “你们?”姜绅哈哈大笑摇摇头:“想要练拳,先要站桩,站桩最好八岁起,你们都已经二十八都不止,骨骼成形,体质衰弱,还怎么练拳?”

    “呃---”关若华三人傻眼了。

    三人看看薛小音,原来这女娃已经跟姜绅学了很多年了。

    不对啊,我怎么感觉这女娃年纪比你还大?

    关若华想想不对劲,薛小音八岁的时候,这个绅哥恐怕也只有岁。

    “那,这位美女,你几岁了?”关若华弱弱的问。

    薛小音眉毛一挑,本来是很不爽的,突然想到师父的话,马上微微一笑:“叫我小音就行了,今年二十一岁。”

    “可是我感觉绅哥你好像没二十岁的样子啊?”

    “我今年十九。”

    “----”师父十九,徒弟二十一?

    “我也是八岁开始学功夫的。”薛小音笑道:“遇到师父之后,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拜在师父门下,重新学习。”

    原来是后面拜师的,人家有功夫基础。

    关若华知道薛小音是在向她解释。

    不过她真的不甘,她真的很想拜姜绅为师。

    “那绅哥家里,需不需要请什么扫扫地,洗洗衣服的?”关若华脸破真的很厚,继续问。

    不是吧,华姐你连保姆都干?

    “不需要了,家里有好几个了,华姐,谢谢你的白鱼,后会有期。”

    姜绅两人这时也吃的差不多了,想着自己还要回东宁,起和告辞。

    “绅哥,绅哥---”关若华连钱都没付追了出来。

    “绅哥那里人啊,留个手机号,q企鸭也行,信微、陌陌都可以啊---”关若华就和别人泡妞差不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泡姜绅。

    “我是东宁的,哈哈哈。”姜绅哈哈大笑,带着薛小音扬长而去。

    “东宁绅哥?”关若华觉的有点耳熟。

    “华姐,华姐。”

    “干嘛。”

    “你口水都掉出来了,在想什么呢。”

    “泡他,一定要泡了他,泡了这个绅哥,我多牛逼,哈哈哈,青河市还有谁砍的过我,第一个就灭了独眼。”

    “--”小顺等人一脸黑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